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全能透視仙醫

點擊:
蘇銘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擁有了透視治病功能,這下子牛逼了,沒事打打臉泡泡妞,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人生的巔峰!

第1章 年少受辱

中原市正東的雁鳴湖,是寸土寸金的好地方,秀美的湖畔,綠化茂密,環境清幽。

一到傍晚,那些正處于熱戀中的男男女女都會經常來這約會。

而就在此時,湖畔茂密的一處叢林內,一道暴戾的聲音怒斥:“他么的,打,給我狠狠地教訓這孫子,疼死我了。”

男子大概二十歲左右,一身阿尼瑪名牌著裝,手上帶著銀色的戒指,耳垂上一雙金色的耳環,半裸的上身上面雕刻著一只猙獰的青龍,再加上一頭板寸滿臉痞氣顯得不三不四。

“小婷,為什么背叛我?”被兩個虎背熊腰毆打的青年滿臉的不可思議,見到女子惶恐的神情心急如焚。

“蘇銘,你還不明白嗎?”地面上緩緩站起來一位女孩,臉色盡管慌亂,但聲音卻是冷漠的。

女孩的年齡不大,身穿格子襯衫,最上面的扣子開了兩顆,下身是白色的迷你裙,稚嫩的臉上涂滿了粉彩。

蘇銘被一個保鏢一腳踢中胸口,嘴角一甜,一抹血絲溢出,他漆黑的眸子布滿了血絲,顧不得身上的傷痛,情緒激動道:“我不明白,我們大學相濡以沫三年多,說好了畢業就結婚,你為何找上杜濤這個敗類?是不是他威脅你?”

“敗類?嘴巴給我放干凈點。”滿臉痞氣的杜濤心里頓時毛了,上前一步就是給蘇銘一個耳巴子,眸子里看著蘇銘盡是不屑。

看著渾身殘破不堪,嘴角掛著血漬的蘇銘,陳婷視若無睹,眼神里面更流露出來厭惡的神色:“結婚?你有什么資格結?打算讓我跟你回你們那個小山溝里面的破瓦房嗎?還是混跡在大都市蜷縮在地下室?整天吃著沒有營養的泡面?”

“不,不是這樣的,相信我,我可以努力的,我會給你幸福。”蘇銘顫抖著軀體,強忍著身上的痛處,心如火焚的說道。

“幸福?等你做到這一步的時候恐怕我早已經人老珠黃。蘇銘,認清楚一點現實吧!你永遠都不能跟杜濤比,他給我的你永遠給不了,明白嗎?”陳婷越說越激動,一開始的慌亂與愧疚早已經煙消云散,這一刻她似乎想要把這三年來的委屈全部都發泄出來。

下一刻,她臉色冰冷用著陌生人的眼光指著蘇銘的鼻子嘲諷道:“這三年來,你給過我什么?整天龜縮在食堂吃飯不說,就連你學費不足都是我給你補上的吧?這次實習半年,我讓你給我新款的價值兩千多的手機你都磨嘰半天,你有什么資格給我幸福?”

“難道杜濤就給給你嗎?他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他在欺騙你的感情,我不會怪你的,跟我回家吧!”蘇銘強忍著激動的情緒,努力的想要站起來,卻被兩個保鏢死死按在了地面上,令他動彈不得。

“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你個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婷婷以后就是我女朋友,以后滾遠點不要讓人誤會。”杜濤嘴角揚起來一抹的玩味,右臂直接摟在陳婷的白皙的脖頸上,目光挑釁著蘇銘,無比囂張。

“討厭!”被杜濤一捏陳婷臉色緋紅,然后一拳打在了杜濤的胸膛上:“這有人呢!你再使壞,人家拿小拳拳錘你胸口。”

“哎呦!”被陳婷一挑逗,杜濤如打了雞血一般眼神里面欲望更盛,攬著陳婷吧唧便是一口。

“混蛋!”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被別的男人當面戲弄,蘇銘想要殺人的心都有了。

蘇銘和陳婷都是中原醫學院的學生,大三出來實習,自己和陳婷在大一軍訓期間相戀。

陳婷醫學院出了名的美女。

但三年來,蘇銘最多也只和陳婷接過吻。

蘇銘可是醫學院的尖子生,雖樣貌平平,成績卻出類拔萃。

而杜濤則是醫學院出了名的二世祖,他的父親是一所大醫院的副院長,母親更是開了一家醫藥公司,家里少說都有幾千萬,而杜濤玩過的女子更是可以組成一個加強連。

其實在實習期間,陳婷便發生了異樣,蘇銘早已經感覺到了。

跟閨蜜合租的房子經常徹夜不歸,打電話經常不接,短信經常不回。

今天下班蘇銘特意去接陳婷下班,正巧撞見陳婷居然上了杜濤的車,一路尾隨,好不容易找到了這里,卻發現兩人如此荒誕的一幕。

身為一個男人被帶了綠帽子這種事情簡直難以下咽,二話不說蘇銘抄起來一把木棍狠狠地打在了杜濤的頭上,杜濤的哀嚎一聲直接招引過來兩名保鏢,二話不說對著蘇銘就是一頓狂毆。

