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點擊:
第1章 婚禮上的驚喜

賀梓凝默默的看著不遠處繁華熱鬧的訂婚禮,臉色煞白。

臺上,準新娘身上的婚紗流瀉著瑩潔而純凈的光,這些附著在新娘身上的物什,仿佛生來就沾染了貴族氣息,隱隱含著不可一世的傲慢與神圣。

珠光寶氣襯托得準新娘簡安安的小臉愈發晶瑩剔透,與身旁那個溫潤如玉的男人,熠熠生輝。

“準新郎,你是否愿意與面前的美麗準新娘訂婚,按照圣經的教訓與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結為一體,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賀梓凝心一緊,死死盯著臺上的喬南之,半年前,這個男人還是她的未婚夫。

而這場定婚禮,原本是給她和喬南之舉辦的!

可是一場車禍之后,喬南之失去記憶,她清楚的記得再次見到喬南之之后,他滿眼厭惡的看著她說:“賀梓凝,你讓我感到惡心。”

明明曾經彼此那么深愛,怎么突然就那么厭惡她呢?

再后來,簡安安哭著對她說,她和喬南之有了夫妻之實,希望她可以成全。

當年,她和簡安安同一天出生,醫院醫生出錯,兩家抱錯了孩子。她從小在簡家長大,直到16歲時候,才因為生病,查到血型和簡父簡母不同,發現抱錯。于是,這才找到賀家,將兩個孩子換了回來。

只是賀梓凝在回到自家之后不到兩個月,親生父母就離奇失蹤。簡父簡母怕圈子里的人說他們太薄情,又將她接了回家,只是,態度幡然不同。

雖然明白簡安安才是簡父簡母親生女兒,可是當聽到自己叫了十六年的爸媽親口叫她把未婚夫喬南之讓給簡安安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她也哭著問過他們:“我也曾經是你們的女兒,你們也知道喬南之和我在一起經歷了多少,為什么非要拆散我們?”

可換來的,只有冷酷無情的一巴掌。

她去找喬南之,可他只是厭惡的看著他說:“賀梓凝,要不是看在你和安安也算是姐妹的份上,我會和你多說一句話?想不到你這么惡毒,竟然企圖搶姐妹的男朋友,真是惡心。你走吧,我永遠不想再看見你!”

她想不到,一個人失憶起來,竟然能忘掉得這么干凈!

怎么就一點痕跡也沒有了呢?

甚至,深愛變成了厭惡,關心變成了刺傷。所有的一切,全部顛覆!

賀梓凝想著往期的一幕幕,心底抽痛的厲害。

不遠處,站在臺上的簡安安瞥見在人群中蠢蠢欲動的賀梓凝,立刻朝父母使了個眼色。

看來她的“好姐妹”這是還不愿意死心啊!

賀梓凝剛想踏出一步,簡父簡母那張臉就出現在面前。

“梓凝,你想干什么,這是安安的訂婚禮,你不許打擾他們。”

“爸,媽,你們想多了,我只是來祝福他們的,順便,問問喬南之幾句話。”

看著簡父簡母慌亂的神色,賀梓凝冷笑,嘴唇微勾。

怎么,移花接木的事情都做出來了,還怕東窗事發?

人群里喧喧嚷嚷,賀梓凝看著喬南之,嘴角劃出一抹弧度,拿出包包里的可樂戒指,對著喬南之道:“這是你當初送給我的東西,現在我還給你,喬南之,從此以后你我一別兩寬,各生歡喜,再不相干!”

易拉環清脆的碰撞聲在整個大廳里顯得格外清脆,喬南之看著那個易拉環,只覺得腦海里有什么東西呼之欲出,扯得他的大腦生疼。

這時他忽然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扯著他的衣袖,他低頭一看,簡安安嬌艷的小臉已經泫然欲泣:“南之,我胃里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懷孕了,我們趕緊宣誓完回房間休息好不好?”

是了,他愛人是簡安安,這個賀梓凝又想來破壞他跟安安的感情。

只是一瞬間,喬南之剛剛還迷茫的雙眼頓時恢復清明。

簡安安忙笑道:“梓凝真會開玩笑,剛高考完想必是累的腦子糊涂了吧?爸媽,你們趕緊帶梓凝去休息。”

簡安安嘴角帶著幸福的微笑,可只有賀梓凝知道簡安安其實背地里一肚子壞水。

見喬南之無動于衷,賀梓凝眼底一閃而逝的失落。

她被簡父簡母連拉帶扯的拖出了禮堂,帶到了一處沒人的房間,二人指著她的腦袋狠狠罵道:“今天是安安的婚禮,你竟然還想破壞,你怎么這么惡毒?!”

惡毒?

賀梓凝理都不想理會這兩個人,到底是誰惡毒,呵呵!

“你就在這里,直到婚禮結束,才能離開這個房間!”

“啪嗒”幾聲,賀梓凝沒想到爸媽竟然還將房間上鎖,也好,她根本不想出去。

是夜,別墅燈火輝煌,人流不息。

簡安挽著喬南之的手臂,淺笑祝福,轉身的剎那,視線落在樓上那個黑暗的小閣樓,嘴角揚起一抹神秘的微笑。

不知道她的“好姐妹”會不會滿意她準備的這份大禮物?想想都有些期待呢!

房間里,賀梓凝呆著無聊,看房間里什么都有,索性洗了澡再蒙頭大睡,打定主意等這個訂婚禮之后,她就去剛剛考上的大學申請助學貸款,再也不要和簡家有任何牽扯!

