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特種兵叱咤異界

點擊:
一次偶遇,一個召喚。
特種兵李煥巧遇天仙女晴雪,一場意外換得異世重生。
天界的陰謀籠罩煉魂大陸,李煥將如何應對?
修真與煉魂的碰撞,槍械與魂器的對決。
一個特種兵來到異界能夠做什么呢?建造一支特種部隊?還是~~~

天劫(1)

黑夜,死一般的寂靜,只有稀疏雨滴偶爾作響。

白天繁華的大街到了夜晚變得詭異的安靜,連一個可憐的人影也見不到,街旁路燈還在不停的閃爍著,閃爍著,就算沒有行人,它仍然要履行自己的職責,如果說這座城市中誰能貫徹一切為人民服務而毫無保留的執行下去,恐怕也只有這種沒有生命的燈泡了。

大街旁的一座高層建筑,看上去應該是一座辦公大樓,已經進入深夜,還有誰會在這里挑燈夜戰,傻不拉唧的熬夜為了向自己的BOSS證明他很勤奮?除了一層還亮著幾盞燈外,這座高達三十層的大樓完全陷入了沉睡,這么一座巨大的建筑在黑夜下顯得如此陰森,就算是習慣走夜路的醉鬼,看到它也會被嚇得永遠不醒人事,當然,他們從來就沒有醒過。

李煥靜靜的趴在這座建筑物頂層,借著漆黑的夜色掩飾著自己的身形。身體一動不動,猶如緊盯獵物的孤狼,可以想象這樣一個蓄勢而發的狼,一旦爆發將會是多么的恐怖,一只眼睛睜著,這只眼睛透出令人膽寒的幽幽綠光,甚至可以想象被這樣一只眼睛看中的人,沒有一個還能活著,它就像地獄路上的輪回眼,見到它的全是已經死的不能再死鬼魂,另一只眼睛閉著,泛著綠光的那只眼睛緊緊的盯著手中88式狙擊槍準星頭。

準星隨著大樓對面房間中的目標的移動,調整著。對面樓的那只可憐蟲連自己被一只狼盯上了都不知道,大手扶著身前妖嬈的雪白身子,賣力的做著機械的運動。房間之內滿是淫糜之色,可憐蟲身上的動作突然大了起來,像是百米運動員最后的全力沖刺,他身下的女人連連求饒,但那張美麗妖嬈的臉卻出賣了她,是的,這樣的流鶯就是喜歡這么軟弱不堪的男人,如果真被他搞的連走路都顫抖,還怎么接客,接的越過掙得就越多,像這種環保工作,唯一需要的就是勤勞。

此時耳麥中傳來“呲呲”的聲響“暴龍,開始行動。”

耳麥中的話音剛落,只聽“砰砰”的兩聲巨大的槍響,李煥扣動了扳機,兩發子彈先后脫膛而出。

這樣的結果,對于這只可憐蟲來說應該還算不錯,至少他在臨死之前已經享受了一番高潮。

李煥嘴角一笑,想著那個可憐蟲在死亡的瞬間還再想著振作精神再戰一回就覺得很是好笑,他站起了身,將狙擊槍收回黑色的皮箱內,注視了半個小時,他心中的欲火早就被勾勒出來,等回到部隊,他這個標準刺頭兵估計會到隱蔽的紅燈區中找一家嘴活不錯的享受一番,而他現在要做的便是頭也不回的離開大樓。

大樓對面的房間中,一個裸著上身的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男子的眉心上多了一顆小紅點,小紅點還在冒著煙,而另一旁更是蹲著一個全身向下毫無遮攔的女子,她驚恐的抓著自己的長發,一雙涂滿了濃濃眼影的眼睛瞪得豆大,怎么也不敢去想象,之前還在自己身上來回沖撞的男子就這么死了過去。

 天劫(2)

很快,那還閃著昏黃燈光的房間,多出了幾個人,身上的穿著無一不是深色的迷彩,迷彩將他們的強悍的身形展現的淋漓盡致,眾人頭上的貝雷帽像人們告示著他們的身份:特種部隊!!!