不是蘇銘呆板,而是陳婷一直給自己的感覺就是清純、保守的,他之前不是沒有想過去賓館開房,但蘇銘心中卻是想要把最美好的一幕留在洞房花燭夜。

此時此刻,看著陳婷那里還有一絲的清純模樣,面若寒霜,神態冷漠。

“討厭!解決了這家伙,等下回去好好伺候伺候你。”陳婷滿臉嫵媚含情脈脈對著杜濤發嗲。

杜濤一聽,骨頭都酥了,他可是知道陳婷的功夫。

“好!快點打發這小子。”杜濤捏了捏陳婷的臉蛋。

看著這一幕的蘇銘異常心痛,他真的沒有想到陳婷居然是這種水性楊花的女孩,若不是這次正巧被自己撞見,自己恐怕還蒙在鼓里。

“為什么?”蘇銘瞳孔緊縮,整個人都滄桑頹廢了許多。

見狀,轉過頭來的陳婷眸子里面沒有一絲的憐憫,剩下的只是淡漠:“實話告訴你,當初我跟你在一起就是看上了你成績優異,希望跟著你會有個好前程,不過現在的你的事業沒有絲毫的起色,有什么資格讓我跟你在一起?”

“杜濤可以給我買蘋果7,你能嗎?”

“杜濤的爸爸答應給我安排醫院里面最好的工作,你知道一個工作多少人打破腦袋想進來嗎?”

“這,永遠都是你比不起的。”

“沒有人不在乎物質,我也一樣。”

“還有,麻煩你以后離我遠點,不要像一只蒼蠅一樣糾纏,這樣只會讓我更加厭惡你。”

“什么?你說的是真的?”蘇銘如雷重擊,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從一開始自己就被利用了嗎?

明明很熟悉的女孩,突然這一刻變得很陌生,蘇銘閉上了雙眼宛若丟了魂一般。

“是真的,不要異想天開了!”陳婷怒目而視,上去對著蘇銘就是一巴掌,隨即陳婷轉過身冰冷道:“你死心吧!我從來沒有愛過你。”

“呵呵......”蘇銘怎么也沒有想到陳婷居然會給自己一耳光,他滿嘴的苦澀,看著陳婷的背影,他明白在陳婷的心中他或許永遠都是一個利用品。

“嘖嘖......小子滿意了吧?記住,我永遠都是你高攀不起的。”杜濤嘴角上揚,滿臉玩味,對著蘇銘揚起來中指,好似打了勝仗一般。

隨即杜濤撿起來地面上的那根木棍,一步一個腳印宛若上位者緩緩上前,他緊握著木棍桀驁的臉上猛然閃現一抹戾氣。

“敢打我?真是活膩歪了。”杜濤拎著木棍狠狠地砸在了蘇銘的頭上。

“呃啊......”蘇銘慘叫一聲,只感覺大腦一陣的昏沉,下意識的倒在了地面上。

“啊呸!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見到蘇銘倒下,杜濤臉色怨毒一口吐沫吐在了蘇銘的身上,眼神中沒有一絲的憐憫。

陳婷明顯被杜濤的舉動嚇了一跳,杜濤見狀攬著陳婷的腰肢壞笑道:“放心吧!死不了,就算是死了還有我爸呢!”

“你壞......”

第2章 透視初顯

一絲鮮血順著蘇銘的嘴角流下,正巧碰到了蘇銘曾經在古玩市場淘到的一塊虎型玉墜。

“嗡......”黯然的虎型玉墜竟然在鮮血的浸染下猛然射出一道紅色的精芒。

下一刻,蘇銘只感覺雙瞳發燙,整個大腦陷入一片的混亂,無形的力量好似欲將蘇銘從眸子處撕裂,蘇銘抱頭慘叫,暈迷在地面上。

......蘇銘做了一個夢,他躺在病床上,面前站著一位女護士,他驚奇的發現,自己居然可以透過女護士的白大褂,看到里面白色的短袖。

“呀!你醒了。”靚麗的小護士檢查過蘇銘的心跳頻率之后正巧撞見蘇銘呆滯的目光,她感覺蘇銘的眸子很透徹,似乎能把自己整個人看穿一樣。

蘇銘還未回過神來,而是瞇著眼依舊欣賞眼前的景色。

小護士俏臉一紅,被蘇銘看的渾身不自在,她上前在蘇銘的眼前晃了晃羞澀道:“喂!你傻了啊?還是身體那里不舒服?”

“啊?”蘇銘猛然的回過神來,驚愕的發現這一切居然不是一場夢,面前的小護士活靈活現。

“怎么回事?”蘇銘還以為剛才那一切是錯覺。

他揉了揉自己的眸子,再次睜開眼,剛才香艷的一幕再次出現在視野,隨著自己的意念自己居然可以任意看到小護士胴體的任何部位。

“我竟然學會了透視?”蘇銘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說道。

他可是清晰的記得陳婷背叛了他,當面狠狠地羞辱,說出來絕情的言語,最后杜濤更是給他的腦袋上狠狠來了一下。

當時自己暈迷在雁鳴湖畔的草地上,不省人事。

蘇銘摸了摸自己的頭顱,赫然發現居然纏繞著一層層的白紗,自己確確實實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我怎么出現在這里?”蘇銘喃喃自語。

小護士聽到蘇銘前一句話嚇了一跳,透視?那不是小說中才出現的情節嗎?

面前的病人頭部檢查有輕微的腦震蕩,昨天晚上江小姐還特意交代過,這要是人醒了,腦子壞掉了,這讓她們怎么給江小姐交代?

不過見到蘇銘的眸子逐漸的恢復明亮,小護士長長了松了一口氣說道:“昨天晚上江小姐救了你,把你送往醫院。知道嗎?你暈迷了整整一夜。”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