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古蜀傳奇

點擊:
西周末年,政治動蕩,部族之間相互征戰,在當時西南地區的古蜀國,看一代英豪蜀王杜宇輝煌的一生。

第一章 上天賜子異象生

自武王伐紂,建立周朝,直至西周末期,經歷數百年。西周末期統治集團內部矛盾日趨激化,境內各個民族與部落不斷融合,分封的數十個諸侯國內也在發生著朝代的交替,就在西南古蜀國也即將上演。

古蜀國,從第一個建國的君王蠶叢氏到這時不知經歷了多少年,先后經歷了柏灌、魚鳧時期。自從蜀王魚鳧氏在深山修煉得道成仙后,蜀國的政務有他的后人掌管著。

現在的蜀王名叫棄,對于棄這個人,他是有遠大夢想的,他想把巴國以及蜀周圍的不轄于蜀的部落全部吞并,于是蜀經常與巴以及各部落開戰,由于過于高估自己的實力,所以經常是鎩羽而歸,為此蜀內的賦稅一增再增,人們是怨聲載道,再加上時不時遇到天災,那可真是“屋漏偏逢連陰雨,船遲又遇打頭風”,人們的所處生存環境雖然不是很好,但生活還是要繼續啊。

就在位于蜀都魚鳧城南面,生活著的多個部族,其中一個杜氏部族的村里,一條小河邊,一群女子在水中嬉戲著,你潑我來,我潑你,好不熱鬧。對她們來說雖然生活一般,但還是用開心的態度面對。

其中一位白衣女子突然發愣,面朝天空,目光呆滯。旁邊的女子問她:“看什么呢,難道天上還有人和你說話嗎?”隨后哈哈大笑。白衣女子隨即醒過神來問道:“你們笑什么?”眾女回答她后,她隨即解釋道說,說她似乎聽到天空中有人對她說話,而且隱約還看到有張笑臉。眾女不相信說她出現幻覺了,拉著她又打鬧在一起了,追逐著,歡笑著。

原來這個白衣女子名叫怡,就是部族中的普通人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至于為什么他能看到這個畫面,聽到聲音,她自己也不清楚。她回到家之后也沒有發生什么,她也就沒有在想這事,晚飯后就去睡覺了。

她在睡夢中看到外面天氣突變,風雨交加,電閃雷鳴,天空中出現大片紅光,她又看到之前白天看到的場面,空中好像有人,也聽到了一個聲音,然而沒有聽清楚,只隱約聽到三個字:恭喜你。一道紅光臨到她的頭上,之后就沒有了,人物也消失了,雨還在嘩嘩的下著,不禁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清晨,一縷溫暖的陽光照在怡的身上,她睜開惺忪的眼,伸一伸懶腰,走出門一看。看到地面的積水,很是驚訝,心想難道昨晚下雨了嗎。她變去詢問父親,父親告訴她確實下雨了,而且下得很大,電閃雷鳴。這時怡感到有些恐懼:昨晚明明是做夢,怎么變成了現實了呢,她非常的費解。

于是就把白天以及昨晚的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父親。父親對她說是神明顯現,說不定有什么好運了。又問她具體聽到了什么,怡回答她父親就三個字:恭喜你,之后就沒有了。父親對她說這是有好運,還說之前的蜀王魚鳧就是在西山打獵時看到異象,偶遇仙人,從此才得到成仙的。也許神仙是來眷顧他們這個家的吧,怡的父親這樣想著,然后讓他的女兒不要多想,安心做事就好了,說不定哪天幸運就臨到頭了。

時間一天一天的流逝著,人們每天重復著各自的事情。又是一個風和日麗,陽光普照的一天,怡看見父親拿著一條魚,是從河里打的,對于他們來說吃頓魚可是奢侈的事啊,怡欣喜的跑到父親身邊撒嬌的說:“今天吃魚啊,我最喜歡吃了。”父親笑著說讓她母親一會給她做,他們吃頓魚可不容易,而且還是自己最喜歡吃的,怡可高興了。

