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特種神醫

點擊:
杜仲,失傳已久的上古醫術唯一繼承人,無人知曉的超級兵王,可他竟然在醫院當了一名小保安,美好的都市生活就此開始。
他醫術無敵,集百家之長,妙手回春,活人無數,成一代神醫;
他武力無雙,獨步都市,暢游百花叢。

第一卷 兵王歸來

第一章 兵王回歸
四月,和煦的陽光普照著大地,清風拂過,讓人心曠神怡。
開源市開發區。
“嘎吱——”
一條樹木成蔭,人跡稀少的道路上,一輛鳴笛急行的救護車突然停了下來。
頓時讓車里的人下了一跳。
“王叔,怎么了?”
一個清麗動人的聲音從后面傳來,急切的問道。
“等下,我看看。”
司機王叔趕緊下車檢查,半分鐘后臉色異常難看的打開救護車車門說道:“古醫生,車壞了,咱走不了了。”
“什么?”
救護車上的病人家屬大驚失色,急躁的質問道:“救護車怎么就壞了?你們醫院怎么回事來之前不檢查車嗎?現在怎么辦?我爸要是出事了可怎么辦?”
“大家別急,王叔,具體怎么回事?多長時間能修好?”
一個穿著白色醫生服的絕色美女黛眉緊蹙問道。
天使般的絕美容貌,寬大的衣服掩飾不住她魔鬼般的完美身材,整個人身上散發出的那種純潔如雪蓮花的氣息,更為她平添了幾分魅力。那雙星辰般明亮的眼睛里,透著焦急。
“原因不清楚,估計一時半會修不好了,現在怎么辦?”
司機王叔也很焦躁,這要出了事,首先是他司機的責任,因為是他沒檢修好救護車。
絕美的古醫生看了一下救護車上的昏迷的老者,皓齒輕咬嘴唇說道:“趕緊打電話聯系醫院,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派一輛救護車來,這位病人的病情我來盡量控制。”
司機王叔不再遲疑,立刻掏出電話聯系醫院,他可知道眼前美女古醫生絕不是花瓶,而是真正有實力的中西醫全通的醫術高手。
現在,只能靠她了。
電話通完,司機王叔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他們說最快二十分鐘才能到這。”
“二十分鐘?來回四十分鐘。”
古慕兒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一個尚未清楚病因昏迷的老者,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救護車上的急救措施太簡單,不足以維持太長時間,必須趕緊送入急救室急救。
四十分鐘太長。
“四十分鐘!你們這是想讓我爸死啊!”家屬們立刻暴躁起來。
“你們聯系自己認識的有車的人看看能否最短的時間趕過來。”
古慕兒立刻冷靜下來對病人家屬安排道,然后轉向司機道:“請王叔您盡最大努力修好車,同時等看看有沒有車過來有的話不管什么車立刻攔住!”
“我努力救治老人,希望一切來得及。”
一條條井井有條顯示了古慕兒不一般的冷靜和安排力。
大家立刻各司其職,打電話的打電話,救人的救人,修車的修車,都知道這時候不是吵鬧的時候,每個人臉上都有些凝重。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三分鐘過去,沒有車來,救護車也沒有被修好,司機王叔的額頭上的汗珠越來越多。
以前救護車一修就好,可今天他根本檢查不出來有什么毛病,就這么突然熄火了,平時壞沒事,可想在車上的病人等著急救呢!
這種情況讓他越來越焦急。
四分鐘……
五分鐘……
五分鐘對所有人都是一個巨大的煎熬,每個人都承受這巨大的壓力。
老人沒醒,有車的朋友聯系不上,救護車還是沒找到熄火的原因,偏僻的路上也沒有一輛車經過。
這時,一道身影從遠處緩緩走來,他拎著一個軍用包,一身黑色休閑服,把他那健美般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
刀削斧刻般的俊朗臉龐上,那雙深邃而透著幾分滄桑的眼睛,擁有著奇特的魅力。
“需要幫忙嗎?”
一個極其富有磁性和男性陽剛之氣的聲音嚇了所有人一跳。
根本沒人察覺到這人是什么時候出現的,也沒人知道他何時走過來的。
俊武的年輕人看了一眼救護車內的情況,古慕兒的絕美容顏讓他眼神中閃過一絲欣賞,也只是欣賞,沒有其他任何想法。
古慕兒和杜仲對視一眼,僅憑氣質她發現眼前這個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輕人有著不同尋常的穩重和強大自信。
年輕人微笑的點點頭,然后來到司機那里,再次問道:“需要幫忙嗎?”
“啊!”
王叔先是驚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反應,年輕人已經湊到了發動機面前,探著身子看了一眼,然后伸手隨意在起動機正極螺絲上擰了一下,然后拍了拍手,沖著司機王叔一笑。
“好了。”
轉身繼續向著遠方走去。
司機王叔直接傻眼了,先不說那個正極螺絲豈是你兩根小手指就能擰動的,你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就這么輕輕擰動一下,就說好了?
這不扯淡嗎?
