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愛你是我做過最好的事(黎湘 霍天擎)

點擊:
富養十八年,黎湘最后發現自己竟然是當年被抱錯的孩子。養父母怨恨她,親父母疏離她。愛了十八年的男人從始至終都不愛她。哪怕,她曾懷過他的孩子。為救同胞親弟,與養父協議,冒名頂替嫁入豪門,與舊愛朝夕相對。他攜舊愛觀她一身狼狽,將她置身豪門漩渦。男主版:在霍天擎的眼中,黎湘就是一個詭計多端的女人。他娶她,是為了報復她,報復她的欺騙與背叛,也為了應付家中長輩的催婚。可是為什么,黎湘卻跟印象中的他越來越不像。

第1章 強硬的求婚

浴室里面傳來嘩嘩的水聲,一會兒之后,霍天擎光裸著上身走出,下身只用一塊雪白的浴巾包裹著。

修長挺拔的男性身體渾身散發著迷人的荷爾蒙,尤其是那股禁欲氣質,令人著迷。

“今晚還是要走?”霍天擎冷厲的眉眼鎖定黎湘的背脊,黑眸微瞇。

“嗯,我認床。”黎湘淡淡地說道,一邊說著,一邊背對著他整理剛才二人激情之后弄臟的床單。

這是她做的最得心應手的一件事,已然習慣。

霍天擎突然俯身,一把攥住黎湘的手將她提到自己面前,與自己的胸膛緊貼。

看似曖昧的動作,口中說出的話卻是涼薄,掀唇道:“認床?我看是認人吧?”

“霍總您真愛開玩笑。”黎湘笑,原本精致的五官越加動人心魄:“這不是您早先定下的規矩?不論多晚,絕不留人過夜?難道今天要為我破例?”

霍天擎打量著平日雷厲風行卻因剛經歷情事顯得嬌媚動人的女人,毫無憐惜的冷笑:“你這樣的助理還真是省心,伺候完就走,省心省力,你爸爸倒是真會調教,養出一個乖巧的好女兒,既懂得取悅上司,必要時候還能夠爬上司的床。”

原本以為這個女人會有一點點羞恥心,卻見她不慌不忙地開口道:“您明早八點的飛機,我就不打擾了。”

剛才還嬌媚的人此刻已經變為二十四小時完美助理。

說完,趁著男人愣神的空檔,黎湘掙脫開束縛,對他恭敬地點了點頭,走到玄關處便準備拿著包離開。

霍天擎鷹挺的劍眉挑動了下,沒有看她,只是拿出一根煙點上,漫不經心地開口道:“黎湘,我們結婚吧。”

“啪”手中的包落到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黎湘淡定地撿起來,說道:“總裁,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不好笑嗎?睡你這么久,睡出感情來了,你不愿意?”男人反問。

“是的,我不愿意。”

聞言,男人的眸子危險地瞇起,猶如一條毒蛇鎖定住自己的獵物,只要她敢有一丁點反抗,立即就會被纏緊,吞入腹中。

眾人皆知,Y市霍家是豪門中的豪門,霍家子嗣遍布軍,商,政三界,子系龐大,到了霍天擎這一輩,細數有九位嫡系,霍天擎是最小的一個,更是受盡寵愛,被眾人私底下尊稱一句龍九爺,原因無他,應的就是龍生九子,九子各有所好之說。

足以見得眾人對霍家,對霍天擎的看重。

可是就算是這樣,黎湘不愿嫁,更不愿有跟他除這些之外的任何聯系。

只是霍天擎這樣的人,怎么會由得她一個小助理來說不。

“這件事我已經跟你父親商量過了,一個月之后,我們結婚,政商聯姻,意義非凡,相信對你父親下次的選舉會大有幫助,如果你違背了你父親的心愿,你想,他會不會不高興?”

男人的語調低沉,猶如大提琴般,落音處還有余韻。

黎湘苦笑:“總裁,為什么非得是我?”

聞言,男人的眸子里面盛出不屑:“莫非你想要聽我說因為我愛你?黎湘,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父親派你到我身邊來做什么的?我們各取所需,有什么不好?你該知道,我想要的,從來沒有得不到的,如果真得不到,我會直接毀掉。”

黎湘的目光定定地望著男人的瞳孔,里面沒有任何玩笑。

黎湘沒有直接答應,而是反問道:“按您這么說,我是不嫁也得嫁了?可我記得更加清楚,總裁的心中本來就有一位絕代佳人,這么便宜了我豈不是讓佳人知道了傷心?”

如果那人知道自己篤定的男人竟然要娶別的女人,恐怕會馬不停蹄地從國外趕過來吧。

“這個與你無關。”霍天擎冷冽地說道,語調在提及那人的時候,又冷了幾度。

這個男人,只有在提到“她”的時候,心情才會有所起伏,若不是因為愛,又能是因為什么。

可如果是因為愛,那么他跟她的深入交流,又算什么?

黎湘無所謂地掀了掀唇角:“雖然您是老板,但是我還是有一票否決權的,我需要跟我父親談談。”

說完,不等霍天擎說話,黎湘徑直轉身離開。

“黎湘,你一直都是個聰明人,我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只是,違背我的后果,你承擔不起。”背后,傳來男人篤定的話語。

黎湘聽到這話,只是諷刺地勾了勾唇角,頭也沒回。

等到出了門,坐到車上,黎湘這才感覺整個人都松懈了下來,將身體趴在方向盤上,側臉滿是落寞。

這樣的日子,到底什么時候才是個頭?

