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神醫高手

點擊:
一場事故讓寧飛揚得到了奇遇,從此開始了絢麗多彩的都市生活,金錢、美女、權利、只要他動動手指,一切都是輕松得來……

第1章 高手歸來

華夏,南陽市!

烈日炎炎,天空好像降火一樣,柏油馬路被炙烤的快要化了。

301國道上,沒有一個人影,確切的說,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唯有一輛圣托里尼黑的進口路虎在路上飛馳,車主把速度飆到了極致!

就在某一刻,天空陡然竄出幾道閃電,幾秒鐘之后,便是震耳發聵的雷聲。

轟隆!

伴隨著天雷的聲音,瓢潑大雨隨之落下。

疼!

寧飛揚腦袋好像炸開了一樣,喃喃道:“難道說,我還沒有死?”

他努力睜開眼睛,聽到耳邊呼呼風聲,身體正從數百萬米的高空急速墜落。

他嗅到了熟悉的氣息,頓時來了精神,心里震撼不已,沒想到又回到了南陽市。

四年前,寧飛揚即將大學畢業,談了四年戀愛的女友,嫌棄他買不起房子,找不到好工作,跟了一個紈绔富二代,無情與他分手。

他的心像死了一樣,把自己鎖在實驗室里邊,沒日沒夜地做實驗,不慎引起藥品大爆炸,穿越到了一個仙俠的世界,他為了生存,開始修煉,廝殺。

人間四年,但是在那個仙俠的世界里,卻已經足足過了四千年!

在這四千年里,他從一個無名小卒,最終成修煉仙,在爭奪神位的時候,與雷神惡戰,就在他要擊殺雷神的時候,遭到了諸神聯手攻擊,最后不慎隕落。

這些念頭,一閃而過。

寧飛揚身負重傷,如果這么跌落下去,必死無疑,他努力凝結體內的元氣,發現只剩下了最后一縷。

“不管如何,保命要緊!”寧飛揚動用了最后一縷元氣,將自己包裹住了,降落的速度也變慢了很多。

不幸的是,在距離地面三十米的時候,他體內的元氣還是用光了,墜落速度再次暴增。

雨也越下越大。

路虎車主視線一片模糊,立即打開了雨刮器,而就在下一秒鐘,聽到了砰的一聲。

嘎吱!

路虎車主來了個急剎,馬路上留下了長長的黑色印記,車子穩穩地停了下來。

“瀟瀟,怎么回事?”路虎車子后座上,傳來了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

“沒事,爺爺,我好像撞到了一個人……”柳瀟瀟忽然意識到,這么個地方,怎么可能會有人,旋即改口道:“應該撞到了一只野獸。”

“下去看看。”柳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柳瀟瀟回過頭來,臉上滿是焦急,開口說道:“爺爺,您的身體要緊,我必須把您盡快送到醫院,要不然會耽誤最佳治療時間的。”

“萬一是人呢?趕緊下去。”柳老的聲音變得嚴肅了起來。

柳瀟瀟皺了皺眉頭,爺爺腦血管堵塞,她不能再惹老人家生氣,只能從車子上走了下去。

說也奇怪,剛才電閃雷鳴,這才短短三分鐘不到,一切都恢復了正常,艷艷高照,好像剛才的事情根本沒有發生過似地。

柳瀟瀟在馬路邊上隨意瞥了一眼,以為并沒有什么人呢,剛準備返回,聽到了水溝里劇烈的咳嗽聲,不由地皺了皺眉頭。

國道旁邊的溝壑中,躺著一名披散著頭發的年輕人,身著長袍,渾身帶著血跡,生死未卜。

“啊!”

縱橫商場的柳瀟瀟,面對數億巨資談判的時候,都未曾皺一下眉頭,但是看到水溝里的男人,卻失聲叫了起來。

“是不是撞到人了?”柳老的聲音再次傳來,“趕緊送到醫院!”

柳瀟瀟壯了壯膽子,喊了幾聲,但是水溝里的人依舊沒有反應,她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把對方從水溝里拉出來,拖到了車子邊上。

“還有氣息。”柳瀟瀟開始把這個男人向車內拖去。

寧飛揚努力睜了睜眼,剛要開口說話,忽然感到到一團柔軟壓了過來,直接把他的嘴給堵住了。

朦朧間,他看到了一張女人的臉,冷若冰霜,眼眸中透射出一股凌厲。

他拼盡全力要張嘴,但是那團柔軟在他的嘴上動啊動的,壓得他根本說不出話來。

柳瀟瀟正在全力拖著寧飛揚,忽然感到胸口一陣麻酥感傳來,下意識地哼了一聲,這才意識到不對勁,低頭發現這個男人的嘴,居然碰到了自己的身體。

她身為柳氏集團的總經理,別人從來不敢靠近她半分,這個男人可倒好,居然敢占她便宜。

柳瀟瀟盛怒之下,突然改了方向,把他給扔到了后備箱里,這才驅車離開。

寧飛揚再次遭到撞擊,頭腦昏昏沉沉,直接睡了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清醒過來。

“剛才……好像有個女人。”寧飛揚努力回憶了起來,好像自己與那個女人接觸一下。

純陰體?

