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之大清帝國

點擊:
主人公康凡是一位現役軍官,奉命軍訓某軍工企業新分配來的大學畢業生.他們在共同經歷了一次突然的變故后,穿越到了清朝.于是,一場圍繞著使命、責任、生存、愛情、救國等等的故事便隨之展開..

☆、第一章 我這是怎么了

康凡逐漸恢復意識后發現自己仍在車上,車停在一處山谷的草甸上,舉目四顧,樹木參天、灌木叢生,是一個陌生的所在。

看樣子象是初春季節,枯黃的草木泛著新綠,陽光穿過高大的松柏射在身上,溫暖而干燥。怎么季節都變了?!記得來時是秋末冬初。他真的懵了!

突然想起自己是奉了軍部領導的命令去倉庫提一批裝備來搞軍訓的,那些軍用裝備呢?可千萬不能出什么事!他象彈簧似的坐起,旋風似的刮出駕駛室,掀開車廂外邊蒙著的暗綠色蓬布,看見那些裝備依然完好無損的擺在那里時才放下心來,長吁一口氣后,重又坐回駕駛室,摸著熟悉的SX2300車的方向盤,經歷的事漸漸清楚起來。

康凡身高體壯,相貌英俊,在父母的熏陶下自小便是同齡孩子們中間的翹楚。中學時又因為酷愛軍事而被同學們給了個“司令”的外號,后以考區第二的高考成績選擇了軍校,令師生們唏噓不已。以優異成績畢業后,先后在軍部所屬各軍兵種任職,精通各類專業,為人正直、坦蕩,愛好廣泛,多才多藝,絕對稱得上是全才了。

但本人整天沉迷于自己的愛好和興趣當中,孜孜不倦,升職欲望低迷,一直還是個少尉軍銜。最近才因為自己的一篇《從世界軍事走向來看我國軍備之發展》的論文在軍區反響巨大,被軍部領導抓住機會調入參謀部,提升為上尉參謀,也算是小有改觀。

這次是應當地一家國營軍工企業的要求幫助對其民兵組織進行軍事技能培訓,軍部便派他前往。說是搞民兵訓練,其實都是些剛畢業分配到廠的大學生。軍部選擇他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他文化水平高、軍事素質過硬,能夠相當合適的代表當代優秀軍人形象;二是因為他年輕,與大學生們沒有代差,容易接近。

果不出所料,康凡在赴任的當天便憑著自己英武的外表、過硬的軍事素質和淵博的知識讓那幫大學生們所傾倒,順理成章的,此后的軍訓工作開展的令軍方、廠方和學生們都相當滿意。

一個月轉眼就要過去,那幫養尊處優的大學生們硬是在他的威逼利誘下堅持著完成了枯燥乏味的軍姿訓練,終于盼來了最能讓人熱血沸騰的軍事理論與武器操作培訓階段。

隊列訓練是在廠方那里進行的,但軍事理論課和武器操作、實彈射擊等項目必須回到軍部進行。因此,康凡在請示了軍部領導后,便開了軍部的那輛大客車,叫了司機小龔開上SX2300跟著自己一同去軍需倉庫領取武器。軍部領導的意思是用庫存的那些老裝備,這樣就可以多挑幾支槍、多打幾發子彈,讓那幫學生們過過癮。

到了軍需庫,康凡挑了10支56式半自動步槍、1挺67Ⅱ式通用機槍、1門82迫擊炮和1門82無后坐力炮以及相關附件,2箱7.62×39毫米步槍子彈、2箱7.62×54毫米的機槍子彈、6發82迫擊炮彈和6發82無炮彈以及2箱木柄手榴彈。盡管都是些退役封存的武器裝備,但都是全新的。

雖然軍部的官兵在換裝了新式單兵系列武器后對這些武器彈藥已不屑一顧,可對那些剛剛從學校畢業的大學生們來講,絕對是些能夠帶來強烈視覺沖擊的寶貝!

