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末世

點擊:
重生回到過去,可是末世終將來臨。
·重燃對劍三的熱愛,決定再開一篇劍三系統文
·不出意外是三人小隊都帶系統,受(花哥)×1,攻(琴爹)×1,御姐(霸刀)×1,受重生
·非典型末世文,會有空間副本模式
·沒玩過劍三完全不影響閱讀,就是一帶游戲系統穿越文
·老規矩,金手指,蘇爽。
內容標簽: 強強 末世 無限流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顧程 ┃ 配角:趙衍之,趙挽之 ┃ 其它:劍三系統,穿越,打怪升級,快穿

第1章 重生

顧程推開了這家中式快餐店的門,里面的人齊刷刷朝他看來,不少女孩子悄悄紅了臉。

這樣俊美優雅的男人,可是太少見了。

尤其他的一雙眼睛,朝人看去的時候,會讓人忍不住想要溺死在那春風一般的溫柔里。

連漫不經心的姿態,都能帶著一種難言的誘惑。

他穿著黑色為主色優雅繁復的古裝,披風垂下的半透明紫色紋極其精致。

在游戲里,這套外裝建模出來之后,是有些被嫌棄的,不過因為他是萬花,反正也不差這點錢,就買了。

想不到現實里穿起來,無一處不精美絕倫。

畢竟是數據產物,到底不一樣。

快餐店對面的體育館里今天有漫展,所以這附近的飯店全部都人滿為患。現在室內多的是奇裝異服的年輕男女,所以這個黑色長發披肩穿著古裝的男人,除了長得太好之外,并不顯得怪異。

只是有人在竊竊私語地討論,疑惑他cos的是哪個游戲或者動漫里的人物。

是的,這個世界,并沒有他玩的那個游戲。

顧程在窗邊的桌旁坐了下來,之前眾人就一直在偷眼往那邊瞧,現在見他們是一起的,真是半點不意外。

因為那兩個人也長得好,而且穿的是風格一致的古裝。

一個容貌俊雅絕倫,白衣黑發,那柔緞披風灰中泛青,上繡鶴影栩栩如生。表情再如何冷若冰霜,剛才短短十分鐘內,想來搭訕的人就超過了一只手的數目。高嶺之花的勾人,也是一種很難抵御的誘惑。

另一個卻是個女人,長得眉眼絕麗明媚勝過舞臺上艷光四射的明星,一雙長腿交疊著,白紫色為主調的古裝和雪色柔軟的皮草令她看上去既雍容又帶著幾分凌厲冷意。

看到顧程落座,女人挑起眉,“弄到錢了?”

“簡單,”顧程露出溫柔的微笑,“在外面碰見一個女孩兒,和她說我的手機錢包都被偷了,問她借了一百塊錢。”至于她塞過來的那張和百元大鈔一起的寫著電話號碼和微信號的小紙條已經被他丟在了門口的垃圾桶里。

“……問她借她就借了?”

“嗯。”他漫不經心地說,“長得好總是占便宜的。”

換成一個容貌普通的人,怕是分分鐘被當成騙子。

可是這會兒的顧程,最開始看到鏡子里自己的臉都要失神一下,更何況其他人。

美顏盛世的殺傷力。

“時間不多,需要早做打算。”高嶺之花先生開口了。

顧程垂著眼瞼,掩飾眸中復雜的神色,說實話,發現自己重生回來之后,他最不知道該怎樣面對的,就是眼前這位。

趙衍之。

游戲里他是顧程的徒弟,“師父、師父”地叫了幾年,因為趙衍之的聲音低沉性感,是標準的男神音,又操作強悍,幫派里的妹子個個把他奉為男神。事實上現實里的趙衍之也當得起男神這個頭銜,國內最好的醫科大學大三的學生,還是高大英俊的校草,除了性格冷了一些,幾乎沒什么缺點。

