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提拔

點擊:
這是一部最具戲劇性、實用性、觀賞性的官場小說,秦末造反將領陳勝說,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難道出身低微,就不可以拜王封侯了嗎!主人翁三代貧農,是個小人物,卻能遇到了識貨的女領導,一步步得到了女上司的提拔,..

第一章 草根

唐誠大學畢業后,找不到好工作,唐誠姑姑的一個同學,是柳河縣城關鎮的黨委書記,姑姑和姑父請了這位城關鎮黨委書記馬玉婷赴宴,和馬玉婷說了說唐誠的情況,馬玉婷說:“現如今國家行政機關進人,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正式公務員手續,我一時辦不了。要是過來給鎮政府當個臨時工,這很容易辦到。”

姑姑說:“那就讓唐誠去鎮政府當個臨時工吧。”

馬玉婷說:“你的這個侄子,在大學讀的是什么專業啊?有什么特長沒有?”

姑姑說:“唐誠真還就沒有什么特長,不過,我聽他說,他有駕駛證,會開車,不如,你就讓孩子給你去開車吧!”

馬玉婷笑了,說:“這個事,還真巧了,我是剛從青林鄉上來到城關鎮任的職,正想換司機呢,既是如此,那就讓你的侄子明天就來鎮政府報道,我先看一看,讓他試一試,確是能夠勝任我的專職司機的話,就讓他給我開車。”

第二天,唐誠就早早的到了城關鎮政府。

鎮政府辦公房是一個四層的小樓,樓前有五六畝地大的一個院子,停滿了轎車。

八點多,唐誠來到了一層大廳前,有一個值班的老頭,從傳達室里伸出頭來,問:“小伙子!你找誰啊?”

唐誠說:“我是來這個工作的,我找馬姨!”唐誠昨天晚上聽姑姑交代好了,第一次見到馬書記稱呼馬姨。

傳達室是一個面部和善的老頭,他聽到唐誠說是來這兒工作的,馬上從傳達室里出來,來到唐誠的面前,問道:“你找那個馬姨啊?”

唐誠說:“我找馬玉婷書記!”

傳達室老頭立即變了摸樣,老樹皮似地臉笑開了,皺紋層疊,他說:“原來你是找馬書記啊!馬書記還沒有來,小伙子你這樣,你就到我的這個傳達室里等,馬書記一來,我們就能看到了。”

唐誠說了句謝謝,就跟著老頭進了傳達室。

等了大約有十多分鐘。

鎮政府門外,一輛黑色帕薩特轎車徑直停在了樓門口,從轎車上下來一位年紀大約四十歲上下的婦女來,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腳蹬一雙曾明瓦亮的黑皮鞋,猛一看,以為是男人呢,仔細一看,脖子里系著一條淡花色的絲巾,才知道是一個干練的女人。

傳達室的老頭急忙對唐誠說:“看,這位就是我們的馬書記。”

唐誠急忙迎上去,見到了馬玉婷,站在馬玉婷的面前說:“馬姨,我是唐誠,我姑姑讓我來找你。”

馬玉婷的膚色很細膩,也很白嫩,眼睛大大的,看了一眼唐誠,問:“你姑姑是誰啊?”

唐誠說:“我姑姑是唐彩云。”

馬玉婷恍然大悟,“哦、哦”了兩聲,說:“那你跟我上來吧!”

到了馬玉婷的辦公室,馬玉婷面無表情,坐到碩大的辦公桌的后面,對唐誠說:“這是辦公的地方,你要稱呼我為馬書記。”

唐誠看了一眼馬玉婷,從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看出來,馬玉婷很會擺架子,身上有那種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氣勢。

唐誠初出江湖,自然會被馬玉婷的氣勢所震懾,當下唯唯諾諾的說:“是,馬書記,我記下了。”

馬玉婷看唐誠的態度還算不錯,就沒有再深究。

這當兒,唐誠看到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著的,他急忙去拎起邊上的暖瓶,先給馬玉婷的水杯子邊緣用開水燙了燙,然后問馬玉婷說:“馬書記,放點茶葉嗎?”

唐誠的這一下,很讓馬玉婷滿意,她指了指一邊的一個茶幾,說:“中間那個抽屜里,放點龍井吧!”

唐誠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點茶葉放到書記的杯子里,然后倒上水,放到了書記的面前。

馬玉婷的臉上表情明顯的緩和了下來,這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唐誠。

只見唐誠一米八的身材,體型是不胖不瘦,皮膚白凈而富有光澤,眼睛明亮,唇角分明,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劉德華。

小伙子很精神。

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絲欣賞,嘴角也有了一絲笑意,她問:“以前開過車嗎?”

唐誠說:“開過,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我給他開過幾次貨車,送過多次貨。”

馬玉婷問:“駕駛證拿到手有幾年了?”

唐誠回答說:“剛上大一的時候,就拿到手了,算到現在,也有四年了。”

馬玉婷微微點頭,說:“這個事情,也是你的緣分,我剛來城關鎮工作,就想著換一個司機,不是把原來的那個司機調過來,就是找一個新司機,反正我是不用這兒原來黨委書記留下的。你就先試一試吧!如果合格了,我滿意了,我們再談工資和報酬的事情。”

馬玉婷打了個電話,不大一會,鎮黨委副書記孔令奇,辦公室主任嚴是才就到了,馬玉婷把唐誠引薦給孔和嚴,轉頭就忘了唐誠的名字,反過來再問唐誠:“對了,你叫什么啊?”

