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頂級BOSS:鬼妻萌萌噠

點擊:
被親生父親毒打致死,爺爺奶奶尖酸刻薄,說死就死了,就是死的沒價值!
繼母和繼妹眼珠子一動:活著的時候沒啥用,死了把尸體捐給炎黃分院做研究,也算是物盡其用!
秦嬈飄在空中,戾氣滔天,她變成了一只死不瞑目的厲鬼!
看著街邊LED屏里重播的畫面,繼妹風光無限,她的理智迅速回歸,憑什么你能風光無限,我就得成為一只陰暗厲鬼?
既然你們見不得我好,那我就讓你們也償償生不如死的滋味!
秦嬈決定,她要成為一只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把自己寵成小仙女,把敵人虐成渣渣的四好良鬼!
……
成為厲鬼,天外來飛神物不滅魂,從此她成為最強厲鬼、不滅之魂,古武,異能,統統踩在腳下,不受寵的豪門長女,一夕崛起,天下風云色變!
片段一:某日,她正在為中午吃什么而憂愁男人的臉突然闖入視線,看著男人完美的臉,她眼前一亮,靈感乍現:“番茄炒蛋!”
他是帝國第一財閥當家人,身份尊貴,形象完美,對于自己的臉僅讓她聯想到一盤番茄炒蛋,他表示,他該來點猛的“簽字。”男人將結婚契約書放到她面前,沒有結婚打算的她表示,要給這男人來點猛的某日深夜,一披頭散發,紅衣飄飄,七竅流血的厲鬼飄到男人床前男人一睜眼,她就被撲倒在地,男人寵溺低笑,“真可愛!”
這男人好重口!
片段二:
碰瓷了未來公公,二人從此結下大仇。
未來公公看著男神兒子,笑容陰森:“快點把她給我娶回家!”
娶回家,大仇必得報。
結果,人是娶回家了,就是,報仇無望。
“年紀大了,就不要學年輕人風流瀟灑,葷素不忌,這東坡肉,還是我們年輕人吃吧。”
不僅報不了仇,連飯都吃不飽了!
片段三:
堂堂帝國二皇子殿下,被奸人所害,變成一只博美犬,小小一團,目睹了某魂化作厲鬼的恐怖場面,嚇的瑟瑟發抖正要逃跑,就被某鬼抓在手中,“以后,你就跟我混了!
“不要啊,你是鬼,嚇死汪了~”汪汪汪汪~~
【雙C爽文+寵文,歡迎寶寶們跳坑】

本書標簽:爽文 重生 豪門 妖精 可愛流
===========

☆、001 死不瞑目

以金色為基調的豪華客廳里,繽紛的水晶吊燈下面,躺著一具面色青白,雙眼圓睜的尸體。

圓睜的雙眼訴說著她的不甘和冤屈,客廳里的幾人看著那具尸體靜默了幾秒鐘。

爺爺秦國良一甩手,怒哼一聲大步往樓上走,“不知好歹的東西,沒有自知之明,死也是自找的!”

看著老爺子的身影往樓上走,奶奶史美華也鎮定了幾分,她穩住不斷顫抖的雙手,有些腿軟的跟上了老爺子的背影,臨了用刻薄精明的三角眼斜了一眼地上的尸體,見尸體雙眼圓睜的方向正直勾勾的對著她,她嚇的一個哆嗦,飛快的收回視線。

“死就死了,就是死的一點價值也沒有,白養這么多年了!”

看著二老的身影轉瞬消失在旋轉樓梯盡頭,大姑秦紅巧訕訕的笑了幾聲,又撇了下嘴,“大哥,我跟何益先回去了,晗晗明天還要上學,我們帶他回去早點休息了。你放心,我們是你妹妹妹夫,這事絕對不會跟人隨便亂說。”

說罷,秦紅巧就扯著丈夫和兒子飛快的離開了。

臨走,何羽晗回頭瞅了一眼地上的尸體,他知道秦嬈不受外公他們待見,但卻完全沒有想到,大舅說打就打,還把人打死了,這得下多重的手啊。

何羽晗自小嬌生慣養,小王子小王爺的寵著,這還是他從小到大第一次見到死人,他心里有些發慌,只到上了自家的車,一閉眼心里還總是閃過秦嬈那雙圓睜的雙眼,那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死不瞑目吧?

人都走了,秦鴻博臉色陰沉的盯著地上的尸體,他的雙手微微顫抖著,怎么說,那也是他的親生女兒,雖然這個女兒不討喜,人也木訥,沒什么出息,但是,他并不是真的想打死她。

他,只是失手了。

可是,越是心虛,他越是想要掩飾,他大聲吼道:“什么東西,死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不爭氣的東西,我秦鴻博怎么會生出這么個東西來,人黃川能看上她,也算是她的造化,她還不樂意?

還跟她奶奶頂起嘴來,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她?若不是年輕長的好,憑她要能力沒能力,要腦子沒腦子,人黃川會看上她?”

他怒吼著,額頭青筋爆起,臉色微微扭曲。

一直沒有說話的妻子耿紅眉這時終于開口了,“鴻博,事情已經發生了,這也不怪你,都是秦嬈這丫頭自己死腦筋,想不開,你也別氣了,氣壞身子多不值當!”

“就是啊,爸,秦嬈已經死了,您何必跟一個死人發火,您不是還有我和媽嗎?我會好好學習,努力成為您的驕傲的!”秦姝也開口道。

秦鴻博聞言轉身看去,妻子溫婉知性,出生豪門,娘家實力比他們秦家還略勝一籌。

女兒秦姝,只比秦嬈那個不爭氣的笨東西小三個月,兩個人同歲,但是,秦姝可比秦嬈聰明有出息多了!