等到魚端上桌時,怡搶先做到石桌旁,她看著美味的魚,口水直流。等到一家人坐下來時,怡就首先吃了一口,她高興的招呼她的父母趕緊吃,但是剛吃了沒幾口就想吐。母親問她是不是魚翅卡住了,她擺擺手表示沒有;母親又問是否身體不舒服,最近經常嘔吐,她也表示沒有。但是父母還是比較擔心她,飯后讓母親與她去行醫者那看一看。

“恭喜你。”醫者第一句就這么說。之后怡被告知有喜了,原來她懷孕了而且已有兩個月了。怡和母親聽到后非常震驚,反復問了醫者,確認無誤。怡非常不解明明自己還沒有出嫁呢,怎么會有孕呢。當然她沒有和醫者質問,因為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回家后告訴父親,父親想了一想,兩個月前,那不是他女兒遇到異象的時間嗎,這就對了,這就是上天賜的孩子,肯定這孩子非比尋常。父親決定讓怡生下這個孩子,然而怡不想啊自己一個沒出嫁的人怎么能生這孩子呢。但是父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讓怡明白這也是一條生命,還是神明賜的,將來肯定前途無量。在父親的話語下,怡也決定留下這個孩子。

然而這件事情讓族里的人們知道了,怡未婚而孕的事傳了開來,有人相信異象說;有人不信,非說是怡和別人的孩子,總之是眾說紛紜。弄得這一家人在族里不敢露面,怕被別人說指指點點。于是在人們的議論紛紛之下,他們決定和首領康說一下,暫時離開,進入周圍山里待一段時間,當然首領康也是支持他們的,于是幫助他們,找了一個地方先住著,等孩子生下來也許會好一些。這真可謂是眾口鑠金,人言可謂啊!

當然在山里的日子并不好過,由于他們對這個孩子非常期待,還是堅持了下來。怡的母親每天都照顧怡,她的父親白天還要去耕作啊,畢竟還是需要生活啊!怡覺得生活的不好但是沒有別人的閑言碎語,心情還是不錯的,就這樣的日子慢慢持續著。

終于到了這一天,孩子即將要生了,他母親陪她在床前,她非常的痛苦,雙手死死地握住被子。她滿頭大汗,她呻吟著,好像臨死前的掙扎;那聲音凄涼,抑或是大雁離群時的哀鳴;又或是秋天烏鴉的嚎叫。讓人聽了不免有些為之感傷流淚,然而這種聲音沒有停止的意思,仍舊持續著。

她使出渾身的力氣,仿佛在舉一座山峰那樣吃力,那樣的無奈。她的母親在她身邊呼喊著,讓她加油。終于臉上出現一絲笑容,她躺在床上一幅虛脫的模樣,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她的孩子。

他母親把孩子抱道她身邊,她看著這個孩子,是個男孩,雙耳碩大,圓圓的臉蛋,讓人驚奇的是這個孩子在哭了一陣后,居然又笑了,看起來非常喜人。父親從屋外進來看到這個嬰兒,也沒有什么特別之處,和平常的孩子沒有不同。但是父親還是相信這個孩子一定會與眾不同,然后安慰了一下女兒,生下這個孩子就可以回家了,也不必在乎別人的閑言碎語了,努力把孩子養大,培養成人。怡點點頭,然后讓她父親娶一個名字,他父親想了想這個孩子將來一定是氣宇軒昂,眉清目秀,所以決定取名杜宇。

第二章 命途多舛出游歷

他們回到了自己的部族,沒有關別人說什么,當然族人對他們好想不是那么在意了,很少有說三道四的了。這樣怡更放心在族里住著了,她一心想著把孩子養大,但是那是多么不容易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孩子漸漸的成長。就在孩子八歲那年,人們和往常一樣,在田地里勞動著。忽然,天空中出現很多昆蟲,隨后它們落下來,殘食農作物,然而人們并沒有辦法阻止,眼看著自己的莊稼就這樣被一天一天的消耗。最終因為這個蟲災,人們幾乎是顆粒無收啊。曾幾何時,天空中下起了暴雨,山洪爆發,人們又沒有很多糧食,就產生了饑荒。許多人因此餓死,其中就包括怡的父母,就剩她娘倆相依為命。然而這還沒有完,人們的稅還是要交的,蜀王棄并沒有因此而減免稅收,把人們弄的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啊,人們是怨聲載道。

