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小地主愛情記

點擊:
【胡言亂語版】從前有座山,山里有個小村莊,村里住著一個小地主,家有百畝田,過著小日子,
奈何家中無賢妻,寂寞如雪蛋蛋飄,幸得天賜一良緣,從此人生得圓滿……等等!!!
怎么不是賢妻是賢夫?!

【正常版】對于新世紀大好青年安寧來說,穿越異世,最幸運的是什么?
擁有現代知識?
有一手好廚藝,吃貨有口福?
家中有房有車有田,小子日有保證?
錯!
是擁有一個萬能如意的賢夫!

標簽:穿越
小地主愛情記的關鍵字:小地主愛情記,郁漠,穿越古代種田
小地主愛情記  第一卷  第一章 穿越

自古江南的夏季就是一個多雨的季節。淅淅瀝瀝的雨滴敲打在瓦片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雨水匯聚,從屋檐滴落水洼,濺起水滴,泛開一圈圈的漣漪。

安寧是聽著雨聲醒來的。

被風吹開的窗戶外,嫩綠的芭蕉葉被雨水打濕。安寧怔怔的望著那一片煙雨蒙蒙的世界,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雖然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一個月了,但是他還是期待著這不過是一場夢,夢醒來后,他依然是在自己那間小小的公寓里。

可惜,每天清晨待他清醒后,看到的都是這間古色古香的屋子。

掩去心中的失落和彷徨,安寧深深地吸了口氣,從被窩里爬出來。

雖說是夏天,雨水帶走了夏日的炎熱,帶來了清爽。安寧穿好衣服,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偌大的院子在雨霧中顯得朦朦朧朧,天空也是陰沉沉,冰涼的風帶著濕氣撲面而來。

安寧緊了緊衣領,朝廚房走去。

走過彎曲的回廊,剛要踏進小院子,安寧聽到了說話聲,下意識的放下了抬起的腳,傾身聆聽。

……

“劉媽,這是上個月的工錢。”略微蒼老的男聲,安寧聽出來他是這個宅子的老管家福伯。

稍微一想,安寧就明白與他說話的是來宅子里幫忙的劉媽,就住在宅子不遠的街上,每隔十天會過來打掃。

安寧正想再次抬腳走進院子,忽然聽到劉媽期期艾艾的問:“老齊,你別怪我多嘴……你這是要一直留在這里嗎?”

院子里頓時一片安靜,只能聽見雨水敲打著樹葉的細細響聲。

“前兩年你不是說想要回老家去嗎?現在這個家……哎,我建議你還是好好的琢磨琢磨吧。”

“多謝,我知道你是好意……只是,夫人將少爺交付給我,我不能把少爺一個人留在這個吃人的地方啊!”

安寧感覺到心口一陣揪痛,他用力拽緊胸口的衣衫,張開嘴來回喘了幾口氣,才慢慢好了。

他知道這個感覺是屬于身體原主人的,這一個月里,經常會莫名其妙的感覺到心口揪痛,呼吸困難,心中無法壓抑的悲傷。

轉過身,背靠著回廊的柱子,安寧好一會兒沒有動。

回想起這一個月前他還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那天和往常一樣的休假日,他買了食材煮了一桌好好地犒勞自己。鍋里燉著買回來的骨頭湯,他爬上床打算小睡一會兒醒來喝湯。

卻沒想到,這一醒來,已經是另外一個世界了。

安寧沒想到以往小說上看到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穿越異世,跑到另外一個人的身體里。

怔怔的看著伸出的那雙細白的手,漂亮,纖細。

身體的主人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柳墨白。

出身富裕家庭,父親是臨祈城里有名的富商,家產萬貫,作為柳家的獨生子,柳墨白受盡了寵愛。

只可惜,這一切不過是鏡花水月。三年前柳父突然暴斃,留下孤兒寡母。柳夫人是個婦道人家,不懂經商。柳墨白年紀太小,不諳世事。母子二人聽信了小人,一年的時間里被騙盡了家產。

柳家從此沒落,柳夫人深受打擊,從此一蹶不振,一年前也撒手人寰。

變成孤兒的柳墨白也一直郁郁寡歡,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一個月前忽然高燒不退,從鬼門關轉了一圈回來。醒來之后,身體的主人也變成了來自21世紀的安寧。

安寧知道身體的主人還沒有完全離去,偶爾出現的那些莫名情緒就是來自原主人。

而他,也總是自欺欺人,希望這不過是一場夢而已。

在他熟悉的那個世界里,雖然他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畢業之后,他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過活。

可那畢竟是他生活了快三十年的世界,那里有他的親人,還有太多的回憶。

這里是一個他從未聽過的朝代,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安寧只是一個普通人,他沒辦法控制自己內心的不安和彷徨。

只是剛才聽到的老管家和劉媽的對話,安寧像是被潑了一桶冷水,瞬間清醒了。

比起糾結穿越這個問題,生存才是最重要的吧?