寧飛揚捕捉到了接觸柳瀟瀟的感覺,絕對是純陰體散發出來的,眼神里不由地流露出欣喜。

他是純陽體,體內陽氣過剩,在仙俠世界修煉的時候,還能依靠元氣、丹藥壓制,但是回到了南陽市,空氣污染嚴重,根本凝結不出元氣,只能吸收純陰體內的氣息,才能壓制陽氣不爆發。

如果不然,純陽之氣充滿身體,必將發生大爆炸,經脈斷裂而亡。

與之相反,陰陽氣息結合,還能產生出元氣!

寧飛揚想到這里,勘查了一下身體,發現體內出現了一縷元氣,正是剛才接觸柳瀟瀟,從她體內吸收的陰氣,中和自身的陽氣凝結而成的。

他立即運轉這縷來之不易的元氣,快速修復自己的身體,盡管沒有完全恢復,但好歹保住了性命。

就在這個時候,路虎車子停了下來,寧飛揚的身體也跟著劇烈晃動了起來,身上剛剛愈合的傷口,再次發出撕裂般的疼痛。

如果不是他修煉了四千年,鑄就了這般強硬的身體,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

“既然沒死,我就一定要好好修煉,重新殺回去,把那些陷害我的家伙都殺死。”寧飛揚心中產生了緊迫感,“眼下只能依靠那個女人,從她身上汲取陰氣,凝結出元氣,這無疑是最快的。”

還有,當初藥品大爆炸,他總感覺有些蹊蹺,配方完全正常,怎么會引起爆炸呢?

“說不定遭人陷害,既然我回來了,那就要查個清楚!”寧飛揚在心中說道。

車子已經到了南陽市第一人民醫院,柳瀟瀟在路上就聯系好了醫務人員,下車之后,直接招呼相關人員把爺爺放在病床,就在她剛要跟上去的時候,濃重的血腥味從身后傳來。

第2章 玩死你

柳瀟瀟嗅到了濃重的血腥味,心里一緊,當即轉過頭來,當看到寧飛揚就站在后面,臉色大變。

“你……你沒事吧?”柳瀟瀟努力保持鎮定。

“人都被你撞了,把我關后備箱就沒事了?”寧飛揚反問道。

他趁機觀察了一下柳瀟瀟,這個女人身著職業套裝,把身材緊緊地包裹住了,襯托的更加曼妙,看起來非常干練,渾身上下散發著女強人的氣質。

這種女人,就像是獵物,讓人不自主地升騰起征服的欲.望!

柳瀟瀟自知理虧,尤其是看到寧飛揚渾沾滿了血跡,就開口說道:“我剛準備把你放出來呢,跟我到里邊檢查一下吧。”

放出來?

寧飛揚聽到這三個字,總覺得哪里不對勁,他體內有元氣修復內傷不假,但是這外傷可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到醫院包扎一下最好不過了。

最重要的是,他現在身無分文,加上這個女人的特殊體質,必須要賴上她。

柳瀟瀟的心思根本不在這里,尤其是看到寧飛揚走路正常,就更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爺爺的身上。

“這是我的銀行卡,你拿去刷就行了,回頭到重癥病房找我,我現在沒有時間陪你。”柳瀟瀟拿出一張卡,直接遞給了寧飛揚,并且補充說道:“密碼是六個八。”

她說完之后就轉身離開了,趕緊利索,絲毫不拖泥帶水。

寧飛揚也沒有客氣,他從仙界墜落了不假,但如果不是這個女人開車超速,把他給撞了,他現在也不至于那么慘。

而就在此刻,后面駛過來一輛黑色的寶馬X6,坐在后排的年輕男人,剛好目睹了這一切。

“這個男人是誰,為什么會和瀟瀟在一起,而且好像很親近的樣子?”年輕男人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

他沒等車子停穩,就已經推門下去,快步走進了醫院,目光很快落在了寧飛揚的身上,不由地閃現出一絲怒意。

寧飛揚警覺性非常高,當即感應到了,余光瞥了那名年輕男人一眼,也沒有說什么。

他掛號之后,便默默地去診室排隊。

年輕男子一直跟著寧飛揚,當看到對方走進了診斷室,便撥打了一個電話。

寧飛正在等待治療,卻看到醫生接起了電話,揚微微皺眉,暗想這個醫生也太不負責了吧,就在醫生關門的瞬間,他看到了跟蹤自己年輕男子的身影,心里升騰起不詳的預感,立即把耳朵貼在了門上。

“周醫生,等下你給那個人治病的時候,把他的傷口弄得更慘一些。”年輕男子低聲說道。

“宮少,這是在醫院,這……”周醫生醫生有些難為情,畢竟這關乎他的職業前途。

被稱作宮少的年輕那人變了臉,冷哼一聲說道:“周醫生,別忘了,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我們宮家給你的,隨時可以拿走,再說了,在醫院之中,醫療事故也是有的嘛,放心吧,我會替你打點,不讓你有任何問題的。”

周醫生從大學時代就是宮少的狗腿子,知道宮少喜歡玩女人,就暗地里幫忙勾搭,殘害無辜少女,助紂為虐。

他也獲得了不菲的報酬,畢業四年就買車買房,還談了個女朋友,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