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軍爺梟寵:萌妻是影后

點擊:
她,帝國三大元勛之一蕭家的小女兒,容顏傾世,性子傲羈,卻韌如風中小草。自小背井離鄉的她再踏帝國之路時最要防的是程家人。
他:帝國三大元勛之一程家最年輕的軍事天才,膚如古銅容顏錚錚性子孤冷涼薄,是人人聞之色變的禁欲男——閻王。
他此生最恨蕭家人。
“你最好讓你的那位小弟親自過來向我賠罪!”她扯著他的領帶吼。
“好!”男人答的爽。
入夜男人前來。
“小弟呢!”
“來了!”
“哪?”
男人反問:“我小弟損害你什么?我讓他加倍補償你!”
“他砸了我的飯碗!”
“餓?”
“沒錯!你……干嘛?”
男人一個強勁的臂力,將她拖進了內室。
“流氓!”
“爺讓你至少三天內不會再有饑餓感,你還罵爺?”男人扣住女人的下巴,語氣里沒有溫度,對待將他化軟了的女人像對待他的部下那般冷硬。
“孬種!本姑娘遲早有一天讓你知道我也會吃人不吐骨!”
恩!我已經知道了。”
“還我工作!”她羞惱無比。
“做我的貼身女衛!”
“呸!我要做演員。”
“丑角可以做!”
從此
她便踏上丑角龍套之路,卻有程閻王為她保駕護航,這在演藝界也是拔了頭籌。
某殿堂級影后嫉妒她:“程爺,她那么丑你喜歡她什么?”
“我喜歡她和她美丑有關系嗎?”
影后一臉青紅皂白。
“倒是你臉上一塊紅一塊綠比她更丑,以后你給她做配角。”
“我做女一號?”蕭驍。
“淚……”某影后。
“我要做演員不是明星,這個圈子里沒有后臺的女一號會被宰割的很慘。”蕭驍不滿意某閻王的安排。
“跟了我誰敢宰割你?”
“……”某妞。
【特約小包子。】
“粑粑,喝奶奶。”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將某程爺的心融化,他屁顛顛一手拿尿片一手拿沖好的奶粉來到包子面前。
“先換尿片再喝奶奶,要不然小肚肚喝飽了再換尿片會吐奶。”做娃奴一年多了,程爺已經是經驗豐富的奶爸了。
“嗯。”包子乖得不要不要的。
做好這些事奶爸很有功勞的樣子:“寶貝,爸爸抱抱親一口?”
“媽媽抱覺覺,粑粑出去!”萌寶撲入蕭驍懷中,一雙軟乎乎的小胖手對著粑粑:“白白!”
“這是我和你麻麻的房間,我才應該是你麻麻抱抱睡覺的人……”程爺委屈的嫩牛滿面滴。
卻也只能趁萌寶熟睡之際將萌寶抱走然后自己鉆入原本萌寶睡著的被窩內:“老婆,抱覺覺。”
翌日
夢中程爺耳朵被一只小胖手揪起:“粑粑壞。”
睡眼惺忪的程爺捏著兒子小臉蛋:“爸爸不壞哪來你這個小壞家伙?”
某影后一瞪眼:跪搓衣板去!
某閻王:老婆我哪兒錯了?
教壞兒子了!

本書標簽:寵文 軍婚 明星 寶寶 護短

 001:自投羅網

已入了深秋的云江市剛下了一場雨,潮濕滑濘的路況絲毫沒有阻礙蕭墨蘊飛快的車速。

她在和時間賽跑。

幸好一路綠燈。

再次飛馳十字路口準備大轉彎時,右后方突然有車闖紅燈。

“啊……”一聲恐懼極了的尖叫。

緊接著

急剎車和急轉彎輪胎摩擦地面的交匯聲,刺耳又揪心,看到這一幕的路人個個張大了眼睛捂著嘴唏噓。

“天吶!要出人命!”

“哪冒出來這么不要命的姑娘?”

“一般都是男的玩命開摩托……”

“這姑娘怕是要被撞的肢離四散了吧?”

我沒闖紅燈!

生死存亡之際,蕭墨蘊都沒忘了在心里反駁一下。

瞬息間,她以二百七十度的急轉彎再急剎車,緊要關頭總算把命撈回來了。

看下胳膊腿還在自己身上,并且身上沒有掛紅時。她將她的白色小踏板咣當摔地上,怒發沖冠的朝已經停下的肇事車走去:“你給我下車!下車!下車!你聽到沒有?”

人未到,聲音連吼三遍。

這時的她根本冷靜不下來。

兜里的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她無暇接聽,她今天一定要把這個草菅生命的狂徒司機給送到交警處!

“少將,這姑娘有點眼熟,她……像冷將軍的夫人。”越野車內的司機一邊看著向他們沖過來的女孩,一邊恭敬的對后座的男人說。

車后座的男人坐姿端穩,肩背筆挺,新長出的硬挺胡茬搭配男人面無表情的臉,彰顯著成熟內斂,凜然冷冽的氣息。

他表情淡肅,一語不發,卻周身散發著無以言說的威勢。

“下車!”蕭墨蘊來到他們的車窗外了,眸光在噴火。

車內的司機和男人看她更清晰了。

女孩身形瘦高纖細。被風吹的雖然柔亮卻凌亂的黑發讓她有一種風塵仆仆的感覺,同樣風吹的原因,她巴掌大的小臉兩側臉頰都掛著一抹出塵脫俗的紅,紅色中散發著一種不經意的妖嬈。

十分惹人。

“她真的跟冷夫人有點像,不過她比冷夫人年輕。少將,要不要把她以妨礙軍務罪給逮起來,問問看她姓蕭不姓蕭,問問她跟蕭遠清什么關系……”

“先去辦正事!”后座上面無表情的男人冷徹的打斷前排司機的話。

“是!少將大人!”

