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我的美麗空姐

點擊:
《我的美麗空姐》

序一 我的誓言

從懂事開始,我的死鬼老爸就不斷向我灌輸著一個訊息,這世界上最有前途的職業,就是當一個客機駕駛員。雖然我對此半信半疑,直到……

當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驚訝的發現——我那位漂亮老媽竟然是80年的香港亞洲小姐,只因在一次外出拍攝時負傷,乘坐老爸開的飛機回香港,沒想到,只因為一場忽如其來的風暴,竟然成就了一段大好姻緣。

據說,當老爸費盡了平生解數,終于把飛機穩穩當當的降落在啟德國際機場時,被這風暴嚇得花容失色的老媽驚喜交加,忘情的抱住老爸,就是一個深情的熱吻。然后呢…………呵呵,結局當然是……呵呵……廢話,不然象偶這么善良聰明,活潑可愛的天使男孩是從那里蹦出來的?

再據說,聽我的一些叔叔們講,那一次婚禮啊,可真是驚天地泣鬼神啊!一溜二十幾號大老爺們攔住了花車,失聲疼哭者有之;惡言相向者有之;更有甚者,竟然將一大堆老爸的風流韻事剪輯成集,羅列在我那可愛的老媽的面前,痛訴老爸那令人發指的惡行,似乎在那位的口中,我那死鬼老爸赫然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色魔、淫棍、負心漢、罪行滔天、磬竹難書。

可奇怪的是,我那可愛的老媽不知被老爸灌了什么迷湯,根本不甩那些人,竟然一把推開了司機,自己架著花車,撞開那班難兄難弟的包圍,向著禮堂直飆過去。哇!老媽太帥了!

雖然,我是不知道老爸那時到底有什么樣的無敵魅力,竟然能讓老媽義無返顧,排除萬難的投進他的懷抱。

但是,自從我懂事以來,我就發覺,老爸真是酷斃了!每一周里,老爸總是會帶我出去玩,當然,我們是絕對不會去游樂場那種幼稚的地方滴!

一般,老爸都會帶我去半島啦、君悅啦這些大酒店,在那里,每次都會有好漂亮的大姐姐和我一起玩,她們總是捏著我的小臉蛋,雖然很疼,但不知為什么,只要聞到姐姐們身上那很好聞的味道,我就很高興;當然,最讓我高興的是,每一次去,都會看見不同的姐姐,我好開心啊!爸爸告訴我,這個,就叫做約會。

等到我再長大了點,我也開始明白了,原來那些漂亮的大姐姐們都有一個統一的稱呼————空姐!就是在飛機上專門幫助乘客的人。而老爸呢,大家都很尊敬的稱呼他為——機長!是一架飛機里面最大最帥最酷的人哦!

于是——我在心中默默發誓:我!凌云!長大了,也要當機長!我要駕駛好大好大的飛機,和那些好漂亮好漂亮的姐姐,哦,是空姐約會!我!還要娶一個和老媽一樣美麗可愛漂亮的人當老婆!我向那蔚藍的天空起誓……

序二 飛的代價

“轟……”在巨大的轟鳴聲中,一架銀色的巨型飛機呼嘯著從西九龍城的低空滑過,緩緩向著啟德機場的跑道降下。

在啟德機場旁邊的小山坡,一個八,九歲光景的男孩獨自躺在草地上,出神地看著那架沐浴在柔和月光下,緩緩降落在跑道上的銀色大鳥,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神往。

夜漸漸深了,男孩深深的吸了口氣。拍拍屁股站了起來。他抬頭看著璀璨的夜空,喃喃道:“好美的天空啊!不知道在云上面看星星的話,那會是什么樣的感覺?”

“什么樣的感覺?還不是一樣?”一個聲音忽然從空蕩蕩的半空中冒了出來,那聲音有點陰森,特別是在這樣的深夜,聽起來別有一番毛骨悚然的感覺。

男孩鎮定自若地向著空無一物的半空瞪了一眼,有點氣惱的說道:“你是不會懂的!如果我也有雙翅膀該有多好啊!”

