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瘋狂大地主

點擊:
回到混亂的南北朝,他成了一個地主,從此他立志做一個全天下最大的地主,瘋狂大地主斐龔彪悍的一生.

第一卷 第一章 小嬌娘撞到懷中來

“老爺!老爺!”已是一頭如雪白發的斐大躬著腰,聲音中透著幾分無奈,這個老爺自從被被雷劈之后,好不容易醒了過來,只是醒來后的腦子好像不怎么清醒,切莫出什么事才好。

斐龔搖了搖自己的腦袋,直到現在他還是沒能從自己居然移魂到了南北朝,旁邊是一個牙齒都快掉光了老管家不斷的和他說些什么,他卻是根本答不上來的,他從老家人口中只打聽到一個他略微熟悉的什么前朝人物——苻堅,還有他現在是在魏國,嗯,這應該是南北朝的,而他現在在哪里也是個問題,老管家只是說這里是西石村,老管家一生都沒有離開過村子,再遠的地方的事兒就是再也問不出什么來了。

既來之則安之,斐龔不再胡思亂想,眼前的要做的就是好好活,人嘛,在哪兒不是活上一世,前生他只是個碌碌無為的小職員,現在來到這亂世還能有幾畝薄田不是,卻也不算壞事。

天!一向驕橫跋扈的老爺居然對著他笑,斐大可是嚇壞了,心里直打鼓,不知道這老爺是唱的哪一出。

“斐大啊,這讓雷給劈了之后啊,有些事啊它就不怎么經腦,記不太住了,以后有什么事我忘記了的你還得記得提醒我才好!”說完斐龔對著斐大抱拳鞠了一躬,這可把斐大給嚇壞了,趕緊是跪到了地上搗蒜一般的磕起頭來,嘴上還念叨著:“老爺折殺老奴了,折殺老奴了!”

斐龔愣在了當地,這年代不同,人的思想境界還真個是差得不是一點兩點啊,嘿嘿,看來這老爺當得——有譜!斐龔甩了甩的自己的衣袖,料子外粗內秀,也不知道是什么布料,穿在身上卻也舒適地很,斐龔咳嗽了聲,朗聲說:“起來吧,斐大。”

斐大一邊說著不敢,一邊卻慢慢的站了起來,眼睛瞥了瞥斐龔,見到老爺的神色像是和以前差不多了,這才放下心來。

從床上坐了起來,斐大趕緊是將斐龔的鞋子提了來,細心的給斐龔穿好,然后又哈著腰站到了一邊,斐龔嘆了一聲,都說英國的管家是世界上最好的管家,不過論恭謹勁,比起這斐大來估計就差得太遠了。

落得地,斐龔對自己現在這個身軀很是不適應,這是一具異常肥大的身軀,難不成是“斐”姓的人都長得富態些?看著自己的雙手,圓鼓鼓的像兩截蓮藕,這前世造的什么孽啊,讓自己現在搞得這么個豬八戒的款,斐龔的眉毛擰成了一團,不舒心吶,不舒心。

斐大仔細的打量著斐龔不是很開心的神情,心中咯噔咯噔的直跳,心中更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應付這個有點兒古怪的老爺。,

斐龔倒是不知道斐大心里邊那些小肚雞腸的玩意,也不言語什么,慢慢的跺著步子,便走出了房門,斐大自然是趕緊跟了上來。

嘩!這只是個小村子嗎?有點像是徽派的建筑,只是比前世參觀的那些古屋又有著許多的不同,除了外型上比較粗獷之外,雕飾也不如前世見到的那么別致,但是依然給斐龔非常大的沖擊,大氣!這是一個大氣的建筑,踏出房門,斐龔就能通過院子里的天井看到天上的艷陽,呼吸著的空氣透著一股泥土的芬芳,猛吸一口,還有種淡淡的香甜味,這就是南北朝嘛,哇嘎嘎,我來了,我斐龔來了,南北朝!!

