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閉嘴,你這假粉

點擊:
葉九月,平平無奇的大一新生。
沈謂行,一線流量。
莫名其妙地從一次意外YP,發展成了長期“合作”,每天都在氣死對方的邊緣試探。
沈謂行:我,沈謂行,開房。

葉九月:不信。
沈謂行:給你看臉。
葉九月:你可以整容啊。
沈謂行:給你看微博。
葉九月:你可以盜號啊。
沈謂行:給你看身份證。
葉九月:你可以辦假證啊。
沈謂行:我還可以掐死你。
沈謂行: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給你機會慢慢露出心機面目。
葉九月:媽呀,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睡到男神了,你敢想?
腦回路都很感人的攻和受,受表面慢吞吞小乖兔,實則肉食動物飆♂車族,隨緣睡偶像,心態是多一次賺一次,分分鐘結束也不虧,為此自戀的攻要把自己給暴躁死。
至于攻,他的思路清奇到能自己在腦補里面構建出另一個故事體系來。
輕松歡脫文,笑一笑就好~
1V1,HE
內容標簽: 都市情緣 歡喜冤家 娛樂圈 甜文

第1章

葉九月大一在讀,是無數大一新生中非常平平無奇的一員。

沈謂行是國內風頭最盛的流量小生領頭人——雖然年紀并不“小”,出道十年,今年二十六,已經經歷過紅-近乎消聲滅跡-翻紅-長紅,但外貌看起來非常能夠迷惑人,說是葉九月的同學都沒有違和感。

三個月前,如果有人說葉九月和沈謂行能發展出粉絲和明星之外的關系,葉九月會笑笑。如果有人說葉九月和沈謂行能發展成不清不楚的關系,葉九月會覺得這是新型詐騙。

葉九月從夢中醒來,沉默地看了會兒枕邊的沈謂行,咽了口唾沫。

沈謂行長得非常好,五官無一不像被精雕細琢過,并且比例非常好,瞧著特別像一個嬌生慣養大的貴少爺,并且這位少爺還長成了霸道總裁——但粉絲都知道,沈謂行從小就過得很貧苦,壓根沒享過福,之所以能夠長成這樣,大概是老天爺的補償。

葉九月看了好一會兒,顏狗本質,忍不住湊過去親了親。

沈謂行在睡夢中皺了皺眉頭。

他皺眉也很好看。

皺著眉頭睜開眼的樣子也好看。

剛睡醒時有點兒不耐煩地聲音含糊地說“熱死了別湊過來”的樣子——好看是好看,還是挺尷尬的。

不過,炮友嘛,也正常。

葉九月非常滿足了,畢竟知足常樂,擱三個月前他想都沒敢想這事,現在誰也沒吃虧,反正他不覺得自己吃虧。

葉九月低聲道歉,飛快地爬起來穿衣服去洗漱,然后到廚房準備早飯。

沈流量要保持體重,吃不了太多東西,但非常挑剔,既不想吃外賣,又嫌棄葉九月手藝差。

雖然葉九月確實是不太擅長廚藝。

沈謂行也睡不著了,躺在床上刷了會兒微博,挑了幾個有合作的藝人回復留言,帶了一波節奏,聽到葉九月催了,這才慢悠悠地起身。

葉九月做的飯菜極其平庸,和他這個人一樣,說好絕對算不上,說壞也算不上,平庸得扔進人群里面就不見了。

好幾次沈謂行回頭發現葉九月還真的不見了,給氣得夠嗆。什么毛病!走著走著就走丟了!

但這樣的關系還是保持了下來。

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是回味一下,第三次是忍不住還想回味一下。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沈謂行已經找人在葉九月學校附近租了套高級公寓,并且扔了一把鑰匙給葉九月,皺著眉頭說:“就住這吧,房租我給,每個月另給你——我回頭問問給多少合適。”

葉九月忙說:“沒事,不用給我錢。”

沈謂行心想,確實也算你占便宜。

后來還是幾個哥們兒知道了邊邊角角,嘲笑沈謂行包個學生連錢都不給是不是真落魄成這樣了要不要大家幫他進組一下,沈謂行才強行給葉九月轉賬,逼著葉九月接收了。

葉九月也沒有寧死不屈地拒收,見沈謂行堅持,有點為難地接收了,還補了一句:“那先放在我這,平時你過來我買東西都記了賬,盡量開了發票,年底統一對賬……”

神他媽記賬和開發票!神他媽年底統一對賬!

原來你給我買點東西還記賬的?!

你拿我沈謂行當什么?!

雖然沈謂行自己是第一次包人,但多少也見識過別人搞這事,就覺得葉九月真是思路清奇的一朵奇葩。

他想,自己這一定只是某種情結在作祟,否則有病才會和葉九月保持相對長期和頻繁的見面幾率。(見面當然就百分百等同于上床,不然在繁重的通告間還堅持打飛的見面干什么?吃飽了撐的?BY沈謂行)

畢竟是在這年紀,有正常且旺盛的生理需求,以前是沒合適人選——沈謂行有精神潔癖,并不想碰圈子里那些數不清滾過多少床單、有沒有病的人,對外又有明星包袱,怕被碰瓷,又怕碰上了糾纏不清的,怕影響聲譽,一來二去,處到了碰見葉九月。

對,就是處男情節。如果不是見鬼的跟葉九月滾了第一次,誰他媽會見鬼的想跟葉九月滾第一百次?!

