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超自然筆記

點擊:
第一章 鬼城墓盜

中國北方,太行山脈。數十年前。

“永安。”一個身著中山裝的男人,臨崖而立,俯瞰整個死氣沉沉的山城小鎮:“到底死了多少人?”

隨從里,一個黑色便裝的年輕胖子彎下腰,畏畏縮縮:“報告司令,這類邪物雖有人形,卻迅如鬼魅,牙尖爪利,刀槍難入。駐軍傷亡慘重……”

“我問你,死了多少人。”

“是。”胖子一個立正,冷汗上額:“據政府文書粗略統計……算上從外地請來的茅山道士,陰陽師,獵鬼人……總共,四百六十三人。”

中山裝緩緩回過頭來。面容儒雅中正,眉清目秀,卻不怒自威。“實際呢?”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間無人敢接話。

半晌,一個軍官,胳膊上纏著繃帶,臉上幾道血印子深至露骨,小聲回道:“沿途尸橫遍野,房屋全空,鄉親們都已外逃。西區將士……只有我一人生還。”

荒唐!我泱泱中華……

冷風將中山裝剩下的話語,卷入迷蒙上空,久久盤旋。

城內燕南街。霧氣繚繞,如惡靈潑墨。天地間隱隱一片魂哭狼嚎。

“快,此地不宜久留!”

一老一少跌跌撞撞,沖進視野。兩人皆干練打扮,胸前有穿山甲爪子制作的摸金符,身上帶著驅鬼辟邪的招牌物事。

“師父,那些到底啥怪玩意!?咋都沒個粽子樣兒!”少的把寫著“天地神人鬼”的旗幡隨手扔掉,臉上怖色未褪,一邊跑一邊問。

“老子又不是跳大神的,上哪兒知道切!本打算跟著混進墓穴,大倒一把,換些銀元給你娶媳婦順便整點高粱酒喝。誰知這地界兒看起來山明水秀,竟出了這等兇物怪煞。唉,愣子你看,當兵的都跑光啦,受苦的永遠是老百姓。天可憐見,祖師爺顯靈,虧咱途中當誤,來得晚,不然跟他們一樣被撕的血肉——”

說到媳婦兒的事,這個叫愣子的小伙一臉羞赧,不由得心里暖暖,想起了隔壁村跟自己約好的姑娘秀兒。不再回師傅話,只顧迎著大霧往前跑。

跑著跑著,覺得哪里不對勁。怎么就一個人的腳步聲,愣子站在白茫茫的空地上,師傅啥時候不見了?

不遠處有悉悉索索的聲音,瞇著眼一步步蹭上去,穿過白霧,愣子看見了師父。倒在血泊中的師父,身上趴著一個,后背看起來像是人,但前端牙口像巨狼的生物。

它在一口一口吞吃師父的血肉?愣子大腦嗡的一下子懵了,腦海里閃過秀兒微笑時嘴角小酒窩,大叫了聲,抄起旁邊的石塊就撲了上去。

力量懸殊,愣子很快被甩出去,按到地上,爪入皮肉刺得生疼。那個怪東西低吼著湊過來的嘴臉,是愣子一生的恐怖記憶。

秀兒啊,愣子當時瞪大眼睛,在心里輕輕呼喊。

要死了嗎?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死在愛的人懷中,死于這恐怖的怪物嘴下。

“愣子!”

一聲大吼,把愣子從等待死亡的休克中驚醒。還能是誰?已經血肉模糊沒有人樣兒的師父,回光返照般掙扎起來,用捆尸繩麻利把自己和這鬼東西綁在了一起。

“快跑!”

那怪物為擺脫捆綁開始拼命搖動身軀,愣子掙脫出來,還想上前,師父半截血淋淋的胳膊,被生生扯下來。從眼前飛過。

“想想秀兒,你快跑!”這是師傅的遺愿。

轉過身一個踉蹌,愣子的眼淚就滾了出來。嗯嗯,師父。我要活,活著。

就這樣一直跑,兩腿沉的像灌滿了鉛塊。眼見已出了山區,極目遠望,能看到稀稀拉拉的出逃百姓。愣子心里稍稍安穩。可一想到師傅那個血肉模糊的樣子,心里難受,不覺眼淚撲簌直落。

就這樣邊哭邊走,又緩緩行了兩三里地。走上一個小土坡時,有個小女娃,趴在她娘尸體上哭。上前一看,傷口觸目驚心,被咬的厲害,能堅持走到這兒實屬不易。同樣失去親人,愣子心里一緊,蹲下對小女娃說:“妞兒,別哭了,你娘身子都涼了。”

小女娃肩膀抽動,哭的梨花帶雨:我不是哭我娘死,我認識的人都被咬死了,剩下的人,我都不認識了。

一句話,讓愣子百感交集,想起自己同樣的身世,鼻子一酸:“妞兒,喊我一聲愣子哥,咱倆就算認識了。”小女娃仰起臉,喊了一聲“愣子哥”。愣子拉起小姑娘的手,往土坡下走去。漫山遍野,開滿了血紅的杜鵑花。

數十年后,這個小姑娘成了我奶奶。

小時候,常常聽奶奶講那些鬼怪往事聽到入神,我會瞪著眼睛,將信將疑:“這都是真的嗎?”

如果是真的。愣子后來怎樣了?和誰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了沒有?

他會不會就是我爺爺啊。那秀兒呢,又上哪去了?

