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護美神醫/圣手狂梟

點擊:
你有心臟病是吧?扎扎針就好!
你有高血壓是吧?開副藥就好!
你胸口疼是吧?……等等,你36D的胸口疼是吧?那得用手揉才能好!
你哪不舒服?抑郁?貪心不足?為貪錢不夠多上愁?這好辦,讓我打一頓就好!
一手救人神技,一手打人神功。看來自臥龍山的鄉野小子怎么玩轉花都,傲視天下!

第一章 你的左右半球不一樣大!

九月的夏天像是更年期的婦女,遲遲不肯離開這個并不屬于她的舞臺,就連臥龍山這避暑勝地,都被那輪烈日搔首弄姿的惹成了火熱的漢子,沒有一處涼爽的地方。

這燥人的寧靜,突然被一輛路虎打破,粗獷的越野長驅直入,直遇見一排平房方才停下,秦伯下了車,張望幾眼,發現房檐下正打瞌睡的少年,這才吐了口氣:“藏得這么深,讓我好找……怎么是個孩子?”

少年盡管躺著,卻也看得出他足有一米八的個頭,那件背心根本包裹不住完美的肌肉,只是頭發略顯蓬亂了些,怕是都能養鳥了。

“小伙子,你是唐躍么?”秦伯微微皺眉,問道。

少年把遮陽的帽子從臉上拿下來,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不耐煩道:“我就是唐躍,你要看病?”

“還真是他?”秦伯心里嘀咕一句,卻本能的想離開,在社會上跌爬滾打起來的他見識了多少名醫,自持還有些眼光,眼前這個少年,怎么看也不像是個醫生啊!

本來這臥龍山是有個神醫,年輕時還在部隊里做過軍醫,而小姐的爺爺是部隊里的中將,于他有提攜之恩,退役前留下口信,小姐一家有難必幫。

誰知秦伯聯系到神醫的時候,才知道他早已倦了俗世生活,不知跑去什么地方安享天倫,所幸他在臥龍山收養了一名孩童,還把一身本事都交給了他,秦伯這才趕來這里。

可唐躍看上去,絕不超過二十歲。

軍醫不比尋常醫生,非但要有精湛的醫術,體能也須超于常人,那神醫曾是軍醫,他的徒弟想要出師,標準也肯定只高不低。

這個少年,真的出師了?

偏偏這神醫是個嘴里吐釘兒的人,秦伯心有懷疑,也不敢妄下定論,索性問道:“唐躍,你多大?”

“二十,咋地,你要給我找媳婦?”唐躍的眼睛募得亮了,很快又黯淡下去,失落自語,“法定婚齡貌似是二十二,你讓那些女孩再等幾年吧。”

“……”秦伯額上冒了幾道黑線,哭笑不得的說道,“我們小姐有事找你。”

“說了我還不到年齡。”正嘀咕著,唐躍突然看見從路虎走下的麗人,立即變了語氣,“你要實在愿意,我可以改一下戶口,把年齡加個幾歲就能結婚了。”

“秦伯,這個極品是誰?”

一個裝扮成熟的女子映入眼簾,樣貌媚而不妖,純色的職業裝勾勒出魔鬼一樣的身材,裸露在外的肌膚粉白無暇,宛如玉雕一般,尤其是胸前一對大白兔,儼然要撐破襯衫跳躍出來。

擦拭了一下冷汗,秦伯苦笑道:“小姐,他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有美女在前,唐躍站的更直了一些,充分體現了陽剛之美,只是,那雙欣賞美的眼睛在女子看來十分的不舒服。

女子倨傲的目光只在他身上輕輕掠過,便挪到一旁,冰冷道:“可以回去了。”

“稍等啊,我先換套衣服。”唐躍微笑道,這妞冷是冷了點,但好好調~教,還是能做個好媳婦的。

沒等他yy結束,女子便打斷他:“你沒資格跟我們走。”

“可是小姐,將軍的病情容不得耽誤了。”秦伯嘆了口氣,語氣嚴肅起來,“除了他,沒有人能幫我們。”

聽了這話,女子的眼中閃過一絲搵色,生氣的說道:“你覺得這個家伙有什么本事?他這個歲數,最多能進醫學院做個學生,他竟然也能出師,看來他師傅也是個招搖撞騙的人,這不是拿我爺爺的生命開玩笑嗎!“

唐躍本是笑嘻嘻的模樣,忽然收起笑意,頓時,一股龐大的威壓如山岳凌空砸落。

瞬間,女子的聲音戛然而止,全身像是觸電般變得僵直。

唐躍似想起什么,又恢復了樂樂呵呵的樣子:“原來你們就是老頭子在電話里說的沈家,你就是老頭子說的沈冰宜吧,他吩咐我了,說你們對他有恩,有難必幫,不過就憑你抵牾老頭子的這幾句話,就足夠我趕你們下山,這樣吧,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幫你們這一把。“

