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之悠閑

點擊:
葉雷陽重新回到了填報志愿的那一天,他不想出人頭地,不想飛黃騰達,他只是想悠閑的度過自己的人生,悠閑的陪著那些生命中重要的人慢慢變老。

正文

第1章 癡人說夢

葉雷陽覺得很累,對于很久沒有用自己的力氣站起來的他而言,如今睜開眼睛看一看周圍的世界已經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有時候他也會回憶從前,想起自己還能夠在夕陽下奔跑的時候,雖然父母在自己上大二那年就去世了,給自己也留下不少撫恤金,但對于葉雷陽而言,如果不是那一次莫名其妙的見義勇為,自己也不會從撲街寫手變成一個重癥肌無力的病人,躺在這冰冷的醫院里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下輩子老子再也不做好人了。”

葉雷陽心里面暗暗的罵了一句,腦海之中閃過無數自己曾經看到過的小說電視劇,最終得出的結論是,這個世界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就好像自己救下的那個女明星,除了給自己付了醫藥費之后,竟然一次都沒有再出現過。自己那個女朋友更有意思,在確定自己是絕癥之后,干脆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莫過于此。

“看來老子是真的要掛掉了。”

葉雷陽努力的瞇起眼睛,雖然這耗費了他為數不多的力氣,但他總覺得,離開這個狗屁世界之前,自己總要看上一眼外面,他記得自己這個床位應該可以看到外面天空的。

人生寂寞如雪,凄凄慘慘戚戚,葉雷陽看著外面那一抹湛藍的天空,腦海里面忽然冒出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詞來,漸漸失去的力氣和觸覺讓葉雷陽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病床旁邊七八位對著自己指指點點的白大褂可絕對不會是來看戲的,因為葉雷陽記得,自己好像簽署過遺體捐獻協議,否則這家醫院可沒那么好心讓自己在醫藥費用盡之后住到今天。

慢慢的閉上眼睛,陷入一片黑暗當中,葉雷陽知道,自己要跟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下輩子,老子一定要掄圓了活個痛痛快快!”

……

……

“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穩,誰又愿顛沛流離。”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雷陽腦海里面出現這么一句話,可他忽然覺得自己有點太文藝腔了,睜開眼睛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臉蛋,努力的告訴自己,別像個文藝青年那么多愁善感,身為一個男人,要陽剛豪邁大碗喝酒大塊吃肉才像個爺們。

“等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葉雷陽腦海當中忽然閃過一個奇怪的念頭,他猛然間意識到,剛剛那一系列動作,自己原本已經很久沒用過了。

更重要的是:“老子不是已經死了嗎?”

“葉雷陽,你在干什么?”

一個清脆的聲音在葉雷陽耳畔響起,卻讓他打了一個激靈。

抬起頭,葉雷陽卻一下愣住了,世界的一切仿佛都在他眼中失去了光彩,眼中只剩下面前的這個人。在葉雷陽的思想當中,他不知道自己此時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樣的狀況,是不是有妖魔鬼怪的存在,又或者上天讓自己在臨死之前做一場美夢,但此時此刻他寧愿自己沉湎在這個有些虛幻的夢境當中。

“唐欣,你是唐欣?”葉雷陽張了張嘴巴,發出一個聲音,同時手指微微有些顫抖,抬起來想要撫摸面前人的臉龐,卻又害怕這不過是自己的一場美夢。

“你這人,抽什么風啊。快點把志愿書填完,一會兒就要照畢業相了。”名叫唐欣的女孩大概十七八歲的年紀,留著清爽的短發,不施粉黛清麗的臉龐給人的感覺很親切。雖然對葉雷陽古怪的舉動有些害羞,卻還是耐著性子對他說著話。

“我居然真的活過來了!我居然真的活過來了!”

此時的葉雷陽卻沒有理會唐欣的話,他整個人都沉浸在一種古怪的氛圍當中。

他記起來了,今天是2001年7月15日,高考已經結束一個星期,今天是填報志愿的日子。

前世葉雷陽如果說最大的失誤,就是錯誤的估計了自己的高考分數,原本他以為按照自己平時的成績最多也就是四百九十分左右,能混上二本線就已經是運氣不錯。卻萬萬沒想到,自己超常發揮,最終居然考了五百三十多分。

四十分的失誤在估分的時候是很少見的,也就是因為這個失誤,葉雷陽錯過了自己人生最重要的女人,也錯失了改變命運的機會。

看著面前的唐欣,葉雷陽相信,除了自己沒有人會知道,十年之后,這個女人會從錦江國際的最高處一躍而下,結束了她如夏花一般璀璨的生命。

也不會有人知道,那個時候在京城做編劇的自己,得知這個消息之后,是哭的如何撕心裂肺。

葉雷陽不會告訴任何人,曾經的自己是如何喜歡面前這個女孩,每天哪怕只是坐在后面看著她的背影,嘴角都會露出一抹會心的微笑。

人生在世一輩子,有些人有些事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就好像兩條射線,偶然間有了交集,可之后卻漸行漸遠,漸漸的沒了彼此的消息。

抬起頭看了一眼外面湛藍的天空,葉雷陽忽然覺得心情無比的愉快了起來,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張還沒有填好的志愿表,站起身對唐欣笑道:“唐欣,你報的哪里?”

