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金丹老祖在現代

點擊:
我是學渣?
怎么可能,堂堂金丹老祖,半步元嬰大能,區區凡間學問……
給我一天時間,秒變學霸。
你有災禍要化解?
可以,十二枚極品玉石,童叟無欺。
你臉上長了斑?你怕老?
簡單,一粒定顏丹,保你不老妖精。誠惠十二枚玉石。
你有病,沒的治?
笑話,培元丹一顆,藥到病除。十二枚玉石,概不賒欠。
要那么多玉石干什么,當然是修煉啊!
標簽:爽文 賭石

第1章 瑪德智障

柳夕覺得自己三觀都碎了。

雖然師兄不止一次地說過她的三觀早就碎了。

但現在,柳夕覺得自己碎了一地的三觀,終于碎成渣渣了。

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啊?

竟然一絲天地靈氣都感受不到!

還有面前這些安了四個轱轆的鐵方塊,比她施展遁術還要跑得快!

到處都是幾十丈高的奇怪建筑,而愚蠢的人類就在里面進進出出,像一窩螞蟻一般忙忙碌碌。

最為奇怪的是,這些穿著奇裝異服的愚蠢凡人,手里都拿著一個小方塊盯著看個不停。還有人拿在耳邊聽,拿在嘴邊說……

他們到底在干毛?

柳夕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陌生的一切,只覺得比她當年進入天道宗看到滿天飛劍時還要震撼。

“滴滴滴滴!”

急促的喇叭聲響起。

柳夕嚇了一跳,臉色不善的轉過身來。

什么東西竟敢嚇唬她?!

一個安了四個轱轆的鐵盒子就停在她腳邊,只差一寸便要撞上!

司機伸出頭來,見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張嘴就罵:“你眼睛長腦門上了!看不見車啊?再不滾開撞死你丫的!”

柳夕黑了臉,區區螻蟻般的凡人敢對她不敬!

冷笑一聲,揚起手,隔空點在暴躁的中年司機腦門上。

愚蠢的凡人,哀嚎吧!

半晌,毫無反應。

司機:“……”

柳夕:“……”

柳夕不敢置信,不死心的又點了幾次。

終于,在中年司機看神經病的眼神中,一臉冷汗地收回手。

怎么可能?

低頭看手,驀地瞪圓了眼睛。

黃瘦干枯,指節上還沾著些許臟兮兮的墨汁,這哪里是她那雙嫩如春蔥白如初雪的柔荑?

這不是她!

柳夕大驚,難道她無意間奪舍了一具凡人身軀?

“你特么的在干嗎?神經病啊!”

中年大叔越發暴躁,趕路的時候遇到這么個神經病攔在路中間,真特么的倒霉!

“瑪德智障!”

算了算了,中二少女惹不起,他走還不成嗎?

大叔暴躁地把車退了退,打了個方向從柳夕身邊駛過。

望著絕塵而去的黑鐵盒子,柳夕低頭,愣愣的將自己從頭到腳看了一遍。

褲子和上衣都是藍黑相間的顏色,樣式一樣難看,窄袖窄褲腿,要多別扭有多別扭,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跟宗門里賤役穿的,沒什么兩樣!

柳夕眼里閃爍著風暴,她從來沒有想過,她有朝一日竟然會穿這種賤役的衣服。

這要是讓修道界的同道們看到,她堂堂柳夕仙子的名聲可算是毀了個灰飛煙滅。

寧可餓肚子,絕不丟面子!

柳夕這樣想著,瞄了一眼周圍,神識感覺不到有修道界的同道氣息,才算放下心來。

心念一動,就想開啟儲物空間換身衣裳。

怎、怎么回事兒?

她的靈力呢?!

她竟然連打開儲物空間的些微靈力都沒有!!

直到這個時候,柳夕才算意識到,她眼下的處境似乎十分不妙。

天地之間沒有靈氣,這是典型的末法世界的標志。

據她所知,進入末法世界的修士,十幾萬年來就沒有一個回去了的。而她,似乎不小心進入了傳說中的末法世界……

沒有靈力,就意味著沒有能力,她要怎么活?

柳夕欲哭無淚。

師父,師兄,你們在哪兒啊,快來救命啊!

要死人了!

正彷徨時,柳夕突然瞄到旁邊有一塊巨大的墨色琉璃,她走了過去,里面清晰的印出了她的身影。

“這丑丫頭難道是我?”

柳夕呆呆的站在落地玻璃面前,只覺自己被三九天劫的刑雷穿體而過,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這打擊之大,甚至比她剛才發現自己墮落到末法世界時還要巨大。

其實柳夕并不丑,微圓的臉蛋上兩顆大大的眼珠子,小巧的鼻子下嘴唇微微泛白,齊肩長發綁了個馬尾辮,看著很是青春可愛。

十五歲的少女身體才有些許發育的跡象,瘦瘦弱弱,倒有些營養不良的樣子。

但在柳夕看來,落地玻璃內的少女就一個字:丑!

哪里比得上她柳夕仙子容貌氣質的千萬分之一?

