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全世界都是神助攻

點擊:
求問:和天賦型占星師談戀愛是種什么體驗?

解:
如果你向他說謊。
“我知道你是騙我的^_^”——被立即拆穿。
如果你鬧別扭離家出走。
“我知道你會在這里”——被立即找到。
如果你超兇地大發脾氣“我真生氣了你走走走別來煩我”。
“我知道你喜歡這個,吶,送給你”——被立即戳中癢處安撫好。
西格妮:……
阿什:嗯嗯,你不說沒關系,我知道的,你喜歡我(/ω\)
西格妮:……就這種體驗。
超兇吸血鬼X天賦型選手占星師
幸運光環MAX,全世界都在神助攻。

【正經向】

在這片名為伊露芙的大地上,人們將所有種族劃分為兩類。
一類是他們自己,有巫師、劍士、普通人類。
一類是魔法材料,包括精靈、獸人、吸血鬼……
阿什是人類。
但也是最好的魔藥引子、施法材料。
本書又名→《魔法材料自救計劃》

敲黑板:

1)cp:西格妮X阿什
2)溫馨無虐1vs1,HE
內容標簽: 情有獨鐘 異世大陸 甜文 魔法幻情

第1章 石塔旁的阿什

盛夏的星空下,涼風吹來悠揚悅耳的曲調,簡單的音符一遍遍地重復著,有著冷泉般的潺潺流動和沁人心脾。

燈燭明亮的村莊里,高大帥氣的少年擁住了他心愛的姑娘,在樂音里跳著沒有章法,但歡快沉醉的舞步。

一曲盡了,守候在周圍的朋友涌上前去,口哨、尖叫、大笑……打破了先前沉浸在音符中的靜謐。

“奧布里,真有你小子的!”其中一人興奮地摟住今天的男主角,揉亂他精心打理的頭發,“我們村最美麗的姑娘是你的了!”

男主角——奧布里爽朗地笑著,親呢地將送上祝福的朋友依次抱過,然后頂著一頭雞窩似的短發,艱難地踮起腳,從熱情的人群中間探出頭,望向空地邊緣的陰影里。

那里還站著一個人,不細看的話很容易忽略過去。

“阿什!”奧布里舉起手臂揮了揮,抬高了自己聲音,以至于不被大家的歡呼聲壓下去,“今晚謝啦——”

他吼完,沒能看到對方的回應,就又被熱情的朋友們按住腦袋,往懷里摟去。

很快的,他便再次陷入少年人熱烈快活的氛圍中去了。

阿什是有回應的。

他捏了捏手里握得熱乎乎的口琴,舔了舔干澀的唇瓣,也抬起手向場中揮了揮,小聲說:“不客氣。”

但他離場中那么遠,角落里又這么暗,就算有人想注意他,也一定是看不清聽不見的。更別提現在,村里的少年少女們躁動著,起著哄,于是就更難察覺到他了。

阿什也不在意,他將老舊的木質口琴插進衣兜里,帶著幫助了朋友的喜悅,悄悄離開了熱鬧的空地。

他還有他自己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

在奧布里的拜托下,答應幫他伴奏表白,已經打亂了他日常的習慣。現在事情以很好的結局收尾了,他也可以繼續自己的日常了。

他腳步輕快地朝村外的高地走去。

快出村的時候,遇到了住在村落邊緣的德里克大叔,他是村里狩獵隊的前隊長,現任的守門人,一身強健的肌肉,高大粗獷,雖然喜歡喝酒,但阿什從來沒有見他醉過,是個很可靠的男人。

“德里克叔叔。”

阿什禮貌地問好。

“又不在村里住嗎?”德里克手里提著酒囊,左右晃蕩著,“聽說今晚奧布里那小子要跟莎安娜告白?”

“嗯。”

消息已經傳得這么遠了,連大人都有耳聞了嗎?奧布里還一直以為他的保密功夫做得很好。

阿什在心里輕輕笑了笑,補充說:“已經成功了。”

“奧布里那小子下手可真快。”德里克大笑,“莎安娜可是咱們村最美的姑娘!你們很多男孩子都喜歡她吧?”

阿什點頭。

“你也喜歡?”德里克促狹地沖他擠眼睛。

阿什繼續點頭。

德里克一副大驚失色的表情:“天吶,那阿什你今晚不是失戀了?”他殷切地將酒囊往阿什跟前遞了遞,“需要安慰嗎?叔叔可以陪你喝一整晚的。”

“不了。”阿什說,“沒有失戀。”

他喜歡莎安娜,喜歡奧布里,喜歡德里克叔叔,喜歡多谷村莊的所有人。

他自小出生在這里,父母因故早亡,是村里人的好心,讓他健康長大。

他安靜地想了想,簡單概括了自己現在的心情:“我很高興。”奧布里和莎安娜都是很好的人,一個愿意拉著他玩,一個會做好吃的小餅干送他,他們能在一起,他和場中那些歡呼的伙伴們一樣,為他們感到由衷的高興。

他抿著唇角笑起來,露出兩個淺淺的笑渦。

逗阿什真的沒法找到成就感的。德里克郁悶地咕噥一聲,反應一點兒都不有趣。

他嘆氣:“既然高興,怎么不和他們一起慶祝?”那些小崽子,今晚一定興奮得不會睡了。

阿什沒有回答,只把手背在身后,抬頭安靜地看著德里克,柔軟的茶色劉海下,一雙淺藍色的眼睛格外清澈,像陽光下淺淺的一灣水。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德里克受不了地舉手投降,“知道你趕著去石塔睡覺——真不知道那個光禿禿的石柱子有什么好的。比莎安娜還吸引你?”