幫著將這些武器裝上SX2300車后,小龔說要先去給軍部后勤處送一批給養,說是搞演習用的,大軍未動,糧草先行,耽誤不得。康凡知道最近軍部特戰大隊要和兄弟單位搞一次跨軍區的聯合反恐演習,想到自己剛剛被調離特戰大隊,錯過這次好戲是肯定的了,心里多少有些郁悶。于是和小龔說好自己先開大客去廠里接那些大學生,然后在軍部靶場會面。

“小心看護這些東西。”康凡不放心,叮囑小龔。

小龔憨厚的笑,“放心吧,康司令。在靶場等我好了,到時也讓我打幾槍過過癮。”

小龔走后,他猶豫了一下,把自己在特戰大隊使用過的88式5.8毫米狙擊步槍和92式9毫米手槍領出來,配齊了附件和充足的彈藥。又將自己的那一整套單兵作戰裝具和一堆軍事教材一股腦全裝進了車里。之所以準備這么全是因為上軍事理論課做為道具用的,光憑自己這張嘴去講解而沒有實物做參照,那些大學生如何能夠聽明白?再說了,光用那些退役的武器也不好,總覺著有糊弄之嫌,增加了這些最新的裝備和武器,應該能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

辦完了交接手續,臨走時,康凡給辦手續的戰友扔了盒煙,便開車直奔廠子。遠遠的看見那三十個大學生背著各式各樣的行李列隊等在廠大門口,不禁微笑了:“還真有點樣了。”

那幫學生見到他來,歡呼雀躍的爭著往車上擠。待人上齊后,便抓緊時間往回趕。行至離師部靶場還有10多公里處,赫然看見小龔的SX2300與一輛同是軍部的SX2300頭對頭的停在路中間。由于對自己的駕駛技術絕對的自信,他決定從那條僅剩的小縫中開過去,錯車時他才發現兩輛車上竟都沒有司機!雖然感覺不對勁,但他卻沒有立即把車停下。

“車上裝著那么多的物資,怎么就不留人照看呢?也有些太不警惕了吧?!”想到這里,他四處望了望,但除了他們之外,山谷里空無一人。

“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吧,或許是到樹林里方便去了?”想來想去,他還是說服不了自己,停了車,跑步返回去想探察個究竟。

那幫學生們也都跟著下了車,遠遠的望著這邊,有幾個好象有跟過來的意思。他沖他們擺擺手,示意他們不要過來,都回車上去。

就在這時,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視線變得模糊不清,那輛大客以及旁邊的大學生們正在象蒸汽似的在蒸發!他大驚失色,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再要抬眼想看個究竟時,他敏感的覺察到周圍正在發生著莫名其妙的變動,但至于是怎樣的變動自己一時卻沒能弄清楚。在失去意識之前的剎那,他仍然堅持著爬上了裝載著那批武器的SX2300,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章 我先活下來再說

“我該怎么辦?”康凡問自己,但他無論怎樣都無法回答自己。可有一點他非常清楚:那就是在對周圍環境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應該首先保證自己能夠生存下去,而不是盲目的去尋找出路。

“只要你活著,你就有改變命運的機會。”他對自己說。

想到這里,他下了車,先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自己。他酷愛戶外運動,平時也喜歡穿戶外服裝,此時他穿的就是墨綠色的沖鋒衣、淺藍色的休閑褲和黃棕色的登山鞋。確定一切完好后,他決定爬上就近的山頂看看地形。現在,大客車不知哪里去了,車上裝著的自己的裝備也全沒了,后悔得真想死!

為了安全,他從小龔輛SX2300車上取下一支56半,裝彈上膛。此處原始生態保存完好,不排除有大型食肉動物出現的可能,小心點好。

隨著攀爬高度的增加,他的熱血迅速冷卻,額頭不知不覺中沁出了冷汗:山谷周邊視野所及范圍之內都是連綿的山脈和茂密的森林,一條白亮白亮的河從山谷中間流過,伸展至看不盡的遠方。山河壯麗,但絕無人跡,就連車轍都沒有!

