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跑男之退役特種兵

點擊:
2015年,江左退役了。
這一年,他進軍娛樂圈,重新啟航,玩轉華娛,走上世界!
他是最強歌手,一首首名曲從他手里誕生!
他是巔峰編劇,一部部經典影視從他筆下締造!
他是最高影帝,一個個神級角色被他演繹!
且看被稱為特種兵之王的男人,如何玩轉娛樂圈!

悲催的經歷

今天清風真是悲催透了,本來下班后一直都是清風最后一個關自己部門辦公室的門,今天走了稍微早了一點點,不是清風關門,結果就忘記帶鑰匙了。

這只是悲催經歷的開始,半路上發現情況不對趕緊回公司,想到辦公中心應該有所有部門辦公室的備用鑰匙,回去已經是半個多小時以后了,悲催的發現公司的人全走光了,自己沒有鑰匙進不去,樓下值班的門衛沒有上面的鑰匙(>﹏<)……

平日里辦公中心的人都走的很晚的,所以清風也就想當然的沒有提前打電話詢問。結果因為今天下大雨,他們走的早(⊙︿⊙)……

沒辦法了,跟房東打電話(清風住的是合租房,目前是一個人住的一個房間,除了自己,只有房東有鑰匙。)打了N個電話,房東才接通,跟他說明情況后,房東特么的告訴我自己走親戚去了,不在家,讓我去找開鎖的,我OO你個XX,當時那個心情啊(TT)

這是都已經晚上6點多了,還在下大雨,去哪里找開鎖的?清風沒經驗啊,難道去墻壁樓道上找開鎖的留下的電話嗎?想想也只能這樣了,清風本打算回去找開鎖的,結果走著走著想想還是不對,自己一把鑰匙都沒有,假如找開鎖的,不僅自己房門要撬開,還要撬開大門,合租的其他兩間房都特么是晚上10點多才回來的那種!難道回去后在大門口等到10點其他人回來了,再跟開鎖的打電話?那時候開鎖的還在不在上班都說不好……

清風終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屋漏偏逢連夜雨了,終于知道什么叫做墨菲定律了,真尼瑪倒霉透了!

難道注定晚上要露宿街頭?清風今天上班也沒帶身份證啊,沒法去開旅館,想想真是夠了,書友峮里的那群家伙們還都幸災樂禍,喜聞樂見的模樣恨不得扁他們一頓!友盡!(ノ益)ノ彡

沒辦法了,清風只能去騷擾辦公中心的同事了,終于,同事不知道是不是被清風悲慘的事跡打動了,表示晚上過來一趟,只不過他說現在有事,需要等到很晚,如果我愿意等的話……

窮途末路的清風有什么辦法,只能對他說了那三個字:我(kuai)愿(dian)意(lai)……

沒辦法了,清風就坐在門衛室用手機碼字,一邊按手機一邊等待。

終于,快九點的時候,那名天使般的同事終于來了,清風那個感動啊,如果他是女的,說不定清風會娶了她,可惜了……

到了晚上快十點的時候,悲催的清風這才終于回到了溫暖的住所。(大上海路途遙遠)

這就是清風忘帶鑰匙的悲催經歷了,提醒大家千萬不要忘東西啊,這是清風第一次忘鑰匙,還真是刻骨銘心。話說起來,回去路上發現鑰匙忘帶的第一時間,清風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今天的更新怎么辦?細綱都在鑰匙扣上的U盤里啊~~~~(_)~~~~

看在清風一心為大家著想,拼命保證了更新的份上,求點打賞不為過吧,跪求鮮花、評價票、打賞支持哈,支持了清風,就再也不會忘東西了。

 第01章 退役!

夜黑風高,漆黑的夜空中,一輪皎潔的明月,孤獨的懸掛其上,淡淡的清冷月光,灑落大地。

茫茫重山密林中,一片死寂,甚至異常的連蟲鳴鳥叫聲,也絲毫聽不到。

“嗡嗡……”

頻率極高的聲音在寂靜的黑夜響起,兩架墨綠色的軍用直升機從遠處飛快駛來,由遠及近,巨大的聲波,在密林上方掀起一道道巨大的綠浪,由近及遠擴散開去,最后消失在視線盡頭,看上去頗為壯觀。

直升機停下,艙門打開,一名身穿軍裝的干練女子當先走了下來,光是肩膀上的校級軍銜就足夠嚇人!

“黑漆漆的,確定是在這里?”

女軍官環顧四周的環境,黑漆漆的,只有直升機探照燈的一點燈光,黑暗的四周仿佛有股肅殺的氣息襲來,讓她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

“沒錯,確定就是這里。”手下駕駛員在對講機里一陣交流,山壁上的大石塊突然朝旁邊劃開,露出一條通道,顯得格外神秘。

兩名手持武器的士兵走了出來,顯然是接到了命令,向女軍官敬禮:“歡迎你,長官!”

“你們好!”女軍官回了一禮,她的聲音很好聽,非常的干練干脆,轉身向直升機內部敬禮道:“將軍,到了!”

直升機內部,下來一名銀發老者,一身軍裝肩上赫然披著兩顆閃耀的金星,聲若雷霆,充滿了威嚴,顯然是習慣了發號施令,“去請江左到會議室。”

“是!”