山坡上沉寂了半晌,那個聲音再次問道:“你那么想飛?”

“嗯!”男孩重重的點了點頭,望著天空的眼神變得有些飄渺:“我好想好想在云端上看日出!好想好想在廣闊的天空中飛翔,在天空中看星星,一定看的非常清楚吧!而且,當了機長,還可以和好多空姐一起約會……”

“ok!Noproblem!”那聲音忽然變得有些興奮,話音剛落,男孩上方出現了個一尺高矮,身穿白袍的金發小人。金發小人的雙手緊握在一起,一雙潔白的翅膀從特的肋旁伸出。無數道耀眼的白色光芒從小人身上傾瀉而出,半空中也傳出了如同天籟般的美妙歌聲。

金發小人那精致的五官看上去是那樣的圣潔,連他的聲音也變的柔和悅耳:“來吧!快與我簽定契約吧!來吧!只要把契約簽了,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信從我主者,必受無盡之福!美哉!善哉!”隨著金發小人的詠唱,一張潔白的紙張懸浮在男孩的面前,上面有著一排排金色的細小文字,在紙張的正中央寫著兩個大字:契約。

“切!”男孩斜著眼睛瞪了金發小人一眼,不屑道:“收起你的把戲吧!自從我六歲時差點被你用一塊面包的代價誘騙簽下契約后,我已經不再相信你了!我是不會簽的,你還是省省力氣吧!哼!”

金發小人一臉無辜的聳了聳肩膀,兩手一攤,極其真誠的說道:“不要誤會嘛!小云,你聽我說啊!這次我真的是精心替你考慮過了,你看,你看,這只是一份靈魂契約,并不是馬上要你兌現,而且這些條件也很優厚的。只要你簽下契約,我馬上能夠實現你的愿望的!你就相信我一次吧!”

男孩猶豫了下,下意識地啃咬著拇指的指甲,那雙黑亮的眼睛直盯著金發小人,遲疑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不會又在騙我吧?”

對于男孩的懷疑,金發小人微笑著搖了搖頭。他那雙金色的眼瞳微微閃耀著金色的光芒,與男孩對視著。一雙潔白的翅膀在背后輕輕揮動著,蕩漾出一道道七彩的漣漪。他那低沉中帶著柔和的誘人聲音不斷在男孩的心頭縈繞:“小云……小云……這是真的,我怎么會騙你呢?來吧!來吧!快點簽了吧!難道你不想飛上天空,去看看那璀璨的星辰?去感受那凌空飛翔的喜悅?去享受天空自由自在的感覺?來吧!孩子!快點簽下吧!簽下之后,你的愿望就能實現了!簽吧!簽吧……”

在那柔和的聲音中,男孩那原本活潑的眼神漸漸呆澀,小小的腦袋微微搖晃著,一雙白嫩的小手緩緩向著漂浮在半空中的契約紙伸去。看著男孩那緩慢的動作,金發小人的嘴角溢出了一絲淡淡的冷笑。他背后的翅膀更加急促的揮動起來,用一團團七彩的光環包圍住男孩。

正在男孩將要把右手按在潔白地契約紙上時,一陣震耳地破空聲由半空中傳來,只見一架閃耀著紅色降落燈的波音747伴著巨大的轟鳴聲飛速降落在跑道上。金發小人臉色急變,一聲驚呼脫口而出:“糟糕!”

話音未落,只見男孩的耳朵不斷顫動著,飛機降落時所產生的巨大噪音瞬間將金發小人的聲音湮沒。男孩猛的打了個激靈,那雙渾濁眼神變得清澈起來。

男孩拍了拍昏沉的腦袋,疑惑的問道:“我剛才是怎么了?為什么我的頭會這么昏呢?”

“嘿嘿……嘿嘿……”金發小人眼角微微顫動著,一臉尷尬的笑道:“沒什么啊!可能是因為你這么晚沒睡覺,所以才會覺得頭昏昏沉沉的,快點去睡吧!”

