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心上人

點擊:
心上人的內容簡介……
富家子弟下農村,結果碰上了一個包藏賊心的腹黑型男 。
從悶騷暗戀到強取豪奪,他嘴里的癩蛤蟆,終于還是吃到了他這塊天鵝肉。
只因為他是他,默默愛戀的心上人,揣在他心口,熨帖他靈魂
心上人的關鍵字:心上人,公子歌,真實風

第1章 白馬王子

聲名:

本故事發生在一個虛構的世界。

這個世界有四個國家組成,依次是東國,西國,南國,北國,《心上人》發生在北國。

北國是版圖面積最大的國家,共有十三個省,我們的故事,發生在北國的北部某省,因為是架空,所以如有部分跟現實重合,純屬巧合,請勿深究,謝謝。

-------------------------------------------------

王語是個富二代,還是個官二代,所以王語是個地地道道的高干子弟。

王語的父親,是鄉下飛出來的金鳳凰,后來下海做生意,趁著北國開放的東風,一朝飛黃騰達,而后棄商從政,從此平步青云,成了該國秘江省的二把手。

王父就跟其他成功人士一樣,忙于事業,結果就疏忽了對王語的教育,而王媽媽又是個本本分分的家庭貴婦,每天除了和她那幾個小姐妹喝喝咖啡美美容,對王語更是不聞不問。

這不聞不問里頭,還摻雜了溺愛的成分在里面,為什么呢,因為王媽媽之所以成了王太太,還多虧了她的寶貝兒子。

王父結婚很早,不到二十歲就結婚了,對象是他們鄰村的,無論模樣性情都只能說是一般人。這樣的女人當然看不住日益發達的王父,終于有一天,王語他媽閃亮登場了,高挑的個兒,白白的皮膚,又嬌又媚的身段,很快就成了王父金屋里藏的一抹春色。

王家大房夫人,姑且叫她王大媽,那也不是好惹的,折騰了好一場,威逼利誘都用遍了。奈何男人變了心十頭牛也拉不回來了,王大媽氣的指著蒼天發詛咒:“你們這倆奸夫淫婦,我咒你們斷子絕孫!”

王大媽這詛咒震天響,聽的王媽媽背脊發涼。可是第二年,王媽媽的肚皮給她爭了一口氣,懷孕了,翌年給王家生了個傳香火的兒子,這就是王語。

王媽媽至此正式成了王太太,整天挎著小包去逛商場,慶賀自己上演了一出小三逆襲的好戲。

王語這名字起的頗有文藝范兒,和金庸筆下那博學多才的王語嫣,也就差了一個字。王父當年給他起這個名字,也是希望王語能學好,當個正正經經的讀書人。

可惜王語沒能如他爹的愿,可是這人就會當兩面人,靠著一張嘴哄得他爹娘哈哈笑,一晃二十多年過去,長成了省城有名兒的公子哥兒。

王語整天跟著一群狐朋狗友混,雖然不是里頭最壞的,可是也夠叫人頭疼,抽煙喝酒打架泡美眉,沒一樣不會的。

可是王語在他爹娘眼里頭,卻是另一個樣子。王媽媽作為什么都不干的家庭主婦,年輕的時候也沒少在王語的身上花心思,彈鋼琴學畫畫,官家子弟該會的不該會的,王媽媽都會讓王語學,而且王語寫的一手好看的毛筆字,連王父看了都嘖嘖稱贊。

在王語他爹媽眼里,自己的兒子帥氣懂事,那是書香門第的子孫,渾身上下透著陽光的書卷氣。

王媽媽對此非常滿意,因為她那幾個小姐妹里頭,孩子不學好的一大把,誰家的兒子闖禍了搞大了人家女孩的肚子,誰家的女兒年紀輕輕就早戀了,找了個一窮二白的窮小子,這些煩惱,王媽媽都沒有。

她抹著手指甲,嘆口氣說:“現在的孩子怎么都這樣,還是我們家王語,多讓人省心。”

所以白馬王子什么樣他就怎么長的王語,是他媽那幾個小姐妹都瞄準的準女婿人選,三天兩頭帶著自家閨女來找機會。

就是因為自己眼中的寶貝兒子是個好孩子,所以當王語這個案子爆出來的時候,王父王母都非常吃驚。

這個案子在省城轟動一時,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負責本案的警官認出了王語的來頭,王語的身份被保護了起來,不然的話憑著現代人的仇富心理,王語必死無疑。

這個案子說起來性質非常惡劣,一群官二代威逼利誘,強迫了一個女孩子,把那女孩都快折磨瘋了,或者說,那女孩子是被嚇瘋了,精神一直不正常。但是那女孩子家雖然不像王語他們這群年輕人大富大貴,但也不是一般的人家,她父親大小也是個官,于是一紙訴狀,把王語他們這群哥們全都告了。

王父氣的差點心臟病復發,就通過電話問了王語一句話:“你參與沒有?”

王語回答的斬釘截鐵:“沒有。”

于是王語第二天就被放出來了,但是當時的輿論已經嗅到了他的身份,省城是不能呆了,去哪?

送出國,王語不愿意,他媽也舍不得,說國外無依無靠的,王語從小沒出過遠門,一個人在國外怎么生活?

