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點擊:
他是最優秀的保鏢。在被迫退役后,來到了中海市和他那從未見過的未婚妻結婚。女神級總裁老婆,暴力警花,可愛的美少女,冷艷的黑道美女等各色美女紛至沓來!

第1章 倒霉透了

張陽背著有些破舊的迷彩背包下了火車,腳上穿了一雙平底布鞋,怎么看都像是來打工的民工!

中海市是大都市,天南地北的人都到中海市尋找機會,每天有多達上百萬的外來務工人員進出這座國際性大都市!

張陽讓人看起來就像是其中一員!

人靠衣服馬靠鞍,當今的人就是從衣著上對一個人進行初步判斷的,張陽無疑也容易被當成是民工.

他不介意這些,下了火車,隨著人流往外面走時,手里拿著電話打著電話!

白叔叔,我到了,玄武灣是吧,沒問題,我打車過去……!

張陽放下了電話,微微搖了搖頭.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剛一退役,就被趕到這邊來了,沒有辦法,誰讓家里面有一個招惹不起的老爺子呢.

以前還好說,他可以用有任務,脫不開身做借口,但現在不同了,他已經不是特工了!

火車站北邊就是出租車等候區,張陽出了車站,剛往北邊走出去沒多遠,就有幾名手里拿著各種宣傳單的人圍了上來!

哥們,住店嗎?我們店全市最低……!

張陽擺了擺手,這種人他見得多了,當初去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過形形色色的人,全國各地的火車站都是魚龍混雜之地,什么樣的人都有.

過來拉客的人所去的店不少都是黑店,到了這種店里面,那可是各種被宰!

張陽什么江湖的道道沒有見過,這些對他都是小事情.

快到出租車等候區時,一名看起來大約二十來歲的年輕人迎面過來,在靠近張陽身邊的時候,他的胳膊忽然碰了張陽一下,緊跟著,快速得跑開!

張陽把背包往上托了托,走路長點眼啊,我這個人好說話,要是遇到不好說話的主兒,你這個小兔崽子就死定了!

張陽也不管那年輕人有沒有聽到他的話,繼續走著他的路!

結果沒有走出去幾米,冷不丁從斜方向沖過來一名戴著帽子的美女!

現在是六月份的季節,中海市正值天熱之際,大街上有不少的美女都戴著帽子!這美女外表看起來很普通的女孩子沒有什么兩樣,遮陽帽搭配著一條素色的裙子,一個很普通的單肩包,烏黑的秀發披散在雙肩上!

站住,不許動!她過來一把抓住張陽的右手手腕,就往她這邊拽,緊跟著,又腿伸出來,在下方使了一個絆子,這可是標準的擒拿方式,在訓練當中經常用到!

張陽要是普通人的話,這一下也就被拿下了!

可惜,這種小兒科的擒拿方式對他無效!

他是誰?

曾經的中南海警衛!

最優秀的特工!

如果連這個都躲不過去的話,那也太笑話了點!

張陽只是右手一甩手腕,輕易得就已經甩開了那美女抓過來的手!

美女的腳下絆子也沒有效果!

干什么?張陽輕描淡寫地問道!

你敢襲警!周靜雯惱火了,真沒想到現在的小偷是越來越囂張了,竟然敢公然襲警!

周靜雯一直都是刑警,這次被調過來協助調查一個活躍在火車站附近的小偷團伙,周靜雯剛才親眼看見一名小偷偷了別人的錢包,她追上來的時候,看見了那名小偷把錢包給了這名男人!

這是小偷常用的轉移贓物的手段,會把到手的贓物轉移到同伙身上.

所以,周靜雯才把張陽給當成了小偷的同伙!

她可是一名徹頭徹尾的暴力女,一直都認為對于罪犯,不應該手下留情.

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是打算把這個小偷的同伙拿下來,暴打一頓,結果沒有料想到這家伙竟然敢反抗!

你是警察?張陽的眼睛打量周靜雯,雖然周靜雯衣著像是普通女孩,但那種氣質卻很不一樣,看起來是一名便衣警察.

是!周靜雯冷哼道,你好大的膽子,偷東西不說,還敢襲警!

你說你是警察就是警察啊,拿證件出來!

周靜雯冷笑著,拿出了她的證件,真是警察!

警察同志,這是誤會啊,我可是好人!張陽很委屈地嚷道!

好人?這就是好人?周靜雯一伸手,從張陽的背包里面掏出了一個女式的錢包來,那是之前那年輕人和張陽碰到一起的時候,放在張陽這邊的,周靜雯拿了出來,在張陽的面前一晃,冷哼道,你現在還說什么?

我被陷害了!

少廢話了,跟我去派出所!周靜雯冷哼道!

遠嗎?

很近!

那樣就好……我還有事情,不能托得太久!

放心吧,不會很久,讓你待上半年!

第2章 意外收獲

車站派出所就在火車站的南側,周靜雯就把張陽給帶了過去!

很快,周靜雯就發現抓錯人了!

張陽真得是外地來中海市的,他身上還有當天的車票!抓人過來容易,再想放出去,那就難了!

