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王牌醫生

點擊:
他,是一個二流郊區醫院的普通醫生,而且還是婦產科的醫生。
他,醫術精湛,為人低調,但是天下誰人不識君!
他,群芳環繞,眾香國度,奈何家有千年悍妖妻!
對著強勢熱情表姐的逼婚,妖精美艷妻子的誘惑,小白醫生不得不得黯然的面對一場契約式的婚姻。白文靜也由此拉開了他輝煌華麗的人生……

第一章 煙雨江南

杭州西湖左近有一家名叫“歡樂時光”的咖啡廳,布置的古香古色,進門后卻給人一種走錯地方以為進了茶樓的感覺。

咖啡廳女老板姓鄒,叫鄒婕妤。三十多歲的年紀,大家習慣叫她鄒姐,很白凈的一個成熟女人,風韻猶存。據說早些年鄒姐是做服裝生意的,因為前夫卷款帶著二奶跑路,留下個爛攤子和一堆拖欠工錢的女工給她,傷透了心。后來欠債都還了,這一次的婚姻也宣布結束,整理了一下手上的資產一折賣,就來到了這個風景如畫的地方開了這么一家咖啡廳清平度日。

咖啡廳生意不錯,進出的都是成年的白領和過往的游人旅者,到是不愁生意。

這一天下午鄒姐剛吩咐店員小美打電話進兩袋咖啡豆,這邊店門就走進來一個外貌陽光個頭高大的大男孩。

“呦,這不是小白嘛。好長時間也不來看你鄒姐,是不是又有新女朋友了?”鄒姐對小美擺擺手,就立刻笑臉如花的大聲招呼道。

被叫小白的大男孩聞聲抬起頭苦笑道:“鄒姐,以后能不能不叫我小白,哪怕你就是叫我文靜也成啊!”

鄒姐咯咯發出一連串嬌笑,隨著笑聲她胸前那兩團碩大的軟玉也跟著上下顫動個不停,晃的人眼暈。

白文靜目不斜視,走進咖啡廳來到鄒姐近前,轉頭看了一眼店內,說道:“今天客人好像不多……”

鄒姐靠了過來,給了他一記媚眼,“別岔開話題,說,今天怎么有空上我這兒來了?你們醫院又放你假了?”

白文靜嘆了一口氣道:“醫院是沒有給我放假,不過我表姐又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我是被抓來相親的。”

一聽這話,不單是鄒姐,就連正在打電話的小美都一起笑了起來。

“這是你表姐第幾次給你介紹女朋友了?也是,你今年也老大不小了,趁著現在工作穩定趕緊找一個,要是人不錯你就別挑肥揀瘦了。”鄒姐一副過來人的語氣勸白文靜,說著眼珠子一轉,笑道:“小白,你不會是喜歡男人吧。”

白文靜被這話嚇了一跳,連忙擺手,叫道:“鄒姐你可不能冤枉我啊!雖然我找不到女朋友,但是也不是你說的那樣啊!再說了,你跟我表姐一樣都勸我,怎么不見你們也找一個……”剛說到這里,白文靜立刻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對不起鄒姐,我剛才……”

鄒姐若無其事的笑了笑,說道:“好啦,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點陳年爛谷子的事情早就丟光了。對了,你一會相親的時候好好表現,到時候你鄒姐也幫你把把關。你表姐把你安排在我這兒,可不乏讓我這個干姐姐做家長的意思。”說著也不待白文靜分說,就把他送到一張桌子按住坐下。

返回吧臺,打過電話的小美便對鄒姐低聲道:“關小姐這個表弟可真有意思,一個月都來咱們咖啡廳相幾次親了?怎么就沒有一個成的?對了,他們家家人都那么熱衷給他找老婆啊!?”

看著那邊老實坐著一副無所事事發呆的白文靜,鄒姐掩口一笑,道:“聽關穎說,她這個表弟幾歲大的時候父母雙親就去世了,身世很可憐,白家又是九代單傳。把他養大的關老爺子臨終的時候那是拉著關穎的手,千叮嚀,萬囑咐的,要他這個表姐一定要讓白文靜在而立之前結婚,給白家增添一絲香火。其實啊,這就是老人的一點念想。”

小美看了一眼白文靜,笑道:“我看小白長相也挺帥的,就是有點文靜,呵呵,跟他名字似的。不過也奇怪了,怎么就找不到女朋友呢?”

還不等鄒姐回答,咖啡廳門外又走進來一個身材高挑的靚麗女子。酒紅色的大波浪長發,帶著粉紅色的大墨鏡,吊帶裙,白涼鞋,纖細的外露的小胳膊上還拎著一只銀色的手提袋。

“歡迎光臨,您好,幾位?”小美職業性的甜美聲音立刻響起。

時尚麗人左右看了看,一笑,道:“我找人。”說著就徑直走向白文靜的那張桌子。

小美見此眼睛一亮,轉回頭對老板娘興奮的一眨眼睛。鄒姐狡黠的微笑,若無其事的離開吧臺,趁著那邊白文靜慌亂起身和那個時尚麗人打招呼的時刻,繞到了兩人后面,然后靜靜的坐下。

這時白文靜表情有些僵硬的笑道:“夏小姐你點些什么?”

時尚麗人摘掉墨鏡,微微一笑,道:“一杯藍山。”白文靜聞聲一抬手,對著吧臺叫道:“小美,一杯藍山,一杯曼特寧。”

小美面帶怪笑,大聲回道:“等著。”

“你和這家很熟?”夏小姐打量了一下白文靜。白文靜連忙說道:“這家店的老板娘是我表姐的閨中密友,也是我干姐姐。”

躲在兩人身后的鄒姐心中暗道:“這個實心眼!”

