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槍兵成長事記

點擊:
槍兵沒什么不好。
一個偶然,少年握起了那把改變人生的槍。
獲得了新生的同時,他也成為了阿賴耶識的打工仔。
想變得非常強大,能夠保護重要的人,幫助無力的人。
少年,想要成為這樣的“英雄”。
不過在那之前……
還是先完成master的心愿吧!不能變得更強的話,之前的所有和廢話又有什么區別!
這是一個,尚且活著的少年,一步步成為合格的servant的故事

001 趙煌·死后

小巷子里,一個少年倒在了血泊之中。

皎潔的月光照亮了他的身體,讓這個少年顯得愈發虛幻。

【啊啊……好熱啊……】

伴隨著從胸口流出的某種重要的事物,意識正從身體里流失。

就算趙煌沒有多少文化,他也知道,自己這是要死了。

自小就待在孤兒院里的他,天天為了保護更小的孩子而出頭的他,終究還是惹到了不該惹的對象。

一個15歲的孩子,怎么可能打得過黑惡勢力?

或許,這就是無力之人仍舊堅持憧憬正義的末路吧。

【正義的伙伴……我這算是失敗了吧。】

各種記憶在腦海里翻滾,趙煌仰望著巨大的月亮。

小時候,他最喜歡的就是英雄故事。

無論古今中外,唯有英雄的故事能讓他毫不疲倦的讀上一天。

見他這幅樣子,孤兒院的阿姨們便告訴他,想要成為英雄的話,先成為正義的伙伴吧。

或許,孤兒院的阿姨們只是打算讓他這個最大的孩子能夠承擔保護其他孩子的責任。但是,他這個單純的家伙,卻真的打算伸張正義。

看到惡事會去制止,看到有人落水也會去拉上一把。

見義勇為什么的倒是沒有遇上機會,不然說不定還能得到旌旗啥的。

因為身體鍛煉地不錯,頭腦也還行,他一直都沒有遇到過會威脅自己生命的情況。

可今天,一切都轉變了。

要說心里沒有一絲悔意,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臨死的時候才想起來忘了應該先報警什么的,真是蠢的透徹。

沒有早點發現那個孩子和黑色勢力有瓜葛,也是做得不對的地方。

因為保護別人而死這件事,也是一件錯事。

連自己都保護不了還去保護別人,不過是添亂罷了。

——他知道,自己只是正義的小伙伴,終究不是什么英雄。

面對足以威脅自身的邪惡,仍舊挺身而出什么的,他做不到。

這次,不過是想要保護孤兒院的孩子的意志戰勝了恐懼而已。

【如果我還能活一次的話,一定要成為厲害的英雄……】

這,就是他在彌留之際,心里最后的想法。

……

在無人的小巷里,趙煌徹底斷絕了呼吸。

這附近只有工地,夜晚幾乎沒人接近。

也許,他的尸體會在白天被人發現。

可是——

巨大的月亮愈發膨脹,倒映的影子將他身下的血泊填滿。

這魔幻的一幕,竟是沒有任何人看到。

仿佛血面變成了深不見底的洞穴一般,趙煌的身體突兀地墜落進去,消失無蹤,只留下一圈圈的波紋。

當波紋平息,地面上留下的那攤血,也無聲無息地蒸發了。

從此,這個世界上關于趙煌的記錄,一點也沒有留下。

……

人死了之后,會去到哪里呢?

這個問題,提問不同的人,會得到不同的回答。

有的人會說“不知道”,有的人會說“天堂或者地獄”,有的人會說“火葬場或者墳墓”……

而趙煌,會這么說:

“如果我死后,能升上天空成為星座,或者被指引到英靈殿,那該有多好?”

這就是神話故事看多了的后遺癥。

神話里那些英雄人物,要么是半神這種天選之人,要么是倒霉的戰士,哪個都不是正義的小伙伴吧?

再說了,神話里的那些個英雄,有多少是完全正義的?有幾個身上沒有黑鍋的?

不多。

只可惜,趙煌只記得美好的一面,沒能理解黑暗的一面。

畢竟他當時還小。

所以他不知道,只是成為正義的小伙伴,絕對成為不了那種英雄。

感受到冰冷的觸感,趙煌睜開了眼睛。

“這里……是什么地方?”

撐起身體,他略帶茫然地掃視著四周。

一望無際的荒野之上,大量栩栩如生的雕像佇立著。

那一個個的人像,有男有女,服飾也各不相同。

可是,他們對于趙煌來說,并不是“陌生人”。

“我……是認得他們的!”

