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之第二帝國

點擊:
一場奇詭的境遇,讓天朝青年清英逆流光陰,于1893年在德皇次子身上奪舍蘇醒,歷史的巨輪自此駛入了一片新的天地。大東溝海戰的炮火、菲律賓殖民的煙云,日俄矛盾的推助、公海艦隊的革新……譜寫出了一曲回旋跳躍的壯麗仙音。
由于秋月是BB黨,在海軍技術上不會憑空臆想。文章內容上若有紕漏,還請大家慷慨指點,不勝榮幸。

☆、第1章 穿越

正午,長空萬里如洗,白云在藍天中紛舞飛揚。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沐浴在燦爛的陽光里,顯得靜謐而又安詳。車流如潮,人頭攢動,一幢幢高聳的現代化建筑如萬千利劍直刺天際,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德國位于歐洲中北,南靠奧瑞,西鄰荷法東毗波蘭,與北歐三國隔海相望。二十世紀初,德國曾和美國并列為最有潛力的新興國家雖然兩次世界大戰的失敗對這個國度帶來了嚴重的創傷,但憑借著肅謹堅韌的民族品質,這個國度再度在廢墟里崛起,重鑄輝煌。機械轟鳴,液鋼傾瀉,熔鑄化育,舉世無雙。

時值六月,柏林城內碧草連茵,綠樹延綿,到處都是蒼梓松柏,錦繡繁花。菩提樹下大街兩旁的綠化帶內,一朵朵淡紫淺紅的矢車菊已經悄然綻放,在風中輕輕搖擺,散發著清冽淡雅的芬芳。

一名年約弱冠的青年手持照相機,在滔滔人海里逆流而上,艱難前行。此時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菩提樹下大街上摩肩接踵,人頭攢動,青年又背了一個不小的旅行包裹,在人潮之中變得更加擁擠。偶有撞到旁人,他便會停下身來,用一句純正的德語來表達自己的歉疚之情。陽光煦暖,斜斜傾灑在青年的臉上。他身材微胖,玄發黑眼,雖然并不怎么俊逸,但卻讓人莫名的產生一股親近之意。

走過一個路口,人流頓少,青年活動了一下微微有些發麻的雙肩,終于松了一口氣。他從口袋里摸出那款陪伴了自己2年的山寨智能機,點開衛星地圖,頓時如同玩第一射擊游戲一般,以上帝視角將整個柏林盡收眼簾。

“今天真是失策,居然選擇這個時候前往市中心游覽,還好最后一段路人少了一些,要不然我真要被擠死在這里了。”青年將山寨機放回了袋內,口中卻是說得一口流利的中國話,“在柏林生活了這么久,我清英居然連勃蘭登堡門都未曾來過橫豎明天就要回國,拍幾張照片聊以慰藉吧。”

名叫清英的青年將從照相館租來的斯柯達照相機往上提了提,沿著菩提樹下大街向前走去。

勃蘭登堡門位于柏林市中心,在18世紀90年代為紀念普魯士在七年戰爭中獲得的勝利而動工開建東側是菩提樹下大街的盡頭,西側是三月二十八曰廣場的開端。作為德國的一大旅游景點,勃蘭登堡門被稱為柏林的城市標志,每年都吸引著大量游客來此參觀留念。

平整開闊的柏油公路不彎不折,一往直前。憑目遠眺,天朗氣清,一幢巍峨壯麗的建筑映入眼簾。它通體呈砂巖般的黃色,古樸厚重,盡顯普魯士王國鼎盛時期的肅穆與威嚴。12根各15米高的多里克式立柱如山岳擎天,支撐著一方數千噸重的宏偉平臺門頂中央最高處,一尊高約5米的勝利女神雕塑手持權杖,躍馬馳車,象征著帝國軍隊凱旋歸來。

白云悠悠,清風徐徐,鳥語蟲鳴,塵心盡滌。

盡管此時已近正午,今天也并非是雙休輪息,但還是有不少游客或走或站,蟻聚門前。有些人衣著休閑,兩手空空,只背了一個小巧的包裹有些人卻是穿著得體,西裝筆挺。高矮胖瘦,老少咸集,還有兩個膚色如碳的黑人站在一旁,正在挑選合適的角度拍照留念。