突然想到什么,黎湘的眸中迸射出一股狠勁,直接開車朝著黎宅駛去。

第2章 無可奈何的替嫁

黎宅就位于市三環的一處小區,獨棟小樓的結構,在寸土寸金的y市,已經足以讓黎坤這個副級被檢舉幾次,可是這么多年過去,黎坤的身價反倒是水漲船高。

黎湘剛剛下車進了家門,迎面走來一個穿著粉紅色衣裙的女人,捂著鼻子佯裝道:“張嫂,咱們家今天沒吃羊肉吧,哪里傳出來的一股子騷味啊,真是惡心死我了。”

黎湘冷冷地掃她一眼,懶得理會她,直接就要往里進。

“誒,說的就是你,誰讓你來這的,這是你能來的地方嗎?”女人一臉挑釁地看著她:“你還真當自己還是大小姐嗎,我呸,現在這里不歡迎你,你出去!”

“讓開,我來找黎坤的。”

“敢這么直呼我爸爸的名諱,你到底有沒有教養啊!你這個野種,趕緊滾,你再不走我就讓人趕你出去了!”黎淑慧不滿地大聲嚷嚷起來。

“慧慧,讓她上來。”二樓的扶梯上,現出一道尊貴的身影,一身得宜的旗袍彰顯出富貴之態,與黎淑慧有著五分相似,此刻淡漠地看著她。

正是曾經待她如珠如寶的母親,蔣鳳儀,如今,恨她至極。

黎湘咽下心頭的苦水,沖蔣鳳儀彎了彎腰,后者卻是直接轉過身離開。

黎淑慧哼了一聲:“別擺出這么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我媽才不會再被你這張狐貍臉給騙了。”

“賤種!如果不是當初你那個短命媽在醫院把我跟你掉包,你現在有資格站在黎家?恐怕再就被你那窮怕的爹媽賣去做小姐。”

黎湘沒有理會身后黎淑慧的咒罵,直接上了二樓的書房,敲了敲門,聽到里面黎坤的聲音,這才開門進去。

書房內,黎坤正在桌前臨摹,黎湘徑直問道:“你憑什么替我決定我的婚事!”

書房里面只能聽到黎湘的回聲,過了半響,男人直起身子將毛筆放在書架上,這才看向她,那儒雅的面上透出一股市儈:“黎湘,我養了你十八年,就算是養育之恩,你也該報答我,不過是犧牲你的婚姻而已。”

見黎湘沒有說話,黎坤繼續道:“你當初跟我交換的條件是救你弟弟,我同意了,但結婚的事是霍天擎自己提出來的,我沒有理由拒絕,你更加沒有理由跑來這里質問我,好了,你回來得正好,還有一個月結婚,你就暫時搬回來住,到時候從黎家出嫁。”

“從黎家出嫁?”黎湘冷笑,不知是在嘲諷自己,還是在嘲諷黎坤:“我有什么資格從黎家出嫁?我不過是黎家養女,一個被你黎坤為了仕途任意送給旁人玩弄的工具而已,怎么配從黎家出嫁?”

“我這兩天還有點忙,答應你的事情還沒有去辦,我想,你應該不會置你弟弟的性命不顧吧?殺人罪可不比一般的罪名。”黎坤不動聲色的說道。

“好,我會盡快搬回來。”黎湘咬牙。

聞言,黎坤滿意地笑了笑,開口道:“黎湘,你雖然是我黎坤的養女,但是你接受的,是高等正規的教育,就算是比市長的女兒也不遑多讓,所以,我打算讓你以黎家嫡長女的身份嫁過去,這樣的身份,才能與霍家九爺的身份相匹配。”

“你是想要讓我騙霍家?”黎湘笑的諷刺:“你當他們是傻子嗎?”

“只要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黎坤此刻不得不感嘆于自己的機智,當年幸虧沒有昭告天下,黎淑慧才是他跟蔣鳳儀唯一的女兒。

“你的寶貝女兒,你覺得她能見得我頂著她的身份出嫁?”黎湘冷笑。

黎坤沉吟片刻:“這件事,我會處理,你的任務就是瞞住所有人你的身份,安安分分地與霍家人打好關系,就算霍天擎要跟你離婚,你也必須堅持到我當選!否則,我倒臺,大家一起完蛋!”

看,這就是黎坤,一個唯利是圖的小人,為了能夠攀附權貴,當年能夠將只有十八歲的她送去給五十歲的老頭,如今這么做,黎湘已經不覺得奇怪。

“我明天要陪霍天擎出差,等回來之后我再搬回來吧。”黎湘說道。

黎坤見她妥協,走到她的身邊,滿意地拍了拍黎湘的肩膀:“好好好,我知道你是絕對不會讓我失望的,這才是我黎坤的好女兒。”

黎湘笑的諷刺,看著黎坤,就好像是一只跳粱的小丑。

不愿意在這種壓抑吃人的地方多呆,黎湘很快就回了自己住的公寓,整理了一番之后躺到了床上。

只是在床上躺了半天,腦海中徘徊不去的,還是霍天擎那句:“黎湘,我們結婚吧。”

第3章 霍天擎中蛇毒

第二天一早黎湘便打車到了機場,原本以為霍天擎會提昨晚的事,可是男人戴著墨鏡,高貴冷艷地坐在頭等艙里,黎湘自然也就當作無事地回了自己的經濟艙。

這次出差的目的地是一個海島,前段時間被霍氏買下,在對于是填海做成別墅售賣還是弄成旅游勝地大家各執一詞,最后霍天擎決定這次來實地考察一翻,這才有了這趟出差。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