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我的二次元禽獸人生

點擊:
楔子

吾妹登基日

“皇者,大也,言其煌煌盛美。帝者,德象天地,言其能行天道,舉措審諦。”

“孤今日上皇下帝,正式登基,以后你就是寡人的皇兄了,正冊封你為左賢王,你可有意見?”

正在喝著牛奶的郭煌,聞言一口噴了出去,牛奶濺射在妹妹臉上,頓時剛登基的女王龍顏大怒,一招回旋高位踢施展,把郭煌從沙發上踢得翻滾落在地上。

“少女,好腿法。”

郭煌仿佛聽到了莫名的旁白吐槽,然后兩眼呆愣的看著天花板,下一刻女王帶著駭人的氣勢走了上前道:“皇兄,你莫非不滿朕的登基,想要造反?雖然本朝皇子不多,我們感情還好,可是最是無情帝王家,如果你真的不臣服朕的話,朕只能揮淚斬皇兄了。”

“不要斬啊!”

郭煌總算回過神來,道:“我的一模多哦,終于也感染了中二病毒了嗎?真是可怕啊,這么強悍的體質也中毒了,人類已經無法阻止中二病的蔓延了。啊唔。”

話沒有說完就被暴君妹子一腳踩在肚子上,感覺喝下的牛奶要再次吐出來了,登基的新煌用冰冷無情的目光看著他道:“朕最后在問一次,是否臣服朕?”

“投降!恭賀吾皇榮登大寶,文成武德,鳥生魚湯成為一代圣皇。”

剛登基的暴君神色緩和了不少道:“雖然剛才你冒犯圣顏,乃是大不敬之罪,不夠朕登基之日,大赦天下,就饒了你吧。”

“謝主隆恩!”

好漢不吃眼前虧,郭煌很快就適應了自己的新角色,化為了‘左賢王’的身份。

“起來吧,朕正好有任務交給你去辦,雖然國小民寡,可是登基仍然是大事,當通知友邦人士,這些傳單你拿去發放。”

暴君拿著一疊傳單低頭遞給在地上的郭煌,通過意外的發現通過這個角度,12歲的蘿莉妹子,竟然看起來也蠻有料的,至少能看到那道溝了。

他連忙結果傳單,只見上面寫著;奉天承運,朕以沖齡,統承鴻業,仰承父恩,殷勤教誨,巨細無遺。迨親政后,振奮圖強,敬報父恩。爾等百官,文武皆賢,股肱之臣,贊予重用,光昭舊緒,愈茂新猷。

“好繞口!而且這東西發出去,我的一生都完蛋了。”

郭煌有些抗拒,暴君妹子冷道:“朕第一道旨意你就敢抗旨,那要你何用?”

“陛下息怒,我這就去辦。”

“要自稱為臣,這些禮節都要朕來親自教導你嗎?”

“是,為臣這就去辦。”

“準了,速去速回。”

“渣。”

“疑?小煌,你怎么在發傳單了,難道你在打工外快?”

“不是啊,嗚嗚,黃阿姨,這是我家妹子讓我出來發的,太丟臉了,不過請一定要手下一張,不成的話我要被她給打死了。”

“好可憐,竟然被妹妹欺負了,嗯,叫我姐姐的話我就收下你的一張吧。”

“……”

“那就算了。”

郭煌思考了幾分鐘,丟下了青年少婦在那里凌亂,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

終于完成了,累死哥了。

“好慢!皇兄,你的效率太低了,新皇登基,新國初立,如此多國家大事都要做,你竟然浪費了這么多時間?”

“陛下贖罪,為臣知錯了。”

“罷了,雖然無用卻好歹是朕的皇兄,快點去御膳房做午膳,朕餓了。”

“好的,嗯,不對,我不是左賢王嗎?為什么還要做御廚?”

“啰嗦!新皇登基,人心不穩,要是有人給朕下毒怎么辦?快點去做。”

“渣。”

叮咚咚。

門鈴聲想起了,郭煌不由奇怪道:“誰啊?”

“應該是朕的龍袍到了,你簽收吧。”

“龍袍?”

“龍袍,皇冠。朕吃完飯后,正好沐浴更衣。”

三十分鐘后,暴君妹子穿著金黃色的龍袍,帶著鍍金的皇冠霸氣的坐在沙發上,竟然真的有那么幾分霸氣和威嚴的道:“朕今天正式等級,文武百官,還不拜見?”

“拜見女皇陛下!”

郭煌雖然不爽,卻仍然被壓迫的跪下,男兒膝下有黃金啊,雖然是自家妹子,卻太傷人自尊了,這時候暴君妹子起來扶住了他道:“皇兄免禮,以后你就是左賢王了,你可以和朕平起平坐,雖然不是一字并并肩王,但是朕左邊的位置永遠為你留著。”

說道這里暴君妹子臉上浮現一團紅暈,低聲道:“也只有你。” 

第一卷 懵懂起源
第一章 粉褲皮褲

郭煌是一個偽宅,他喜歡各種動漫,美少女游戲,輕小說,各種動漫周邊,就連電腦中E盤男人用來打飛機那神秘禁區里面放的,也不是神秘武藤姐,蒼井老師,而是各種內番,什么是內番?咳,就是艷母,夜探病棟,鬼父什么的,可以說他瘋狂的愛著二次元的一切。

之所以加一個偽字是因為他沒有真正宅在家里,每天還的去上學,回來還要做家務照顧十三歲的妹妹,沒有辦法,父母在外地打工,而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這樣的長輩什么的很遺憾,都過世了,只能他自己辛苦了。