“晚?”男孩疑惑的抬起夜光腕表,臉色一青,轉身向著坡下跑去。只留下一句話在風中飄蕩著:“阿比拉!下次再談談契約的事吧!我要趕快回家了!慘了!這么晚回去,肯定又要被老媽罵了!”

金發小人緩緩降落在地上,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看著男孩遠去的背影,金發小人狠狠的拔出一根青草,氣呼呼的放在嘴里啃咬著。忽然,在金發小人的身旁出現一團淡蘭色的光芒,一個英俊的黑發男子慢慢從光中浮現,那嘶啞的聲音在空氣中回蕩著:“阿比拉!阿比拉!”

金發小人急忙從地上站了起來,向著光中的黑發男子鞠了一躬,恭敬的回答:“尊敬的塞浦路斯殿下,愿路西法與您同在!”

黑發男子看著眼前有些狼狽的金發小人,不由皺起了眉頭:“阿比拉!你這次該不會又失敗了?”

金發小人那精致的臉蛋頓時垮了下來,那雙明亮的大眼睛漸漸泛紅,不一會就泛濫出滔滔洪水:“555!塞浦路斯大人,這活我再也干不下去了!這叫人還怎么活啊!每次契約快要簽定的時候,總是會發生一些意外!如果不是他運氣太好,就是我運氣太差。這……這契約根本沒法簽了嘛!他6歲的時候,我本來已經快要成功了,沒想到不知從那跑出了一只狗,對著我的胳膊就是一口。您也知道,像我們這些跑業務的一般都沒什么力量的,結果,我受傷了,契約也簽不成了。您看您看,這傷口到現在還沒好呢……”只見金發小人一會兒拉起衣袖展示傷口,一會兒卷起褲腿指著刀疤喋喋不休,臉上還掛著兩串長長的淚珠;不時還會從懷中掏出了一條黑呼呼的手帕,將一張精致的臉弄得一塌糊涂。

看著眼前金發小人那如同小丑式的表演,塞浦路斯的眉頭越皺越深,那張俊俏的臉越硼越緊,一聲震天的呼喊奪口而出:“阿比拉!你給我閉嘴!!!”

小山坡猛烈的晃動了下,金發小人一時不防,踉蹌著跌倒在地上。金發小人的全身不斷的顫抖著,沒想到人稱地獄好好先生的塞浦路斯大人發起火來竟是這樣的恐怖!

塞浦路斯也發覺了自己的失態,急忙拿出鏡子,理順了自己凌亂的頭發。塞浦路斯狠狠的瞪了阿比拉一眼,冷笑道:“阿比拉!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么沒用嗎?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的工作效率,害得我被路西法王罵得有多慘?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那該死的未完成契約,我們部門已經三百年沒有拿到出勤獎了?我不管!這次,四十年!如果四十年內你還沒有簽到凌云的靈魂契約,你就不用回來了!聽見了沒有!”

“大人!四十年,這怎么可能呢?我最快的一次也用了五十五年啊!大人?”金發小人驚諤的抬起頭來,卻發現那位尊敬的大人早已沒有了蹤跡。

金發小人阿比拉頹然坐在半空中,喃喃自語道:“四十年?四十年!難道我,就要與我那可愛的家說聲永別了?不!不!我決不!”阿比拉猛的立直了身形,身后那白色的翅膀迅速化做碎片,兩雙黑色的翅膀從他背后伸展出來,上下揮舞著。阿比拉的眼睛逐漸泛紅,向著天際皎潔的圓月大吼道:“我一定要回去!我!阿比拉,向榮耀的月亮起誓,我一定會回去的!不管花費多大的代價,我!一定會回去的!一定!”…………

第一章 黃梁驚夢

陰鬻的天空,雷云密布。一道道眩目的閃電劃破天際,直直擊打在大地上。在巨大的轟鳴聲中,連大地也在微微的顫抖著。而位于赤臘角的香港國際機場就猶如一座孤島般,在迷蒙的風雨中飄搖。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