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日本后我擼工口文的日常

點擊:
無職業的死宅能做些什么? 想要憑借腦洞改變整個輕小說業界的進程?還是利用文字的魅力成為后宮之主?!

正文:

“真羨慕有錢人啊,能坐著飛機在天上飛。”

被低空飛行的客機所吵醒,從高中畢業開始就成為米蟲的我只能像這樣無所事事地坐在公園樹蔭下午睡。

現年36歲,無固定職業,高中輟學的我手頭連高中畢業的證書都沒有,是個完完全全的失敗者。

一覺醒來的時候,驚訝地發現自己似乎穿越到了一名名為四方明也的陌生少年的身體之中。

得到了這副身體的同時,還繼承了這名不良輟學者的記憶。

“年輕的流浪漢先生,請打起精神來!”

穿著水手服的女孩似乎把一星期沒剃胡子且穿著邋遢的我當成了流浪漢,在我面前放了半塊喂鴿子喂剩下的面包之后就跑開了。

剛剛那女孩的笑容好可愛......除了裙擺長了點以外簡直無可挑剔,但走在她身邊的那個小白臉特別礙眼。

不過別的女孩如何如何都跟我這種社會的失敗者沒有什么關系就是了......

“哎......打起精神來么......話說現在居然還有裙擺拉得這么長的高中制服么?”

周圍的一切對我來說都非常陌生,陌生到......等等,我對這個公園的出入口似乎有點印象,這里好像是自己很久以前居住過的地方?

“這特么是哪里啊臥槽?!”

不自覺的嚎叫聲嚇跑了鴿子,也吸引了周圍路人的視線。

不知所措的我告訴自己迷路的時候必須先冷靜下來,無法抗拒本能的我啃了兩口面包墊肚子,接著撿起了一張被風吹落到地面的報紙。

不論從哪一個角度看,這張嶄新的報紙上用的都是標準日本語,標題旁邊的日期顯示的是西歷2000年。

路邊的積水倒映出的也是一副不到二十歲年輕人的模樣......

反復確認自己是否產生幻覺的我捏著報紙沿著陌生街道走了近百米,沿途詢問的所有人都告訴我今年是平成十二年。

看樣子,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四方明也生活的地方。

對于這副身體來說這里是故鄉,但對于自己的精神來說卻是非常陌生的異鄉。

大概了解現況之后,身無分文的我忽然有一種跑回公園把面包撿起來啃完的原始沖動。

小時候的我曾經在日本住過一段時間,對這個時代的日本也稍有些概念,但回到中國之后就再也沒有來過了。

日籍的母親拋棄了我和父親之后,現在的我在日本根本就是舉目無親。

雖然人生早已經迷茫的自己并不在意生活在什么樣的時代,但擺在我眼前的金錢問題是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跨過的坎。

沒有任何生存技能的我除了對未來世界的大體走向有所了解以外,找不到任何賺錢的可能性。

對于股票一無所知,買入今后會漲價的黃金也需要先擁有資本,就算賣了外套買張賭馬票......可鬼才知道全都長得一模一樣的馬臉到底誰會贏?!

難道說......我連社畜都沒有體驗過就先被這個世界所拋棄了么?

各種可能被自己否定之后,一股絕望涌上心頭。

平時喜歡在文字中逃避現實的我居然在不經意間看起了先前握在手中的報紙。

對著報紙背面巨大的“三百萬元征稿!!”微微一笑,抱著看土豪熱鬧的心情讀完了征稿條件。

征稿的要求幾乎沒有,負責審核的是出版社的編輯,面向的讀者群體是年輕人......

我記得這個時間點,好像日本的輕小說還沒有完全跟動畫產業掛上鉤,各種小說所用的題材相對都還很局限,而且自己老家那邊的網絡文學在這個基本上沒通網的年代也不可能興起。

我曾經看見過類似展開的穿越小說,其中不乏也有靠模仿名家名作而成名的劇情展開。

正好現在很多人氣的作者和出道名作在這個時候連份大綱都還留在腦子里......這莫非意味著.....

“......三,三百萬!!!”

不,不對。

三百萬只是個開始,只要模仿著夏洛x煩惱男主角的模式來上一遍的話......?!

不知道自己喜歡的國產網文在這個時代的日本是不是能有所受眾,為了穩妥起見,我將自己模仿的目標放在了自己相對熟悉且人氣又高的《日x校園》上。

先用《日x校園》的福利模式走上一遍,讓看客們都沉浸在對男主后宮做大的羨慕與向往之中,等到全體出場角色都淪落為男主角的肉體情人之后再來一發驚世駭俗的柴刀結局......

在這個網絡時代還沒有完全制霸的時代,用福利向的戀愛作品吸引看客,最后再以結局的翻轉作為自己最大的賣點,告訴所有的看客,這不僅僅是一部娛樂向的小說,同時還是一篇極具里程碑意義的“教育文”!?

“哈......哈哈哈哈,三百萬三百萬這可是三百萬啊哈哈哈!!”

太過興奮的心情激發了我歡呼的本能,完全不在意周圍其他人的眼光。

“媽媽......三百萬是多少?”

