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侵占天下

點擊:
程玄明胎穿成鎮國將軍府庶子。
索性弱勢的宋國大半都依靠著鎮國將軍,于是程玄明還能橫行一些。
在他吃吃太子殿下豆腐的時候,瞥見自己父親跟皇帝的秘密,然后得知了一個神奇的秘密。
傳每當宋國危機的時候,天將降星種于宋國。
星種于宋國英才結合,激發英才潛能,得異術,橫掃天下!
一句話:星種程玄明借著拯救宋國的名義,讓各色男人雌伏胯下,努力高H之路。
總攻,NP,生子,借了一點哨兵向導的設置,雷這些的勿入!

第一章 太子殿下

宋國皇宮的夏天,安靜中帶著一點蕭瑟。

因為前方戰事,宮殿已經有兩三年沒有翻修了,所以看著有些破敗。

程玄明本來是帶著一肚子的火氣跟一點心虛走到正明殿門口的。

看著兩邊侍衛恭敬的行禮,程玄明嘆了口氣,然后拱手說道:“麻煩傳一聲,就說玄明拜見太子殿下。”

“是程少爺稍待。”侍衛急忙點頭,然后朝里面走去。

等了不到一會兒,侍衛已經打開門讓程玄明進去了。

程玄明看著正明殿,昔年繁華熱鬧的時候,這里是何等的風景,如今宮人漸少,竟連花草都瘋長起來。

“玄明,站在那里干什么,不怕曬到么。”窗戶推開,一個俊雅的年輕男子披著一身淡黃色的衣袍,里面雪白的中衣裹的他俊雅非常。

程玄明捏著袍子上的穗子甩了甩,小痞子一樣的笑了笑,說道:“我自然是不怕的。”

不知道為什么,程玄明看到太子鳳長明總有一點想要作惡的感覺。

說起來鳳長明對他是十分的寬容溫和的,從名字就可以看出來,跟太子重字是何等的囂張。

但是也因為這種寬容溫和,讓穿到這個世界上有點缺愛的程玄明十分的享受,一邊享受一邊想要犯上作亂。

門邊有漂亮的宮女掀開門簾讓程玄明進來,看到程玄明嘴角微微紅腫,登時就瞥了瞥嘴。

程玄明經常惹了禍就跑到太子這里,給太子弄了不少的難題。

“你又跟人打架?”風長明斜靠在窗邊的榻上,旁邊一摞的書。

他生的清雅好看,眉毛微微挑起,但是不給人鋒利的感覺,眼睛溫和沉亮,一笑時雙頰露出帥氣的酒窩。

“不用你管。”程玄明是喜歡男人的,尤其是好看的有氣質的男人。

他坐在宮女搬來的凳子上,看著鳳長明,眼睛直直的恨不得把他看穿了一樣。

“兮紅,取點藥過來。”鳳長明笑了笑,讓宮女取了藥要給程玄明上藥。

“太子殿下,不如讓奴婢來吧。”兮紅是鳳長明身邊的一等大宮女,聽說要不是前方戰事,她也許有幸能成為太子破身的陪睡人。

鳳長明看著程玄明眉頭微微皺起,就知道這小魔頭要使壞,就笑了笑說道:“你們下去吧,我跟玄明說會兒話。”