司機將車窗打開,一臉莊肅嚴謹的目瞪蕭墨蘊:“沒看到這是軍車?沒聽到警笛在響嗎?!”

“呃?”

軍車?

警笛?

蕭墨蘊這才發現停在她面前的是一部越野車,那粗獷剽悍的外形,那耐磨抓地的輪胎,高蹺的底盤,莊冷威高的香檳綠,以及車頭低鳴的警音,無不在告訴她,這真的是一部軍車。

剛才的她被憤怒蒙蔽了眼耳,沒看清。

不,壓根就沒看。

現下陡然發現,蕭墨蘊神色中突然慌張起來。來云江市之前,顧馨竹小姨一再叮囑她,在云江市千萬不要招惹軍方的人。

一腔子的怒火登時逃的無影無蹤,她快速堆出一臉尷尬的笑:“對……對不起。”然后一個脫兔轉身,她逃也似的跑回原地,飛扶起她的踏板摩托車,秒瞬間便沒入附近的彎曲小道內。

幸虧這段時間她經常往返此處,對這里熟悉了。

雨天剛過,七扭八拐的小道更難開車,偏偏這個時候手機又響了,停車看了一下,又是賀碧兒打來的催促電話。

不接!

看了一眼手機,距離賀碧兒給她規定的時間還差十五分鐘,蕭墨蘊毫不遲疑的加快車速朝位于市郊的雀雅臺影視城開去,總算在還差三分鐘的時候來到了影視城內。

她沒有察覺到今天的影視城內異常冷清,只拿了賀碧兒需要的面膜加快腳步朝劇組內跑。

“站住!”一個男人將她喝住。

“你是在外面站崗的臨時演員吧?我叫蕭墨蘊,是影后賀碧兒的助理。”蕭驍看著眼前這個身穿迷彩作訓服的男人,很自然的語氣問他。

賀碧兒所在的劇組是號稱國內頂端特戰題材的精良制作班底,就連劇組外都雇了臨演站崗。

這位臨時演員的軍姿站的不錯!自小在軍中泡大的蕭墨蘊忍不住心中夸了一下。

“是你?”男人突然的一句。

“你知道我?我是來給賀碧兒送面膜的。快點讓我進去,我來不及了。”蕭墨蘊一邊說著一邊朝里跑。

“我讓你站住!”男人的呵斥更狠厲了。

什么意思?

抬腕看了下時間,距離賀碧兒規定的時間還有不到兩分鐘。

無恥賀碧兒讓臨演在這拖她時間?她突然拔高了嗓音朝劇組喊:“賀影后,你的面膜到了!”

聽到蕭墨蘊的叫吼,劇組內的賀碧兒想咬死這個漂亮到逆天的助理。為了找借口辭退蕭墨蘊,她規定蕭墨蘊必須在四十分鐘內把一張面膜從市區給她送到郊區的劇組來,如若干不來,蕭墨蘊就滾蛋。



就在她給蕭墨蘊致電五分鐘后,劇組突然接到通知,云江市程家最年輕的軍中少將——程湛要來執行軍務。

程湛為何而來劇組沒人敢問。

劇組內人人都怕這位程家最年輕的少將。

賀碧兒更怕。

原本是她刁難蕭墨蘊的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只等著辭退蕭墨蘊就行了,可賀碧兒擔心萬一蕭墨蘊如期趕來了怎么辦?攪擾了程少將的軍務,她身為蕭墨蘊的老板能托得了干系?

她一路上不停的撥打蕭墨蘊的電話叫她不要來了,可蕭墨蘊一個都不接。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該死的蕭墨蘊真的按時趕來了,還在外面大吼大叫。

賀碧兒撲閃著粗長濃密的假睫毛拼命的為自己開脫:“程……太子爺……程將軍……我不知道您突然來這里執行緊急軍務……我的助理,蕭墨蘊她,我跟她說讓她不要來了,她不聽我話。你軍法處置她吧?”

“賀影后!”蕭墨蘊已經硬闖了進來。

她打斷賀碧兒的話,自顧自插話進來,倔強不服的語氣:“賀影后,你讓我四十分鐘趕來,我按時完成了!”

“……你?怎么進來的?”賀碧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進來的?蕭墨蘊想笑,忍住了。

雖然她出其不意的掃堂腿快速掃出之后,她能感覺到被她掃倒的那位臨時演員不僅軍姿站的好,身體素質也不是一般的好。

可那位臨時演員卻在毫無設防她的情況下,噗通趴倒啃了一嘴泥。

真心對不住啊大兄滴!

我不能沒有這份工作啊!

“我的任務完成了。希望你說話算話。”步態自然的越過身邊的男人,蕭墨蘊將面膜遞給了賀碧兒。

“為什么不接我電話?不是告訴你別來了嗎?”賀碧兒簡直氣瘋了,她尖著嗓子低吼著。

真想一手掐死蕭墨蘊。

“……?”我都沒接你電話,怎么知道你又不讓我來了?

“摁住她!制服她!”外面忽然闖入好幾個穿著迷彩作訓服的臨時演員,直朝蕭墨蘊撲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