剛好路過周圍的小孩拉著自己母親的袖子發出疑問。

“是你父親一星期的薪水喔~”

順便傳入我耳中的回答讓我很是心痛,就好像全世界除了我以外都是有錢人一樣。

“可是那位叔叔好像很激動呢......”

“噓~~小聲點,畢竟對那種廢柴來說可能是一輩子都賺不到的數額。”0去死啊,萬惡的資產階級!!!等我出名之后一定要用一疊的福澤諭吉抽爛那個勢利眼老太婆的臉!!

用口袋僅剩的棒棒糖從小蘿莉書包內騙來的寫作紙和圓珠筆后就直接走進全天營業的便利店,開始了自己徹夜的二次創作(chao xi)。

按照記憶中的樣子將模仿對象的文字內容盡可能地還原,順便還把被很多人詬病的細節部分進行了少許修改。

抱著勢必拿下三百萬將近的信念,沉浸在書寫自己喜歡的作品的世界之中。

放空除了劇情以外多余的心思,將自己腦內儲存的劇情重新梳理。

將自己在品味小說時候的感覺重現,以便創造出那身臨其境的代入感。

那份在心中逐漸萌芽后膨脹的劇情渴望和不斷涌出的劇情展開都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書寫時機,按捺住自己回味作品時候的興奮一字一句地書復原自己所喜歡的作品。

此刻文字所能展現出的劇情內容,即是我記憶與熱愛的凝聚。

抱著如同傳教士一般給其他人安利自己喜歡的作品時候所特有的情懷,通過自己的雙手將自己喜愛的故事展現給他人,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0


筆珠在紙上來回舞動時發出的摩擦聲在我并不是所謂的噪音,而是能夠轉變為我靈感來源的天籟之音。

高中時代沒有好好體驗過的戀愛生活,只能借助于描繪他人的故事重新彌補這份遺憾。

二次創作的整個過程就如同再看一遍原作,等到自己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跳過了黃昏的天空已經是第二次呈現蒙蒙亮的景觀。

整理文稿時候的聲響吵醒了打盹的店員,牢記住廣告地址的我跑出了便利店,飛奔的速度簡直像個早起晨練的nba球員一樣對著朝陽......摔了一跤。

費勁千辛萬苦總算來到地址上所描述的編輯部,結果因為還沒有到上班時間,僅僅只見到了一名肚皮有些發福的中年保安。

「請問,能讓我在這里坐會兒么?」

保安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過于嚴肅,不過奔波了一路的我現在就想找個能坐的地方。

「坐吧,請問你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么?」

「想投稿......不過好像來早了。」

搶了屬于保安的位置,我一屁股就占領了一半的長條凳。

「現在都是郵件投稿,親自上門的真是少見。」

「那可不行啊,我這寶貝萬一要是被郵遞員弄丟了怎么辦。而且像這種廣告本來就非常可疑的出版社,天知道會不會為了省稿費而剽竊我的作品,就算真的收下了還很有可能以各種理由扣押我的獎金!!」

其實只是因為付不起郵費才親自跑一趟這樣的理由無論如何都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啊......

「這么不信任出版社,我看你還是回去吧?」

「我這人就喜歡挑戰權威,尤其喜歡逆流而上。不管出版社里頭都是些什么樣的妖魔鬼怪,我都要用自己的文字讓他們明白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輕小說!」

不知不覺就把自己腦內的幻想展現給了這名素不相識的保安大叔,剛寫出自己心目中的大作總是會有一種想要找人炫耀的沖動,而這名看似疲憊的保安正好充當了我所需要的路人角色。

「這樣啊......小說,給我看看吧?」

保安大叔用有些無奈的表情看了看我,果然境界上有所差距,對方還是沒辦法理解我的偉大目標。

「保安大叔你也喜歡看小說啊?雖然很想把自己的作品介紹給你,但是現在不行,這東西可是價值三百萬的寶貝!!」

像個極力贊美自己女兒的大叔一樣,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的笑容有些惡心。

「保......保安?」

保安推了推眼鏡,心情似乎有些不太好?

「抱歉抱歉,不小心戳到你的痛處了。我能理解的,干保安這行的確很辛苦啊,每天都要值夜班,不小心遲到打瞌睡還要被扣工資扣獎金什么的,不過能在小說編輯部旁邊干活也挺不錯的吧?能見到很多名家,說不定連田中芳x、東野圭x他們的簽名也能要到吧!?就算沒要到也沒關系,我現在就能送你個我自己的親筆絕贊簽名,等我成名之后會變得非常值錢,現在先好好收藏著吧!!」

當作練筆,模仿著簽售會上的那些大佬作家,笑嘻嘻地塞了一張自己丑陋的簽名遞給保安。

雖然皺著眉頭的他現在還不理解這張簽名里頭蘊含的價值,不過等我出名以后他一定會后悔的。

「這是我的名片,我倒要看看你口中的三百萬,到底值不值三百元。」

表情冷到冰點的保安隨手將我的簽名揉成廢紙并遞給了我一張名片。

帶著好奇瞄了一眼名片上的內容,如果我沒認錯的話,對方遞給我的名片上赫然印著主編的稱謂。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