兮紅抿了抿嘴,領著一群宮女下去了。

“不過是姨娘生的,真當自己是程少爺了!”外面輕輕的傳來鄙夷的聲音。

“行了你,現在咱們宋國一大半的命都在他們鎮國將軍府手上,太子自然不能輕慢了他。”有人急忙安撫了一句。

屋里的鳳長明聽的微微皺著眉頭,面色上尷尬了不少。

“抹啊?不抹我自己來咯。”程玄明則好像沒聽到一樣,撅著嘴等了半天。

“你倒是心大。”風長明有時候覺得程玄明膽子有大又不怕死,明明是個庶子還被送進宮里陪讀,但是卻誰都不怕。

“我可是程玄明,跟那些哭啼啼的假娘們不一樣。”程玄明得意囂張的比劃了一下。

“行了,你才多大。”鳳長明今年就要十八歲了,但是程玄明不過14歲。

“那又怎么樣?放在其他國少爺我都能娶媳婦兒生娃了。”程玄明擺了擺手,臉遞過去給風長明抹藥。

鳳長明看他生的其實不是很鎮國將軍府人的樣貌,反而十分的囂張的俊朗,長眉斜插入鬢,鼻梁高挺,雙眼大而有神,嘴唇掛著一絲老子最大的笑容。

“不過14歲已經生的這樣豐神俊朗,將來也不知道要迷惑多少小姑娘。”鳳長明笑了笑。

“你也很帥啊,腰是腰,屁股是屁股的。”程玄明笑著拍了拍鳳長明的腰。

“我不行,我功夫太淺薄了,連你都打不過。”鳳長明眼里閃過一絲的挫敗,他從小聰慧過人,性格又好,若不是生在這種時候,大有一代仁君的趨勢。

“我最羨慕那種身手功夫了得的人,可以縱橫沙場,讓那些敵人聞風喪膽!”鳳長明說道最后,眼里少有的閃過一絲殺意。

“像我大哥二哥那種?黑鐵塔一樣,吃飯吃一桶,睡覺放屁打呼嚕的?”程玄明笑著說道。

“十分的羨慕,可惜我跟他們一起學武,不過半年就不夠你大哥二哥一只手的厲害了。”鳳長明笑著搖了搖頭。

“你有你厲害的地方,不對,你本來就很厲害。”程玄明笑著挨過去,捏了捏鳳長明的腰,結實有力,顯然是沒斷了練武。

“他們不讓我動刀動槍,我只能偷偷的練當初你父親教的少拳。”鳳長明知道程玄明定是練過的,所以就有些不好意思的承認。

“要不要我教你?”程玄明摸的舒服,順著摸下去。

鳳長明看著俊瘦,但是身材竟然頗為不錯,他以為程玄明再檢查他的根骨,就攤開手腳讓程玄明摸個夠。

程玄明已經開始長個,雖然現在比鳳長明略低小半頭,但是這樣合身壓上去也頗有男人的樣子。

他的手也在所難免的有些粗糙帶著一點繭子,熱而有力,在幾個穴道上按了幾下。

鳳長明白玉一樣的面頰微微泛紅,然后嘴唇張開,發出一點喘息。

太子殿下是很正直賢德的人,所以大概并沒有自慰,幾番下來竟然勃起了。

“玄……玄明。”鳳長明有些發顫的叫了一聲,但是程玄明已經壞壞的隔著絲綢褲摸著他粗長的男根,有技巧的碾磨他的前端。

在宋國男風并不少見,但是這些都是國富民安的時候上層的貴族大夫玩的,這些年吃飽上是勉強,更沒有這些玩樂了。

鳳長明作為太子,經歷了繁華到艱苦,所以更加不會碰這些東西。

如今這樣一弄,當然是受不了,一方面只覺得是小男生的好奇,另外一方面又覺得這樣太羞恥。

“在想什么,專心點兒。”程玄明不滿意的低著頭,眼里燃著一點星星火,燒的鳳長明微微一抖。

“唔……”有些粗暴的舌頭探入太子鳳長明的嘴里,不失技巧的攻入,幾下就讓鳳長明喘息的不行。

“嗯……嗯……”

程玄明手里微微用力一抓,鳳長明立刻難受又刺激的哼哼起來。

“不行了呢,本來想教你玩更厲害的。”程玄明壞壞一笑,低頭含住鳳長明的耳垂,炙熱的舔弄,讓鳳長明難受的叫著程玄明,然后在他手里射了出來。

“你……你……太大膽了。”鳳長明喘著氣,看著程玄明嘴唇紅艷艷的,眼里的火焰還沒褪去,就好像一頭發情的小野獸一樣。

“太子哥哥已經快要十八了,這點東西應該學了。”程玄明說著要扯開鳳長明的中褲。

漂亮的腰腹因為經常鍛煉十分的有線條,白皙的肌膚露出來映襯的大片漆黑的陰毛十分的顯眼,在陰毛下面粗長的雞巴顏色漂亮龜頭粉亮,一灘白色的精液順著大腿流下來。

“太子哥哥在么?”這時候外面傳來一聲帶著怒火的少年聲音。

鳳長明瞥了一眼程玄明,說著就要叫兮紅過來伺候他換衣。

“不準叫,不然我回去告訴我父親說你勾引我玩這些東西。”程玄明惡劣的瞪著鳳長明,然后還給他提上了褲子,拿來薄薄的錦被蓋著他的下身。

第二章 鎮國將軍與皇帝

鳳長明奇怪的看了一眼程玄明,他知道程玄明很會用這些小惡劣來踩他的線,每次都會故意用這些來為難自己,但是每次都不會讓自己特別生氣。

“太子哥哥怎么大下午的就蓋著了。”來人是宋國皇帝的第四子鳳長鐘,他今年15歲,生的面黑強壯,跟一個小牛犢一樣,但是樣貌就頂多算精神了。

他算是眾皇子里,除了二皇子武藝天賦上最高的了,所以還算有些名望。

“看書看的有些困了,你怎么沒帶人就來了。”鳳長明睜開眼,淡淡的笑著。

鳳長鐘面色尷尬了一些,畢竟鳳長明還是太子,他這樣沖進來說到底還是有些不符合規矩的。

“拜見太子殿下。”這時候鳳長鐘后面鉆出一個白嫩俏生生的小子,可惜臉上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十分的可憐。

“你是錢府的小公子?”鳳長明微微驚訝的問了一句。

“是……嘶……是小子錢正。”那小男生跪著,聲音濕漉漉的,姿態讓人憐惜的很。

鳳長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錢正是他母家的小表弟,又是當著他的面被揍的,在這個要面子的年紀怎么能忍受!

“都是你這個賤種!還不跪下!”鳳長鐘看著程玄明樂滋滋的吃著葡萄就氣的不行。

“太子您要給我做主啊!我也是四大家出來的,要是回去被我爹看到……嗚嗚”錢正登時就哭了起來。

“四大家?”程玄明嘲諷的放下葡萄,站了起來。

他聲音悠悠的看不出一絲的慌亂或者氣憤:“你父不過是寄在錢家本宗的一個庶子,你算什么東西!等你上了錢家本宗在說這話吧。”

錢正哭聲一窒,抬起淚水漣漣的小臉,輕輕的拉了拉鳳長鐘的衣擺。

“再有。”程玄明豈會給鳳長鐘說話的機會,轉頭看著鳳長鐘,眼睛一瞇,伸手點著自己的鼻子說道:“四殿下,你剛才說我鎮國將軍府的三少爺做賤種?還讓我給一個無名無姓的東西下跪?”

“你……你也不過是也庶子!”鳳長鐘哪兒能說的過程玄明,他想到鎮國將軍的一身威勢,面色都白了。

“庶子也是鎮國將軍的種!我鎮國一脈為宋國世代廝殺,血染沙場,今時今日我大哥二哥還在浴血奮戰!你竟然辱我一門!”程玄明越說越激動,雙眼含著熱淚,一副忠君之臣受辱的悲憤!

“豎子你今日安睡之地,可有忠魂哀鳴!”程玄明說到最后竟然伸手拍了拍鳳長鐘的臉頰,一下一下,啪啪的響。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