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官路圣手

點擊:
何鴻遠身懷“摸骨術”,摸人間絕色,于暗香浮動間品味韻事;摸達官貴人,體會上層生活的奢靡和酸楚;摸勞苦大眾,感受民生艱辛。圣手仁心,大愛無疆。從鄉衛生院醫生,到華夏國高官,他在脈脈溫情間,譜寫妖嬈的仕..

第一章 昏迷的美女縣長

“你們汪院長呢?快把汪院長給我找來!”

龍澤鄉黨委書記譚德天帶著一伙人,急沖沖地闖入鄉衛生院大門,沖著正站在院子里的衛生院年輕醫生何鴻遠吼道。

鄉政府大院便在馬路斜對面,和衛生院相距僅百余米。何鴻遠經常去鄉政府食堂蹭便宜的飯菜吃,自然識得譚德天。他向譚德天恭謹地道:“譚書記,我們汪院長在樓上宿舍里午睡呢。”

“這個汪大胖子,大白天的睡個鳥啊!”

譚德天沒好氣地看了何鴻遠一眼,怒哼一聲道。他雖然一副五短身材,長得卻方面大耳,隆鼻大眼,特別是鷹隼般銳利的眼神,讓人不敢直視、望而生畏。

他擺著一張黑臉,直接扯著大嗓門朝樓上吼道:“汪大胖子,周縣長前來視察工作,你若是怠慢了半步,你這衛生院院長給老子卷鋪蓋滾蛋。”

何鴻遠心里暗笑,人家汪院長午睡的目的,可不正是為了鳥嗎?方才衛生院吳護士扭著大屁股鉆進汪院長的宿舍,圖的就是個鳥事。

鄉衛生院大樓僅三間一樓一底的樓房,院子里鬧出喏大的動靜,樓上自然聽得一清二楚。只怕此時譚德天一聲吼,和吳護士奸情正熾的汪院長,嚇得鳥兒都要飛了。

他沒有心思看汪院長的笑話,見譚德天身后,鄉計生辦主任張春月和一位女同志攙扶著一位美貌少婦,想來便是周縣長。

這位周縣長上身穿一件黑色圓領長袖體恤,外披咖啡色鏤空針織外套,玉頸雪白剔透,胸前秀峰無比雄偉,惹人無限瑕思。她的下身穿著中規中矩的黑色齊膝圓裙,腳蹬高跟鞋,黑色絲襪更襯得一雙小腿雪白而秀美。

只是她理著一頭短發的腦袋耷拉著,俏麗的臉埋在張春月豐盈的胸前,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哪里有半點視察領導的樣子。

何鴻遠無心揣摩張春月胸峰高度。他見到周縣長美目緊閉、臉色慘白的樣子,一看就心知情況不妙。

張春月干的是計生工作,平時沒少來鄉衛生院,自然與何鴻遠熟識。她向穿著白大褂的何鴻遠招呼道:“小何,過來搭把手。”

何鴻遠連忙上前,伸指一探周縣長的頸動脈,道了一聲“糟糕”,不容分說地彎腰將周縣長橫抱在胸前,火急火燎地沖進急診室。周縣長腳上的一對黑色高跟鞋,相繼“巴嗒”兩聲,掉到了地上。

“喂,這是誰啊?辦事情怎么這么風風火火啊?”

周縣長的秘書是位年輕的女同志。她和張春月攙扶著周縣長,看著來衛生院的路上還能哼哼幾聲的周縣長,這回卻是雙唇緊閉,眼看是要失去了知覺。她正被嚇得六神無主,周縣長卻被一個瘋了一般的男人抱走了。

想著一向冷艷無比的周縣長,就這樣被一個男人抱走,這是她這個做秘書的失職。她甚是憤怒地沖著何鴻遠的背影叫嚷著。

“趙秘書,這不是事急從權嗎?”張春月拉著對方道,“小何是我們東平省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他的醫術比縣人民醫院的醫生都要高明,定然是瞧出了周縣長患病的兇險。否則決不會如此失態。”

