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救世主的一百萬種求生法則

點擊:
我曾相約異世界的豪杰們廝殺于永夜舞臺,
我曾看見魔法少女隕落的星光劃破天穹夜空,
我曾穿梭蒸汽奇跡的維多利亞時代與女皇共舞,
我曾出入稷下學宮,觀摩百家爭鳴,代圣人祭酒天下,
我曾踏遍五洲四洋,縱橫捭闔,率英靈迎戰六道輪回,
而現在……
看著笑里藏刀的圣人姐姐,背著斧鉞的魔法少女,磨刀霍霍的英靈劍豪,冷笑不已的女皇陛下……
我覺得……我活不了太久了。
故留下求生法則手札以供后世銘記。
求生法則第一條:只要作不死就往死里作!
求生法則第二條:千萬別惹病嬌……
這是一位救世主在各種陌生特異點和充斥著英靈、艦娘、使徒、潘多拉等異種生物的主世界中各種艱難求生偶爾拯救世界的故事。

〇〇 作品相關

上架感言

救世主和書記官不同,這本書的框架從一開始就構建好了,很難出現意料之外的崩劇情情況,有了限制的情況下,我個人的發揮是很穩定的,遵循著一卷主世界,一卷特異點的節奏來寫,雖然不會有什么驚喜,但勝在穩定。

我也不想說些過分煽情的話來賣慘,實際上目前我過得還算滋潤。

那就稍微談一談關于本書的設想吧,蘋果我是沒大綱的,一切劇情都是靠自己憑空想象。

我個人很喜歡寫原創劇情,很少跟著劇情主線走,動漫世界往往不能讓我發揮個盡興,然而思前想后,并沒有幾個世界適合我自由發揮,最終,我決定借鑒FGO的特異點。

所謂特異點,本身就是崩壞劇情,可以融合多個作品的世界觀,構建一個新的故事,近似于FGO里的各類英靈齊聚一堂,神鬼亂舞。

這么寫的好處是可以自由發揮,但缺陷在于難度是極高。

第一卷re:creator的人數太多,我是險些沒有駕馭住,因為阿爾泰爾設定太bug,所幸最終靠著時空回檔把她解決了,這里關于時崎狂三的劇情原本是沒有的,是和一位讀者討論之后,發現還有這種玩法,點名表揚一下這位熱心的讀者。

吸取了這里的教訓,之后的特異點舞臺基本均是原創,或者是適合原創劇情的背景設定,出現一些比較奇怪偏僻的設定也不需要稀奇。

預告一下之后的特異點,順序不定。

魔法少女之光·劃分絕望與希望的境界線

無雙武斗大會·致異時空強者們的挑戰書

幻界都市戰線·秘密結社與罪惡議會

這些都是獨立于主世界之外的特異點,光看名字也能看出一些值得玩味的梗了。

臨時公告(必看)

原第二特異點已更正為亞種特異點,即本書番外,第二特異點重啟。

請刷新書目頁面,以免產生錯亂。

我原本是打算按部就班的寫完第二特異點的魔法少女大戰的,很多讀者應該看出來了,我是以七日之都作為地圖來寫的,劇情上也必然有所借鑒。

然而我在通關了七日之都的第六周目,打通了六個結局(除了滅世結局)之后,我發現了這里存在一個嚴重的bug……如果按照原計劃寫下去,必然會導致劇情崩盤。

而我暫時也完全想不出解決方案來,只能看網易粑粑能不能把七日完善,出個完美結局,把邏輯漏洞給填上。

發生這種事情我也是始料未及,真的大腦在顫抖,原本的計劃全部被打亂了。

只能將原定為第五卷的內容提前拿來用了……可能這一卷里白覺實力提升會過快,但也真的是沒辦法了,姑且寫著吧。

在強調一下,第二特異點重開,記得刷新頁面。

亞種特異點之后會補全,我會盡快圓上這個坑。

……其實我知道你們更想看的是主世界,第二特異點和主世界的確有所關聯,姑且期待明天的更新吧。

〇〇 亞種特異點:魔法少女與七日之都

番外第一章 亞種特異點

那一天的黑夜……比以往的更加深邃,長久。

昔日的戰友在絕望的深淵之中,化身為惡魔……

她們狂笑著,怒罵著,扭曲著,一一倒在屠刀之下。

天空下起紅色的血雨,舉目望去,整個世界只有自己獨自一人,雙手沾滿血腥……

天空的盡頭,倒立的魔女發出金色的嘲笑,俯瞰著世界,所過之處,萬物分崩離析……

時間已經告罄,末日的鐘聲宣告著世界的終結。

倒計時停在了終末。

自己又一次失敗了。

所渴望的未來就是這幅模樣嗎?

伸出手,也看不見五指的黑暗;不斷掙扎,也看不見盡頭的希望;誰都無法得到救贖的地獄……

那么你,渴望奇跡嗎?