經過杜氏部族首領以及族人的不懈的努力和他們堅強的毅力,以及艱苦的奮斗,他們度過了難關,解決溫飽已是沒有問題的了。

這時的杜宇已經十歲了,他從出生到現在和家人一直過著貧苦的日子,但是他沒有抱怨,反而安慰他母親說是日子會好起來的,怡贊賞他是個好孩子。當然任何一個有志向的人,都不會安于現狀,總會想過上幸福美滿,不受饑餓的生活,甚至是當時人們身份更高的階層,人嘛總是有欲望的,杜宇或許也是這種人吧!

杜宇不愧是上天賜的孩子,生來天賦異稟,頭腦聰穎,學習做事情非常的快,而且不容易忘卻。他母親教他種植農作物,不僅學的快,而且還能舉一反三,說出自己的見解。一天他問母親怡是不是一塊土地上種的農作物越多將來收獲的也比較多呢。他母親點點頭,表示很對。

然而他確不以為然,他舉例子和母親說:“農作物生長好比我們家住房子一樣,現在住我們兩個剛好,如果在住十多個,一定會非常擁擠,生活的也不開心,那么農作物也是一樣啊,同樣一塊土地上如果種的太多,它們也不會開心,那么也不會生長的很好,所以要適當的種植比較好,我們應該嘗試著研究出合理的種植作物的方法。”

他母親一聽還蠻有道理,夸他是個聰明的孩子,然后怡就把杜宇的觀點說給了首領康。康一開始就看好這個孩子,認為他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決定讓他和族人一起學習。經過大家的多次嘗試,終于找出比原來好一些的種植方法,種植的作物還是有所提高的,人還是比較感謝杜宇的。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我們唯一不能阻止的就是時間的流逝。這天杜宇和族里的少年們跪坐在一起,他們面前站著杜氏部族首領康,康旁邊還有一位穿著非常奇怪衣服的人——一名祭司。原來他們是在行弱冠禮,由首領主持,讓祭司祭祀神明以及祖先,讓他們保佑剛剛成年的少年們在將來一帆風順,健康成長。

只見那個祭司在擺著祭物的石桌面前拜了又拜,之后讓少年們跪拜,拜了9次。之后祭司在他們面前用手點了一點,首領開始講話了:“首先恭喜你們成人了,再就是成人之后要多做善事,多做有利于族人的事。”大家歡快地呼喊著,跳躍著,很是開心,禮儀結束之后,就各自回家了。

杜宇回到家中,他也是非常高興的,他的母親看著他高興的樣子。內心一種奇怪的心情,非常的復雜,不只是高興還是悲傷,最終她決定告訴他一個真相:他出生事實。

怡把杜宇叫道身邊,問他:“你是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的身世如何啊?”

“是啊!您一直都沒有告訴我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快說,快說。”

于是怡就把20年前她怎樣見異象,怎么懷的他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杜宇聽后非常詫異,感到不可思議,靜坐良久。最后怡對他說:“你現在也長大了,我對你也算是不愧對你了,我呢想離開這里,以后也不能照顧你了,希望你能過得開心歡樂,你呢以后做一個老好人。”杜宇一臉茫然:“為什么啊?你要去哪?為什么您要走啊,在這不好嗎?”面對杜宇的疑問,怡沒有說原因,就是讓他活的快樂就好。過了幾天怡就告別了杜宇,杜宇雖然不想讓母親走,但是母親這樣地執著,他也是無可奈何,他曾請首領勸他母親,但仍舊是毫無結果。在怡走的當天,杜宇淚流滿面痛苦不已,但又毫無辦法,只能囑咐母親一路小心,眼看著她消失在遠處。怡走后,不久就有傳言說是她病死了,也有說她被神仙接走了,至于到底是怎樣,誰也說不清楚,杜宇能否還可以見到怡,只有上天知道。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