皮膚
字號

官路風月

點擊:
他戀權,但勤政能干,愛民如子;他愛財,但取之有道;他多情,但絕不始亂終棄。身世如迷的“窮二代”大學生錢三運,大學畢業后遭受一系列重大挫折,女友跟人跑了,公務員考試失利,卻陰差陽錯認識了中年美婦江曼婷..

正文 第1章 第一次

“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錢三運興奮地哼著曲兒,他太興奮了,因為今天是女朋友姚曉晴的生日,最重要的是,姚曉晴曾對他許諾,這個生日后她會將自己的第一次交給他。想想都讓人熱血沸騰啊。

錢三運是從山旮旯里走出來的窮大學生,而姚曉晴是大都市里的白富美,他們在大學時代就確定了戀愛關系,畢業后又同在一家公司上班,他們的戀情讓周圍的很多同事、朋友羨慕嫉妒恨。

兩人雖然熱戀四年,但只是摟摟抱抱,并沒有偷吃禁果。這并不是說錢三運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或者性取向有問題,事實上,他曾不止一次地提出過要求,但都被姚曉晴婉拒了。姚曉晴說,她不想在自己的學生時代結束處女之身,等大學畢業后的第一個生日,她會將自己的第一次獻給他。反正遲早都是自己的菜,錢三運怎么好強人所難?

而今天,最期待也最激動人心的時刻就要到了!

錢三運特意請了一天假,買了生日蛋糕,并親手做起了姚曉晴最愛好的菜肴。他忽然想,是不是要買盒成人用品?畢竟都還年輕,萬一中獎了,造成女友意外懷孕,并不是件讓人開心的事。

樓下不遠處就有個保健用品店。錢三運臉紅心跳的,第一次買套套,那感覺就像第一次逛夜店。他倒吸一口涼氣,鼓起勇氣走進了店里。

店老板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錢三運更覺得難以啟齒。

“你買什么呢?”那女人微笑著問。

錢三運紅著臉,只顧著看柜臺下面的各種套套,卻不知買那款好。

“第一次買吧。我幫你推薦啊。”那女人如數家珍,開始指著柜臺里的各式包裝盒介紹起來。

錢三運一言不發,他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準備隨便買一款了事。

“這款杜蕾斯水潤之薄三合一套裝銷量很不錯,超薄、持久、安全,還能防早泄,最適合你了。”那女人一臉壞笑地看著錢三運。

錢三運問了價格,付了錢,逃也似的走了。

“三運,我在翡翠湖公園,你過來,我有重要事情要和你說。”錢三運忽然接到了姚曉晴的電話。

錢三運心生納悶,有什么重要事情必須在翡翠湖公園說?可是,女友的召喚他又不得不從。

姚曉晴坐在翡翠湖公園的長凳上,眼睛出神地盯著湖里的一對鴛鴦。

錢三運見女友有些異常,她的眼睛里似乎多了些奇怪的東西,便忐忑不安地問:“曉晴,你怎么了?”

“三運,有件事情我要對你說,你可千萬別生氣啊!”姚曉晴一臉的憂郁,完全不見往日歡樂活潑的樣子。

“曉晴,到底怎么了?”錢三運惴惴不安,“天塌下來我都會替你頂著呢。”

姚曉晴咬了咬嘴唇,低聲說:“三運,你是知道的,這幾年我是背負著家庭的巨大壓力和你在一起的。我也多次做父母親的工作,可是他們就是堅決不同意,我媽媽身體不太好,如果刺激了她,會有怎樣的后果可想而知。”

突然,姚曉晴的手機響了,她掏出手機一看,臉上浮現出一種別樣的神情,她沒有回避,摁起了手機免提鍵,里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曉晴,你在哪里?我在盛世豪庭國際大酒店給你定了生日宴會,你趕緊過來吧……”

后面是十分曖昧的話語。

“他是誰?你們認識多久了?為什么你一直瞞著我?”錢三運強壓住心頭的怒火。

“他是我爸爸好朋友的兒子,我們認識快半個月了。”姚曉晴就像做錯了事的小孩,低著頭,聲如蚊吟。

“三運。我們分手吧,如果有來生,我們——”

“夠了!不要再說了!”錢三運再也平息不住心頭的怒火,咆哮道,“今生都不能在一起,何談什么來生!你走,走得遠遠的,我永遠也不想看到你!你也永遠不要再來找我!”

姚曉晴轉過身,毅然決然地離開了他。微風吹拂著她飄逸的長發和白色的百褶裙,她宛如美麗的仙女。

“假的!都是假的!什么海枯石爛,什么山盟海誓,全他媽是假的!不就是嫌老子窮光蛋,無錢無權,無房無車嗎?”錢三運心如刀絞,發出撕心裂肺的呻吟。

四年的感情啊,多少個耳鬢廝磨的日日夜夜,多少句花前月下的海誓山盟,怎么就這樣結束了!四年的感情啊,在現實面前變的是多么的一文不值,多么的蒼白無力!

