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無敵讀心術

點擊:
張三作為一個純爺們,必須擁有保護自己女人的力量,但是要獲得力量,卻要和美女們去做一些曖昧的事情,可是這樣一來,女人就越來越多,那需要的力量也就越來越大,也就需要和更多的女人去做曖昧的事情,這他娘的是個死循環啊,張三爺表示,自己的壓力真的很大。

第一章 小護士

“別開車,等等我!!”

張三用出了他人生中最快的速度沖刺,可惜,還是沒有趕上地鐵關門之前,沖進去,反而狠狠的撞在了門上,更悲催的是,直接撞暈過去了。

地鐵里的人紛紛圍觀,這爺們實在是太霸氣了,居然就這么硬生生的給撞暈過去了……

乘務人員,很快發現了這邊的狀況,連忙把張三給送進了醫院里面。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張三總算是慢悠悠的轉醒過來。

“這里是什么地方?”

張三迷糊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嗯?繃帶?我這是怎么了?張三仔細的回想了一下,貌似自己去趕地鐵,結果撞在了門上,然后就沒了,那這么說來,這里應該是醫院?

原來是醫院啊……

張三左右看了看,周圍的病床都是空著的,不由得笑了一下,這是什么人品?不僅有病床,而且還一個人住了個包間,遇到人多的時候,有時候一個病床花好多錢都不一定能住進來呢,不過話說,住院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草,這里他娘的是醫院?老子哪里有錢交醫療費啊?

這時候,外面傳來了開門聲,張三連忙把雙眼給閉上,生怕進來的人發現他醒了,就逼著他去交住院費。

想到這里,張三怪叫一聲,從床上爬了起來,飛快的把身上的病號服脫掉,然后開始找自己的衣服。

“怎么了?!”一個小護士聽到張三的聲音立刻闖了進來。

“啊!!你怎么不穿衣服啊?”小護士嬌喝一聲,轉過了身子。

張三沒好氣的說道:“我不是穿著褲衩嘛,我還得趕去上班呢,沒空跟你扯了。”

張三卻不敢繼續在這里停留,飛快的換好了衣服,立刻就往外面沖了出去。

“等一下,你還要檢查一下身體才可以出院呢。”小護士連忙在后面大喊了一聲,追了出去,可惜張三已經不見了蹤影。

好不容易從醫院里面逃出來的張三,悲哀的發現,自己的手機竟然顯示,這已經是第二天了,也就是整整暈過去一整天,這下去公司,還不得直接被罵死啊?而且,更悲催的是,今天也得遲到了。

迷茫的走在大街上,張三感覺自己很悲催,看來這份工作八成是黃掉了,雖然工資給的不是很高,但至少也有個兩千多塊呢,勉強夠活著了,沒了工作,連活著都做不到啊。

這時候,張三感到一陣口渴,在路邊買了一瓶礦泉水,但是在付錢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身份證居然不在錢包里面了。

瞬間,張三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份證八成是在醫院里面了,唉,哪個孫子把老子送到醫院里的?居然不給錢,還得扣押老子的身份證!

重新補辦一張身份證,那就更麻煩了,張三只好硬著頭皮重新回醫院里面去,心中祈禱著,千萬不要碰見剛剛的小護士啊,否則得多尷尬?

來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張三悲哀的發現,想什么來什么,剛剛出現在自己病房里面的小護士,居然還在門口呢。之前逃跑的太匆忙了,咦,怎么看著這么眼熟?

這不是高中時候的校花劉若溪嗎?想不到幾年不見,這小姑娘還是越來越漂亮了,這櫻桃小口,看著就想讓人親一個,這動人的身姿,真不愧是女神啊!

“太好了,原來你還在這里啊,快點跟我進去檢查一下,你都暈過去一整天了,怎么一醒過來就直接跑了?”劉若溪不滿的說道。

張三有些感動,這年頭,這么關心病人身體的護士可多見了,太盡職了,而且還是當年的女神,這種娘們要是娶回家得有多好啊?

“不用檢查了,對了,看到我的身份證了嗎?”張三問道。

劉若溪鼓起了嘴巴:“不行,必須得跟我去檢查一下。”

“不用了,我都沒事了,快點帶我去結賬吧。”張三苦著臉說道。

檢查?說得真夠輕松的,知道檢查一次要多少錢嗎?知道羊城這鬼地方,生活費得多高嗎?哪里有錢啊?別逗了好不好?老子一個月累死累活的就只有兩千多塊,還看病?那也得看得起啊?如果不是身份證還在這里,你以為老子會回來嗎?

劉若溪看到張三那一臉堅決的模樣,有些惱怒的說道:“張三!這人是怎么回事啊?你昨天暈過去,昏迷了一整天,現在就要出去怎么能行?必須去跟我檢查一下。”

“你還記得我?”見劉若溪喊出了他的名字,張三驚訝的問道。要知道在高中時候,追她的人多了去了,張三這么普通的一個人,劉若溪怎么可能會記得呢?難道?張三突然就激動了起來,莫非當年其實劉若溪對他還是有意思的?