趙秘書的思緒瞬間被拉回到周縣長的病上。周縣長雖然只是昌隆縣的一名副縣長,卻權柄甚重,分管著昌隆縣交通、城建等幾個肥得流油的部門。她自從被選為周縣長的通訊員后,縣交通、城建等幾個部門的頭頭腦腦和縣府辦的同事們,誰不恭謹地稱她一聲“趙秘書”。

最近昌隆縣常務副縣長翁小兵上調到市里,周副縣長被市委組織部列為考察對象,競爭昌隆縣常務副縣長的呼聲日高。她作為周縣長身邊的紅人,更能感受到人們稱呼她一聲“趙秘書”時的熱度。

領導和秘書,便是這種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系。若是周縣長有個三長兩短,她這做秘書的立馬便會喪失今時今日的榮光,成為縣府辦科室里眾多坐冷板凳者中的一員。

她急忙快步上前,撿起地上周縣長的一雙高跟鞋,緊跟著進了急診室。

鄉衛生院急診室里沒有任何電子急診設備,只有一個藥柜、一張桌子、兩張椅子、一張病床和一個掛點滴的架子。

何鴻遠將周縣長放在病床上,從藥柜里取出聽診器和醫用塑料手套。他戴上手套,一手使勁掐著她的兩腮,另一只手借機撬開她緊咬的貝齒,而后抬頭向譚德天道:“譚書記,請幫忙開窗通風,并讓閑雜人等出去。”

他又向張春月道:“張主任,請你來給病人幫忙,解開她的內衣。”

“你、你、你,你膽敢對周縣長無禮。”

趙秘書氣急敗壞地指著何鴻遠,恨不得把手上提的一對高跟鞋敲到他的腦門上。

何鴻遠疑惑地看了對方一眼,道:“醫生治病救人,何來有禮無禮之說?”

張春月連忙介紹道:“這位趙秘書,是為周縣長服務的同志。”

何鴻遠將聽診器對著周縣長的心、肺胸腔處認真診聽了一會兒,然后注視著趙秘書,問道:“周縣長以前是否有心絞痛的病史?”

對于醫生的正式問診,趙秘書也不敢怠慢,思索著道:“縣長以往倒是有好幾次叫嚷著胸痛胸悶,一般休息一下便沒事了。這段時間縣長經常下鄉調研,可能沒休息好。她方才在餐桌上捂著胸口昏了過去----”

何鴻遠點點頭,轉頭向譚德天苦笑道:“譚書記,據補步診斷,病人患的是急性心肌梗死。我們這鄉衛生院急診室太過簡陋,什么電子急診設備都沒有。只能靠人工心臟復蘇法。”

“急性心肌梗死——”

譚德天的臉色一片灰白。他知道此病的兇險,周縣長若是在龍澤鄉指導工作,在中午工作餐上因公殉職,指不定外邊會怎么傳呢。總之,他這個陪同用餐的鄉黨委書記,少不了擔責。

這時,衛生院汪院長一邊系著白大褂的衣扣子,一邊帶著豐滿的吳護士從門口擠進來,向譚德天恭謹地道:“譚書記——”

譚德天推開窗,又驅散了急診室門口的鄉里眾干部,回頭向汪院長板著臉道:“周縣長的情況非常不樂觀。她若是有個好呆,我這個鄉黨委書記和你這個衛生院院長,都要接受縣委、縣政府問責。”

這哪里是領導來視察啊?這簡直就是領導來體驗鄉衛生院的急救水平。以鄉衛生院這么簡陋的急救設備,再好的急救水平也徒勞。

汪院長感覺自己就是被譚德天拉來墊背的。他的一張肥臉猛地抽搐了一下,轉頭向何鴻遠大聲問道:“領導的身體什么情況?”

