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余生念你渡光陰

點擊:
五年前遭人設計,許薇把沈暮年睡了,登頭條鬧得滿城風雨,最終嫁給他,迎來五年守寡式婚姻。
退伍歸來當晚,他狠狠的把新婚夜補給她,致使她腹痛入院,而他將一紙離婚協議送入病房里。
沈暮年,京城首屈一指的權貴,是金字塔尖最矜貴的男人,也是她愛了十年的男人。

正文卷 第001章 遲來的新婚夜

轟隆——

外邊電閃雷鳴,將漆黑的屋子一次次照亮。

許薇望著站在床邊的男人,由驚愕到驚喜,思念泛濫成河。

“你……”

“許薇,你該死的把婉婉逼到哪去了。”沈暮年劈頭蓋臉厲聲質問。

她心一沉,驚喜迅速冷卻,“我沒有逼她去哪里……”

“回到這里之前我跟她說過,等我從部隊回來就離婚娶她,現在我回來她卻不見了,不是你把她逼走她會離開?別忘了你當初是用什么手段嫁給我。”

他的話如冷風一陣陣灌進心口,把她的思念凍成了冰棱插在心臟上。

從新婚夜他就去了部隊,到現在回來依然認定是她用了手段嫁給他,還逼走了許婉婉,他的心是鐵鑄的都不會軟化嗎?

她獨守空房等了他五年,為的就是他隨時回來都能看到她在,有個家在等著他。

可在他眼里,不管是婚前還是婚后,她做什么都是算計。

“你都己經認定是我逼走了她,我還能說什么?”她凄淡地看著他,“雖然你新婚夜就走了,但她只是你的小姨子,你應該關心的人是你的妻子。”

他冷嘲譏笑,“新婚夜……許薇,你就這么想被我睡,直到現在還惦記著,現在我就把新婚夜補給你。”

她身上的睡衣被他三下五除二撕碎扔到床下,雙手被扣住定在頭頂,雙腿被壓制住動彈不得。

男人跟女人的力氣本就懸殊,更何況沈暮年還是個剛剛榮耀退伍歸來的軍人。

“沈暮年,你想干什么?放開我!”許薇驚恐地瞪大清眸,心慌得像急流涌退的滔滔江水而呼吸困難。

她不想要他這樣對待她,她要的只是他的心甘情愿。

他不愛她就不能這樣對她,不能……

許薇害怕得哭著抗拒他的碰觸,“不要碰我!”

“這不正是你不懈排除婉婉想要的嗎,現在就讓你深刻體驗一把,惹怒我是什么樣的下場。”沈暮年恨得咬牙切齒,沒有任何前戲直沖最深處!

突來的巨痛令許薇徒然瞪大眼,渾身僵硬著直冒冷汗。

沈暮年動作頓住,感覺從頭綠到腳,她竟然不是處子?!

“許薇,我五年不在你就偷了五年男人。”該死的女人!

她痛得無法思考,緊咬著下唇。

他猛烈律動,她的身體像風中敗落的枯葉不斷飄零著,找不到落腳點。

“許薇,我可以忍受你用手段占婉婉的位置五年,不代表能容忍你給我戴五年綠帽,你找死我成全你。”

他粗爆的動作沒有絲毫憐惜可言,每動一下對她來說都是酷刑。

痛到極致,許薇昏死了過去。

……

她曾經幻想過各種跟他見面的方式,雖然不會是美好的畫面,但沒想到會是羞辱她的方式——

他留給她一百塊錢,和一張字里行間都譏諷著她是**的字條。

咚。

失神間,許薇滑坐到布滿水漬的地板上。

她的初次明明就是給了他,他還這樣羞辱她。

小腹驟然痛起來,痛感越來越強,她忍著痛爬起來關掉花灑,扯過浴袍穿上,赤腳走出浴室。

正文卷 第002章 這輩子最愛的女人

趴在床上時,她己經痛得冷汗直冒,伸手撈過床頭柜上的移動電話,第一個打的就是沈暮年的號碼,雖然五年沒聯系,但他的號碼早己深深烙印在她心里。

電話響了一聲就被切斷,又打了兩次,都被切斷,她的心跌到谷底。

他就這么不屑接她電話。她蹙緊眉咬唇暗想。

腹痛越來越厲害,最后打了120急救電話,隨后抱腹彎腰一步步挪著身體走進衣帽間換衣服。

到醫院做了檢查打了點滴后,許薇感覺好了很多。

“腹痛是因為黃體破裂,不及時會要命,下次別拿生命開玩笑了啊。”護士做了下記錄又道,“以后行房的時候,讓你男朋友注意點力道,點滴最少三天。”

許薇紅了臉,頭低得不能再底。

護士走后,許薇悄悄離開醫院去找沈暮年。

其實她不知道他會在哪里,但她感覺他應該會在他的私人別墅。

一下計程車,便看到刺痛雙眼的一幕——

許婉婉小鳥依人地倚靠在沈暮年懷里,他低著頭,一臉溫柔地跟她說話。

許薇瞬間腦門充血,不顧一切沖過去,伸手將許婉婉自沈暮年懷里用力拽出來。

“連姐姐的墻角都都撬,你要不要臉!”

