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修士的廚神生活

點擊:
靈氣復蘇的時代,得修真傳承,以煉器入道,與美食相伴,在吃喝間尋覓長生。
修真和美食更配哦!

第1章 要死了
“陸湛,下來吃飯。”陸明羽在樓下喊。
“我不餓,不想吃。”
陸湛扯著嗓子喊了句。
喊完,原本好好的人,瞬間就不好了。
陸湛感到胃里一陣難受,他趕緊放下手中的書,穿上拖鞋就朝洗手間沖去。
“嘔!”
陸湛趴在馬桶邊,撕心裂肺的嘔吐。
明明胃里面什么都沒有,可是卻嘔吐不止。
黃膽水都吐出來了,嘴里面又苦又澀。腦袋也跟著添亂,頭痛欲裂,昏昏沉沉,連視線也變得模糊起來。
終于吐完了,陸湛卻沒了力氣。他癱在地上,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難受。
昏黃的燈光下,陸湛光禿禿的頭頂,那個茶杯大小的疤痕觸目驚心。
陸湛是一個癌癥患者,腦癌。
三年前,陸湛正讀高三,每天日夜苦讀,奮戰高考。
期間陸湛出現了頭暈,頭痛,惡心,嘔吐,視力模糊等等癥狀。
陸湛沒在意,所有人都沒在意。
高中三年,大家都是這么過來的。為了考上大學,大家都在拼命,陸湛也不敢松懈。
陸湛堅持苦讀,最后在教室里昏倒,被緊急送到醫院。
經過一些列檢查,陸湛被診斷為腦癌。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治療。為此,陸湛遺憾的錯過了高考。
化療,放療,手術。繼續化療,放療,手術。
病情反反復復,用光了家里的積蓄,還借遍了親朋好友。
就連陸家現在住的這棟位于城中村的二層小樓也抵押給了銀行。
靠著銀行貸款,還有樓下的小餐館,才勉強支撐到今天。
到了如今,陸家母子兩人已經山窮水盡,而陸湛的病也越來越嚴重。
陸湛揉著頭,頭很痛,恨不得拿頭去撞墻。
感覺頭痛稍微緩解一點,陸湛就試著從地上站起來。
腳步趔趔趄趄,扶著墻壁才站穩。
陸湛喘了一口氣,頭暈的感覺緩解了一點。他來到洗手臺,盯著鏡子里的自己。
瘦!
非常瘦!
渾身上下沒二兩肉。
臉色蒼白似鬼,眼睛下面一團青黑,那是長期睡眠不好造成的。
陸湛突然咧嘴,沖鏡子里的自己笑了笑。
人太瘦,笑起來皮膚都皺到一起,干巴巴的,一點都不好看。
陸湛收起笑容,還是不笑的時候看起來順眼一點。
陸湛洗了一把冷水臉,刷牙漱口,將自己收拾干凈。
之后,陸湛又扶著墻壁回到臥室,靠在床頭。
樓下的動靜時不時傳上來。
母親陸明羽一個人操持一個小餐館,這會中午,正是她最忙的時候,暫時是顧不上陸湛。
陸湛抬頭望著天花板,天花板已經發黃,上面還出現了兩條裂縫。一盞十二瓦的節能燈吊在半空中。
陸湛難受,渾身都難受,眉頭始終沒有舒展開。
鼻孔濕潤,陸湛拿手抹了一把,流鼻血了。
陸湛平靜地拿紙巾揉成團,塞在鼻子里。過一兩分鐘就換個紙團。
鼻子出血,對陸湛來說稀松平常。
不過最近流鼻血流得有點頻繁,看來他離死已經不遠了。
