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神捕亂宋

點擊:
一個無辜的21世紀網絡宅男,在家上網的時候,錯點了[確定],攜帶著一個牛B的系統,俯身在一個弱不禁風的失憶小乞丐身上。
打拼在包拯,公孫策,展昭,王朝馬漢張龍趙虎,范仲淹,楊家將,歐陽修等眾多名人的宋仁宗時代。

☆、第一章 亂入受欺負

電腦前,宅男張宇瞪著布滿血絲的熊貓眼,專心致致地盯著屏幕。右手鼠標狂點,左手鍵盤亂按,展現迅捷無比地微*操*技*術。嘴里卻吼道:“牛魔王,你丫滴再不死,老子帶城管滅了你的壓寨夫人。”

突然間,遠處的太陽的光輝漸漸的消失,抬頭一望窺究竟,東邊飄來奇云一朵,黑壓壓。大有一股:‘溪云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景象。

夏天的天氣總是讓天氣預報的人苦惱,艷陽還掛在天宇,鑼鼓般的雷鳴已經逼近,一陣陣涼風驅散之前的余熱。楊柳一頭隨風飛舞的長發,迷人異域情調的明眸,迎風擺動婀娜多姿,交匯發出沙沙的聲響。有點沙啞而又極富彈力的嗓音。

“轟隆!!!”一聲炸雷。在天空中響起。道道銀蛇群魔亂舞。時而竄出云層。時而沉浮逆境。

接著又是“轟隆隆——”幾陣雷聲,黑云象一群奔騰咆哮的野馬。一層層漫過頭頂,越聚越厚,越壓越低,好像站在樓頂就能扯一片下來。太陽嚇得不知道躲哪去了,就好像誰一下把時鐘撥到了晚上,天地間一片漆黑。

某宅男感覺到一陣詭異,拿起旁邊干枯的水杯,裝萌般地喝著水,掩飾著內心的緊張。

“咔嚓!!!”一聲巨響,閃電從天而降劃過天邊落下,伴隨著雷鳴響徹整個天空和地面。閃電化成一把利劍。越過了窗戶,朝著宅男張宇劈來。

然而電腦旁的宅男張宇完全處在麻痹狀態,竟然忘記躲開。幸好,無敵宅男光環庇佑下那閃電的準頭偏了偏。直接斬在了電腦上。

電腦屏幕瞬間發生了變化,桌面上久違的島國女仆竟然俏皮開口說話了,問道:“哥哥,何必這么費勁呢?”

一聲‘哥哥’讓張宇渾身都酥軟。麻酥酥的產生了一身雞皮疙瘩。接著就像一盆涼水澆在了他身上。

“你想成為殺手嗎?”

殺手?老子可是毀滅全人類未來的宅男(你懂的,嘿嘿)。

“你想成為捕快嗎?”

“撲你老*母啊。這種低工資,高風險的工種哪里有城管厲害。”

“你想擁有一份令人羨慕的好工作嗎?”

“你想讓天下的女孩都仰慕你嗎?”

“你想在三十歲之前就衣錦還鄉嗎?”

……

張宇露出了蔑視的眼神,害的他白高興了一場,原來是無良廣告啊。一氣之下,鬼使神差的按了enter鍵。

按了enter鍵的一剎那,他突然感覺到屏幕涌出一陣巨大的能量波動將自己卷在當中,無數的電流洶涌澎湃,奮力撞擊。自己就像漩渦中的一葉扁舟,隨波逐流。翻江倒海中,他的意識漸漸變得模糊,最終,如靈魂脫竅般,虛脫……

電腦屏幕上赫然顯示著

“你想成為捕快嗎?”

時間,場景瞬間變換,鏡頭出現的地方再也不是烏煙瘴氣的狗窩,而是鳥語花香,四面透風的廟宇。拿現在的話說——破廟。

咋回事呢?張宇睜開眼睛,來了一個獅子甩頭。‘哎呦,’一不小心,扭大了,脖子發出‘咔咔’的響聲。疼的張宇不得不告別了莊子。

“哎呀哎,好疼啊。什么時候自己的身體這么脆了。”

“咱以前可是拿過小**動會50米老頭慢騎冠軍啊。”

一束陽光射在他的臉上,感覺到鼻子癢癢地。

“啊嚏~~~”張宇打了一個大噴嚏。

只感覺到一陣眩暈,頭腦昏花,眼冒金星。然后躺下。一個噴嚏就將咱打到,這身體差勁兒到什么程度。

“砰!!!”

“哎吆!!!”后腦勺碰到了什么。讓張宇條件反射起來,抱著后腦勺,疼的哇哇大叫。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什么東西?!”

“好痛,好痛?!”

順手將那玩意拿了出來,看了一眼,一陣五百年前至尊寶找到紫霞仙子,拿著照妖鏡的音樂,五分鐘大特寫,就完全呆住了。

靠,一個破碗。上面還崩掉了缺兒。

“這個破碗是怎么來的?”