“暴龍這小子的槍法又進步了。”一個個頭稍矮的戰士蹲下身來,一只手摸著裸男眉心上的小圓孔,認真的檢查起來,看了看這死尸眉心的彈痕,隨后視線轉向窗戶上的玻璃,同樣是一道彈痕。槍法相當好,兩座大樓隔了不到五十米,這么近的距離用狙擊步槍殺一個人很容易,但要做到一擊命中,死者不因為子彈巨大的沖擊力而爆頭,卻是很難。

“是啊,一顆擊穿玻璃,一顆正中眉心,不愧是你調教出來的。”

………

(以下穿越情節純屬虛構,請勿模仿)

對面的樓頂,李煥將黑色的皮箱背在身后,正準備離開,可突然間天空中卻出現奇異的光,這驚人的強光直接將整座漆黑的夜空照亮,就連街邊正在追尋耗子蹤跡的流浪貓們都是一驚,貓眼看著那不可思議的天空,驚懼之下趕忙逃到下水道中,看來今日是吃不到肥美的食物了。

巨大的光柱仿佛要將整座天空撕裂,一層層的烏云向著樓頂上的天空匯聚,藍色的光芒猶如破空的刀芒在烏云之間若隱若現,這黑色的云層還有那使人膽顫的強光,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他下意識的望了一下天空中罕見的奇觀,這樣的景象恐怕只有科幻小說才會描繪,只能在那些泡沫的不能再泡沫的魔幻電影中才會出現吧。

“嗯?”李煥連連感嘆之際,突然心中一驚,冷汗瞬間從后背流了下來,右手快速的從腰側槍套中掏出一把手槍,槍口指著高處的避雷針,而他的手臂卻因驚懼而顫抖著,因為樓頂的避雷針上居然站著一個人,一身白色衣裙的女人。自己執行任務的時候,旁邊居然一直站著這么一個人,想一想就后怕,狙擊手在黑夜猶如幽靈,但幽靈也同樣有著它的弱點,自己的后背暴露在敵人眼中就等于斷送了性命。

“莫非是在拍已經被某電總局禁了的史上最強穿越劇,紅色諜戰穿越清宮戲宮二?”李煥怎么也想不通眼前這壯觀的場景究竟是如何產生的,更想不通這女子居然站在這個細的和牙簽一樣的避雷針上卻和如履平地一般。女子給人一種超脫俗世的感覺,就像是神話中的仙女。

現在的電視劇組中演員的演技是越來越專業了,這特效居然做的如此好,李煥心中是這樣的安慰著自己。

女子的一雙美目看向李煥,隨后雙眼便緊緊盯著空中的炙眼光柱,兩只芊芊玉手不斷的結著玄奧的手印。

女子回頭的瞬間,李煥癡迷了,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這世間真的有仙女么?

 天劫(3)

女子回頭的瞬間,李煥癡迷了,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這世間真的有仙女么?

潔白如雪的輕紗長衫遮擋不住她胸前的傲人豐滿,稍有些粉色的百褶裙,兩條筆直圓潤的細腿在當中若隱若現,腰間的一束,更是將她的身形展現的淋漓盡致,如凝脂一般的皓腕露在衣衫之外,纖細的小手之上光暈流轉。尤其是那絕美的臉頰,恰似明珠美玉,純凈無暇,眉宇間透露出時有時無的冷意,但卻不會給人一種拒之千里的感覺,稍微有些單薄的櫻桃細唇隱藏著那不想讓人知道的倔強。

女子的美讓他這個鐵鑄漢子都不免有些自卑,如果能讓這么一個仙女當老婆絕對是人間最美的美事。

“我靠。”李煥雖然癡迷于女子的貌美,但眼前這震撼的場景更是令他不知所措,心里不由一想:難道現在拍片的設備已經先進到這樣的地步了?