說到死這個話題,挺嚴肅的。
換做三年前,陸湛怕死,非常怕死,怕到不敢提這個字。
不過三年后的今天,陸湛已經能夠坦然面對生死。
雖然舍不得死,不想死,可是真到了快死的時候,陸湛也能做到平靜面對,還能同陸明羽輕松的開開玩笑,安排好自己的身后事。
陸湛拿起枕邊的書,繼續之前的閱讀。
眼睛發干發澀,看不了兩頁,陸湛就不得不合上書本,閉目休息。
本打算閉目養神幾分鐘,卻沒想到這一閉眼就睡了幾個小時。
……
陸湛醒來的時候,整個人恍恍惚惚。看太陽光線,已經落到墻角,現在應該是下午五六點鐘。
沒想到他這一覺,竟然睡了將近四個小時。
可是這一覺,陸湛睡得并不踏實。
他一直在夢,夢境光怪陸離。要命的是,頭很痛,渾身疲憊。陸湛感覺自己睡了個假覺。
陸湛一邊拿手捶著頭,一邊回想著夢境。
夢境很怪,就像一部電影,將一個人的一生原原本本的刻在他的腦海里。
在夢里,他不叫陸湛,叫陸唐,出身商戶,十二歲的時候測靈根,成為修真門派天機門外門弟子。
他在外門做了十年,就在他心灰意冷,打算放棄修真,回到俗世繼承家業的時候,意外被門派長老看中,為門派長老燒爐子。
他到了長老身邊,慢慢展露出煉器方面的天賦。
從此,他煉器入道,五十歲筑基,一百三十歲金丹,兩百八十歲金丹大圓滿,成為天機門的大長老。
后來,修真世界出現至寶,各大門派為爭奪至寶,陷入曠日持久的門派大戰中。
魔道趁機崛起,并暗中挑撥離間各大門派。
陸唐領著門下弟子外出迎戰的時候,魔道趁虛而入,殺入天機門,滅天機滿門。
陸唐得知消息,帶領弟子連夜趕回。卻不想中途遇伏,身死道消。
這就是夢里面的一生。
此時,陸湛有些茫然。他有些分不清夢境和現實。
夢境太過清晰,清晰到他能將修煉法訣一字不差的背出來。
陸湛看看自己的手,修長,蒼白,瘦弱,這的確是他的手,他還是他。
可他又不是他。
他是陸湛,又是陸唐。
他有自己本來的記憶,同時還有陸唐的記憶。
到底是一個人承載兩個人的記憶,還是說,他本來就是陸唐。陸唐死后,投胎轉世成了地球位面的陸湛。
陸湛搞不清楚這里面的因果關系。
不過陸湛清楚,他似乎有救了。
修真,長生不老,一個個念頭在陸湛腦海里閃過。
陸湛不求長生不老,只求能夠長命百歲,健康的活到老。
懂得了修真知識,那他能夠修真嗎?
修真需要靈氣,而且是濃郁的靈氣。
正所謂洞天福地,就是指靈氣充足,可以支持幾十年甚至幾百年修真所需的場所。
陸湛看著不足十平米的臥室,放著一張單人床,一個書柜,一個衣柜,加一個電腦桌,屋里就已經被擠滿了。
墻壁駁雜,中二年紀追星時貼在墻上的明星海報,已經發黃陳舊。
這樣一個場所,和洞天福地完全不搭邊。
不用嘗試,陸湛都知道,這屋里肯定沒靈氣。
甚至可以說,整個地球也沒多少靈氣。
九州大地自古就有修仙問道的傳說,可是傳說始終只是傳說,當不得真。
如果地球靈氣充足,那肯定有人得道成仙,流芳百世。甚至連普通人都能踏入修仙一途。
沒有靈氣,那他還能修真嗎?
不能修真,他還能治好自己的病,長命百歲嗎?