秦姝聰明,活潑,乖巧,懂事,嘴甜會來事兒,天賦又好,昨日的校園古玉鑒定大賽,更是得了第一名,她才十八歲,十八歲就能做到這個程度,可謂是天才了!

校園大賽直播后,無數個電話打了進來,恭賀的,道喜的,暗示想聯姻的,恭維討好的人數都數不清!

看著出身豪門,教養良好的妻子,爭氣聰慧的女兒,秦鴻博的臉色緩和了下來,心中對秦嬈僅有的一絲心虛也散去了。

耿紅眉柔柔的笑著,上前纏著秦鴻博的胳膊走到一旁的真皮沙發上坐下,給他倒了杯茶,同時給女兒使了個眼色。

秦姝眼珠子骨碌碌一轉,“爸,其實秦嬈也不算白死!”

她從來不叫秦嬈姐姐,在她看來,秦嬈那個蠢貨,根本就不配當她姐姐。

秦鴻博被妻子安撫好了情緒,此刻說起秦嬈的死,也不再如之前一樣心虛暴怒。

“怎么說?”他不禁看向秦姝,怎么叫不白死?難不成死人還能有什么用處?

秦姝狡黠一笑,笑嘻嘻的走到秦鴻博坐了下來,撒嬌般環住他的手臂,“爸,你知道我們學院新開了一個實驗小組的事吧?”

秦鴻博點了下頭,這事他上個月就聽女兒說過了,據說,為此還從皇都總院調過來一位古生物學教授。

想到這里,秦鴻博微微吃了一驚,“姝姝,你不會是想……”

“爸,秦嬈活著的時候沒什么用,死了把尸體捐給我們學校做研究,也算是物盡其用,相信她要是知道了,也會很高興的!”

高興你妹啊!這么高興的事,你自己怎么不體驗一下?

這時,飄在水晶燈上的秦嬈終于忍不住破口大罵!

沒錯,她是秦嬈,地上那具尸體的主人,嗯,如今她是一只魂。

從小到大,受盡了這些人的白眼刻薄,如今被親爹一腳踢死了,他們居然連她的尸體也不放過!

就把她火化,然后埋了不行嗎?灑在河里也行啊!非要折騰她的尸體,就不怕她突然詐尸弄死他們嗎?

當然,沒有人聽得到她的聲音。

秦鴻博點了點頭,“不錯,同意把家人尸體捐給有關部門,也算是一種無償奉獻。”

“爸,那位教授是從皇都總院調過來的,我要是把秦嬈的尸體捐出去,也能在他跟前混個臉熟!”秦姝道。

秦鴻博眼睛微亮,看向女兒,“姝姝,你果然是爸親生的閨女,爭氣,上進,懂得抓住機會,好,爸就依你了。不過……這死因……”

只要那教授一上手,瞬間就能發現尸體的死因。

“這還不好辦?爸,一個人死亡的原因有很多,誰會無聊了追究她是為何而死?”

“聰明!”秦鴻博捏了女兒鼻頭一下,笑著夸贊。

……

------題外話------

開新文了,新文須支持,打滾賣萌求支持,求評論,求收藏~

☆、002 我好愛我自己

皎潔的月光籠罩著街道兩邊的高樓大廈,秦嬈孤零零的飄在大街上,周圍是熱鬧的車水馬龍。

那些穿梭的車流中,其中一輛車里,拉著她的身體。

她被困在秦家別墅外的街道上,除了周圍十米范圍,她離開不了更遠,最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輛車載著她的身體呼嘯遠去。

加長豪車里,秦姝翹著唇角,除了司機,后面還有一名保鏢在車上,后備廂里,是秦嬈的尸體。

為了保證尸體的新鮮,她要盡快把秦嬈的尸體送到學院,交到容教授手里。

秦嬈呆呆看著十米范圍的空間里,看著街道兩邊漸漸亮起的霓虹,還有天空上璀璨的星辰,片刻后,那張即便是變成了鬼,也依舊國色天香的小臉上,作出一個惡狠狠的表情!

“心里好難受,感覺自己要變成厲鬼的節奏啊!”那張櫻桃小嘴里吐出一句話,話音落下的瞬間,一股兇戾鬼氣不受控制的從她身上瘋狂傾泄而出。

“唔,小可憐的我還是過不了心里那道坎啊!”櫻桃小口再次吐槽一句,不待聲落,伴隨著她身上洶涌的滔天戾氣,美麗的星空上,無聲籠罩了一層駭人的血云。

都是濃郁的怨氣匯聚而成!

“我擦,超級空氣污染啊!不怨人家啊,人家只是個小可憐,死的真特么太冤了……”

她碎碎念一句,一屁股坐在虛空里,身上白色衣裙變作令人心悸的血色紅裙飄舞,一頭烏黑發絲,無風狂舞……

“莫明覺得自己很酷炫啊!”她嘖嘖一句。

一只白色的小團子縮在她下方的墻角里,濕漉漉的黑眼睛瞪的滾圓,簡直快要瞪脫窗。

它居然目睹了一只厲鬼的進化歷程!

她絲毫不知自己嚇到了某團子,盤腿而坐,開始扳著手指頭細數生前十八年的小可憐人生。

樁樁件件,不堪回首。

“憋屈,憋屈,除了憋屈還是憋屈!”她擰著手指,小臉兒皺成包子。

什么她天生愚鈍,不如秦姝優秀?

天殺的,秦姝接受良好教育的時候,她卻被放養在三流學校里混日子!

當初秦家救了一位古文物大師,那大師給了他們一個鵬城炎黃分校的入學名額,秦家上下,想也不想的把那個名額給了秦姝。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