“哇嘎嘎!”斐龔高舉著雙手,囂張的笑了起來。

跟在斐龔身后的斐大眼神中擔憂的神色更甚了,這老爺沒被雷劈死可好,若是反而得了失心瘋,那對于斐家來說可不是件什么好事。

斐龔笑了好一陣才發現跟在他身后的老管家臉上的神色已經是非常之難看了,他這才又是連連的咳嗽了數聲掩飾自己的窘態,然后才昂首闊步的往前走了,在屬于自己的大屋中漫步,欣賞著眼前這些古色古香的器物,斐龔只覺得自己像是走在云堆上一般的輕松舒服。

這只是一個村子里的大屋嗎?自己真的是一個小地主嗎?已經走了兩個時辰還沒有走完這個大屋的斐龔現在開始疑惑了,這個大屋估計怎么著也得有八萬多平方米的占地面積,聽斐大說,光是房間就有三百三十三間,這也太夸張了吧,和斐龔原來認知中古人的凄慘生活不一樣,這個小地主居然也是這么好生活啊,哇嘎嘎,實在是太好了,斐龔對現狀不由地更加滿意了。

正在斐龔飄飄然之際,忽然一個小姑娘從一個門內轉了出來,很是匆忙的樣子,走得太過急促了,一個猛子扎到了斐龔的懷里,正樂得心頭花開的斐龔不想懷中被撞了下,不由的呼痛了起來。

小姑娘這可嚇壞了,后退了幾步,靠在墻邊,低著頭兒不敢說一個字,只是兩只白嫩的小手來回的搓著,頭上盤著的發髻則是一顫一顫的,看得出這個小姑娘渾身都在顫抖,沖撞了脾氣火爆的老爺,又如何不讓這小姑娘心驚呢!

斐龔還沒發話呢,斐大倒是對著小姑娘一陣呵斥:“小丫頭片子,怎么走路的,沖撞了了老爺可是你能擔待得起的,現在還呆在這里干些什么,還不趕緊到廚娘那里去領罰!”斐大齜牙咧嘴的對著小姑娘呵斥著,其實這是他一慣常用的伎倆,他也是下人,還是個心地挺好的下人,一直以來他都是靠著這招將這些下人們給打發掉的,廚娘是個連踩死只螞蟻都要念阿彌陀佛的人,

又怎么舍得責罰這些小姑娘,而斐大更擔心的是眼前這個小姑娘是村西李老漢家的姑娘李鈴兒,姑娘年方二八,長得比花兒還嬌艷,是李老漢交不起租才讓鈴兒來做短工抵租的,平日里都是在廚房幫手,所以不大可能和老爺撞上,誰想到今天老爺居然是鬼使神差的逛起大屋來了,甚至連從來不到的廚房這片都逛來了,斐大自然是不會讓老爺這個還未成親且又素有淫舉的斐龔大老爺見到鈴兒的,這才呵斥她趕緊離去。

“慢著!”斐龔不緊不慢的說道。

第一卷 第二章 有米,實在是太有米了

斐大一臉的苦相,鈴兒的身子顫抖的更是厲害了,她也素聞未曾有納娶妻妾的老爺平日對女色較為沉迷,當下也是忐忑不安,她的心擰成了一團亂麻,若是老爺對她作出什么非分之舉她到底是要怎么辦呢!

“責罰就不用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兒,只是你這人老是低著頭做什么,還不趕緊抬起頭來,又不是犯下什么罪行,用得著這么害怕嘛!”斐龔很是大度的說著,前世的他也是一直沒做過什么大角色大領導,最大的也就是在小學干過一陣科代表,這當老爺還是頭一遭,當然不會有什么惡劣的態度。

最讓斐大擔憂的事情還是發生,但是他是沒可能阻止得了斐龔的,誰叫他只是個下人呢,鈴兒慢慢的抬起了頭,雖然她十分的不情愿,只是胳膊擰不過大腿,這個時候也由不得她了。

鈴兒緊緊的抿著嘴唇,清秀的瓜子臉,眉梢彎彎,睫毛上還掛著一大滴的淚珠,欲墜未落之際分外惹人愛憐,雖然只是素顏,卻是有著超凡脫俗的雅致之氣,并沒有平常村姑的塵土味道,小巧的鼻子下是櫻桃小嘴,粉嫩的薄唇正緊緊咬合著,說不出的委屈模樣。

