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官釵

點擊:
第1章 欲之蟲

江風和科長方清河已經在z城培訓一個月了。培訓的課題是《數字化城市建設與管理》。

老實說,江風是抱著旅游的心態來參加培訓的。所以剛開始的前幾天,他還有興趣聽聽課,做做筆記,后來就厭煩了,心不在焉。上課的時候就翻著培訓手冊,看上面女學員的照片,看看有沒有養眼的。

結果挺失望的。

不過他的科長方清河卻不這樣認為。他覺得班里有好幾名女同學都挺可愛的。

課間休息的時候,他把自己心儀的幾個女神指給江風看。江風這才發現了他奇葩的審美標準。

原來他不太注重臉,只注重身材。說是只注重身材也不對,他只注重胸部。他說,女人的全部美都在于胸,其他都是次要。只要是胸大的,長得磕磣點無所謂。

江風說,科長,你這話我不敢茍同。如果臉長得跟如花似的,胸就是再大,也提不起來性趣啊。

方科長陰陰地一笑,用過來人口吻說,小江,你是大學本科生,不會動腦筋想想辦法?做的時候把燈關了不就行了?或者是把她臉用枕巾蓋上?再講究點,打印些蒼井空,麻美由麻,沖田杏梨的照片,蓋臉上不就得了?照樣爽死你。

江風說,這叫自欺欺人。

方科長嘆息一聲說,小江你還是年輕啊,像我們四十多歲奔五的人,哪還在意女人的長相?在意的只是實用。

江風說,那還不如養頭奶牛呢。

方科長說,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飽漢子不知道餓漢子饑。你家里放著如花似玉的老婆呢,又是新婚燕爾,正是如膠似漆。我家呢?黃臉婆一個,看見她我飯都吃不下去。你看我這都瘦成啥了,出來這一個月算是上了點膘。

說到老婆江風挺得意的。他老婆楊柳是個護士,不但臉蛋漂亮,身材也好的一塌糊涂。別人是不是羨慕他有個漂亮老婆他不知道,反正他的科長羨慕的不行。在街上看見個身材好的,就說,嘿,快比得上你家楊柳了。

其實江風特別反感科長拿別的女人和楊柳比。比一般的正派女人還好些,關鍵是他比起來無原則無下限。

昨天晚上他們兩個從街上溜達回來,上電梯的時候,上來一個坦胸露乳的女人,一雙胸白花花的露著一大半,睫毛拉的有半尺長,眼窩是藍色的,身上的香水味刺激得江風連打了兩個大噴嚏。

很明顯,這女人是第三產業的從業人員。

江風向來對這樣的女人嗤之以鼻,但方清河就顯得很不淡定了。不但頻頻往人家胸上瞄,還故意湊得近近的,伸著鼻子去聞人家的味道。

那模樣很像江風小時候放牛時,在河灘上看到的發情公牛。湊到母牛尾巴根上嗅了,鼻翼扇動,哞都叫一聲,看上去很不要臉。不過那時候,母牛的尾巴根上也往往吊著一根蛋清樣的白絲。

這個女人雖然沒有吊白絲,還是牢牢地把方科長吸引住了。看他那眼神,恨不得把人家囫圇吞棗吃下去,骨頭都不吐。

他們的房間在五樓。到了五樓,江風跨出電梯,看見科長還在里面站著沒有下來的意思,就叫他下來。

科長說,小江你先回房間,我去樓上串個門。

江風心里說,靠,樓上哪有什么門可串?看見美女魂都丟了。

回到房間門口,才想起房卡還在科長身上。只好站在門口等著。硬是等了半個小時,才看見方清河回來了。臉上的表情很神秘,問他什么也不說。只是說,嘿,那女人,比你家楊柳身材還好呢。

江風不樂意了,說,科長,以后請你不要再提楊柳了。她就是一普通女人,又不是什么女人中的標桿,比來比去有什么意思?

方清河說,小江你不要生氣,這不正說明我對楊柳非常認可嗎?

江風說,我老婆,我自己認可就行了,沒必要別人認可。

方清河不吭聲了。去洗了澡出來,身上是白花花的松肉。江風往他下面看了一眼,有等于沒有。

說,科長,你不會穿上浴袍再出來?

方清河說,你又不是女人。

又忽然想起了什么,說,小江,昨天不是有人往咱房間門縫里塞卡片嗎?卡片呢?你都給扔了?

江風說,那不,在垃圾桶躺里呢。

科長不樂意地說,這么重要的東西扔掉干嘛?再說了,即使扔,你也得先給我匯報下啊。

江風說,科長,工作上的事情我肯定向你匯報,這招嫖卡片就沒必要了吧?

方清河不悅地從垃圾桶里把卡片撿起來,一張張研究起來。自言自語道,說是大學生,真的假的?

又說,這個身材不錯。拿起手機來,咔擦咔擦拍了兩張。

江風以為他要打電話聯系一個過來的,做好了去街上溜達倆小時給他騰地方的準備,結果他研究了一番就放下了。

看來也是有賊心沒賊膽。

這時候電視上正在播放一則廣告。

一個穿著暴露的小姐面對鏡頭吐著煙圈說,干我們這行的,經歷的男人多了……這男人的本錢呀,短的多,長的少,細的多,粗的少……他們服用了這個某某膠囊以后,增長增粗效果非常明顯!我們是既賺錢了,又享受了……

鏡頭晦暗,只能看清女人的輪廓,和她噴出的繚繞煙霧。屏幕上同時打出了一組電話號碼。

方科長這會沒戴眼鏡,著急地大叫,小江,快告訴我號碼,快!

