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煉金大中華

點擊:
400年后的煉金術士穿越到1890年,且看他如何利用自己未卜先知的歷史知識和神奇的煉金術,扭轉中華民族近代屈辱的歷史!起家北冰洋,覆滅大清朝,轟炸小日本,游走于英法之間,分割沙俄,包養德意志,裂土美利堅,用強大的軍隊把中國打造成世界上最強盛的國度!龍灝說,我泱泱中華要讓萬國來朝,成就一個大中華盛世,讓世界以學漢語為榮!

第001章 來自400年后的煉金術士

白令海峽的水,是那么湛藍!

一名瘦弱的小男孩從烏黑的船孔伸出手去,舀起水,心里嘆道:十九世紀的世界啊,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美好!

這是一艘黑戶口的蒸汽船,排水量不過350噸,卻在甲板下裝了整整200個人,其中大部分是清國人,還有少量的日本四國土著和朝鮮采珠女。

甲板之下的大貨艙,生活條件十分惡劣,說到底,這是一艘販奴船,200人只要有四分之一能活著抵達目的地,這艘船的船主就能有賺,哪里還管這些下賤的東亞人死活?

現在是深夜一兩點鐘,被捉來的苦力大部分都已入睡,唯有那名小男孩披著一塊還算干凈的帆布,坐在船舷邊,有一下沒一下地舀著海水。

角落里,周伯當伏著身子輕聲對旁邊的龍甘箬道:“竿子,你說少爺燒退之后是不是傻了?”

竿子,是龍甘箬的外號,形容他細長瘦高的身材。

龍甘箬輕哼了一聲,道:“傻了也好,他若是知道老爺和夫人都已過世的消息,那不得傷心死他?”

這個‘少爺’,不消說就是坐在船舷邊的男孩,他叫做龍灝,今年12歲,不過如今,他體內的靈魂卻是來自四百年后!

一丁點月光透過海面反彈進船孔,照亮了龍灝的臉,那是一張蒼白的臉,眉毛濃密、眼睛深黑、鼻梁高挺、唇薄如翼。

看上去頗為俊俏的一個小男生,不過因為多日的發燒和飲食不足,臉頰都凹陷下去了,并且,他腦后還留著一條長長的辮子!

龍灝是大清國一名漢族都統的獨生子,從小生長在關外,前段時間由于一場政治角力失敗,他的父親龍正興受到牽連被捕入獄,而他的母親也一病不起!

等到圣旨下來,龍正興被判斬立決,家人流放以北三千里,龍灝的母親便吩咐人把宅子焚燒了,自己吊了白綾,使幾名心腹帶著龍灝逃往海上。

周伯當和龍甘箬,就是幾名心腹之二!

可誰知這些心腹經驗不足,一不留神居然被騙上了這艘黑心的運奴船,正想反抗,小龍灝又偏偏發起燒來,沒奈何只能忍耐。

而等到龍灝病情穩定后,周伯當等人傻眼了:這艘轟隆隆的鐵甲船,開到哪里來了?海面上,連冰塊都能看到呢!

于是乎,周伯當等人只得繼續忍耐,等待這艘蒸汽船靠岸補給時再想辦法暴動逃脫。

周伯當是干過士兵的,用大清國的話來說,就是龍正興的親兵,家丁!

他們幾個心腹一聯合,把甲板下一些妄圖搶掠的朝鮮人和妄圖**的日本人猛揍了一頓,獨霸了一塊干爽有船孔的好位置。

每日少得可憐的黑面包和清水,也能先搶奪一份到手!

龍灝把手臂從船孔縮回來,一點微不足道的金光一閃,似乎有什么東西,鉆進了他的皮膚下。

龍灝心想:‘金源’喂養的倒是快,我穿越回這個時代不過十天,金源似乎已經有13夸了呢!虧我剛開始還以為這副身體不能喂養金源,白擔心了半天。

金源,是煉金術士從小就必須喂養的一種微生物,在四百年后的地球,煉金術士擁有金源是一件最普通不過的常識。

這副身體里的靈魂,前世就是一名天才煉金術士!

四百年后,2290年,龍灝是華夏國有史以來最杰出的煉金術士,他以25歲的超小年紀創歷史記錄地從煉金學院畢業,很快就成為了地球上最頂尖、最令人矚目的一名煉金術士。

這里簡單交待一下未來歷史,2078年,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歷經20年,引爆了超過五千枚核彈,2098年戰爭結束時,全球只剩下5億人,整個地球籠罩在一片黑云之下,進入核冬天。

2198年,戰爭勝利一百周年,地球已經重建,原來的量子物理、化學、機械等科目被列為禁書,不允許學習,因為地球聯邦害怕再次引發核戰爭,徹底毀滅掉地球。

2205年,煉金學院成立,煉金成為科學的延續,每個地球人,無論國籍,都必須學習煉金術,而只有少部分優秀的人,才能從煉金學院畢業,被頒發予‘煉金術士’的徽章。

2255年,地球只剩下華夏國、美澳國、德非國還有戰敗島,上層主流人士,包括金融家、政客、律師、教育者等,都必須擁有煉金術士的徽章。

全球人以成為煉金術士為榮。

龍灝畢業后,本來有機會成為華夏國的領導人,不過由于他探索量子物理、化學等禁書的事情被曝光,眾口筆伐、聲望一落千丈。

而在一次秘密的小型核試驗中,龍灝不幸失敗,被核爆炸帶回到四百年前的這個同名同姓的小男孩軀體里。

經過十天的靈魂融合,龍灝不僅接受了目前的身份,還成功地在這個時代合成了第一個‘金源’!這個煉金術士的立足之本!