話聲剛落,一道光柱就硬生生的沖著女子砸了下來。

女子隨手一揮,潔白的衣袖中點點金光,如若天際的流星,在圍繞著她翩翩起舞,隨后金光像是受到召喚,化成一道金色流華沖向了光柱。

李煥看呆了。那道和大樹一般粗的光柱居然被這女子輕描淡寫的擊散了。

隨后數道光柱接連而下,就像是老天爺積聚了千萬年的怒火這一刻終于再也堅持不住,被釋放了出來。女子隨手揮灑的金光如漫天飄舞的金沙,金沙快速的會聚,變成了金色的屏障。

光柱猛烈的轟擊在金色屏障上,屏障被砸的一陣顫動,猛烈的撞擊發出聲音猶如地獄的惡鬼在憤怒的嘶吼,聲響如雷,震耳欲聾。雖然這光柱撞擊在金色屏障上產生的聲勢極其宏大,但這威力看上去卻不比其聲勢。

接二連三的光弧,光柱,紛紛在屏障之上湮滅。

良久,再沒有一道閃電砸下來,可天空中仍是“轟隆隆”的響著,就像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緘默,這種感覺使得李煥很不爽,鐵一般的內心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驚懼,可以想象這緘默之后的爆發,將會是怎樣的一副場景。

空中的烏云開始慢慢會聚,烏云的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中不時閃爍著藍色,紫色的光亮。

女子撤去了金色屏障,如月牙般美麗的雙眼向著漩渦的中心望去,細眉緊皺。

不由暗嘆:“沒想到這九九天劫居然產生了異變。”

這漩渦的中心正在孕育著一道巨大的電柱,充滿著毀滅力量的電柱。

李煥也看向空中,那道漩渦使的他心中發寒。

此時李煥好像也注意到了什么,將手槍收回槍套,快速向著女子跑去。

女子蓮步輕移,向著樓頂的邊緣走去,臉上有了一絲訣別的色彩,怎么看都像是要跳樓的樣子。

“你想死么。”李煥的聲音就如一道驚雷,把女子從神情恍惚中拉了出來。

天劫(4)

但女子身體仍是向前一傾,臉上浮現出似有似無的微笑,眉間卻是暗淡的憂傷,她修煉千年便是等著這一刻的天劫飛升,但卻沒有想到這破劫飛升是如此的困難,空中的巨大漩渦仿佛是在沖著她開著玩笑,在天地之力面前,就算是達到了飛升境界的她也覺得自己好像是狂風暴雨中無助的小女孩,只能任暴雨淋濕自己的身子,卻沒有哪個人愿意去幫助她,可憐她,就算是遞上一把傘也都是奢望。

她猶如九天仙女一般向下飄落。

李煥快速地向著樓頂的側欄跑去,麻利的將繩索綁在欄桿上,他向樓下看了一眼,三十多層的高樓就像是無盡的深淵,這如果掉下必定會落個粉身碎骨,但女子跳了下去,他的心不知怎的,疼了起來,為了這個僅僅是一面之緣的女子。所以他拿起了特種兵奮不顧身的勇氣也跟著跳了下去。

半空中,激烈的寒風猶如小刀般刻在他的臉上,他用力的睜開眼,尋找著女子的身影。

好在李煥沖勁迅猛,再加上豎直而下,空氣阻力降到了最低,下降的速度也快了些,終于在繩子快用盡之前趕了上來,他用力的抓住女子的胳膊,身形一轉,便將其摟在了懷里,摟的死死地,女子柔弱的嬌軀直接貼在了他的身上。

感受著耳邊傳來的風聲,女子有些不知所措,身體靠在他的懷里,一動不動,眼前這個男子帶給她從來沒感受過的安全感。

“我說你拍穿越劇就拍吧,也別學玄幻小說里面跳樓來穿越呀,你說你這么一跳網絡上又有多少本穿越小說被河蟹。”現在見到女子無恙,他的心也放了下來,無厘頭的打趣道,希望用這種方法讓這個看似絕望的要輕生的女子感受到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雖然這個世界真的很操蛋,美好的東西早就隨著時間的洪流成為了歷史。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