“急性心肌梗死。病人已經進入深度昏迷狀態。”

何鴻遠示意張春月上前解除周縣長的內衣,又向臉上兀自帶著暈紅的吳護士道:“吳護士,準備阿托品肌肉注射,劑量5ml。”

吳護士悶哼一聲,不情愿地瞟了何鴻遠一眼。

“聽小何的。”

汪院長不滿地瞪了她一眼。這都什么場合,這小女人還擺譜,等這事過去后,得好好調教調教她。

他自知有幾把刷子。赤腳醫生出身的他,在衛生院里研究下女人的身體結構還行。論治病救人,他哪能和科班出身的何鴻遠相較。

不過領導架子總是要擺的。他給何鴻遠打氣道:“小何,拿出你名牌醫科大學高材生的水平來。我相信你能行。”

何鴻遠在龍澤鄉衛生院上班已近一年,見慣了汪院長的嘴臉,聞言淡然一笑。

他看著張春月伸手進入周縣長的衣內,解開其內衣,只覺得周縣長的胸肌似受到無盡束縛的彈力球一般,彈跳起來,看上去感覺洶涌澎湃的樣子。

他指導張春月雙手緊托著周縣長的臉腮兩側,然后在趙秘書驚駭的目光中,他雙腳微沉,運轉著習過的吐納術功法,交疊著的雙手吐出內勁,沉穩地在周縣長的豐胸中間一壓,并伸頭張嘴向她的香唇間使勁渡入一口氣。

【作者***】:開坑發書,存稿多多。請書友們支持!!!

正文 第二章 讓我摸摸看

汪院長羨慕地伸長脖子,注視著何鴻遠對周縣長進行人工呼吸。

病床上的周縣長眉如墨畫,鼻若瓊瑤,香唇如紅梅綻開。雖然緊閉的美眸和蒼白的臉色,影響了她冷艷而生動的氣質,卻為她平添了嬌柔之美。

他恨不得一把將何鴻遠推開,好讓自己上陣,對美女縣長一親芳澤。

不過他看到何鴻遠熟練的施救手法,心里自嘆弗如。他明白現在不是起花花心思的時候,只能祈禱著何鴻遠能將周縣長救醒,免得他這衛生院院長枉受池魚之災。

譚德天一向對他不感冒。周縣長若是死在鄉衛生院里,譚德天在倒霉之前,一定會讓他這個鄉衛生院院長先一步倒霉。

他這個鄉衛生院院長受縣衛生局和鄉黨委、政府雙重領導。鄉黨委書記借這等大事拿下他,衛生局那邊誰敢保他。

何鴻遠連續彎腰施救不到一分鐘,氣喘吁吁地站直身子,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已經準備好了的吳護士,趁機給周縣長進行阿托品肌肉注射。汪院長走到病床另一側,搭著周縣長的脈門。

“脈博已經停止了跳動。”汪院長驚慌失措地叫道。

譚德天的嘴唇顫抖了兩下,卻發不出聲音,臉色卻瞬間灰暗下來。他才四十歲出頭,方才看上去還是一位很精神的精壯漢子,此時卻似蒼老了許多。

趙秘書只是二十多歲的小姑娘,聞言心里像被什么掏空了一樣,便撲在床邊六神無主地哭泣起來。

“走開。讓我摸摸看。”

何鴻遠拉開趙秘書,將周縣長的身子側翻過來,脫掉右手上的手套,伸入她的衣內,在她的胸椎處摸索著。

入手處那軟玉溫香的感覺,讓他心里呻吟一聲,手指間差點使不出內勁來,就要從她綢緞般的肌膚上滑落。

“啊!流氓——”

趙秘書尖叫一聲,起身對著何鴻遠臉頰左右開弓,重重地扇了他兩巴掌。

何鴻遠白皙帥氣的臉上,泛起了兩片紅腫膚色,仿佛抹上了胭脂。他顧不得臉上肌膚火辣辣的疼痛,雙腿微微下蹲,右手摸到周縣長的胸二骨,運起體內吐納術,內勁從她的骨骼透入。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