張宇呆呆地看著手上的破碗既熟悉又陌生,腦子都發懵了,忍不住發出聲來。

“物品名稱:乞丐之碗(張宇專屬)

被動:要錢的幾率增加5%”

你妹啊?‘乞丐之碗’都tm的出專屬。是人就知道,專屬就是垃圾貨。不能賣錢,只能賣npc。

等等?似乎?張宇馬上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這里不是自己的狗窩。

四周打量著,屋內遍地狼藉。房屋正中擺放一尊銅鼎,四周粗柱上掛著破爛的布幔。一尊泥像座于銅鼎后的泥臺之上,覆滿灰塵。這泥像高三米有余,頭戴紫金盔,身穿綠袍鎧甲,一張臉紅若朝霞,三縷長須飄然胸前。不用問,這經典自然就是我輩楷模,武財神關老爺。

難不成一切都在做夢?張宇傻缺兒般的又狠狠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感覺到疼痛,確認不是幻覺。

難道被綁架了?仔細一琢磨,自己沒錢,沒本事,完全的一點利用價值都沒有,絕不會有人綁架自己,只記得最后按了一下enter鍵,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整個事情透著一股怪異。

腦子中突然間多了很多東西,似乎有一些不屬于自己的。正如之前自己瞧見碗和后世的游戲里的一樣,竟然有屬性。

又重新拿起那個破碗仔細瞧著,

物品名稱:乞丐之碗(張宇專屬)

被動:要錢的幾率增加5%

果然是這樣,也許是咱真的附帶了一個什么系統。然后仔細想著,結果出現了一個界面。好像鋼鐵俠里全息映像一般。

人物姓名:張宇

職業:小乞丐

國籍:大宋

年齡:15歲

狀態:弱不禁風

戰斗力:3(果然是戰斗力不足5的渣)

目前任務狀態:無

就在我們的主人公查看他的屬性的時候,此時一群乞丐要飯回來了,乞丐住的地方自然就是破廟了。好歹也算是個遮風避雨的地方。

“咱們大宋有錢人是不是都死絕了,一天下來要不得仨瓜倆棗。”

“這話不對啊,是有錢人越來越多了。是善人都死絕了。”

“對。這幫有錢人為富不仁,吝嗇鬼。改天糾集幫里弟兄們到他們家唱蓮花落去。”

一群乞丐涌入破廟,舉止閑談之中,充滿玩世不恭。進來一瞧,正瞧見張宇跪在地上,張開雙臂一動不動的下神。

其中一個乞丐好像是他們的頭兒,只瞧他的打扮上與眾不同。一張長方臉,頦下微須,粗手大腳,身上衣服東一塊西一塊的打滿了補丁,卻洗得干干凈凈,手里拿著一根打狗棒,背上負著個朱紅漆的大葫蘆。腰間還有三個袋子。這就是俗話說的:丐幫三袋長老。

道:“小魚兒,你在干嘛呢?”

張宇腦子一時間沒有轉過玩兒來,還以為在網吧的玩游戲,隨口道:“看屬性。”

“屬性?”眾乞丐摸著頭感覺到莫名其妙。難道我們落伍呢?

那名乞丐上前摸張宇的額頭:“燒還沒退啊?”

“一邊擼*管去,別打擾哥。”

“吇”張宇被人打斷一下,從人物界面里回過神兒來,一瞧一群跟自己穿著打扮無兩樣的,身上衣服東一塊西一塊的打滿了補丁。

只瞧見一群乞丐閃到一旁,剛才摸張宇的乞丐甲躺在地上。雙目充血,臉色鐵青,甚是駭人。

張宇身體一顫,眼神連忙退縮。仔細一想,一些記憶爆發出來,想來是原來那小乞丐的記憶。也是叫張宇,喚名小魚兒。怪不得能附身呢?咱也叫張宇。一千年前是一家啊。

記憶內,面前的乞丐是這個破廟里乞丐的頭兒。算是丐幫的一個分支舵,天長縣(今屬安徽滁州天長市附近)

他不敢多看,只怕對方嫉恨在心,忙將頭縮回,但身子稍稍移出,斜對,心道:“這家伙平常,仗著自己是三袋長老總是欺辱打罵前身。”到底怎么辦呢?

突然間不知道那個沒穿褲頭的家伙爆吼道:

“小魚兒?!你居然敢打長老,你作死啊?!”

長老是你親爹啊,還是你基友啊?!還來不及多想。

一陣黑影朝著咱襲來。

“砰!!!”

耳邊好像有人無情地對他說:受到攻擊,hp減少10點兒。

雖然這一拳看起來很猛。但是,造成的傷害卻很小。這是相對于別人來說,對咱弱不禁風的小身板,哪里經得起捶打。

連忙抱著頭,撅著屁股道:“救命啊,大俠饒命啊,大俠饒命啊。小的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兒……”

“你不是孤兒嗎?哪里來的八十歲老母。”

“你他*娘*的才十五,還沒發育呢?你個龜孫子,還想要小乞丐。”

“告訴你,你是乞丐,你這輩子就是乞丐。乞丐是什么?就是要飯的,注定娶不起媳婦兒。”(瞎說,朱大大怎么有三宮六院的。)

一連串的反駁辱罵,讓他啞口無言,百口莫辯。電視劇里不都是這樣寫的嗎?只要壞人說這句的時候,那些英雄們都會心慈手軟,放你一條生路。坑爹的電視劇啊。可是他忘記了,面前沒有英雄,有的只是乞丐。

“救命啊?!”

☆、第二章 大宋第一頓飯

乞丐們罵累了,也打累了。紛紛的找一塊兒干凈的地兒蹲下,享受著今天的勞動成果。

“你饅頭什么餡兒的?”

“你傻啊,饅頭要有餡兒,那是包子。”

小魚兒還在中央抱著腦袋,撅著屁股。在充滿霉味兒的破廟中,嗅到一股香味兒,引起了生理反應。肚子‘嘰里咕嚕’的吶喊。看來真的餓了。抬起一條胳膊,用眼睛掃了一遍。

聽著他們咀嚼的‘吧唧’聲。好吃的,流著口水。心理嘀咕著:‘有沒有咱的一份兒?’不過由于咱惹怒了那三袋子長老,估計今天肯定沒戲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