“還記得?什么意思?我們以前見過?”劉若溪奇怪的問道。

頓時,猶如一盆涼水潑在了張三的腦袋上,人家壓根就不記得他,張三苦笑了一下,估計劉若溪知道他的名字應該是在身份證上見過吧。

“沒事,我的身體我很清楚,帶我去交錢就行了。”張三說道。

張三非常堅決的搖了搖頭,劉若溪納悶的又問了一邊張三,要不要檢查,得到肯定的答復之后,便帶著張三往收費處走去。

交了五百多塊錢,拿回身份證,張三心痛得要命,他住在城中村里面,那房租也不過才六百多塊一個月而已,這鬼地方,一個晚上,就要了他將近一個月的房租,太他娘的坑爹了。

交完錢之后,走出醫院,張三松了口氣,還好劉若溪沒有發現,否則就尷尬了,同時張三也得知自己只是昏迷了一天而已,也沒用多少藥,否則身上這點錢還真不一定夠呢。

坐著地鐵,來到了自己的公司,看看天色已經接近中午了,張三呆在廁所里面,郁悶的抽著煙,他真想一頭扎死在這里,一會進辦公室該怎么解釋呢?

第二章 讀心術

想著反正橫豎都是一死,終于踏進了辦公室的門口。

“三哥,你昨天干嘛去了?居然直接就沒來?今天也到吃飯的點了,才過來,打你電話也不接,你這是準備跳槽了嗎?”劉偉笑瞇瞇的走到了張三面前。

“偉哥,別鬧了好不好?煩著呢,我昨天是暈過去了,在醫院里住了一整天,我正想著,應該怎么跟主管解釋呢。”張三哭喪著臉說道。

劉偉的臉色完全黑了下來:“三哥,你知道為什么我比你大了十歲,還管你叫哥嗎?”

“不知道,我長得帥?所以,你對我尊敬?”張三疑惑的問道。

“屁,你帥個毛啊,你再帥能比我還帥嗎?我之所以叫你哥,就是讓你別叫我哥,你丫的,別把我的名字叫得那么壯陽好不好?偉哥?靠!”劉偉非常不滿的說道。

跟劉偉扯了幾分鐘之后,張三毅然決然的向著主管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鵬哥……”推開辦公室的門,張三點頭哈腰。

曹大鵬是策劃部的主管,張三只是一個最普通的小員工,見到主管自然只能點頭哈腰,更何況,昨天還缺勤了呢?

“你怎么還舍得過來?你現在長能耐了是不是?靠,昨天為什么沒有來?他媽的,不知道這幾天都忙著要加班嗎?你他娘的,居然跟老子玩無故缺勤?還想不想干下去了?”曹大鵬根本就不問張三是什么狀況,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

張三雖然心里非常不舒服,但是又有什么辦法呢?人家一句話就能讓你滾蛋了,不好好伺候著怎么能行?

“這不,我昨天出了點事,撞在地鐵門上,撞暈過去了,被人抬到了醫院,剛剛才出院。”張三立刻解釋道。

“撞地鐵門上,撞暈了?你丫,當我三歲小孩子嗎?這么扯淡的借口都能想的出來?你怎么不說你堵車堵了一整天?這個借口都比你那什么撞門上暈過去的好用。”

張三苦著臉:“鵬哥,我說的是真的。”

“別來那套,也別把醫院的開出來的證明給我看,不管用,那東西,隨便花個十幾塊錢就買到了。”曹大鵬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張三心中暗罵,你大爺的,別給老子找到機會,否則活活弄死你。

曹大鵬罵了十幾分鐘,總算是停下來了,然后一臉嚴肅的瞪了張三一眼:“今天你就別給老子去吃飯了,就給我留在這里,等老子吃過飯回來,再接著罵你。”

在張三的怨念中,曹大鵬端著自己的茶杯,慢悠悠的往外面走了出去。

在曹大鵬即將走出門的那一瞬間,張三仿佛又聽到了曹大鵬的聲音:“這該死的小雜種,正好老子今天心情不爽,罵了一頓之后,心情果然舒服多了。”

張三目瞪口呆的看著曹大鵬,你丫的,就算真的是這樣,你好歹也給我留點面子好不好?就這么直接的給說出來,是不是不太合適啊?這不是逼著哥拍案而起,抽你丫的嘛!

不對啊,張大鵬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在說話啊,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是因禍得福,老天爺給了自己讀心術?不過看來有讀心術也不是什么好事啊,就像現在這種情況,你是打還是不打呢?打的話,這份工作就沒了,不打的話,又顯得自己太不爺們了,唉,真蛋疼。

忽然,張三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疼痛感,張三捂著自己的腦袋,有些郁悶,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腦袋會疼了起來?難道是因為得到了讀心術的關系,老天爺給自己帶來了一點后遺癥?

渾渾噩噩的在曹大鵬的辦公室里站了一個多小時,曹大鵬終于回來了,看到張三還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面,曹大鵬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

“這孫子竟然還在這里,還真他媽的是個軟蛋,正好,前幾天的任務沒有完成,老板正要拿自己開刀呢,要不,直接把罪過推給他?就說這孫子故意搗亂,所以任務才沒有完成?”曹大鵬默默想道。

可是,曹大鵬卻沒有想到,自己心里想著的事情,張三也給聽到了。

張三傻乎乎的看著曹大鵬,你這丫的,真是不知死活啊,幸好老子有讀心術,聽到了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否則的話,豈不是要被你給狠狠的擺一道?不過隨后,張三立刻苦笑了起來,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樣?報告上級?又沒有證據,而且鬼知道他跟上級領導有沒有關系,去了說不定也是送菜。直接去找老板?張三想了想,貌似自己在這里工作了兩個多月了,都不知道老板是誰呢,唉煩啊!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