阿什眨眨眼,誠實地點頭。

德里克:“……”

“怪不得萊娜婆婆說你要討到媳婦兒,除非老天幫忙。”他也恨鐵不成鋼,“多跟奧布里學學呀!今晚是多好的機會!”——因為伙伴的戀情而紛紛心生萌動的少年少女……讓他回憶起了自己的年輕時候,青澀、曖昧、躁動,一切都能水到渠成,多棒?

德里克大叔恨不得拎著他耳提面命,將追求技巧統統澆灌給他。

可當事人依舊一副水火不侵的安靜模樣,等德里克說完,也不反駁也不辯解,禮貌地揮了揮手:“德里克叔叔,時間不早了,我先過去了。”

“去吧去吧。”德里克無力,心道這必然是未來的一名大齡光棍了。

阿什完全不知道德里克叔叔對他未來的擔憂,他沒有拿燈籠,只借著璀璨星光的指引,緩緩爬上村外的一處高地。

高地上鋪著一層毛茸茸的綠色草芽,有一個成年男人那么高的石柱,呈塔型,所以常被多谷村的人叫做石塔。石塔旁搭建著一間結實的木屋,屋里空蕩蕩的,除了一張木床外,什么也沒有。

這本來也只是用來睡覺的地方。

阿什徑直走進去,在木床上躺下,全身的肌肉骨骼仿佛一下子放松了,他舒服地閉上了眼。

村里的人都知道,阿什喜歡石塔。

在阿什還是個拖著鼻涕的小家伙的時候,就常常往石塔那兒跑。如果要喊阿什到自己家吃飯,只要去石塔那兒找就行。

當同齡的男孩們貓嫌狗憎,鬧得村里雞飛狗跳的時候,阿什總能安安靜靜地在村外高地上呆一整天。

后來阿什長大了些,連晚上也喜歡到石塔下睡覺了。

奧布里這些伙伴們見他堅持,也不再勸他,反而齊心協力地在高地上為他搭建了一間簡易的屋子,讓他露宿郊外的環境好上一些。

——可雖然大家用行動支持了他,但其實仍舊不理解,石塔究竟有什么好?是怎樣吸引到阿什的?

石塔有什么好呢?

阿什躺在木床上,閉著眼,似是睡著進入了夢境,又似是清醒著脫離了自己的身軀。

他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廣袤無垠的空間,漆黑空間里,有無數交織錯落的光線,描繪出或立體的、或抽象的圖案,充滿了神秘、曼妙的美感。他看不明白這些線條與圖案,卻能在看的過程中,感覺到格外的舒暢。

仿佛身心都被洗滌了一次,沉疴盡去,無比輕松,無比悠然。

他曾試圖向不理解的大家說明這一點,但無論是誰,都無法在石塔旁感受到他所說的那一種,像是自由飛翔在天空之上的,空靈自在的感覺。

但好在,大家雖然不理解,卻一直尊重他的做法,哪怕他的行為看上去怪異極了,大家也只會幫他搭建木屋、在夏季送他驅蟲藥、在冬季幫他把屋子里鋪上暖暖的皮毛。

躺在凝聚了大家關愛與呵護的木屋里,思維進入光怪陸離的神奇世界,被無限拉伸、游離,再沒有比這更讓人滿足的事了。

可惜村里的大家都沒辦法體會這一點。

喜歡的東西無法分享給喜歡的人們,阿什多少有一些遺憾。

在這淺淺的遺憾中,他像是睡著了,又像是一直清醒著。

漫長的夜晚在他的概念中,短暫好似一瞬。

在清晨的陽光灑進屋內時,阿什戀戀不舍地離開了那個安寧悠遠、充滿無盡奧秘的空間,緩緩睜開了眼。

他從床上坐起,伸了個懶腰,精神飽滿,一身輕松。

好像把夢里的輕盈都帶到現實來了一樣。

他跳下床,輕快地蹦了蹦。接下來,他就得去村里的內森老師那里,作為藥劑學徒打下手了。

他從八歲開始,被內森藥劑師收作學徒。內森說他沉得下心,做事仔細,能做出很把穩的藥劑。如果不出意外,他以后會接替內森,成為村里的下一任藥劑師。

現在他就快滿十六,內森老師已經能放心地讓他為村民們配制各種治病療傷的藥劑了。

阿什回到村里的家,簡單洗漱,在附近買了早餐面包啃掉,就去了內森老師的家。

多谷村是個小村莊,也不興什么開店營業,像藥劑、點心、打鐵之類,都是在自家院落的小作坊。村民有什么需要,直接到家中拜訪就好。

阿什熟門熟路地走向內森老師的住處,本以為今天也會一如既往,但很快,他發現他要前進的方向上,多出了許多人——都是村里的人,匯聚在這條小路上。

熱切地討論著、說著話,讓本該清凈的早晨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  德里克(感慨):這必然是未來的一名大齡光棍了。

西格妮(冷笑):就像你一樣?

德里克(= =):扎心了老鐵……誒,等等,話說你誰啊?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