王媽媽的意思,還是找個知根知底的人,過去投靠一陣,避過了這個風頭再說。

想來想去,想到了王父的原配老婆,在鄉下的張素芹。

第2章  下鄉

張素芹跟王媽媽,當初那真是有你沒我,誰看誰都臉紅脖子粗的關系。王媽媽剛入正宮那兩年,在兩個人面前根本就不敢提對方的名字,誰聽到誰眼紅。

不過她們倆這劍拔弩張的關系,后來卻有了改善,這倒還多虧了下一輩的關系。

張素芹早年就生了一個女兒,叫王麗,比王語大六歲。王麗看事情看的比她媽透徹,反正她爹娘都已經離婚了,說什么都沒用,倒是她,以后上學工作,還少不了王父幫忙。

所以盡管一開始的那幾年張素芹壓根不準王麗提王父的名字,也不準她叫爸爸,可是王麗還是偷偷地跟他親爹聯系。再后來就有人勸張素芹了:“你說你這不準自己閨女認她干爹,這不是犯糊涂么?這血緣擺在這兒,能斷的了根?再說了,你把自己的老公給了別人不算,難道把自己孩子的父親也都拱手讓給別人?那才是真傻呢,到頭來,你不是什么都沒落著?!”

張素芹一想,還真有道理,她這邊跟王父撇得一干二凈,受益的是誰?還不是那個狐貍精?!

于是張素芹就松了口,開始讓王麗跟她親生父親聯系,這么一來,兩家的關系反倒緩和了。王父雖然發達了,可也不是忘本的人,每年都會回老家探親,看看他們王家的親人。張素芹母女倆的生活費,從來沒少給。

只是這倆女人,依舊勢同水火,彼此誰都容不下。張素芹恨王媽媽奪了她的位子,王媽媽也恨,她恨什么?她恨張素芹野心不死:“你說你們倆離婚,都是我挑撥的?你們倆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沒有我也有別的女人,她一個農村婦女,我不跟她一般見識!”

王父就說:“既然你不跟她一般見識,還生什么氣?”

“我怎么不氣,你說,你們倆離婚的時候,她多大年紀?不也就三十多歲,長的又不賴,怎么這些年就沒再組織家庭?!整天說等你等你,生怕別人不知道她一腔癡情!你看我跟你回老家,你們家里人都怎么看我的,還不是都把我當狐貍精看,為什么,還不是因為她整天敗壞我名聲!”

王媽媽是個厲害人,說到這也不由得紅了眼眶,似乎委屈的厲害,王父無奈,只得好言安慰。

王媽媽對張素芹一家人沒什么好印象,可是王語卻不一樣,他每年跟著他爹回鄉下探親,都覺得像是在旅游,鄉下什么他看著都稀罕。最重要的是,他是王父的寶貝兒子,那就是鄉下那一大家子的寶貝疙瘩,人人敬他愛他,他是有文化知禮儀的貴公子王少。

這情形一直持續到十七八歲的時候,人大了,看著鄉下那些東西也就不覺得新鮮了,王語就懶得再去,相比去鄉下那種窮地方,他更喜歡跟著一群哥們去泡酒吧。

可是現在禍到臨頭,他不得不再往鄉下走一趟。

王父的老家在山區跟平原的交界地帶,丘陵特別多。這兩年社會發展比較快,村里也通了公路。王父還是不得空,讓司機小李送的王語,王語透過車窗往外頭看,只看到連綿起伏的山巒,在暮色的籠罩下泛著霧色的紫。

第3章  推車

他們要去的鄉村,名叫大楊村,開車過去,最少也得十幾個小時,正好一夜的路程。司機小李說:“聽說那兒最近一直下雨,新聞聯播都在播呢,不知道路上還能不能走。”

結果事實被小李一語成讖,眼瞅著就快到大楊村,路上遇見了塌方,車子被困在半路上了。小李下去看了看,頂著濕透的衣服說:“不行,過不去了,前頭還有兩輛車停著呢,我問了那兩個司機,都說可能得繞道了。”

“得繞多遠?”王語開口問。

“也不遠,倒回去一點,咱們走土路,在那邊。”小李說著指了指遠處的一片原野,王語揮揮手:“趕緊走。”

沒想到鄉下小路下了雨更難走,全都坑坑洼洼的都是積水,車身被濺濕了,像是從泥地里滾出來的一樣。王語躺在后座上,車子一上一下奔波在泥窩地里,倒是挺舒坦。只是這舒坦沒持續幾分鐘,車子忽然停了下來,王語聽見打滑聲睜開了眼睛,小李抹了把額頭上的汗說:“不好,陷在泥窩里了!”

后車輪打轉濺起一潑又一潑泥水,車子卻越陷越深,小李打開車門一看,好家伙,車子竟然陷在水潭里了,前后都是泥水,連個下腳的空兒都沒有。

眼看著就能看見大楊村的移動信號塔了,居然到了家門進不了。王語看了看自己嶄新的皮鞋,到底沒舍得下車,就給老家人打了一個電話,說了說情況。

對方電話里一陣喧囂,好像有不少人在場,也不知道在說些什么,外頭雨下的正大,王語隔著窗戶往外看,只看到剛亮起來的天空水沉水沉的,這一場雨也不知道能下到什么時候。過了一會兒電話里他那個不知道哪門子的大爺說:“這樣,我讓他們過去接接你。”

王語掛了電話,小李問他:“他們怎么說?”

“老家過來人接了,咱們在這兒等會兒。”

結果他們這一等,就等了將近一個小時,整條路上,就只剩下他們這一輛車,嘩嘩啦啦的雨珠一個勁地往下落,路上的積水越來越深,天色已經越來越亮,王語把外套一脫頂在頭上,打開車門就走了出去,小李著急地問:“王少,你去哪?”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