“濱州師大。”唐欣下意識的回答葉雷陽,可下一刻卻指著被葉雷陽撕掉的志愿表:“你瘋了,今天就交志愿了。”

葉雷陽聳聳肩,對唐欣笑著說:“沒關系,我打算換志愿了。找老師再要一份就是了。”

唐欣一臉的莫名其妙,不知道這家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葉雷陽卻沒有猶豫,徑直走向講臺,對正在低頭看著志愿的班主任道:“老師,我想再要一份志愿表。”

班主任秦永江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葉雷陽記憶當中自己在他班里受了不少照顧。

看了一眼葉雷陽,秦永江一笑:“怎么,不想去天府學院?”

葉雷陽點點頭:“是的,太遠了。我打算報濱州師大。”濱州師大是省城的一所師范類學校,分數線要比葉雷陽之前報考的天府學院高三十分左右。

秦老師眉頭皺了皺,卻沒有馬上說話。

一旁已經有人笑了起來:“葉雷陽,你又開始白日做夢了!”

葉雷陽的臉色一變,眼睛瞇了起來,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在他的嘴角露了出來。

第2章 反擊

人一輩子當中,總會有那么幾個損友的,也許平時吵吵鬧鬧,也許平時總是打架,但在最關鍵的時刻,有朋友的感覺,總是幸福的。這種感覺如果不是經歷過一些事情,是無法去體會到的。

看了一眼跟自己一起站在秦老師身邊的男孩,雖然高高瘦瘦的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風,但實際上卻相當的強壯。

葉雷陽依稀記得,當年自己在京城因為剛剛開始做編劇吃不上飯的時候,就是借住在這個名叫張野的家伙那里,足足混吃混喝呆了半年,那時候張野賺的也不多,雖然這家伙時不時的總是毒舌自己不要做編劇這個沒錢途的職業,但卻沒有趕自己出去。

上輩子,在葉雷陽見義勇為半年之前,張野出了車禍,當葉雷陽從老家趕到京城的時候,只能看著他冰冷的墓碑掉淚。

此時此刻,見到老友的歡欣卻被某人屢教不改的毒舌嘲諷給沖淡了不少,葉雷陽知道,這家伙不是看不起自己,只是單純的認為自己不切實際好高騖遠罷了,因為在這之前,葉雷陽在班級里的成績可是中下游,當年高考分數出來的時候,驚掉眼珠子的可不止一個人。

“你說你自己考多少分不知道么。還想著報師大,你這不是拿前途開玩笑么?”

張野挑挑眉,看了一眼葉雷陽:“要我說,你跟我一樣報商大算了,分數雖說不高,可起碼畢業找工作也容易點。”

“就他,還商大?我看他能上大學就該燒高香了。”

這時候,一個挑釁的聲音在幾個人耳邊響起。

葉雷陽抬起頭,就看到一張略帶囂張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梳著中分頭,穿著一身耐克的襯衫,看起來很有幾分校草的感覺。

“邵帥你閉嘴!”張野的臉色一下子就難看了起來,在他看來,自己說葉雷陽可以,但并不代表他容忍旁人說自己的朋友。

葉雷陽看了來人一眼,隨即想了起來這人是誰。

這家伙是當年,不對,是如今班里的學習委員邵帥,自己跟他談不上什么恩怨,只不過是因為人家是班干部,而自己只不過是個普通學生,所以在身為干部子弟一向眼高于頂的邵帥眼中,一向都看不起沒什么背景門路學習成績又一般的葉雷陽。

之所以葉雷陽對他記憶猶新的原因,是因為在不久之后,邵帥跟唐欣一起考入了濱州師大,并且聽說邵帥追了唐欣四年,兩個人最后有沒有走在一起葉雷陽并不清楚,但從某些同學的口中得知,后來唐欣的死,邵帥脫不了干系。

當然,現在的葉雷陽無話可說,如果他抓著唐欣的手說讓邵帥最后會害死她,估計會被唐欣當作精神病來對待的。

“怎么著,張野,你還想當著秦老師的面打我么?”邵帥冷笑了起來,既然高考結束了,大家對待高中老師自然也沒有了從前那么敬畏,放在從前,邵帥一定會在秦永江面前裝一下乖寶寶的。

張野眼睛一瞪,握緊拳頭剛要說話,葉雷陽卻呵呵一笑,對他搖搖頭,從秦老師手里拿過志愿表。很快找到濱州師大的編碼,填寫好了之后交給老師,恭恭敬敬的說道:“老師,成績出來我就不給您打電話了,我覺得,我這次應該不會讓您失望的。”

說完,葉雷陽聳聳肩看著邵帥說:“我說邵帥,我的事情用得著你操心?你爸爸姓崔么?”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看著葉雷陽,不明白他這話是什么意思,邵帥更是一頭霧水,只有秦永江露出一個古怪的表情來,看著這個一直在班級里不顯山不露水的弟子,搖頭笑了起來。

笑了笑,葉雷陽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對唐欣笑了笑:“班長大人,開學見。”

“什么?”

唐欣清秀的臉龐上,露出一絲不解,她很清楚,高考就是一道人生的分水嶺,三天的高考結束之后,這些同學將會各奔東西,多年以后也許再相見,但那個時候大家早已經物是人非了。

雖然人生無常這句話也許有些不恰當,但唐欣并不覺得自己跟葉雷陽還會有什么交集,雖然兩個人平時在班級里面打交道的機會也不多。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