修士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癟了癟嘴,柳夕覺得自己到了傷心處,可以放開喉嚨哭了。

但看了看身邊來來往往的愚蠢凡人,柳夕收回了即將沖出眼眸的淚水,驕傲的抬起了頭。

我輩修士,豈能讓愚蠢的凡人看了笑話?

哼!

“夕夕,你在干嘛?”

柳夕身形一動,避開了拍向自己肩膀的手,轉過身來戒備的看著面前的少女。

少女穿著打扮和她身上一樣,衣服左胸前繡著同樣的標記。

謝柔佳愣了愣,收回沒有拍到柳夕的手,好奇的問道:“你怎么還不回家?在等我嗎?”

一樣難看的衣服,一般大的年紀,繡著同樣的標記,看來兩人來自同一個組織。

“夕夕?”謝柔佳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柳夕心念電轉,順口答道:“嗯,等你。”

她倒是想回家,問題是回得去嗎?

愚蠢的人類,盡問些愚蠢的問題!

謝柔佳哪里知道自己已經被柳夕歸納為愚蠢人類一族,聞言立刻笑道:“還是夕夕對我最好,知道我被吳老師留下來,特意等我一起回家。”

謝柔佳和柳夕的班主任姓吳,對學生很是嚴厲,學生背后多稱他為老烏龜。

說著,謝柔佳上前挽住柳夕的胳膊,催促道:“走走走,我快餓暈了,咱們快點回家吧。”

柳夕瞪大眼睛看著挽著自己手腕的謝柔佳。

這個膽大包天的凡人,她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什么?

這是褻瀆,是對修士的大不敬。

懲罰,必須要懲罰!

謝柔佳沒拉動柳夕,見她看著自己,不解的問道:“磨蹭什么呢,難道你還沒餓嗎?”

餓?

笑話!

柳夕聞言心里冷笑,她是誰?堂堂金丹大圓滿,半步元嬰大能的柳夕仙子,“餓”這個字早八百年前就在她字典里消失了。

如此低等的生理需求,那是螻蟻般的凡人才有的……

“咕咕咕……”

一陣怪異綿長的響聲從柳夕肚子里發出來,打斷了柳夕的不屑。

“噗。”

謝柔佳忍不住笑了一聲,拉著柳夕的手就走:“快點快點,回家了。”

柳夕臉上漲得通紅,她忘了,她好像變成了螻蟻般的凡人,于是也有了最低等的生理要求。

她覺得,自己可能需要學著做一個凡人。

至少,得適應。

于是,柳夕半推半就順著謝柔佳走了。

第2章 冤家路窄

修道界有兩句至理名言。

第一,強者為尊,弱者為屁。

第二,裝得了孫子,扮得了爺爺!

簡單的說,就是拳頭大才是硬道理,識時務者為俊杰。

這兩句話之所以在修道界成為真理,那是有道理的。

所謂的堅貞不屈,所謂的以下克上,所謂的有理走遍天下,所謂的正義理想之類的話……

說說而已,干嘛那么認真?

一句話惹毛了金丹老祖、元嬰大能、化神老怪,手一指就能滅了你,跟碾死一只螞蟻一樣,還屁的堅貞不屈!

至于第二句,柳夕的體會尤其深刻。

她在修道界,修為境界有點尷尬,金丹大圓滿,半步元嬰大能,聽起來很風光吧?

事實上也是如此。

柳夕仙子出宗門巡游天下時,那些小輩弟子和低階修士無不把她老祖宗伺候著,生怕哪里怠慢了,遭了她的滅頂之災。

但反過來,金丹之上還有元嬰,元嬰之上還有化神,化神之上還有合體,合體之上還有渡劫……

柳夕這邊在小輩們面前剛做完爺爺,轉個身就得在前輩們面前扮孫子,扮完孫子繼續裝爺爺,裝完爺爺又扮孫子……

有時候柳夕真挺羨慕那些金丹以下的小修士,甭管對方是誰,反正扮孫子就成。

不像她,修為境界正好卡在金丹,不上不下的,一邊裝爺爺,一邊扮孫子。

兩者之間轉換頻繁,搞得柳夕差點精分。

所以,柳夕雖然很瞧不起螻蟻般的凡人,但幾百年來又裝爺爺又扮孫子的經歷,讓她十分的識時務,從高高在上的金丹老祖,到愚蠢的凡人中的一員,身份轉換的不要太自然。

她不僅任由謝柔佳挽著她的胳膊,還主動反手抓住她的,努力扮演親密好姐妹。

沒辦法,柳夕餓啊。

先前還不覺得,現在只覺餓得頭昏眼花。已經幾百年沒有過饑餓感覺的柳夕,現在對食物,連一絲抵抗能力都沒有。

如果再不吃飯,柳夕覺得自己可能會餓死。

堂堂金丹老祖被餓死,柳夕覺得自己丟不起那人。

不行,她得吃飽喝足,想辦法回去。

怎么能一直憋屈在這個凡人的世界?她還有長生大道要走呢!

“夕夕,你把我手抓的太緊了,不舒服。”

謝柔佳甩了甩手。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