唐誠笑了一下,說:“我叫唐誠。”

“對,叫唐誠。”馬玉婷對孔令奇安排說:“是大學生,是縣里領導人打過招呼的,讓我安排一下,會開車,就讓他給我開車吧!”

其實,唐誠的姑姑什么都不是,平頭老百姓一個,但是,馬書記既是這樣說,自有她的道理,唐誠就呵呵笑著,沒有言語。

孔令奇是城關鎮三把手,他和馬玉婷中間還夾著一個苗鎮長呢!

孔令奇說:“是啊,馬書記新來城關鎮,就應該有個新氣象,換個司機也是應該的。”

馬玉婷說:“你和嚴主任去安排一下吧,讓小唐頂替那個小吳,給我開車。”

孔令奇是老城關鎮了,這次苗鎮長沒有升上去,他這個三把手也就原地踏步走,但是,他畢竟和原來的司機小吳熟悉,有點感情,他問馬書記說:“那個小吳怎么安排啊?”

馬玉婷想了想,反問孔令奇說:“那你的意見呢?”

孔令奇說:“我的意見,這個小吳畢竟是侍候了上一屆的領導人整整四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鎮農機站缺個站長,就讓他過去當個農機站長吧!”

馬玉婷答應了,安排嚴主任說:“你就領著小唐和小吳交接一下車鑰匙吧!”

唐誠和小吳交接車鑰匙的時候,小吳聽說馬書記給他安排去鎮農技站當站長,還算對他不錯,他理解一朝天子一朝臣,單位上但凡換了新領導,首先更換的往往就是司機和會計,小吳也四十歲出頭了,再給領導開車也沒有意思,他倒很配合唐誠,主動給唐誠介紹帕薩特轎車的注意事項,以及每天早晨七點二十,要準時到馬書記的家門口,先接送馬書記的女兒去實驗小學讀書,送了女兒,在返回來接送馬書記到鎮里來,八點鐘左右正好趕到鎮政府。

唐誠客氣的遞給小吳一袋煙,他們都喊小吳,唐誠以為小吳和自己一樣的年輕人呢,想不到已經是四十歲出頭了,唐誠說:“吳哥,改天我請你吃飯,請你多多給我幫助,多給我傳授一下你的經驗。”

小吳點頭答應了,把車鑰匙交給了唐誠,算是完成交接了。

唐誠接過車鑰匙,心情很激動,平常開的是姑父的破貨車,第一次開這么好的車,心情不激動,是不可能的。

唐誠先坐到里面熟識了一下車況環境,摸了摸檔位,車里面一股法國紫羅蘭的香水味,沁人心脾,果然是女領導的專車,感覺就是不一樣。

唐誠拿出拖布,給車子擦了擦。剛擦完,副書記孔令奇和辦公室嚴是才就下來了,對唐誠說:“走,去縣人大,接張主任徐主任過來慰問我鎮貧苦群眾。”

唐誠說:“馬書記不去嗎?”

正文 第二章 祝壽

孔令奇說:“馬書記不用去,就我和嚴主任去就行!”

唐誠還是留了一個心眼,先要請示一下馬書記,忙說:“那我給馬書記打個電話。”

打電話請示是應該的,孔副書記也就沒有阻止。

唐誠請示馬玉婷之后,得到同意后,就發動汽車,去縣城接縣人大的同志們過來。

柳河縣人大,除去縣人大第一副主任有專車以外,別的副主任都沒有專車,縣人大去那個單位搞調研活動,都是由那個單位的派車去接的。

像這種工作,根本不用馬書記的專車去接的,頂多讓苗鎮長的專車去接。但是,馬玉婷指名讓唐誠拉著孔令奇和嚴主任去接,很明顯,是在考察唐誠,是不是一個合格的司機,馬玉婷大小是個鎮黨委書記,她的命很金貴,第一次坐唐誠開的車,她有點不放心,她讓孔令奇先嘗試一下,回頭和她說,這個唐誠開車還可以,她才敢坐唐誠開的車。

唐誠開車的技術很過硬,得到了坐車人的贊賞。

唐誠的考察期順利的過去之后,半年之后,唐誠已經獲得了馬玉婷的信任,是馬玉婷的專職小車司機了。

一天,馬玉婷把唐誠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對唐誠說:“你去會計那兒拿五萬塊錢,我們去趟秦北市。”

唐誠就到了鎮會計黃仁那里支了五萬塊錢,打了一個欠條,黃會計就坐上唐誠的車,去銀行,黃仁向唐誠的卡里轉過去了五萬。

黃會計囑咐說:“想著,回頭把五萬元的消費單據給我。”唐誠就答應了。

唐誠回到了馬玉婷的辦公室,唐誠匯報說:“錢已經拿到了。我們什么時候去秦北市啊!”

馬玉婷說:“馬上就走。”

唐誠就接過馬玉婷手里的水杯子和文件包,兩個人直奔秦北市。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