龍灝緩緩站起身子,瘦小的身軀使他連大船的顛簸都抵御不住,站都幾乎站不穩!

不過,龍灝卻悄悄握緊了小拳頭:上天你既然給了我重活一次的機會,還把我帶回到了這個令無數中華兒女扼腕嘆息的年代,那么,一切就由我龍灝,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煉金術士來改變吧!大中華,要在我的手上崛起!婊子養的歷史,將會改寫!

周伯當一直在留意龍灝,看到他霍然站起,幾乎要摔倒的樣子,連忙輕呼:“鴛兒,快點去照顧少爺!”

離著幾米遠,地板上一個凸起猛然一動,一條矯健的影子向龍灝沖過去,把這個連站都站不穩、心里還想著要中華崛起的少爺給扶住了。

龍灝只覺背部偎上了一個柔軟的軀體,他回頭去看,只見一個與他差不高的少女,皮膚白皙、眼睛黑亮,正用很擔心的眼光看著自己。

鴛兒輕聲道:“少爺,你沒事吧?”說完,就垂下腦袋,貌似很害羞。

鴛兒與龍灝同歲,是龍灝母親從難民里挑揀著買來給兒子當暖床丫鬟的,到龍家已經九年了!可以說,對龍灝感情深厚。

十天來,龍灝融合了原來那個靈魂后,曉得此前那個混賬小子做的錯事給鴛兒帶來的傷害,有心補償,他輕輕抬起鴛兒的下巴,柔聲道:“鴛兒對不起呀,以后少爺都不會嘲笑你的臉了,而且少爺向你保證,一定會把你的臉治好!”聲音雖輕柔,但在寂靜的夜里,卻連周伯當、龍甘箬也聽聞的到。

他們目瞪口呆,相對而視:完了,對鴛兒也這般溫柔?少爺他可真的是燒壞腦子了!

輕柔的月光調皮,愈發進入這個貨艙,灑在鴛兒白皙如瓷的頸脖上,照出她還未長成,卻已形狀完美的臉部輪廓。

不用說,這是個小美人胚子。

然而,這些都被臉上那一大塊觸目驚心的紅斑給破壞了!鴛兒的左臉上,赫然有一片燒傷的斑痕!

鴛兒怯怯弱弱地道:“少、少爺您干嘛和我說對不起啊?我,我……”

鴛兒臉上這道斑痕是十歲那年為了救龍灝而留下的,可自那以后,不懂事的龍灝就逐漸討厭起了這個毀了容的小丫鬟,輕則言語諷刺、重則賞賜板子,弄得鴛兒這兩年來,過得生不如死。

若不是鴛兒從小練就一身好武功,可以保護龍灝,只怕早就被龍夫人給趕走了呢!

這次落難來到未知的海上,鴛兒本就害怕,這時突聞龍灝冒出一串什么道歉、還要恢復自己容貌的‘瘋話’,小丫鬟還以為少爺想出了什么鬼點子,要整治自己呢!

差點沒嚇哭了!

龍灝看著鴛兒晶瑩欲滴的眼眶,納悶問道:“哎?你干嘛哭了,我跟你道歉,你也不用感動至此嘛!”他來自四百年后,那個時候男女平等,在龍灝看來,向女人道歉,特別是這么貼己的丫鬟道歉,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鴛兒抽泣道:“少爺,嗚嗚……你不要打鴛兒板子,鴛兒很乖的,會很乖的!”

龍灝想了一會,才恍然大悟,這是在1890年的清朝啊,男尊女卑很嚴重的畸形封建年代,不要說鴛兒只是一名買來的丫鬟,就算是夫妻之間,丈夫也能隨意打罵妻子呢!

哎,真是一個萬惡又可愛的男權時代啊!龍灝感嘆。

見一時半會跟鴛兒講不清,龍灝哭笑不得地揮揮手:“你去一旁睡吧,對了,把龍伯叫過來!”

見少爺沒叫護衛來打自己板子,鴛兒意外地停住了抽泣,囁囁問道:“少爺,現在嗎?”

現在是凌晨三點鐘,是人睡的正香的時候,現在去叫龍伯,少爺行事真是出人意表啊!

“是的,你快點去辦,我得坐下歇歇!”龍灝揉揉腿,暗嘆自己這副身子太弱了,顛簸幾下骨頭就跟散了架一般,真要命!

鴛兒連忙去了,心里還嘀咕:少爺,好像真的有點不一樣了呢……

龍伯是一位六十歲高齡的老人,忝為龍家的大管家,聽說龍正興也是龍伯看著長大的,威望甚高。

龍伯被鴛兒叫醒,古來稀的年紀,睡眠本就少,這會兒,他挪著腿腳,來到龍灝身邊,恭聲道:“少爺,您找我?”

龍灝從記憶里得知,千萬別小看了面前這位鞠瘺的龍伯,鴛兒的武功,可都是他傳授的,而且到目前為止,尚未得他真傳十之二三。

龍灝亦恭敬地道:“龍伯,這么晚打攪您,真過意不去!”

這是少爺嗎?龍伯微訝,道:“沒事的,我這把老骨頭還撐得住,不曉得少爺大病初愈,是否好了點,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龍灝沉聲道:“龍伯,這是在哪里?我們的情況很糟糕吧?”

……

少爺一病之后長大了!

龍伯與龍灝交談到天亮,最后龍伯丟下一句:“少爺,您有什么想法盡管放手去做,我們這十一號人,早就把命賣給了你們龍家,什么都不必顧慮的!”

龍伯說完,顫巍巍地走到周伯當等人身邊,低聲交待了幾句,這些心腹的臉色都變了,幾乎當場蹦將起來!

蝦米?少爺要劫船?!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