司機王叔帶著不屑神色,看著杜仲厚實的背影,猶豫片刻后,還是覺得應該嘗試一下,一擰動鑰匙,聽到發動機正常響動的聲音,整個人如遭電擊。
真……真好了?
司機王叔的眼睛瞪得滾圓,滿臉難以置信,下意識的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
疼……
不是做夢。
可這也太難以置信了吧!
一個神不知鬼不覺突然出現的年輕人,一個連發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的年輕人,就看了一眼,兩根手指輕輕擰動了一下那個用扳手都難以擰動的螺絲,就把車給修好了!
這說出去誰信!
他親眼看到了都不信!
“王叔,車修好了?”
古慕兒聽到車響的聲音急忙問道。
“好……好了。”
司機王叔的臉色變得極其的復雜,臉上根本沒有太多的興奮,而是夾雜著極度震驚的疑惑,最后嘆了口氣道:“是剛才那個年輕人修好的,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他?”
古慕兒和家屬們都愣住了。
古慕兒腦海中再次浮現剛才看到那個英俊充滿陽剛之氣的年輕人,有些不敢相信。
一個憑空出現的人輕而易舉的把車修好了?剛才可難倒了有著三十年開車經驗的王叔。
“王叔,趕緊開車吧!抓緊時間趕往醫院。”古慕兒立刻說道。
司機王叔也知道救人要緊,立刻開動救護車風馳電掣的向著醫院的方向駛去。
路上不停的搜索著那個年輕人的身影,可是那個年輕人如同他憑空出現一般又憑空消失了。
一個巨大的疑團深深的扎在了司機腦海中。
他是誰?怎么如此厲害?
古慕兒也透過車窗看著外面,沒有看到那個年輕的臉龐,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但是她隱隱覺得他們還能再相見。
……
開發區另外一條靜謐的小路上,響起了穩健的腳步聲,每一步似乎都透著一絲絲沉重和莫名的急迫。
“六年了,我回來了。”
杜仲,中醫世家杜家千年不遇最有天賦的繼承者,可他卻有著異于其他杜家人的夢想,他夢想從軍,投身軍旅生涯,穿著一身橄欖綠,手持沖鋒槍,為國家奉獻自己青春。
十六歲那年,他不顧家人的反對,毅然報名參軍,而這一晃,便已經過去了六年。
六年!
他經歷了太多太多。
他的骨子里,流淌著廝殺戰斗的血液,哪怕是閉上眼睛,他腦海中的一幕幕,都是槍林彈雨中和敵人廝殺,都是用盡所有的力量,守護著祖國的利益。
而這一切都隨著退伍成為了過去。
穩健的腳步,一步步邁動,杜仲那顆心卻在顫抖。
按照六年前和爺爺的約定,他回來了,脫掉了那身讓他驕傲,讓他自豪,也讓他不舍的軍裝,背上了回來的行囊,回歸都市。
這里,有著他杜家的祖祠。
這六年,杜家的族人早已經分散到了全國各地,而他們家的祖祠,卻留在了這里,除了每年一次的祭祖,這里幾乎見不到杜家的族人。
從部隊回來之前,他聯系過爺爺,得知如今的開源市,只有二叔家的妹妹留在這里學醫。
行醫先祭祖,這是杜家的家訓。
醫!
這個融入到杜家每個人骨子里的字!
他忘不了六年前,他離開時爺爺緊緊抓著他的手紅著雙眼顫抖著聲音說的一句話:
“杜家人一定要學醫!所有人都可以不學,你也必須學!爺爺求你了,活著回來。”
他活著回來了,如今脫掉軍裝的他,回來繼承發揚杜家醫術。
青磚碧瓦朱紅墻,宅門大院飽經歲月的侵蝕。這里,便是杜家祖祠的所在地。
北飛的雁從高空經過,傳來清脆的啼鳴。
門戶大敞的院落里,一名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孩,正拿著掃帚,怒視著五名虎視眈眈,不懷好意的地痞流氓。
杜仲在門口停下了腳步,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一幕。
“我警告你們,如果你們敢動我杜家一磚一瓦,我就跟你們拼命!”女孩眼神中有著幾分恐懼,握緊掃帚的手指因為用力有些發白,但聲音中更多卻是堅定。
眼前的女孩眉宇間依稀可以看到那個嬌蠻可愛的小妹杜雨荷影子,六年后第一次看到親人,讓杜仲有種想笑著流淚的沖動。
至于那五個地痞流氓,在他眼中根本不存在一般。


第二章 上古醫術傳承
一名染著黃毛,肩上扛著鐵鍬的青年,左手插在褲兜里,打量著女孩那消瘦的嬌軀,嘿嘿笑道:“我說小妹妹,我們也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災,人家要買你們家的地皮,你卻死犟著不賣,我們只好幫你先把這破爛房子給拆了。你可不要擋路,要是不小心衣服破了可就不好了。”
說著眼神更加放肆。
“流氓!無恥卑鄙下流!你們給我滾,要不然我真不客氣了!”杜雨荷揮舞著手中的掃帚怒斥道。
“喲!我看你能怎么不客氣!”另外一名耳朵上帶著圓環的青年,陰笑著一腳把身邊的破桶踢飛。
杜雨荷身體一僵,下意識抓掃帚的手更加緊了,警告道:“告訴你們!我已經報警了!一會等警察來了,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五名地痞流氓面面相覷,隨即他們一個個捧腹大笑。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