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總裁致富路

點擊:
CP:久蠻 X 穆初桐
穆初桐:有情飲水一定不會飽!等我掙夠了錢,我……我還是一個子兒都不給你!
久蠻:像我這樣腎強的英雄過美人關,一口氣能過100關!

雷點預警:

①一個是小氣摳門的黑心蓮,一個是作惡多端的土霸王,三觀不正。
②邏輯死,劇情漏洞比較多,整個世界都是同性戀
③攻受不是處男,還很愛玩
④語言粗俗,臟話屎尿屁很多!
⑤主受視角,會描述他致富之路以及人生遇到的各種人,或許會讓讀者覺得配角搶戲

第一章 總裁致富路

C國,別稱3L國,3L——Law-less Land,不法之地。

穆初桐斷然想不到,在這么一個無法無天的地方做生意,居然還會被食品局查。

「你確定是食品局的人來了?」穆初桐跟經理確認。

「是的,總裁。」經理回答。

穆初桐暗道一聲糟糕:「C國食品局的官員,這個時間點不去嗨不去嫖,跑來查我?一定有問題!」

經理便茫茫然說:「也不一定啊,傍晚客人來鬧事,說是食物中毒了要求賠償,我跟他們解釋了。大約是他們舉報了,所以被查了。」

穆初桐聽了頭更痛了:「什么?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經理連忙解釋道:「每天大小事那么多,這點事情不用向總裁匯報了吧?橫豎我解釋過了,算是處理好了。」

穆初桐便問道:「那你是怎么解釋的?」

經理答道:「我說『這兒是荊幫罩的場子,給你屎你都得吃下去』!」

穆初桐瞠目結舌,心想,真不該請這個混慣黑幫的傻逼來當經理,但偏偏對方又是荊幫的人,他不能不給面子。但出了事,他當然生氣,便訓斥道:「什么,給人屎吃你都夠膽?顧客就是上帝,你真是翻天了!」

「什么上帝?」經理不以為然,「我不信那個,只信我們大佬!」

「行了,我去看看。」穆初桐讓人捎上大麻袋的錢,去場子看看能不能疏通疏通。

穆初桐匆匆趕到場地,卻見食品局的人已經查得差不多,一臉冷漠的,不肯受他的錢財,只說:「我們很廉潔的,你別搞那一套!」穆初桐聽了就知道大禍了,一定是這些人收了別人的錢來搞他的。

那個「別人」,不用說,一定是叔敬儀那個撲街王八蛋了。

叔敬儀和穆初桐,一個姓叔,一個姓穆,但卻共享一個老爹。穆初桐是個私生子,所以叔敬儀不樂意和他共享老爹,天天尋思著怎么禍害穆初桐。穆初桐這一個沒爹親沒娘疼的貨色,也是活該倒霉。

食品局的報告很快出來了,說他今晚供應的食品細菌超標,導致了客人食物中毒。穆初桐便想搬出荊幫來救命,不想對方說,食物中毒的客人是A國來的官員,有頭有臉的,而且本來就算肯私了,被那個經理罵了「去吃屎」,也是斷然也咽不下這口氣的。事關體面,食品局的人不能夠輕輕放過了。

但這也不是無計可施的,穆初桐能在這個沒天理的地方做這么多年生意,不可能沒靠山的。他一直巴結著「荊幫」,他還有「荊幫老大」久蠻的手機號碼——只是他輕易也不敢打過去騷擾大哥。現在是沒辦法了,他小心翼翼地給久蠻撥去了來電。

穆初桐敬小慎微地描述了事件后,便隔著電話問久蠻說:「這怎么辦?」

久蠻乍看是個五官周正的大帥哥,然而品味堪憂,折損顏值,平常都是大金鏈子戴著,黑色皮草穿著,大LOGO的皮帶上別著鑰匙圈,言語粗俗,實在十分辜負他的長相。但尚幸他也不靠臉吃飯。

此刻,久蠻大哥正坐在家里的黃金馬桶上看直播賽事,對此等小事非常不在乎:「什么怎么辦?食品局那邊的人都說過了,這是『外交事件』!我也幫不上忙啊。你就歇業吧!」

穆初桐聽見「歇業」兩個字,眼淚都差點掉下來了:「這是我出賣我的愛掙的本錢、靠著多年努力打拼才好不容易有點起色的事業啊!說沒了、就沒了,我得跳樓啊!」

久蠻大哥「嘖」的一聲:「那也是你自己管理不善啊,還大腸桿菌超標!四舍五入,你這是給人吃屎啊!」

「我這是被陷害的!」穆初桐咬牙切齒,「我有證據!」

久蠻大約知道了,是叔敬儀陷害穆初桐。然而,穆初桐是個什么東西,不入流的人罷了。叔敬儀是鄉紳氏族叔家的長子,正經的掌門人,久蠻哪里肯為了穆初桐來處置叔敬儀。久蠻便說:「什么證據?我不看!這兒是黑幫啊,我還聽你講道理?說出來別人會笑我娘炮的!」

穆初桐也料想得到,久蠻是不會為了這種小事為他出頭處置叔敬儀的。穆初桐提起這個事情,也就是為了拿點砝碼而已,只說:「我怎么消停?我都沒活路了!您知道,我這人不要面子、不要底線、啥也不要,就是要錢。但是這么珍貴的錢,都拿來孝敬您了!可見我對您是多么的敬愛啊!不僅是我敬愛您,還有我那不成器的公司里大大小小也有幾十名荊幫的人員,他們都特別敬愛您。要是因為這件事情,他們失業了,兒子餓死老婆跑路,這可怎么是好?我是沒關系,但是久蠻大哥您的威名呢?」