江風心中暗笑,把號碼讀給他,他拿筆認真記了。

說,科長,你還真打算買這膠囊啊,都是騙人的。

方科長說,萬一有效呢?剛才廣告上說什么來著?買一送一?

江風說,是的,一個療程688元,買一個療程送一個療程的。

方科長說,試試吧,這不是病急亂投醫嗎。

熄了燈躺在床上,方科長開始給江風上課。如何鑒定一個女人是不是懂風情,是不是易推倒,推倒的步驟及注意事項等等,全部是自己的經驗之談,引經據典,旁征博引,還有鮮活的例子加以佐證。

江風聽培訓課的時候總是打瞌睡,但聽科長講女人卻是精神的很,句句都入腦入心。方科長有句話他印象深刻。

方清河說,小江啊,人都是欲望之蟲。這只蟲藏在身體里,不定什么時候就爬出來了。在誘惑面前,誰都不可能做柳下惠。

江風說,科長,你這話太絕對了。起碼我就不是,我家楊柳更不是。

方清河嘿嘿地笑笑說,你就那么自信?

江風還想反駁他幾句,方清河說,時間能驗證一切。睡吧小江,你以后的路還長的很呢,啥事都能遇見。

講了一個晚上,江風就覺得他最后這句話最有哲理。

但他說的人都是欲望之蟲的話,江風絕對不認可。古今中外,有那么多優秀的人物,難道都是欲望之蟲?有少部分人抵擋不了誘惑是有可能的,但概而論之,肯定會有失偏頗。

沒想到,方科長的話很快就被驗證了。并且,竟然是發生在他家楊柳身上!

第2章 提前結束培訓

這天是周日。培訓的最后一天課。下午開結業典禮,明天再去景區“考察”一周,正式結業。

z市的風光是中外有名的,江風也早就想去領略一二了。沒想到事與愿違,中午正在吃飯,接到了單位領導的電話,讓他和科長馬上結束培訓趕回去。

原來市里開展了建設工程項目“百日攻堅戰”活動,明天市長要在施工現場開動員會,住建局全體人員務必參加。他們項管科負責全市市政工程項目的管理,當然不能缺席。

辦公室杜主任在電話里說:機票已經買好了,你們直接飛到省城,局里的車在機場等你們。

江風和科長找到培訓方,把他倆的畢業證領了。方清河問管財務的漂亮女孩說,我倆不去旅游了,能不能退些費用?

那女孩呵氣如蘭地說,發票已經開過了,一概不退。

方清河盯著她的胸,咽了口水說,那算了。又說,美女,能加你下微信嗎?

那女孩笑著說,不可以。有事可以打我們的辦公電話。

去機場的路上,方清河都在惋惜沒退的費用。說,早知如此,還不如在酒店搞些活動,把這些錢花了呢。

江風說,人算不如天算,誰會料到局里讓咱提前回去呢?這玻璃棧道我還沒去過呢,也不知道上去后會不會嚇尿。

方清河咂咂嘴說,遺憾,遺憾。

江風知道他是在遺憾什么。

在省城下了飛機,已經是晚上將近8點了。司機小吳提議在省城吃晚飯,江風和科長也就半推半就了。反正現在還屬于出差期,吃飯可以報銷。回到市里就沒這樣方便了,肯定得鼻子流嘴里,各吃各的。

磨磨蹭蹭9點半上高速,回到云湖,已經是夜里11點多了。

江風忽然想起還沒有顧得上給老婆楊柳說提前回來的事。拿出手機剛想打個電話給她,又想到,干脆就別讓她知道,給她個驚喜好了。

楊柳這家伙非常熱衷于那事,幾乎每天晚上都要,說是不做就睡不踏實。這都空房一個月了,這會不知道急成啥了?看見老公忽然回來,估計高興的要暈倒。今晚上一場刀光劍影的鏖戰是少不了的。

江風想到這里,不自覺地笑了。又看看身邊留著哈喇子睡覺的科長,想起他說的面對老婆飯都吃不下去的話,替他悲哀起來。

江風家的小區名字叫做柳園,是住建局和某房產商聯合開發的。和楊柳談戀愛不久,他就以極低的價格分到了這套房子。那晚在河堤上,他對楊柳說,你叫楊柳,咱們的家叫柳園,看來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啊。

楊柳一手抱著他的腰,一手不老實地在他下面掏摸著說,趕緊裝修,咱們就有地方操練了,我這打野戰都打怕了。

那時候江風剛上班,一窮二白。楊柳又漂亮性感,魅力無邊,見面不想做都不行。于是公園里,河堤上,都成了他們的戰場。

在公園里做的時候被人偷看過,當時他倆都快嚇死了。

那晚下著小雨,兩人鉆到公園深處的柏林里,在一棵大柏樹下的石凳上操練。楊柳坐在江風身上,抱的緊緊的,百般纏綿。及至到了最后,一陣狂風暴雨,楊柳忍不住大叫起來。

江風怕被人聽見,去捂她的嘴,沒想到被她咬了一口,差點見血。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