和往常一樣,郭煌睡眼朦朧的從床上起來,打了一個哈欠,頭發因為好久沒有整理亂蓬蓬的和鳥巢一樣,穿著拖鞋就象樓下走去,先給自己的‘二娃’放水,然后給妹妹做早餐,昨天重溫了一下一個經典動漫,因為有五十多級,看了半個通宵。

下樓來到玄關打開衛生間的門,忽然愣住了,睡眼惺忪的眼中入目的一條粉紅色的內褲,上面畫著可愛的酷比狗狗,一個長發及肩,左邊頭發上簡單的帶著一個粉色的發卡,她剛脫下自己的牛仔短褲,郭煌就闖了進來,一時間兩人大眼蹬小眼。

“對不起。”

郭煌蒙眼浪費逃竄,當然不忘記順手關上門,心噗噗的調的厲害,睡衣完全醒了,這不是因為剛才那香艷一幕帶來的心跳的悸動,而是害怕,剛才那個粉紅內褲的是他的妹妹,郭冪,對于郭煌來說簡直是個武則天一樣的存在,學習優秀,體育萬能,雖然只有十三歲身材看起來卻和十六歲的少女一樣,是個名副其實的天才,從各方面,在外人眼中是一個很有人氣的乖巧的美少女,在家里卻是名副其實的女暴君,而且悲劇的是她武力值強大,那一雙比嫩模的美腿,可是真正的擁有跆拳道黑帶的實力,郭煌曾經被踢過,那種痛苦絕對不想在嘗試。

過了一會兒后,郭冪從廁所出來,慢慢的走了過來,她的腳步很輕,猶如芭蕾一樣墊著腳,猶如貓抓捕獵物一樣無聲,郭煌能感受她的香氣慢慢接近,不由吞下口水,身體都在崩緊,怕待會兒那可以達到200公斤的恐怖腿勁踢在身上。

“皇兄,朕餓了。”

“啊?好,好,我去給你買早點。”

郭煌也來不及刷牙洗臉,逃也似的離開了家門,直到出了小區,這才松了一口氣,擦擦汗水道:“真奇怪,如果是以前碰到這樣的事情,我早就被踢飛了,上一次甚至被踢得昏迷了過去,這種香艷意外的‘殺必死’差點就真的死了啊,不對,這個小暴君今天這么好說話,太不正常了。”

郭煌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先放下這事情,就要去過馬路去買早點,忽然他聽到尖銳的破空聲,不由抬頭望去,下一刻一個鐵皮瓶子就掉了下來,砸到他的腦袋,大腦一陣暈眩,雙腿一軟坐在地上,好半天才回過神來,頭上感到有溫熱的液體滴落,他不由的用手一摸,頓時滿手血紅,竟然是他的血。

郭煌又驚又怒,抬頭看去,他所在的位置正好是一動高達三十層的電梯樓,以前就經常有人高空拋物,但是想不到今天自己這么倒霉,被砸的頭破血流。郭煌當真是覺得心中有一萬頭草泥馬踐踏過,撿起砸破自己頭的鐵瓶,就要往電梯樓上沖去,不過來到電梯走廊前,又泄氣了,他根本不知道是誰仍的,難不成要學習其他人把一棟樓的人都告上法庭?

“該死的,氣死我了。”

郭煌怒氣沖沖的離開了,他要去診所清洗包扎一下,卻沒有注意到他染血的手抓住的鐵瓶在不住的冒著黑色的氣息,最后黑色的鐵瓶碰的的一聲猶如玻璃一樣碎掉,最后消失不見,郭煌聽到異象,就看到自己手中的瓶子破碎了,接著一股黑色的火炎飄出,猶如電腦特效一樣圍繞著郭煌畫了一個圈,形成了一個復雜無比的陣法,最后四周的景色猶如被涂鴉一樣,郭煌眼前一黑,就發現自己在站在一塊聳立的巨巖石之上,硫磺的氣息,滾熱的空氣襲擊而來,他看到了自己這巨大巖石之柱之下竟然都是巖漿。

“這是啥?”

郭煌傻眼了,這時候一個聲音從虛空中傳來道;“你好。”

郭煌一愣,只見一個渾身繞著火炎的,前凸后翹的的女人憑空出現,懸浮在郭煌的面前,郭煌傻愣愣的道:“你好。”

“說出你的愿望吧。”

“什么?”

“我莉莉絲發過誓,誰能把我解救出來,我就實現他一個愿望,你想要什么,長生不死?無窮財富,或者說成為一國國王?”

“實驗我的愿望?你是?”

“我是萬魔之母,莉莉絲,我時間不多,說出你的愿望吧?超過了時間就當時你放棄了。”

“愿望?長生是壽,金錢是財,權利是祿,這些我都不需要,如果可以的話,請讓我擁有穿越真實和幻想世界的能力,讓我可以自由的返穿真實世界和二次元動漫世界。”

“如你所愿。”

看不清摸樣,只是聲音蘊含磁性,勾魂奪魄的火炎人形身上的火焰消散,路出一個穿著皮果奶鹿皮內褲的女子,一頭火紅色的頭發,猶如鮮血,但是卻不給人恐懼和邪惡,反而給人一種生命的感覺,就如血是生命的源泉一樣,她的身材火辣之極,但是面目仍然籠罩在一層迷霧當中,這惡魔母神走了上千,用猶如最完美白玉打造的柔荑,有些挑逗的放在郭煌的下顎,讓他和自己對視,縱然看不清面目,郭煌仍然有一種感覺,這個女魔神絕對美的難以想象,聞著那一股奇特的香氣,郭煌的心碰碰的跳起來,這次不是害怕,而是心動。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erciyuan/28569.html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