第2章 死不了
陸湛皺眉深思。
陸唐身為天機門的大長老,記憶中有很多修真功法,粗淺的,精深的。還有很多煉器煉丹方面的心得。
陸湛拖著腮幫子,能不能修真先不說。他得想個辦法,改善自己的身體。
整天這樣病懨懨的躺在床上,像個沒用的廢物,實在是很憋屈。
陸湛在龐大的記憶中翻找,終于讓他找到了一門還算粗淺,適合他目前身體情況使用的法訣《養生訣》。
《養生訣》,顧名思義,有養生功效。配合呼吸吐納和口訣,能夠調理和改善身體。
臥室里,空氣混濁。
陸湛打開窗戶,一陣陣熱風灌了進來,吹散了臥室里混濁的空氣。
此時,正是七月炎炎夏日,太陽當空高掛。
陸湛有病,并不覺得多熱,就是風吹著頭,讓他有點發暈。
陸湛盤腿坐在床鋪上,雙手自然放松,掐著手印,放在雙腿上。
閉目養神,放空大腦,清除雜念。
要求看似很簡單,陸湛卻遲遲沒辦法進入狀態。
因為他頭很痛,頭一痛,心就不定。心不定,就無法清除雜念,自然也就不能進入狀態。
陸湛暗嘆一聲,睜開眼睛,看著窗外,神情絲絲落寞。
自從生病后,陸湛醫院,家里兩邊跑。這幾年,陸湛沒有出過一趟遠門。
一方面是因為沒錢,還有就是陸湛的性格有點悶。
以前學校的同學,評價陸湛,說陸湛悶騷。
悶騷二字,道盡陸湛的性格特點。
身患腦癌,從最初的慌亂,絕望,到如今的坦然,平和,這期間究竟經歷了多少次痛苦掙扎,只有陸湛自己清楚。
看著對面房頂上的小鳥,陸湛突然笑開了。
不是第一天頭痛,這三年都是這么忍過來的,今天他一樣能忍。
至于心中雜念,無非就是因為患得患失。他連死都不怕,又何必一味的患得患失。如果他真能修成《養生訣》,那是他命不該絕。如果修不成,大不了一死了之。還能替陸明羽減輕負擔,讓陸明羽喘口氣。
有這棟房子在,陸明羽再好好攢個幾年,將欠債還清。如果愿意的話,再找個老伴,下半輩子也就不用愁了。
陸湛再次閉上眼睛,心無旁騖,摒除雜念,整個人像是老僧入定,又像是進入另外一個境界。只見陸湛嘴角含著笑,像是睡著了一樣。
此時,陸湛正按照《養生訣》的法訣,配合呼吸吐納,引導氣息沿著身體經脈流動。
有完整的修真記憶,修煉《養生訣》對陸湛來說,并不是一件太難的事情。
只是引導氣息在身體里流動,并沒有出現那種很玄妙,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感覺。
陸湛想著,或許是因為這里靈氣稀薄的原因。
靈氣稀薄沒關系,只要法訣有用就行。
陸湛不慌不忙,繼續按照法訣,引導氣息在身體里流動。
鳥叫聲不知什么時候沒了。
右邊房東老張家的小兒子,又在打游戲,嘴里罵罵咧咧的,污言穢語,不堪入耳。老張這會正喝著燒酒,酒喝多了脾氣沖,張嘴就罵老婆,還罵閨女兒子。
對面老王家四樓租戶是一對小夫妻,兩口子又在打架,砰砰砰,鍋碗瓢盆全部遭殃。
左邊李家三樓租戶的小孩又開始練琴,琴音刺耳。這孩子一點音樂天賦都沒有,家長偏要逼著孩子學琴。
樓下餐館,冷冷清清,總是要過一段時間,才能聽到點餐或是收錢的動靜。就連食客們說話,也跟小餐館一樣,透著一股暮氣。
種種聲音,傳入陸湛的耳朵,在陸湛的腦海里匯聚成一副生活圖片。
陸湛嘴角微微揚起,渾身透著一股暖意。
夜色開始籠罩大地,城中村也越來越熱鬧,真正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小餐館已經沒有生意。
陸明羽給陸湛熬了一碗魚片粥,上了二樓。
“陸湛,陸湛吃飯了。你中午就沒吃,晚上要多吃點。”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