“三運,我找你很久了!”錢三運的大學同學、同鄉王石在如鬼魅般地出現在面前,手里還拿著一疊報紙。

正文 第2章 公務員考試公告

王石在個子不高,其貌不揚,名字雖與“王實在”諧音,但在男女情事上一點也不實在,自詡“情場高手”。錢三運一度很納悶,憑什么你就能輕松搞定那么多的女人,而我連相戀幾年的女友都搞不定?錢三運左思右想,最后認定王石在之所以成為“情場高手”,全歸功于那一張能說會道的嘴。那是一張能將死的說成是活的、能將貧窮說成是富有、能將遙遙無期的夢想說成是唾手可得的幸福的嘴。

如果用鄉下人的土話來形容王石在,那就是他的胳肢窩兒都能說話。王石在有一句口頭禪:甜言蜜語是哄騙女人最好的“糖衣炮彈”。這個理論錢三運自然也懂,可是錢三運掌握的只是基本理論,而理論必須聯系實際才能發揮作用。錢三運一見到姚曉晴俏麗的臉蛋,滿滿一肚子謊言頓時就像臭屁一樣,悄無聲息地排放了。王石在常常拍拍錢三運的肩膀,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神色:三運,如果換成我,早就將姚曉晴拿下了!

王石在見錢三運萎靡不振的樣子,了解事情原委后,關切地說:“三運,我和你說無數遍了,女人就是衣裳,衣裳穿舊了或者趕不上時代、穿不出去了,就得更換新的衣裳,姚曉晴那種女人值得你留戀嗎?”

“王石在,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找我有什么事?”

王石在揮舞著手中的那份報紙,故弄玄虛地說:“三運,特大好消息,特來向你報告呢。”

“王石在,別和我賣關子了,到底是什么?”錢三運一把奪過王石在手中的《江中晚報》,頭版頭條的黑字標題是“江中省啟動大規模公務員招考”。

王石在嘿嘿笑道:“三運,我知道你有鴻鵠之志,一心想走上仕途,我呢,就為你做些添磚加瓦的事情。我幫你看了,很多職位你都是可以報考的。”

“王石在,你也可以報考的呀。”錢三運迫不及待地尋找適合自己報考的職位。在與姚曉晴分手后,錢三運心中就默默發誓,以后一定要做人上人,不但要當官、發財,還要當大官、發大財。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姚曉晴未來的老公如果是商人,我要讓他傾家蕩產;如果是官員,我要讓他丟官罷職。

“我不太喜歡公務員溫水煮青蛙的生活,也沒有報考公務員的打算。”王石在淡然一笑。

《國家公務員暫行條例》雖然頒布已有好幾年了,但國家公務員制度并沒有完全建立起來,“凡進必考”并沒有成為一項原則性的制度。一些有關系、有門路的大中專畢業生也可以不通過考試直接進入公務員隊伍。前幾年,江中省也組織過幾次小規模的公務員招考,但一次性大規模招考五千人在江中省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不管怎么說,社會在進步,無權無錢的普通百姓也可以通過公務員考試這個平臺進入公務員隊伍,進入到國家各個不同的職能管理部門,讓他們有了當官和飛黃騰達的希望。

錢三運和王石在并肩坐在湖邊,攤開報紙,仔細公務員招考公告。這次公務員招考按照指定錄用計劃、發布招錄公告、報名與資格審查、筆試、資格復審、體能測評(人民警察職位)、面試、體檢和考察、公示、審批錄用等步驟進行,筆試時間定于5月中旬,筆試科目有三門:《綜合知識》、《行政職業能力測試》和《申論》。

根據招考目錄,錢三運初步敲定自己報考云川市建設局的一個職位,這個職位只招考一人,報名條件要求是中共黨員、農業、糧食加工等相關專業、有體育特長。這些條件錢三運完全符合,農業專業可以挑選的余地很小,如果選擇那些“專業不限”的職位,報名人數肯定很多,競爭也會更加激烈。

“建設局干嘛要招一個農學專業的畢業生,而且還要有體育特長?我在猜測,這個職位會不會是蘿卜招聘、為某個人量身定做的?”王石在覺得這個職位可能有貓膩,并建議錢三運改換其他職位。

“你可能多慮了,建設局要農學專業畢業生有何不對?小城鎮建設當然與農業、農村密不可分的。再說了,就是蘿卜招聘,誰能保證某人一定就能入圍面試?要知道,公務員面試雖然有些玄機,但筆試是相對公平的。筆試和面試按6:4合成綜合成績,也許筆試過后,我就能將對手甩掉很遠。”

“那好吧,這段時間你反正已經辭職了,就認真備考吧。房租算我的,伙食費我來提供,你功成名就后不要忘了兄弟我就是啦。”一股暖流涌上了錢三運的心頭,王石在是錢三運推心置腹的朋友,兩人雖然不是親兄弟,卻勝似親兄弟。錢三運讀的是江中農業大學農學專業,這個專業在江州這個大城市找到一份稱心如意的工作并不容易。他和王石在在單位附近合租了一套兩居室的房子,房租二人平攤。

“怎么會呢?不過,王石在,我可要提醒你,這段時間你最好收斂點,動靜也不要弄得太大,免得讓我分神。”王石在這個花心大蘿卜,換女人真的比換衣裳還勤快。錢三運和他合租以來,曾經見過他將形形色色的女人帶進出租屋,胖的,瘦的,高的,矮的,不一而足。

正文 第3章 面試技巧1

王石在忽然說:“三運,過段時間我就要從公司辭職了,我覺得自己不太適應國有企業的工作氛圍,按部就班、死氣沉沉的,我今天悄悄去一家房地產銷售公司應聘了,準備做售樓員。我不等他炒我魷魚,先炒他的魷魚!”

“讓你在國有企業做技術工人,著實埋汰你了。王石在,兄弟勸你一句,管住自己的小兄弟,不要四處沾花惹草,攢錢在江州買套房子,找個好女孩,成家立業。”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