沈冰宜還停留在剛才的震撼中,全憑下意識的問道:“什么條件。“

“你是獨生女么?“唐躍卻反問一句。

“是。“沈冰宜柳眉一豎,不悅道,”這跟你提的條件有關么?“

“沒關啊,我就問問。“唐躍嘿嘿笑道,”條件就是你做我的女朋友。“

“下流,你配得上我么?“沈冰宜臉色陰沉下來,暗暗肯定,這少年剛才勢如龍虎的樣子不過是個巧合。

“我這么帥,配你綽綽有余。“唐躍大言不慚道,”倒是你,不陪嫁的像樣點,肯定說不過去。“

老頭子除了交代給唐躍幫幫沈家之外,還說了另一件事,那就是老頭子退役時,沈將軍也作出承諾,若沈家有了女孩,就要嫁給老頭子的后人。

當唐躍確定這御姐是沈家唯一的女孩時,瞬間就放心了,開始偷偷幻想起婚后的美好生活。

秦伯深知大小姐的本事和脾氣,不敢讓唐躍繼續胡鬧,連忙勸道:“唐先生,您換個其他條件吧,多少錢我們都擔負得起。“

“吃我兩拳,他什么條件都不提了!“女子忍無可忍,毫無預兆的沖擊過來,盡管穿著高跟鞋,動作卻凌厲得很。

秦伯自知事態已經控制不住,干脆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下去,就算唐躍體格不錯,可也只是個醫生,哪里是小姐這跆拳道黑帶的對手啊?

“啊!“

出乎意料的,尖叫的人卻是沈冰宜。

沈冰宜的攻擊全被化解,整個人動彈不得,兩只皓腕被何蕭反扣到背后,正用震驚的目光注視著自己的胸口。

“怎么塌了一個半球?“

說這話的唐躍也微微訝異,沈冰宜被他制住,但那沖勁還在,直接撲進了他的懷中,兩人的上身則實打實的擠在一起。

誰知,他卻清楚的感覺到,其中一個半球,至少凹進去一半,不過還好,另一個半球的規模是真的,軟軟麻麻的感覺蕩漾全身,血液頓時滾熱起來,他的下身也支起個雨傘。

“你這個流氓!“感受到唐躍的變化,沈冰宜面紅耳赤,用盡全身力量,終于掙脫而出。

唐躍也略顯尷尬,很光棍的說道:“生理反應很難控制得住啊!“

“秦伯,給我爸打電話,一定要讓這個流氓付出代價!“沈冰宜殺氣騰騰的說道。

“小姐……您冷靜一下。“秦伯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耳邊卻浮現起來這之前老神醫的話,”那小子出手沒輕沒重,你們要是硬來,務必要提防著點。“

起初看到唐躍那副邋遢形象,秦伯早把這些話丟到了九霄云外,現在看看,評價的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誰說我不學無術了!“唐躍總算認真起來,不客氣道,”跟右胸相比,你左胸明顯發育不良,但你也不用擔心,這只是左胸中一處經脈堵塞住了而已,只要你

肯做我的女朋友,我自然會幫你把它們恢復原樣!“

胸部的問題對沈冰宜來說,絕對是機密中的機密,就連看著她長大的秦伯都不知道,卻被唐躍毫不客氣的說了出來,沈冰宜早已氣炸,二話不說,朝著唐躍的下身踹去。

好狠的妞!

對付男人,撩陰腿百試不爽,但唐躍又豈是普通的男人,剛抬腳,沈冰宜再次僵住。

唐躍再次握住了她的腳腕,不自覺間,目光卻飄向了沈冰宜的衣領,左胸被他擠壓的現了原形,起初用來維持胸型的硅膠墊子,也從領口探出了一角。

“你再看一眼試試!“沈冰宜近乎咆哮起來。

“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自己看看領口。“唐躍無辜的說道,”好心提醒一句,你最好把里面塞得硅膠拿出來,否則經脈會堵塞的更厲害。“

“鬼話連篇!我遍訪名醫,都找不到解決的辦法,更沒有經脈堵塞這一說!“沈冰宜是真逼急了,哪怕承認這羞人的事情,也要拆穿何蕭不學無術的本質!

自信的一笑,唐躍抱起雙臂,說道:“所以說,只有我才能醫好你和你的爺爺,你還是答應做我女朋友吧,你的病情不重要,你爺爺可等著救命呢。“

“流氓,你威脅我!“沈冰宜真是連殺他的心都有了,努力克制住憤怒,寒聲道,”如果不是碰到我的身體,你根本猜不出我的病,換句話說,你依舊沒有向我證明,你有多精湛的醫術。“

唐躍無奈道:“對我態度就不能好點?活該你每個月都要痛經!“

“你怎么知道我痛經?“沈冰宜卻罕見的沒有生氣,而是震驚的看著他。

唐躍微笑道,“接住你的拳頭后,我順便探了探脈。經來腹痛,不外虛實,實因寒滯,虛因氣虛,**內氣血不暢,不通則痛。至于誘因,我想你大概常在夜晚工作,又喜歡練拳,這才導致體質虛寒,再痛上幾個月,你的拳頭,可就要軟綿綿的了。“

沈冰宜聽得瞠目結舌,痛經并不是什么疑難雜癥,她驚訝的是唐躍竟能在打斗之間為自己把脈,而且連自己喜歡在夜里加班都能猜的出來。

“真是精彩,唐先生真是個神醫。“秦伯也被深深折服,贊嘆道。

“少拿虛的恭維我。“唐躍擺擺手,一臉期待的望著沈冰宜,微笑道,”怎么樣,你男朋友還算有真才實學吧?“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