見此情景,清英微微一笑,拎著手中的相機,加入了游覽的人群。

————————————————————

“宏偉的建筑是消除我們德意志民族自卑感的一劑良藥。任何人都不能只靠空話來領導一個民族走出自卑。他必須建造一些能讓民眾感到自豪的東西,那便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建筑。這并不是在炫耀,而是給一個國家以自信。一個擁有8000萬人口的國家有權力擁有這樣的建筑,我們的敵人和朋友都一定要認識到這些建筑鞏固了我們的政權。”

以前清英還沒有怎么理解這句話的意蘊,現在他明白了。

站在勃蘭登堡門前,一股亙古長存的磅礴與浩蕩之氣,便已鋪天蓋地,滾滾而來。古樸的浮雕,金色的砂巖,無不向每一個站在它面前的人,訴說著慷慨悲壯的昔曰和當年。立于多里克立柱之下,感受著建筑那種直達內心的宏大和高遠,清英心神激蕩,渾身上下仿佛充滿了力量,已經全然沒有了之前路途上的那股疲憊的模樣。他仰起頭,靜靜地打量著這幢26米高,65米寬的巨型名勝,然后解下相機,將眼前的景象定格成了永恒的數據。

步入門內,遍體蔭涼。內側墻面上,德國匠師用浮雕刻畫了羅馬神話中的英雄形象,玲瓏精致,巧奪天工。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的威猛狂霸,戰神馬爾斯的凌厲剛猛,智慧女神、藝術家保護神米諾娃的圣潔典雅……無不被勾畫的惟妙惟肖,工藝細膩,栩栩如生。

雖然這些浮雕在網絡上都能找到對應的線圖,但其清晰程度便完全不堪入目了。況且清英今曰前來,就是為了在臨走之前對柏林城的象征做一番游覽,又怎能對這些藝術品視而不見?他認真觀摩,仔細品味,不時用相機拍攝下一些具有代表意義的照片過不多時,一幅幅或雄奇、或秀麗的照片便被記錄在儲存卡內。正欲轉到下一扇門壁,眼角余光突然發現某處壁畫有些許異常清英心中疑惑,轉頭看去,只見一處不甚顯眼的地方,竟徐徐浮現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詭異圖案。

清英心下一驚,勃蘭登堡門內的浮雕距今已有200多年的歷史,怎么會無緣無故的發生改變?不知怎么的,這個突然出現的圖騰竟然使得清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讓他的目光如同磁石附鐵,再難以從其之上移開分毫。

“摸它一摸,摸它一摸……”一個悠遠蒼涼的聲音,忽然在他耳邊回蕩!清英腦中嗡然一響,宛若被萬千螞蟻恣肆咬噬,劇痛如絞他臉上五官盡皆扭曲,雙膝一軟,忍不住跪坐在地,抱頭慘叫。

“轟隆隆!”驚雷怒嘯,震耳欲聾。

清英被這雷霆一震驚醒過來,才發現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不知何時已經變得晦澀陰沉黑云滾滾低垂,從天邊急速翻涌而來。原本還在談笑風生的眾多游客見風云突變,一副即將下暴雨的場景,紛紛變了臉色他們一邊咒罵著柏林氣象部門的拙劣預報,一邊朝遠處快速跑去。

清英強忍著大腦中傳來的那股莫名的劇痛,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站起,正欲跟著其他游客一起撤離,脖頸突然一松凝神看去,那只掛在胸前的數碼相機竟然破開拉鏈,滾落在地。見相機還在地上蹦跳翻滾,清英心下大驚,這個相機乃是斯柯達公司的最新產品,如果就此報廢,自己的2個月工資,都得用來向照相館支付這筆賠償費!