奶奶總是瞇起眼睛,昏黃的燈光下穿針引線,笑著陷入回憶。卻從沒把故事講完。

沒有講完的故事,最讓人牽掛。

無論什么場合,我都很少提及我的家族。不單是因為覺得彼此間親情缺失,而且發生的一些事情,無法理喻,甚至,稱得上是怪異。

事實上,不僅我沒見過爺爺,就連我爸,對他父親的印象都很模糊。據說只有一張泛黃的的黑白相片。上面是一個不太高興的年輕人,就像現在的我。可這照片除了大伯,連我爸跟三叔都沒見過。奶奶偶爾會提到,我爸這一輩兒,三叔最像爺爺。可惜三叔前半生瘋瘋癲癲。

而第三代里,我最像。

奶奶總共育有三兒一女。大伯因為少時多動,仗著好體格,常常打架,被送去從軍,九十年代死于一場不能說的沖突,我三叔就是那時候瘋掉的。最嚴重的時候,被鎖在地下室里,吃飯都帶著鐵鏈。

我爸排行第二,沒什么可說的,平凡而又偉大,像每一個父親。姑姑最小,因為一直不滿奶奶對待自己三哥的方式,又拗不過,就拼命讀書,出國留學,跟一個德國人結了婚。原本住在澳大利亞。前兩年洋姑父出車禍,沒了,這才帶著一對混血小蘿莉回來。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卻總有一種感覺,爺爺雖然不在這個世界上出現了,但他還沒死。會這樣想,可能是因為他消失的太干凈了,沒有一絲痕跡。

接下來發生的事,你都知道了:我慢慢長大。

從小阿Q到青年屌絲,從精神勝利到自我矮化。房子、父母、貓和一切,都變老了,中產階級消失,社會上升渠道堵塞,對人生失去熱情。各種能力全面下降,對舊精神體系完全漠視——你的那套,我根本不感興趣。社會老齡化,大叔越來越多,我既不時髦,也不落伍,有過戀人,也曾失去,還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成熟,還是依然孩子氣。明明知道該找個穩定的工作、感情也該定下來了,卻還是猶豫不決,是重新開始,還是繼續站在起點上。

而我那個沉默了前半生,瘋了半輩子的三叔,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崛起的。

這時候永安早已改名為恒州,靠山吃水(簡稱,你懂得),借著人杰地靈的天然優勢,發展成我大中華四大玉石雕刻基地之一。沒別的,只要你肯埋頭苦干,三五年就能車房全齊,娶上個不錯的媳婦兒。

小時候我是很怕三叔的,因為見過他在地下室發瘋。拿頭撞墻,咬我爸,撓奶奶,學狼叫,面目猙獰,六親不認,等等。

一次偶然經歷,讓我稍稍改變了對他的看法。

那天跟小伙伴一起在奶奶家門前的大榕樹下玩沙子,因為三叔會不會吃人的問題,我們發生了爭執。

三叔畢竟是我家三叔,我爸的親弟弟。推推搡搡拉拉扯扯中,那個平時比較娘娘腔但跟我玩的不錯,綽號為“美人”的死黨,一不小心,肘子撞上了我的臉。本來就血熱,加上夏天高溫,頓時雙管兒齊下,血跟自來水一樣嘩嘩往下流。

旁邊小孩都呆了。據他(她)們回憶,有生之年,從沒見過這么雄偉壯觀的流鼻血。

我只顧著向前傾身,不讓血流到剛換不久的新衣服上。都忘了哭。心想尼瑪完了,我這是要死的節奏嗎。

接著,我就飛了起來。

我不知道三叔是怎么跑出來的。我是被他有力的胳膊夾著,一路飚回家的,那速度簡直比風還快。對一個孩子來說。

水龍頭前,我沖洗了下。三叔抬起我的下巴,讓我仰臉。幾個指頭又按住我額頭。一言不發。

我心跳的厲害,斜眼看三叔。好端端一人兒,雖然胡子拉碴,但目光清澈有神,沒半點不正常的樣子。

“叔。”我想動,但又被他按住。

“干嗎。”

“你……不會突然咬我吧?”

第二章 爺爺到底是誰

說不準。三叔抬頭望望天,又看看我。笑了。

我瞪著他,提防被咬。

你怕?

怕,我爸你都咬。

三叔嘴角一動,欲言又止,捏起掛在我脖子上的家傳玉墜,打量半晌,喃喃自語:“本能的事,很難說。”

我覺得我該說點什么,安慰他。因為三叔好像很難過的樣子。

支吾半天,卻什么也沒說出來。

不過打那以后,我有意無意間,總想證明三叔是正常人,可以過正常生活。可是沒多久,他又發作了,連奶奶都不認識。我只好對此持保留意見。

經過多年半圈養生活,三叔已經溫和許多。上次追著人家屁股咬,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但從混沌狀態到正常人,卻幾乎是一夜之間的轉變。

誰也不知道,那一夜到底發生了什么。

那是個夏天,暑假。清晨,奶奶讓我把早飯給三叔送過去。

和往常沒什么不一樣。

我小心翼翼進了地下室,剛把一盤熱騰騰的煎油餅放到三叔面前,就覺得哪里不對。

叫你奶奶來,三叔閉上眼說。

到底是哪里不對?

快出地下室的時候,我忍不住又回頭望了一眼。三叔原本正盯著我,隨即轉頭。這一看不要緊,直叫我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三叔一只眼睛變異了!瞳孔跟我胸前的玉佩一樣,墨綠墨綠的!

我膽顫心驚的跑到外面,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心里又急,脫口大叫:奶奶,奶奶,我三叔變,變了!你快過去……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Suspense/28638.html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