誰也沒有留意到,此刻,賀梓凝所在的房門被悄然打開……

 第2章 房間里的男人

賀梓凝換了一身浴袍,靠著窗戶呆呆的望著下方熱鬧的晚宴出神。

要是喬南之沒有失憶的話——

賀梓凝想到這里,頓時使勁搖頭,沒有什么假設。

她跟喬南之,再也沒有任何關系!

她站起身,剛要轉身,身后猛地伸出一雙手臂,猝不及防的將她禁錮在原地。

隨之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吻,帶著男性獨有的侵略氣息,散發著濃烈的荷爾蒙味道,危險致命。

他呼吸粗重,在沒有開燈的房間里,她看不清他的面孔,只看到他一雙眼眸里閃著幽光,看她的時候,好似看待一個到手的獵物!

他只是大手一拉扯,賀梓凝不著寸縷的身體就完全曝光在他面前。

毫無遮蔽的身體就這么肆無忌憚的暴露在男人眼前,生平從未有過的場景,令賀梓凝嚇得魂膽欲裂,驚呼道:“你是誰,干什么?”

“你再亂來我就報警了!?”

只是,男人好像沒有聽到她的問話一般,一把將她扣緊,迫不及待地又吻了下去。

賀梓凝渾身顫抖,拼命掙扎,可是,就算她用盡了力氣,在男人力量的面前,也不過蚍蜉撼樹。

他猛地往前兩步,將她抵在了墻上。

她的身體,后背貼著冰冷的墻面,胸前卻是男人熾熱寬厚的胸膛。

他的衣服不知什么時候被扯掉,肌膚相貼,她能清晰地感覺到,他擂鼓般的心跳重重地敲擊在她的身上。

隱隱知道男人下一步要做什么,賀梓凝嚇得魂飛魄散,她的指甲在男人身上留下深深的抓痕,卻在抓到某一處的時候,聽到男人悶哼一聲,接著,就有大片粘稠涌入掌心。

這人受傷了還想著女人?!這到底是什么禽獸!賀梓凝只覺得三觀顛覆!

“幫幫我……”男人的聲音很低,就好像大提琴的末弦音,卻說不出來的好聽:“我被人下藥了。”

就在賀梓凝被他的話弄得怔愣的時候,男人趁機用大腿分開了她的雙腿,接著,就有灼熱滾燙直直抵向了她!

“啊!”賀梓凝尖叫一聲,隨即就被男人捂住了嘴:“你想所有人都聽到?”

賀梓凝心頭一寒,恐懼鋪天蓋地,她壓低聲音,帶著哭腔:“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求你,放過我!”

男人不為所動,顯然正在調整姿勢,就要將她正法。

“你受傷了,還在流血,不能這樣……”賀梓凝心中一動,準備迂回相勸:“你到時候藥效沒解,反而失血過多死了豈不是更慘?”

男人低低的喘息了兩聲,似乎覺得墻邊實在不方便,于是,一把將賀梓凝抱起。

可是,房間太暗,他身體太難受,找不到床的位置,只好走了兩步將賀梓凝抱到唯一有點光源的窗臺前的桌子上,猛地壓了下去:“我會對你負責。”

賀梓凝坐在桌上,后背一絲不掛地貼在這窗臺上,外面是熱鬧的晚宴,人們時不時的交談聲還不斷充斥在耳邊。

她掙扎到幾乎脫力,緊張到不知所措,就好像受傷的小獸,發出壓抑的低聲悲鳴。

男人的心被她此刻的痛苦擊中,可是,身體里無法壓制的欲望又讓他根本無法放過她。

霍言深從未想到,他同胞哥哥派來的那些人竟然用了這樣的藥,讓他自以為無堅不摧的意志,都被徹底蠶食!

他眸子變得猩紅,目光打量著身下瑟瑟發抖的女人。

借著窗口的微光,雖然很朦朧,但他還是隱約看到了一張美得驚心動魄的臉,目前還很稚嫩,可是,將來一旦更加成熟,又將會是怎樣的風姿?

她的眼睛很清澈,讓人想到踏過雪地的精靈,即使此刻充滿了驚恐,也美得讓人有種落淚的沖動。

只是,霍言深身體里的欲望讓他無法繼續思考,他高舉起賀梓凝的腿,然后,扣緊了她的腰,猛地沉了進去!

“痛!”賀梓凝只覺得一道尖銳的痛猛地貫穿了身體,她的眼淚簌簌掉落。

她想張口喊救命,喊出來的話到了嘴邊悉數變成嗚咽。

從前不管誰要欺負她,喬南之總會像個騎士一樣從天而降,不讓任何人傷害她。

可是現在呢?

賀梓凝轉過頭,眼睜睜看著喬南之帶著身旁的簡安安在人群中穿梭,目光時不時轉向她所在的方向。

她嚇得身子一縮,生怕自己此刻的不堪被他看到。

只是,下一秒,喬南之又和簡安安轉身去和其他人聊天了。而她,依舊在這個暗無天日的房間里,感受著身體深處不斷傳來的撐裂……

絕望的情緒一點點蔓延,賀梓凝只覺得內心有什么東西在一點點崩塌。

喬南之,再也不是她的白馬王子。

一滴眼淚滑過賀梓凝光潔的臉頰,落到霍言深的手背上,他好像被燙了一下般,動作放緩了些許。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7/28911.html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