他心情忐忑的返回原地,頹喪的靠著一輛SX2300發著呆:連車轍都沒有,那這兩輛SX2300是怎么來到這里的呢…

感覺有些餓了,便依次鉆進兩輛車的駕駛室里搜尋,在儲物箱里找到些罐頭、餅干、方便面和瓶裝水,挑了盒午餐肉罐頭邊吃邊翻看還有什么有用的東西:暖壺、搪瓷茶缸、保溫杯、鋁飯盒、飯勺、筷子、手電筒和電池、薄皮手套、打火機、香煙、茶葉、洗漱用具等,最令他喜出望外的是找到一把95式多功能軍刀!

95式多功能軍刀其實是一種多功能刺刀,配裝于95步槍,刀的材質為高強度不銹鋼,與刀鞘相配合可以實現刺、割、砍、削、劈、剪、銼等功能。有了這種軍刀,那自己在這荒郊野外就會好過多了。

“兄弟們,大哥先將就用著,回去再加倍酬謝你們。”他邊說邊點了支紅塔山香煙,美美的抽了一口,心情稍有好轉。

這兩輛SX2300大型軍用8×8輪式越野運輸車是15噸級的,第一輛車也就是小龔開的那輛上除了裝載著自己領取的那些武器外,余下的空間都堆放著后勤處的那批給養。第二輛車的蓬布一掀開,赫然看見一只黃黑相間的壯碩的軍犬正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他最怕狗,這么突如其來的面對,立時嚇出一身冷汗。

這是他經過變故后第一次這么近距離接觸到動物,驚喜隨即代替了恐懼。他認出是軍部的軍犬,從那個锃亮的鋼制項圈上就能看出來。他放心了,軍部軍犬大隊的狗不會不認識他,那里的狗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純種日爾曼犬,相當專業。從來到這個陌生的地域到現在已經整整3個多小時了,這只狗竟然悄無聲息的在車上潛伏了這么長時間,足可以看出它的訓練有素。

“下來吧。”他溫和地說道。

那只狗的眼神從最初的冷氣森森迅速變暖,它認出了他。于是,極其夸張的抖了抖身子,輕盈地跳下車,沖著他伸了個懶腰,還愉悅的輕吠了幾聲。

“餓了吧?”他將自己剛打開吃了幾口的午餐肉罐頭放在它嘴邊,自己打開瓶水邊喝邊看著它狼吞虎咽的吃。一股暖流涌上心頭,雙眼不禁濕潤了。

“那些學生們也不知怎樣了,千萬別出什么事。”他不安的想。

熱了。他脫了外衣,靠輪胎坐著。這輛車上肯定裝載著重要物資,要不不會派一只軍犬幫著押車,還是不要隨便看為好。下一步就是怎樣將這些車輛物資等完好的送回軍部,不能有絲毫差錯。

但這條山谷根本就沒有路,想開出去那是要費一番周折的。最后實在忍不住好奇,還是上車看了看,車廂的后半部分是一些裝箱的常用藥品,前半部分是些不知名的醫療設備和器械,除此之外竟然有一箱手投式毒氣彈,整整24個!

他在軍校就讀時曾聽教授講過這種化學武器,其內裝一種以四氫大麻醇為主要成分的化學失能劑,人體吸入這種東西后會出現視覺和聽覺障礙,進而使人暫時喪失行動能力,癥狀可持續數小時以至數天。雖然是屬于一種溫和的化學武器,一般不會引起中毒者的死亡,但畢竟屬于毒氣,所以要派軍犬來看護也就順理成章了。

于是,他把挪動過的東西歸位,下了車。忽然想起這只狗的名字叫“阿道夫”,是軍部的一個參謀給起的,理由是既然是純種日爾曼犬,那就叫個與它出身相配的德國風味的名字,所以就起了這個很有意思的名字。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