許婉婉立刻泫然欲泣,紅著眼眶嬌弱地看她,“姐,對不起,我不該回來,我現在就走……”

沈暮年伸手將許婉婉拉回懷里摟緊,目光冷冽得像冰刀捅進許薇心臟,說出來的話更是刻薄無情。

“許薇,我不在的這五年不管你怎么欺負婉婉,現在我回來了,容不得你再欺負傷害她半分。我也不管你跟幾個男人上過床,馬上滾出我的視線不要惡心我。”他說完摟著許婉婉轉身進別墅。

心縱然被他的話捅得鮮血橫流,許薇還是張開雙臂攔住他的去路。

“沈暮年,我沒有跟除你之外的男人上過床,我也沒有欺負過許婉婉。我是你妻子,難道看到別的女人勾引你我都視而不見?我沒有那么大度,即便那個女人是你小姨子。”說后面這句話,她是特意提醒他們兩個。

許婉婉臉色發白,低低地哭了起來,沈暮年心都被哭痛了,怒聲喝道,“鬧夠沒有許薇,婉婉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識相的主動離婚滾蛋。”

她呆住,連被他推開進去都沒反應。

他說,許婉婉是他這輩子最愛的女人。

他說,識相就主動離婚滾蛋……

心痛得連呼吸都是痛的,腹部毫無預兆的又痛了起來,又兇又猛。

“暮年……”幫幫我……她抱著肚子坐到地面細弱地低喊了聲,眼睜睜望著他摟著許婉婉消失在門內。

怔怔望著門板許久,她自嘲地笑了,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敗絮。

他本來就不想看到她,又怎會想聽到她喊他呢?

張媽出來買菜,看到許薇半趴坐在地上,又慌又憂地張開雙臂將她抱扶住。

“少夫人,你怎么了?”

不知道是為腹痛難忍,還是為沈暮年的絕情,抑或是為張媽及時給的一個懷抱,許薇趴在張媽懷里哭了起來。

沈暮年抱著許婉婉放在客房的床上,半蹲于她面前,溫柔地凝視她,“婉婉,好不容易我們在一起,不許再離開我,知不知道?”

“可是暮年,你是我姐夫,我姐她……”修長的一指點住她的唇,她消了聲。

“我要娶的那個人一直是你,再等等,我會離婚娶你,好不好?”他雙掌輕握住她的小手。

她垂下頭,故作為難的樣子,嘴角卻己經微翹,好半晌才微微點了點頭,抬起頭睇他,“只是你不能傷害我姐。”

“當然。”想到許薇,他眸底一片冰色。

正文卷 第003章 雨中等他

許薇讓張媽不要跟沈暮年說她身體不舒的事,所以一直到出院,她都沒有見到他。

想到許婉婉突然回來了,又許久沒回許家,許婉婉現在可能在許家……

突來的手機鈴聲打破空間的靜謐。

許薇拿起手機看來電,是許母打來的,知道家里肯定又有事了。

“媽。”

“你哥的加工廠出了點事,讓暮年幫忙處理一下。”

許薇早己對母親冷淡的態度麻木了,“嚴不嚴重?”

“跟你說了又不懂,你馬上找暮年,反正他也回來了,直接找他更方便。”

直覺電話要斷了,她連忙問,“媽,你知道婉婉去哪里了嗎?”

“不知道。”

聽著電話里的冷漠忙音,許薇邊思索邊緩緩掛斷電話,相信了許母的話。

自手機通訊錄里翻出沈暮年的號碼,看著號碼很久都不敢按下撥通鍵。

沈暮年不喜歡她打電話給他,所以她打電話給他都是為了許氏的事情,他雖然厭惡她,卻也每次都看在夫妻關系上幫她。

深吸口氣,許薇撥通沈暮年的電話。

“喂?”

聽到許婉婉的聲音,許薇心神一滯,放在腿上的左手握成拳。

結婚前僅有的一次,她指尖碰了一下他的手機,被他冷厲訓斥,許婉婉卻可以隨意碰觸,甚至是接電話。

許薇默默地將電話掛了。

許婉婉本來還想問是誰,打了又不出聲還掛了電話,看到沈暮年過來了,搖了搖手里的手機。

“暮年,剛剛我接了個電話,但是對方沒說話就掛了。”

“嗯。”沈暮年細微擰眉,不喜歡手機被碰觸。

伸手拿過手機,翻了下通話記錄,看到第一個沒有屬名的一串數字,神色剎時變得冷冷的。

許婉婉觀察到他神色的變化,心里有個懷疑對象,試探地問他,“誰啊?”

沈暮年隨手將手機收回口袋,淡道,“騷擾電話。”

許婉婉眼色沉了沉沒有說破,心里卻清楚是許薇打來的。

沈暮年正要開口電話又響了,手機屏幕上顯示又是許薇的號碼,隨手掐斷。

“公司里有點事,我會找家政公司派保姆過來,你現在懷孕在身,乖乖在家待著,想去哪里等我下班帶你去,嗯?”

“知道了啦!”許婉婉甜蜜地笑望他。

他寵溺地揉了揉她卷發,彎身在她臉頰上輕吻一記,轉身離開。

……

許薇站在沈暮年的私人別墅外面,一等就等到了晚上,依然不見他回來,打電話也不接。

天空下起了瓢潑大雨,門口沒有躲雨的地方,她就這樣一直站在雨里等。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