無意識地邁出腳步,趙煌從這些雕像之中穿行過去。

從凱爾特的英雄,到希臘的半神們,再到北歐的戰士……一個個他過去熟讀過故事的英雄,如今化為雕像,插在這一望無際的荒野上。

順從心靈的引導,趙煌沿著雕像布設的方向,一步一停地向前走著。

這些英雄,是趙煌的偶像。

曾幾何時,他只是想成為像他們那樣,被傳唱、被喜愛的家伙而已。現在,他只想成為正義的伙伴。

能夠保護重要的人,幫助無力的人就足夠了。

連保護家人都只能拼上性命的他,根本成不了英雄的。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他都太弱了。

等趙煌想明白這一點的時候,他走到了盡頭。

黑色的漩渦,像是被嵌在空間里一般。

其大小,正好夠通過一人。

“能夠在最后回憶初心,足夠了啊。”

滿意地笑了笑,他轉過頭去,看了一眼雕像們,隨后踏入了漩渦。

“嗒。”

熟悉的吱嘎聲響起。

眼前是熟悉的布景。

在這個小小的房間里,他生活了十五年。

疑惑地望了望四周,趙煌發現,這里終究不是他的家。

——這里沒有人生活過的痕跡,墻上也沒有窗戶。不過是擺設一樣罷了。

不知道位于哪里的光源,照亮著這個房間。

懷念地搖了搖頭,他轉過身。

熟悉的破舊的房門出現在了眼前。

“回憶有這些就夠了吧?”

如此嘟囔著,他握住門把手,拉開了門。

房間也好,門也罷,都在這一個動作之下如幻影般消散。

四周如同陷入永夜般漆黑,讓他分不清上下左右。

“這……就是死亡的終點?”

帶著疑惑,他發出了疑問。

直到現在還保有著意識,身體也不是偽物。

可是死掉的記憶,絕對不是什么虛假的東西。

這未知的一切,開始讓他感到恐慌。

就在他開始焦慮的時候,一個巨大的藍色的光球,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兩道白色的環交錯著環繞在光球之外,以玄妙的軌跡旋轉著。

“汝……愿成為守護者嗎?”

沒有絲毫波動的聲音,帶著幾分無情的意味,響起在趙煌的腦海。

“……你是什么東西?是你把我弄到這里來的嗎?”

沒有選擇回答問題,趙煌立刻反問。

他不認為這一切都是幻覺,可是,這要是真實也太可怕了。

——一點都不唯物!

心里帶著莫名的激動,他謀求著解答。

PS:新人新書!
002  守護者,職介的選擇

“……”

仿佛理所當然,巨大的光球并沒有傳來什么聲音。

和它比起來顯得渺小許多的趙煌的提問,或許根本就傳達不到它那里。

但是,趙煌卻得到了答案。

——伴隨著如同將鐵棍插入腦子里轉動一般的劇烈痛楚。

大量不屬于他的知識,被莫名的偉力強行植入了他的腦海。

只覺得意識如同被擊飛,來不及感受痛楚,趙煌就昏了過去。

“超時。默認同意。”

良久,藍色的光球再次發出了聲音。

“第一百萬位【守護者】適格者出現,本次篩選結束。”

隨著它的聲音落下,漆黑的世界如同玻璃一般爬滿了裂紋,隨后無聲碎裂。

……

不知道過了多久,趙煌緩緩醒轉。

“……唔,好疼!”

捂著腦袋,他緩緩站起身來。

“沒想到,居然會有這種事……”

腦海里被強行插入的知識,讓他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自從上小學之后,他就沒有想過會有這么一天。

所謂的抑制力啊、神啊,居然真的存在。

這些人類幻想之中的存在,居然化為了現實。

那個巨大的光球,正是抑制力的一角——由人類意識集合而成的阿賴耶識。

而趙煌,則是被它截留下來的一個靈魂而已。

他毫無疑問已經是死人一個了。

“以成為守護者為代價……實現一個愿望?滿足某個要求的話,甚至不用干到未來永劫,可以中途辭職?”

以趙煌現在尚顯稚嫩的腦子,想要理解這所有的信息,未免有些困難。

不過,有一點,他明白了。

他現在,成為了所謂的“守護者”。以后,他將為了抑制力的命令而打工。

可能會去鏟除危險分子,將有害于人類發展的因素排除。

可能會成為某人的從者,幫助這些天選之人實現愿望。

可能會參與奇奇怪怪的戰斗,就為了爭奪一個杯子……

這種幻想故事一般的工作內容,聽起來似乎很不錯?

反正自己已經是死人一個,而且似乎在昏迷期間已經被算作同意了,不如就這么樣吧。

如此想著,趙煌接受了現實。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