……

孤山,華夏五星軍事基地,藏身山腹中,被無盡的密林吞噬。

這里,是一個只有少數人得知的秘密地點,藏身山腹中,能有效躲避衛星的探測,駐扎在這里的士兵,也習慣了遠離人煙的孤寂。

基地最深處是禁閉室,這里陰暗潮冷,四周都是天然的巖石結構,犯錯的士兵都被關押在這里,就算是特種精英,在這種沒水沒電的黑暗死寂環境中,也堅持不了三天。

兩名全副武裝的士兵,來到禁閉室的最里端,這里的牢房,精鋼鐵門比其他牢房的要厚上一倍,依舊不放心,還特意安置了上萬福特的電流來監管牢房里的人!

兩名士兵的神色復雜,有敬佩、有惋惜、有害怕,心驚膽顫的取出鑰匙打開了鐵門,關在里面的猛人,可是在禁閉室里待了整整半個月!

“爺,會議室,有,有人找您!”

“臥槽!”

禁閉室內男子突然叫罵一聲,嚇得門外兩名士兵身體一顫。

“真特么賤啊!”

男子又罵了一聲,士兵頓時兩腿打顫,有種立即轉身逃跑的沖動。

“這陳賀,還天才,真特么賤啊,太搞笑了……”

兩名士兵聽到這話,頓時就石化在了當場,感情這位大爺根本沒有注意到兩人,而是在發神經呢!

陳賀是誰?

兩名士兵面面相覷,這禁閉室黑燈瞎火的,哪有其他人!

該不會是禁閉關久了,出現幻覺了吧?希望不要發狂攻擊自己才好。

士兵戰戰兢兢推開門,聲音發顫朝里面喊道:“爺,有人找!”

“知道了!”

江左很不滿,看綜藝節目,正看到最搞笑的部分,是哪個不開眼的找自己?

“媽呀!”

就是這簡單的三個字,嚇的兩名士兵怪叫一聲,拔腿就跑,眨眼間就消失不見。

江左撇了撇嘴,關閉了腦海中的系統,停止了觀看一款叫做跑男的綜藝節目。

沒錯,就是系統,江左起初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是從其他世界被系統砸中穿越而來,來到了一個類似地球的平行世界,成為了一名光榮的……義務志愿兵。

起初,這個神秘系統會發布種種抽風任務,什么大冬天要求下水徒手抓魚啦,進行一周不吃肉的苦行僧訓練啦,打趴下部隊二十名隊友啦,讓戰友們都以為他是個精神病,看見他就怕。

江左也曾問過為什么,系統回答說是在進行宿主和世界的對接測試;他也曾抗議過,失敗的后果是系統在腦海中不停的播放高亢的音樂,導致他三天沒有睡覺!

無奈接受系統后,系統也漸漸變得正常,不僅有電腦的功能,隨時上網,還會不定時發布任務增加他的能力。

江左在系統的幫助下,從義務兵中從脫穎而出,入選了狼牙特種兵,并且成為其中的一名尖刀!

可惜,因為一件任務,他被關了禁閉,在未知中等待上級的判決,幾個月過去了,這天終于來了!

江左收起思緒,緩緩走出禁閉室,向著會議室走去,步伐穩定,精準,每一步都仿佛丈量過一般,心中早有了決定!

“江爺,您出來了!”

江左所過之處,基地的士兵紛紛心顫的打招呼,他欣然接受之余也是微笑著點頭回應,熟門熟路,江左很快來到會議室,門口有兩名軍人站崗,其中一名就是之前的女軍官,攔下江左:“你好,請配合先搜身。”

“不用了!”

江左還沒說話,會議室內傳來干脆有力的老者聲音:“他要是真的想藏武器,你們想搜也搜不出來。”

江左朝兩名軍人笑了笑,直接推門走了進去,會議室的布置很簡單,一張橢圓形會議桌,四面圍著擺放很多座椅。圓桌正對面,端坐著一名銀發老者,正是從直升機上下來的將級軍官。

“沒想到是雷老您親自來!”江左感嘆一句,隨后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

老者的,看到江左的動作,雷老將軍眉頭狠狠皺起,聲如雷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混賬,看來你已經做出決定了,但是你知道這決定的后果是什么嗎?”

“我知道,開除軍籍,抹去所有在軍隊資料。”江左語氣淡然,仿佛談論的不是他自己。

“知道你還這樣做?為了一個女人,值得斷送你的軍人生涯嗎?”雷老將軍的聲音在顫|抖。

江左沉默!

半個月前,他和他的小隊接到了一項任務,去邊境保護一名女子入境,本來他以為只是普通的任務,結果遭到了異常兇猛的狙擊,隊友都死光了,他為了救人,帶著女子跳入河流中逃生,為了不被敵人發現,他在水中數次將氧氣給渡給了女子。

沒想到那名女子來頭不凡,事后不僅不感謝他救命之恩,反而派人找他算賬,只是因為他奪走了她的初wen!甚至發動關系,將他關了禁閉,要開除他的軍籍。不過這樣也好,當時同隊的隊友都死了,他也沒臉繼續留在軍隊。

“生死危機時刻,我沒有多想,別無選擇!”

江左開口說道,目光如電,毫不后悔。

雷老將軍目光復雜的看著他,猶豫了半響,提議道:“其實,我可以給你換個身份,繼續待在軍隊……”

“不用了!”江左斷然拒絕,一臉堅定,“我想,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

“叮!系統發布主線任務:掌握命運!”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