張陽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里夾著一根煙,四處打量著!周靜雯走進來的時候,張陽抽了一口煙,眼睛落在了周靜雯的身上!

你可以走了!周靜雯擺了擺手,示意張陽拿他的東西走人!

走?去哪里?張陽慵懶得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那愜意的模樣讓人看見想要抽他一頓,就是一副找抽的模樣!

你哪里來去哪里!

說的容易,我現在把我要去的地方的地址弄丟了,我沒有辦法去了,我看這里不錯,有吃有喝的,我就在這里待了!

你跟我玩著一套,你是不是想死!周靜雯見到張陽耍起了無賴,她臉色一沉,沒有給張陽好臉色!

張陽倒是不緊不慢,聽到周靜雯這句話,他反倒笑了起來,你要是好好說話的話,或許我還能幫你一下!

幫我?幫我什么?

抓到剛才那個小偷!張陽輕呵道!

真的?

當然是真的,你認為我有必要騙你嗎?

周靜雯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來,那你還愣著干什么!

張陽沒有動彈,而是把手指頭勾了勾!

什么意思?

廢話,難道你當警察都不懂這個啊,當然是好處費了,你真以為我白幫你啊,我又沒有好處,我平時收別人都是一千,我給你打一個五折,五百塊錢好了!

周靜雯的眼眸眨動了兩下,她那嬌艷的嘴唇抿了一下,五百是吧,好,老娘我今天就給你,但你給我記住了,要是你耍我的話,這五百塊錢就是給你的醫療費!周靜雯干凈利落的從身上拿了錢包出來,數了五張鈔票扔給了張陽!

張陽倒是很意外,真沒有想到這名女警這樣干脆,一看就是一個痛快人!

他也痛快,把錢給收了下來!

好了,消息呢!周靜雯問道!

張陽一伸手,從身上拿了一張卡片,那是賓館的宣傳名片,每個賓館,酒店都有,張陽把那卡片扔給了周靜雯!

這是什么?周靜雯問道!

哦,從那個小偷身上拿來的,應該是那小偷落腳的地方,要是你們快點過去的話,或許能連窩端!

要是不是怎么辦?

不是啊……那沒辦法了,我只好把五百塊錢給你!張陽說道!

不用,你從現在開始祈禱,那里最好是小偷的落腳點,不然的話,那五百塊錢就是你的住院費!周靜雯說完一轉身走了出去!

真是一個有個性的美女警察!張陽看著周靜雯離去的背影,很愜意抽了一口煙,眼睛瞇了起來!

張陽在派出所待了一個多小時,周靜雯終于出現了.

那張俏麗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只是招呼張陽道,你可以走了!

抓到了?張陽笑呵呵的問道!

少廢話,讓你走就快點走.周靜雯不耐煩催促道!

她很不甘心,竟然真在那里找到了小偷窩點,到底是張陽厲害還是他運氣好.怎么會有這樣菜的小偷新手,會隨身帶那賓館的名片!

小偷偷東西的時候,身上往往不帶任何的證件!

這名小偷一看就是新手,也可能是感覺賓館的名片不錯,拿來用下,就帶在身上,結果卻被張陽給拿了過去.

第3章 不白賺你的錢

張陽背著包往派出所外面走,經過派出所大廳的時候,迎面走過來兩名男人,其中一名大約二十六七歲,額頭有胎記地男人嚷嚷道,你們干什么?我們是住店的,憑什么抓我們!

別啰嗦了,快點走!身邊的警察催促著.

那男人更加大聲的嚷起來,現在是法治社會,不要以為是警察就可以隨便抓人!

隨便抓人?那你們看見我們警察跑什么!周靜雯走上前,就站在那兩名男人的面前,她凌厲的目光落在額頭有胎記男人的臉上.

誰知道你們是不是警察啊,一大群人到賓館里面,我們當然害怕了,還以為是劫匪呢!男人說道.

你別給我啰嗦了,那個小王,好好查查他們,看看他們是不是小偷的同伙!周靜雯說道.

張陽正好走到那男人的面前,他站住了腳步,眼睛掃了一下那男人!

剛才和周靜齬振振有詞說話的男人突然閉了嘴,眼睛也掃了一眼張陽!

張陽邁步向外面走,而那額頭有胎記的男人似乎松了一口氣.

派出所門口停著兩輛警車,張陽站在門口,又摸出了一根煙點著了火!周靜雯見到張陽站在派出所門口那抽煙的模樣,心里面不知道為什么有了一股無名火,抬起腳來,對著張陽的屁股就是一腳!

別站在派出所門口擺架子,快點走,下次不要讓我看見你!

張陽吐了一口煙霧,不就是我賺了你五百塊錢嗎,你也別耿耿與懷了,多給你提供一個消息,剛才那額頭有胎記的男人好好問問,說不定有意外發現.

你認識他?

不認識,但他的右手不是普通人的手,那是一把握過槍的手!張陽拋下這句話,就沒有和周靜雯多說了,如果到了這個時候,周靜齬不知道,那就只能說周靜雯太笨了!

玄武灣高檔社區有三多:美女多,名車多,名人多.

住在這里,本身就是身份的象征!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