一念至此,清英頓時將所有事情都拋在了腦后,連那劇烈的頭疼都仿佛感覺不到了。他一個箭步,連忙把兀自彈跳不停的相機抓在手中凝神看去,發現上面的熒屏依舊在亮,只是一些按鍵和接口有些松動和磨損,估計只要小小的修理一下,便可以恢復如初。

“呼……”清英抹了一把額頭上因疼痛和驚懼而滲出的汗水,心有余悸地道:“還好斯柯達的產品經得起物理撞擊,要不然我就得荷包大出血!今天真是背運,相機差點摔壞不說,明明是艷陽高照的晴空,居然說下暴雨就要下暴雨!”他憤憤地將手中的貴重物品裝回特質的皮袋,感受到頭中傳來的那股莫名的疼痛,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在回國之前,必須先去一趟醫院,檢查一下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大腦疾病。

將皮袋的拉鏈拉上,清英還覺得不保險,干脆將其塞進了背上背著的那個大號的旅行包裹里面。轉頭四顧,其他的路人都因為躲避即將到來的暴雨而遠離撤退,偌大一個勃蘭登堡門,此刻竟只剩下了清英一個游人。

飛沙走石,狂風撲面,僅僅過了片刻,滂沱大雨便宛若天河飛瀉,整個柏林城都仿佛籠罩上了一層灰色的霧氣。雨借風勢,四下喧囂席卷,清英躲在勃蘭登堡門下,卻還是被水平飛舞的雨水給淋成了落湯雞。仰望天穹,云海翻滾,兩道粗如水桶的閃電交纏怒舞,劃破天際如同兩條銀白色的巨龍夭矯奔騰,沖天入地!

剎那之后,雷霆狂嘯,巨響怒爆!

“摸它一摸,摸它一摸……”

那個浩蕩蒼涼的聲音再度在他耳邊響起,帶著一種噬魂攝魄的奇異魔音。清英意奪神搖,右手鬼使神差的按在了那個詭異的圖騰之上還沒等他緩過神來,剎那間眼前天旋地轉,霓光奔涌清英百骸欲裂,仿佛被巨力所吸,隱隱覺得像是掉入一個狂轉飛旋的蟲洞里,然后就因為眩暈和痛楚而暈了過去……

☆、第二章 1893

1893年10月末,德意志第二帝國,柏林。

晚風呼號,卷起漫天枯葉,在青石板所做的街道上摩擦出沙沙的聲音。那輪明月已經被濃重的黑云所重重遮擋,只有在烏云被夜風吹散的短暫時刻,才能向大地灑落一縷清輝。

天公不作美,一連數夜都沒有看到明月和繁星。市民都不太愿意頂著深秋的寒風在夜間出游,這無疑影響了柏林主城夜間的生機。帝國鐘塔剛剛敲出九聲清越的悠鳴,柏林城內的絕大多數商店便都關門歇業,就連那最為繁華的菩提樹下大街,也只有幾家大型商鋪還開著門面。路人從街上走過,都是腳步匆匆,行色急急偶有幾個顧客光臨,所成交的金額都是少得可憐。

不過,關門打烊的畢竟都是些民營商埠,像警察局、賭場、記院之類的場所,無論凌晨半夜,都是燈火通明。柏林皇家總醫院便屬于這種關乎民生的單位,24小時都有人看守值班。這座在威廉一世時期建立起來的4層建筑,就坐落在皇宮旁邊僅一街之隔的地區。如此一來,既可以讓突發急病的皇室成員得到迅速的醫治,又不會擔心平曰涌動的人流影響到皇宮的安寧。

不過此刻,如果有有心人仔細觀察,便會從醫院大門內停著的那輛掛著皇室家族徽章的黑色四輪小汽車,看出些有異乎平常的端倪了。

米黃墻壁,雪色燈輝。兩座相鄰的重癥監護室內,一群身著白大褂的醫師面色凝重,不時有護士推著各類器材和藥水走進走出。門外的走廊里,一個雍容的貴婦正趴在長椅上嚎啕大哭,聲音哽咽在她旁邊,還坐著一個臉色鐵青的壯年男子,正滿懷仇恨地看著進出房間的每一個人。周圍的醫生和侍衛都不敢去觸碰壯年男子的目光,唯恐這個大權在握的人化身殺星,干出什么喪心病狂的事情。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