這個徒弟,是顧程半路撿來的,他一路勞心勞力帶他升級教他打本跟他戰場,照理應該很熟了,但是這人……一直都是淡淡的。

在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前,顧程都不知道,趙衍之的家和他家在一個小區。

至于旁邊這位霸氣側漏的御姐,是趙衍之的堂姐趙挽之,十一假期,趙衍之在家,趙挽之考完司法考試,到他家借住幾天,哪知道這一住就住出了事。

意外發生的那天,他們三個都在玩游戲,巧的是還在同一個小區前后樓,醒過來的時候,面面相覷花了點時間才認出了對方游戲里的模樣。

顧程的思緒飄了一下,畢竟是第二次了,這回他半點不慌張,也和面前的兩位小伙伴說了,他是重來一次。

既然連穿越都接受了,重生一把也沒什么,又不是沒看過那些穿越重生的小說。

更何況,他們是同一個世界來的,有一樣的系統,有一樣的秘密,是天然的盟友。

上輩子不管是怎樣艱難險惡的情況,趙衍之和趙挽之都一直堅定地站在他的身邊,他們三人互為犄角,從沒有背叛過,他們是最可靠的伙伴和戰友,顧程當然可以相信他們。

曾經他們以性命相交,顧程了解他們的品性,這一點不用懷疑。

唯一令他心情復雜的是……趙衍之。

顧程從來不知道他對自己是抱著那種心思的,如果不是穿越來這個世界,可能他永遠不會說。

怪不得這家伙老是對自己淡淡的,連身邊的朋友都為顧程抱不平,覺得這個徒弟有點兒白眼狼——趙衍之只是在保持距離,他不想越陷越深,也不想拉著顧程一起沉淪。

當時的顧程,還是個筆直筆直的直男。

至于現在,呵呵。

“還有多少時間?”趙挽之問。

這對堂姐弟的名字都有點古意,趙家是書香世家,家族里一水兒的老師教授文化界人士,名字取得當然有點講究。

顧程收回情緒,他們在游戲里都是熟人了,哪怕現實中幾乎沒見過面,也自然有種熟稔感。

“八個小時。”他看了一眼咖啡廳里的掛鐘,給出了一個準確的數字。

趙衍之若有所思,“八個小時后,應該是晚上十一點了。”

“嗯。”顧程不看他。

趙衍之不著痕跡的打量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趙挽之喝掉最后一口湯,看向窗外的目光有些茫然。

再怎么堅強自立,她也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明明外面的街道和她熟悉的世界沒有什么不同,再怎么看也和她原來所在的城市差不多模樣。可是她已經親自確認過,這個世上沒有她的學校她的家,她趙挽之這個人。

和父母離婚各自再婚的趙衍之不一樣,趙挽之家庭幸福,父母雖然有些偏心弟弟,卻也沒有太過分,她本人成績優異性格獨立,司法考試不出意外是一定能過的,正是前程大好的時候,偏偏來了這么一出。

不過,趙挽之也不是拖泥帶水的人,很快就鎮定下來,“這附近有沒有大型超市?”

“有。”顧程早就打聽好了,“就在這里走路大概十來分鐘的地方,綜合性超市,什么都有賣。”

他們三個都有游戲背包,能裝下的東西不少,而且,也需要找一些合適的衣服。

災難來臨之后,所有的物資都會變得無比珍貴。

和正常情況下的末世不大一樣,這個世界的末世是很可怕的,可怕到如果不是有那么一棵神奇的樹,大概這世上所有的幸存者都會慢慢活生生餓死。

用那張借來的一百塊付了賬,他們填飽了肚子,并沒有多少在附近逛逛的心思,多的是人想過來和他們合影,弄得趙衍之明顯有些不耐煩了,但他們這樣的穿著,并不適合到其他地方去,到這里來還是顧程提議,他們蹭了一輛私家車過來的。

好不容易消磨了幾個小時,才往綜合性超市那邊走去。

已經臨近關門,超市里已經幾乎沒有什么人了。

“需要找到監控室。”顧程說。

趙挽之點點頭,“分開找吧。”

“嗯。”

顧程看了看不遠處的WC標志,“我先去一下衛生間。”

“我也去。”趙衍之站了出來。

趙挽之擺擺手,先往一個方向找去。

顧程心中隱約覺得有點別扭,又覺得自己多半是想多了。

這個時候,趙衍之還不至于做點什么。顧程不知道趙衍之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喜歡他的,難道是幫派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嗎?可是他那時候話里話外的意思,好像又不對。這家伙似乎是從一開始,聽到他的聲音漸漸就喜歡上了他。

……因為聲音和性格?

總覺得怪怪的。

不過顧程記得很清楚,一開始他們也就是隊友的關系,后來慢慢的,趙衍之才似乎下定了決心,而這人一旦做了決定,行動力簡直恐怖。

“師父。”背后的男人忽然喊,聲音中似乎帶著淡淡的慵懶的笑意。

顧程頭皮一麻,整個人都僵住了。

這稱呼這語調他都熟啊!一時間他差點以為趙衍之也是重生回來的!

男人的溫度接近,他在顧程的耳邊輕笑一聲,“師父是不是還有什么事瞞著我?”

顧程:“……”

他轉過來,走到顧程面前,那張清俊秀雅的面容在不算明亮的燈光下仿佛泛著淡淡的微光。

顧程咬住唇,抬起頭想說什么,卻看到趙衍之忽然靠近,在他的唇上輕輕碰了一下,一觸即分,根本算不上一個吻。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清淡的觸碰,趙衍之眼睛里像是爆開了一團星光。

“師父,你為什么不拒絕我呢?”我在吻你啊,而且,師父不是說過自己是直男嗎?

顧程神色平靜,半點沒有驚訝的模樣,“拒絕有用嗎?反正你會平沙。”

平沙落雁,長吟疊唱鴻鵠曲,共歲秋冥話江湖。長歌技能,控制目標角色并可施展其技能,持續時間足足有12秒。

這是顧程最討厭的技能,沒有之一。

一旦被平沙,自己的身體變得不是自己的,任由他控制,完完全全成為他的掌中物。

趙衍之的眼里心里全是笑意,他輕輕說,“果然如此。”

“果然什么?”

“我就覺得我自己肯定不會放過你。”

顧程:“……”

“師父,”他溫熱的呼吸拂過他的耳畔,“我好高興。”

眼見著高嶺之花化作了一汪春水,顧程皺了皺眉哼了一聲。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