沈謂行寧愿承認這一點,也不會承認別的。畢竟老話說得好,問題要從內部發現。

第一次屬于意外,隔天沈謂行就拉著葉九月去做體檢了——當時也沒打算長久發展,純屬心里膈應。

葉九月倒也沒脾氣,還挺自得其樂的,說正好混個體檢,又問能不能順便多查幾個項目?

沈謂行:“……”

沈謂行檢查完生殖健康就塞了一疊錢給葉九月,讓葉九月自己去做常規體檢。至于他自己當然是匆匆地離開了,省得被人發現。

檢查結果出來,當然沒有想象中的那些病。

沈謂行本以為事情到這就該結束了,但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怎么說呢,有點兒回味。

他覺得也不怪自己多心,葉九月雖然回答說這是第一次,但那表現并不像,否則自己也不會搞了一次就上癮了。

都是葉九月的錯。

雖然沈謂行也不知道第一次究竟應該是什么表現,但在想象中、在哥們兒的談笑中透露出來的,正常的第一次反應應該和死魚差不多,至少不會配合得那么好吧!

葉九月不僅扭得忒積極,甚至還dirty talk!

襯托得沈謂行覺得自己才像那條死魚,就很氣。

神他媽第一次!

有這么不矜持的第一次嗎?!

關鍵是葉九月平時看起來性格并不浪,瞧著還有點靦腆,所以對于他這一上床就浪到飛起的設定,沈謂行覺得真不是自己不愿意從善良的角度去信任人性。所以,強行拉著人去體檢也不算自己的責任吧,至少不全是自己的責任。

如果葉九月死魚一點,說不定自己也不會這么做。

——要是葉九月死魚一點,說不定自己也不會在這瞎回味。

所以全是葉九月的錯。

堅定地得出了這個結論的沈謂行,人已經出現在了機場,經紀人尚且在手機那頭殷殷地問他好不容易放兩天假不在家休息要去哪里。

去哪里?去單刀赴會。沈謂行冷笑。

沈謂行到了葉九月學校附近,打電話過去,葉九月一直沒接。

他堅持不懈地打,好不容易接通了,壓低聲音,惡狠狠地問:“喂!葉九月吧?”

“不管什么我都不買。”葉九月回答,“我也沒有兒子。”

啊?

葉九月就掛掉了電話。

媽的,上次就應該加個微信!沈謂行的不耐煩值已經飆升到百分之八十了,再次打過去。

又打了好幾次,葉九月才接了:“別給我打了好嗎?我沒錢,什么都買不起,我可以請你們把我的號碼從名單里劃掉嗎?”

“是不是葉九月?”沈謂行問。

葉九月:“不是。”

還好當時沈謂行是拿葉九月手機撥號給自己存的號碼,所以不存在存錯的情況,想了想,沈謂行說:“我是沈謂行。”

葉九月那邊沉默了一小會兒,警惕地說:“我不投資。”

沈謂行:“???”

葉九月又把手機給掛了。

沈謂行要被他氣死了,又打過去,趕在葉九月開口前飛快地報了第一次的酒店名字和房間號。

葉九月就陷入了長久的沉默當中。

沈謂行壓低聲音說:“出來。”

戴著帽子墨鏡和口罩的沈謂行在校門外等了好一會兒,才見著葉九月出來,悠閑悠哉的,一臉做作的無辜。

心里說不定怎么竊喜呢。沈謂行冷笑著想。

沈謂行見葉九月站在校門口茫然地左看右看,忍不住主動打過去:“你就不能給我打個電話問我位置嗎?”

葉九月恍然大悟:“啊,忘了。”

算了,如果是真智商有問題,說不定也算好事。沈謂行自暴自棄地想。

他起身去葉九月面前,把口罩拉低一點,低聲說:“去酒店。”

葉九月往后退了一小步,警惕地打量著他:“你是誰?”

“沈謂行!”

葉九月的眼神更警惕了:“你證明一下你的身份。”

沈謂行咬牙切齒地說:“這里這么多人,你讓我露臉?去酒店我給你看個夠。”

“那我不去。”葉九月十分具有安全意識,分分鐘腦補出器官走私和人口販賣的大戲。

沈謂行想了想,打開手機登錄微博,遞給葉九月看:“信了?”

葉九月想了想,慢悠悠地說:“你還能盜號啊。”

“……”

老子信了你的邪!

沈謂行憤怒地轉身就走,走出去十幾米,又匆匆地回來,左右看看,把葉九月拉到角落里面,摘了墨鏡和口罩給他看了十秒鐘,飛速地又戴回去,低聲問:“信了吧?”

葉九月認真地想了想:“你還能整容啊。”

沈謂行攥緊了拳,咬著牙說:“上回當面留了電話,你對照電話號碼還不行?我還順便把沈謂行的手機卡也偷了是吧?你拆開能賣多少錢我要做到這地步?我怎么不把沈謂行給賣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