穆初桐說得聲淚俱下,嗚咽聲、抽泣聲聲聲入耳,久蠻聽得當場便秘。

于是久蠻站起身來,說:「行了,行了。我懂你的意思了。你啊,受委屈了。這事情我一定記著。」

穆初桐聽這話虛得要死,仗著打電話看不見表情狂翻白眼,但發出的聲音還是嗚咽凄慘的:「無論是誰,做出這種事情,分明就是不給您面子啊!」

「哎……」久蠻被穆初桐說得頭疼,便說,「行唄,我知道了,最近那個共享單車不是很火嗎?你也弄一個唄!」

穆初桐一怔:「我是做餐飲的……這個不會弄啊。」

「就弄這個!」久蠻說,「你弄好了,回頭我吩咐下面的馬仔,叫他們去收保護費的時候都騎你的單車啊!不用謝!」說完,久蠻就把電話掛了。

久蠻將電話一掛,就聽見外頭說:「久蠻大哥,叔敬儀那兒給您送美人來了。」

「誒,我看看,」久蠻立即將穆初桐的控告拋諸腦后,「什么美人呀,男的女的啊?有我美嗎?」

穆初桐自知無望。他當年交了個男朋友。男友家里是B國的豪門,他向家里出柜,男友父親震怒,找到了穆初桐,說給錢他,讓他離開。穆初桐什么人啊?當然是立即拿了錢就走啊!

于是,穆初桐很誠信地拿著錢從B國離開回到C國,開始了他的創業之路。一路上他也是非常艱辛啊,沒想到多年心血,付諸一炬!

現在他的公司要歇業了,他更要賠上天價罰款,真是要了人命!

穆初桐自知無望,也不干別的,招來了經理,問他:「久蠻之前很寵的那個小男生,現在是不是常去思彤巷那兒喝酒?」

經理卻苦笑說:「您還想走那個男生的路子去找久蠻大哥嗎?他現在已經失寵了,天天買醉呢!」

穆初桐但笑說:「那可怎么會?他之前得寵的時候還不放狗咬我呢!我要看醫生,他還笑,朝我的傷口撒尿,說算是消毒了。你看呀,這樣的『交情』,我怎么能夠找他求情?我傻的么?」

「那是,他還整天罵人打人的,橫行無忌,」經理不屑地說,「還好現在失寵了,不然得翻天了!」

久蠻那兒確實今天愛一個、明天愛一個的。今天,久蠻就抱著一個小妞兒,那妞兒盤整條順的,在旁邊嗑著瓜子兒。還有兩三個漂亮的女人和男人坐在一邊,聽著久蠻說話。

旁邊還有個新上位的保鏢,叫大壯的。大壯是新人,為了攀話,就說:「之前聽說了一件趣事啊。」

「什么趣事啊?」久蠻笑著問,「說來聽聽?」

大壯又說:「之前說叔敬儀勾搭了老七哥的男朋友,勾到了就甩了。老七哥那個小男友就哭死了,又回去找老七哥,老七哥說『浪子回頭吃屎吧』,將小男友踹走。那個小男友看不開去做鴨子了,就在咱們芙蓉莊的場子里。大家拿不準老七哥的意思,想叫這鴨子又都不敢叫。」

久蠻聽了,笑出聲來:「哈哈,這事兒我也聽說了。叔敬儀這人就是,別的都好說,這個愛勾二嫂的毛病不好。還好是個同性戀,他們叔家的嫂子們也算安全了。」

久蠻說完,啊哈哈大笑起來。幾個男寵、女寵的都不太理解到笑點,但也都跟著啊哈哈哈地笑起來,場面一度十分尷尬。久蠻笑完了,大家便也都停下來了。

過了一會兒,卻見一個小男寵被推搡進來,吵吵鬧鬧的。久蠻問怎么回事,卻說是他和叔敬儀勾搭上了,還有艷照為證。久蠻一聽,怒不可遏:「我*,這煞筆勾二嫂勾到老子頭上了!」

小男寵哭著大呼冤枉。

久蠻目若寒星,如今發怒,更添威勢。大壯在旁第一次見這個樣子,心想:「老大好帥啊!」

久蠻橫了大壯一眼,見他愣得更木頭一樣,更氣了,罵道:「還愣著看我干嘛!」

「啊?」大壯愣了愣。

久蠻說:「去,去找叔敬儀。打折他奶奶的腿!」

大壯一怔:「他奶奶?叔老太太年事已高……」

久蠻也一怔,半晌才回過神來:「你、你語文是不是不好啊?我是說……」久蠻說著,自己也覺得好笑,哈哈笑了兩聲,旁邊的人也趕緊跟著哈哈笑。久蠻便說:「你個傻子,那我叫你干、他奶奶的,難道你也干 、他奶奶?」

大壯聞言一陣糾結,只咬牙說:「老大說什么,我就干什么!」

「算了,不用你了。」久蠻揮手,「你去干這個賤貨吧。那么欠干!」

大壯聞言也是臉色忽變。但還是小男寵先反應過來,登時哭著跪下:「我這輩子只肯被久蠻大哥干啊!我跟那個姓叔的真的沒有那個關系啊!我是被陷害的!」

久蠻將艷照甩小男寵面上,說:「呸!你當我瞎呀!」說著,久蠻指著大壯說:「還不快干?」

大壯「噗通」跪下:「久蠻大哥,我、我可以干、他奶奶!但我干不了他啊!我、我是直男啊!」

久蠻聽了,反而笑了,又哈哈哈起來,旁邊的人也趕緊跟著哈哈哈。

最后,叔敬儀被打折了腿,小男寵被打了一頓趕出去。至于大壯,人不機警,話也聽不明白,可是久蠻覺得很好玩,反而得到了晉升,成為長期標配貼身侍衛。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