腦中模模糊糊有一些身體原主人的記憶。

柳家母子被騙了錢財之后柳母大病,為了給母親看病,原本就不富裕的家里更是雪上加霜。家里一些值錢的家什都已經變賣的差不多,再這么下去,他們連飯都吃不起了。

【本章完】
小地主愛情記  第一卷  第二章 未來規劃

“少爺?這些不符合您的胃口嗎?”看著安寧表情呆滯,碗里的稀飯只吃了兩口,老管家滿是擔憂的問道。

安寧回神,對上管家關切的雙眼,不由得感到心口暖暖的。

揚起一抹笑容,安寧說道:“沒事,我只是在想事情。”要好好想想以后的出路才對。

三兩下喝下碗里的稀飯,安寧用帕子擦了擦嘴,和福伯打了個招呼,他開始在柳宅溜達起來。

曾經的臨祈城富商,柳宅的屋子可以稱得上氣派。雖然這三年少了修葺,院子里也長了不少雜草,不過總體看過去還是相當不錯的。

宅子一共有三進。

第一進是前院,包含大堂、客廳、飯廳等等。第二進是住宅,主臥、廂房仔細一算也有五間。第三進是后院,廚房、柴房,下人也是住在這里。

安寧花了一天的時間將每一間房都進去看一遍,并且拿了一個本子仔仔細細的記著什么。

晚上,安寧在油燈下抱著那個本子仔細的算著帳。

本子里記著他一天下來搜到的整個宅子值錢的東西。

雖然大部分的屋子都是空的,原先宅子里很多東西都已經變賣,不過安寧還是找到了不少,記了滿滿地一頁。

清單上記的比較多的是木制品,桌椅柜子木架等。這些東西都是以前柳父在世的時候買的,大多都是好東西,上好的梨花木什么的。其他的像古玩瓷器已經賣的差不多,只剩下書房還留了兩樣。

至于家里的玉器珠寶,安寧只在柳母的屋里找到了一盒首飾,然后就是自己身上的那一枚貼身佩戴的玉佩了。

安寧是不知道這些東西能值多少錢,但是全部變賣的話,應該能支持一段時間。不過,安寧不是那么目光短淺的人。不會只想著度過眼前難關,還有未來的打算。

再多的錢也不能坐吃山空,得想想長久地計劃才行。

用這些錢做生意?

別到時候血本無歸……安寧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完全沒有經商的天賦。

那做點小生意?

開個小吃店什么的……安寧做吃的還行,但是也沒到可以和大廚媲美的地步。最主要是對這個世界不熟悉,不知道什么樣的小吃會受歡迎,也不知道該從哪里開始。

擰著眉頭想了許久,安寧也沒想出一個對策。

正煩惱著,門外忽然響起一陣敲門聲,接著是老管家略帶沙啞的聲音:“少爺,您還沒睡下嗎?”

安寧驚了一跳,接著像是想到了什么,光著腳丫子就下了床去開門。

“福伯,你進來一下,我有事和你說。”

門口的老管家略帶疑惑的走進屋里,安寧拖了一把椅子,讓他坐在桌邊,然后自己坐到他對面。

“福伯,我問你個事兒。”安寧一邊說一邊把那個本子打開。

“少爺您說。”

“我們現在,家里還剩下多少錢?”

福伯愣了一下,繼而有些拘謹的看了眼安寧,然后小心翼翼的說:“少爺……家里的銀兩,只夠這個月的開支了。”

說完,看安寧臉色沒什么變化,老管家心里松了口氣。卻不料,這時他家少爺冷不丁問道:“福伯,你看看,如果我把家里的這些家什都變賣了,大概能有多少錢?”

“少爺!!!”老管家瞪大了眼睛看著安寧,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安寧趕緊安撫這個老人:“福伯,你先聽我說。”

“家里現在沒有收入,若想要過生活,只得變賣家什……我想先籌點錢,然后再想想往后的出路。柳……嗯,母親過世之后,一直是福伯你在照顧著我,因此我想找你商量商量。”

看到安寧臉上認真的表情,福伯雖然還有些疑惑,不過總算是放心下來——小少爺終于長大了啊!

“少爺,家里剩下的家什雖然不是什么上品,全都變賣的話大概也會有一百兩銀子……東城的博古軒黃老板與老爺是好友,這兩年沒少幫忙。要是少爺想要賣家什,可以找他幫忙。”

安寧對這個世界的錢沒多少概念,不過一百銀子大概是挺多的了吧?

只是,光是有錢也不行啊。吃穿用度,每樣都是要花錢的。沒有收入怎么行?要不,真的去開個小店?做點吃食賣……

安寧的這個打算在第二天和福伯一起去東城找黃老板的時候完全打消了。

【本章完】
小地主愛情記  第一卷  第三章 現實

和福伯說的一樣,有些發福的黃老板是個挺好的人。估計是看在死去的柳老爺面上,對安寧很是照顧。聽到安寧的來由,他沉思了一下說道:“你家里那些家什,是當年我給你父親挑的。其中有一對博古架是上好的紅豆杉木制作的,已有百年的歷史。你要是相信黃伯伯,黃伯伯給找買家。”

商人重利,要說這個黃老板完全沒有想要賺點的心思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安寧也知道,若找別人,只怕是更吃虧。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