夏小姐撩動了一下額角垂下的頭發,顯得風情萬種。此時小美已經把咖啡端了上來,用眼角掃了白文靜一眼,然后笑著離開。

白文靜對于相親這種事情并不過敏,但是也不好拒絕表姐的好意,因此每次和女方見面都是帶著一種得過且過的心思。不過今天他到是有些不同,目光從眼前的夏小姐出現時,就沒有離開過她的倩影。

兩個人喝著咖啡,不咸不淡的交談,說著彼此之間干巴巴自身的情況,氣氛顯得有些冷清。

待客套完了,白文靜摸了摸鼻子,開始尋思接下來換個什么話題。

沉默片刻,夏小姐才笑道:“白先生,聽說你是一名外科醫生?”

白文靜沒有回答,反而問道:“夏小姐,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夏小姐先是一怔,緊接著呵呵一笑,道:“白先生還是叫我青青好了,夏小姐這個稱呼我不是很喜歡。不過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夏小姐一雙明滟光芒的眸子似乎閃過一道光芒,轉而說道:“也許是見過,但是我卻是沒有印象了。”

白文靜點點頭,腦海中想了一遍也沒有找到關于對方的記憶,便笑道:“也許是夏小姐太美麗了,所以讓我產生了錯覺。”

坐在一旁偷聽的鄒姐心中暗笑:“小嘴挺甜的啊!”

夏小青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拿起勺子在咖啡里攪動一下,然后糾正道:“都說了叫我青青,要不然叫小青也可以。”

白文靜有些勉強的叫了聲:“小青。”

青青這個親昵的稱呼白文靜一時間還叫不出來。

夏小青恩了一聲作為回應,又笑道:“你剛才好像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白文靜端起自己那杯曼特寧喝了一口,放下,有些尷尬的說道:“其實我在學校學的是臨床外科,但是現在做的卻不是這一塊的。”

夏小青一副很有興趣的看著他,白文靜不知道為什么心里忽然有些緊張,但還是說道:“我現在其實是在吳慈縣中心醫院婦產科做駐院醫生……”

夏小青撲哧一笑,道:“你就是因為這個找不到女朋友?”

白文靜搖了搖頭,說道:“我這個人有點不解風情。”

夏小青好奇道:“這話怎么說?”

白文靜舉例子說:“遠的不說就說我上一個女朋友,呵呵,姑且算作女朋友吧。”

夏小青理解的一笑,偏過頭,發現咖啡廳玻璃窗外滴落了幾滴水滴——似乎又要下雨了。

PS:開新書嘍……

第二章 袒露心聲

“我叫白文靜,男,今年27歲,畢業于一所二流的醫科學院,讀的是臨床外科,現在就職一家縣級醫院做婦產科醫生……”

白文靜如此向對面的女生自我介紹說。

“婦產科的醫生啊!”對方女孩子拉了一個長音,嫣然一笑,道:“都是白衣天使嘛。”

和他相親的女生相貌中等,瓜子臉,外表到是很可愛,說起話來像是故作嬌嗲的聲音。當然,也是白文靜的表姐介紹來的,據說是在銀行做出納的。白文靜偷看了女生臀部,果然很大。心中腹誹他表姐說的那句什么“屁股大容易生男孩……”

“哎,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說我表姐也是一新時代的小白骨精啊!”白文靜為自己表姐的粗俗感到慚愧。(白骨精:白領,骨干,精英的中文縮寫。)

出納小姐姓艾,自稱祖上是滿洲正黃旗,要是沒解放她大小也是個格格。所以白文靜姑且稱她為“艾格格”。

艾格格個子不高,和一米七五的白文靜站在一起,穿上高跟鞋能夠頂到他的鼻子。

白文靜對她的印象還不錯,小巧玲瓏的,見了第一次面,第二次到是主動約的她,約她出去看電影。

吳慈縣的電影院很古老,上映的新影片大多都和“首映”時間有著大概半個月左右的“時差”,如果是喜歡上網的,估計新片也都變成老片了。

就這樣,要是找個環境好的,除非是坐一個多小時的車,去杭州市內。

艾格格喜歡不喜歡看電影白文靜并不知道,但是他除了這個,實在是想不出其他的約會方式。

那一天吳慈縣電影院放的片子叫《當愛已成往事》,講的是一對戀人從相識,相知,相愛的故事,結局自然是女主角因為絕癥不想男豬腳傷心,找了個濫理由分手,然后一個人默默的等死,男豬腳知道后又如何如何的故事。

片子很老土,節奏很慢,看的人昏昏欲睡,套路明顯跟瓊瑤阿姨的文思相提并論。

電影院里兩百多個座位,但是看的人用一只手能數的過來,連情侶包廂的票都可以省了。白文靜和艾格格就這么靜靜坐著看電影,中間白文靜偷看了身邊女孩子幾眼,發現她看的很認真,還拿出包紙巾,擦了擦眼淚……

“你和那個艾……艾格格就只是看電影?”夏小青面帶笑意,言語中似乎有些不相信。

白文靜訕笑道:“還拉了拉她的手。”

夏小青笑道:“那然后呢?”

白文靜想了想道:“好像那天也下小雨,所以她建議一起去旅館躲雨來著……”

躲在兩人后面的鄒姐聽到這話有一種找豆腐一頭碰死的沖動。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