轟!斐龔驚呆了,美女啊,都說意淫強國,手淫傷身,只是斐龔以前手淫時候的性幻想對象也沒有眼前這位少女這般的清純艷麗,整張臉龐就像是出自上帝之手的雕琢,完美,五官的搭配實在是太完美了,在往下掃過鈴兒的腰身,雖然身上穿著的是滿是補丁的衣裳,但是眼光毒辣的斐龔還是能夠分辨的出這丫頭裹在粗布下玲瓏凸凹的身型,透過鈴兒的頸部,斐龔能夠猜得這丫頭的皮膚是多么的白皙滑嫩。

咕嚕!一聲巨大的口水吞咽聲,鈴兒的臉上更是紅艷艷的,頭又低了下去,只是這一次埋得更深了,斐大則是仇大苦深的模樣,不斷的在心里念叨著:“造孽哦,造孽哦,可憐了這么好的姑娘!”

如果斐龔知道貌似忠心耿耿的斐大居然會在心中對他的美好形象做著如此惡劣的詆毀,那么斐龔一定會反擊的,他所要做的就是把斐大壓在他的身下,就他們兩個那體重差別,估計不用半柱香的時間就能夠把斐大壓得休克過去,只是這個時候斐龔還是沉浸在初見美嬌娘的極度亢奮當中,是不可能對斐大的異常有什么關注的。

斐龔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想牽起小嬌娘的手兒好好的慰藉慰藉,只看她那驚慌的模樣,斐龔心中很是不舍啊,只是斐龔的手才剛剛觸摸到鈴兒的嫩手,鈴兒就像是個受驚的小鹿一般,撒開腳丫就跑了開去,離開的時候似乎還帶著幾聲抽泣聲。

玉人已遠去,只是方才觸及到鈴兒柔荑的時候那美妙的觸感還是久久縈繞在斐龔的腦海中久久不曾散去,斐龔還極度猥瑣的將方才觸到了鈴兒玉手的指尖放到鼻邊細細聞了起來。

在斐龔陶醉在自我的意淫時空的時候,他旁邊的斐大卻是差點沒將昨晚的隔夜飯給嘔吐出來,無恥,太無恥了!斐大表面恭敬但卻是在心底將斐龔罵了無數遍,見到斐龔那猥瑣的動作,斐大一陣無力感,也是不由的為鈴兒的未來擔憂了起來。

“老爺,你已經是許久沒有用膳了,我看是不是……”斐大不忍再看斐龔那惡心模樣,還是早點打發讓他吃飯去比較好。

經斐大這么一說,斐龔這才感覺到肚子一陣咕嚕咕嚕叫喚,看來也是餓得挺厲害了,斐龔掄了掄自己又圓又胖的手臂,這個身體像是需要進行減肥才是啊,只是饑餓的感覺卻也并不是那么的好受,經過一陣天人交戰之后,斐龔還是最終選擇了——吃飯。

由斐大領著來到了屋中的正廳,廳子里透氣光亮,除了上堂掛了幾副治家祖訓之外,倒也沒有什么其它別的飾物,倒是沒什么奢侈之分,看來自己還只是個小地主啊,斐龔心中感慨著,不然怎么著也得弄個琉璃屏風來顯擺顯擺才對,雖然他也是不清楚這個是時代到底有沒有琉璃,但還是非常賣力的意淫著。

嗯,還是祭祭五臟廟先,斐龔叫斐大上菜,當下便有3個丫鬟將飯菜端了上來,斐龔仔細的往這三個丫頭臉上瞄,其中就是沒有鈴兒,失望之余他才將注意力集中到桌上的飯菜上來,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敢情這地主階級還要講艱苦奮斗、自力更生吶!。

桌上一菜一湯,再配有一碗白飯,菜是韭菜炒肉絲,肉絲真的是細如絲線,極為稀有的隱藏在韭菜之間,斐龔也是非常艱難的抄了好幾遍盤子發發現它們,不然還險些誤以為這只是一道素材,湯就更過分了,豆芽豆腐湯,湯水清澈如水,曾經有人說最好的湯要么就是清澈如水要么就是濃稠入汁,只是斐龔用湯匙舀來喝了一口,結果是——這其實就是帶點咸味的清水。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