想要得到奇跡的話……那就獻上祭品吧……

其一,與所有人的羈絆。

其二,曾度過的七日時光。

其三,對神靈的絕對謙卑。

獻上這一切之后,奇跡將會降臨。

少女再度撥動時針——誰都無法相信未來,誰都無法接受未來……

無數的結果分裂出的無數結果,無數結果再度萌發出無數的選擇,一定會有通向最終結局的道路。

所以,這還不是最終的結局,我還不可以停下……

所以,重復……不論多少次我都會選擇重復……

所以,在終將會到來的未來里……再會吧……

……

【靈子轉移結束】

白覺睜開眼睛,伴隨著靈子轉移的結束,他抵達了又一個異世界。

雖然一開始有些異樣感,仿佛從水面忽然來到了陸地上,但很快就適應了過來。

放眼看向四周,不同于第一特異點那車水馬龍的都市,他被傳送到的落點是郊外地區。

樹木叢生,百草豐茂。

放眼看去,盡是一片大自然的綠意。

白覺看看藍天白云,第一時間是打開手機看看有沒有信號……很好,雖然只有一格,但好歹也是有信號的,這證明這個時代并不是什么公元前,這就好這就好。

雖然咱是救世主,但也沒說要餐風飲露啊,沒有現代化的設備,真不知道日子怎么過了。

“特異點啊特異點啊,一般而言,萬界之門大多都會把我傳送到比較容易跟進劇情的時間點上。”白覺從草地上坐起身來:“四周逛一逛先吧,宅著不動怎么觸發劇情拯救世界呢?”

他哼著歌,開始在風景不錯的郊區散起步來。

“期待著一個幸運和一個沖擊,多么奇妙的際遇;翻越過前面山頂和層層白云,綠光在那里~觸電般不可思議像一個奇跡,劃過我的生命里;不同于任何意義你就是綠光,如此的唯一~”

嗯,這首歌叫**是一道綠光。

綠色是健康的顏色,來,大家一起唱,一起愉快的尋找綠光。

白覺自娛自樂的心態頗為不錯,至少這個特異點看上去并不是那種動不動就要世界末日的情況,如果現在天空上掛著的不是太陽公公,而是那輪漆黑的逆月,他恐怕也沒辦法這么樂觀了。

在附近轉悠了好幾圈之后,白覺看著陽光明媚的天空,伸了個懶腰:“看上去并沒有什么問題嘛~”

可此言一出,忽然間,一陣陰冷的寒風吹來。

白覺回頭看向一個方向,在那邊的山林之中,傳來了怪異的聲響,有一種令人分外不快的氣息在散播。

——不會這么毒吧?我的毒奶光環明明關了啊……

咋舌一聲,白覺走向山林的方向,伴隨著他的靠近,地面開始飄起朦朧的薄霧,地面也微微顫抖,霧氣之中有一道道暗綠色的光輝仿佛脈搏般跳動,但越靠近中央地區,霧氣也越發濃郁,幾乎伸手也難見五指……陰冷的空氣里光芒不斷閃爍,猶如心臟跳動般,大地隨之震顫。

白虎尚未蘇醒……沒有白虎助陣,白覺能使用的雷霆只有小部分的威力,對付一般的對手是足夠了,但該特異點是B+級難度,他不敢怠慢。

白覺放慢了腳步,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越靠近,中央的霧氣不僅濃郁,甚至還帶著少許異味,與臭味不同,這種味道近似于血液,但要濃郁的多。

某白雖然走的很小心,但腳下的東西根本看不見,這一落腳,腳下傳來啪嘰一聲,仿佛有什么被踩扁了,低頭一看,是一灘深綠色的凝膠,那股怪味就是這上面傳來的。

不等他細細看清,霧氣里忽然傳來一聲尖嘯聲。

白覺下意識的一跳,躲開了一道呼嘯而至的襲擊,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那個爪子足足有他的腰那么粗!

“臥槽——!什么妖怪!”

某白也不打算繼續偵查了,電光遍布身軀,微弱的電流刺激著肌肉,暫時提升了身體強度,他轉過身就跑,那速度叫一個快,頭也不回,一路絕塵而去。

只是顯然那只怪物不打算放過他,任由他兩條腿跑的再快,也不如對方四肢用力一跳追的更快。

所幸的是山林地帶里有很多樹木作為遮擋,白覺一邊跑著妖嬈的S形,一邊在樹叢里鉆來鉆去,饒是對方速度比他快,但就是追不上,只能咆哮個不停。

“還真是鍥而不舍,按照正常情況,這不應該早就脫離仇恨了嗎?”白覺還有心吐槽。

約莫半分鐘之后,他終于跑出了濃霧區域,但與此同時也脫離了山林地帶,前面是一片平整的草地。

見此,白覺內心打定,聽見后方傳來的咆哮聲,他突然停下,往地面一趴,那飛馳而來的怪物從他頭頂劃過,直接飛出了山林區域,一頭砸在了草地里。

“哈哈哈,傻了吧!大白天你敢露面,現在沒有霧氣作為遮掩,看我不雷到你叫爸爸。”白覺舉起雙手,電光陣陣,轟鳴聲大作:“雷公助我,感受楊教授愛的擁抱吧!”

然而不等他大笑,那只怪物在陽光下已經展露出自己的完整樣貌。

“哈!哈,哈……”白覺的臉上笑容漸漸消失,表情漸漸恐慌,最終臉色無法加載,一片空白。

媽耶!好大的蟲子啊!比白虎還高一個頭!

它的模樣的確是甲殼蟲,但模樣遠比甲殼蟲要猙獰,一共有六肢,前肢酷似鐮刃,后肢粗壯且有力,讓它可以一跳跳十多米距離,不論是追趕還是逃竄都非常容易。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