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回到三國當皇上

點擊:
烽火連天,這樣的世道,有誰會有錢有閑,來消費他的美食?
空有神器,他卻幾乎是要餓死。
絕望關頭,他發現了這個美食系統的一個秘密:這系統帶有一個儲藏室……
烽火連天,這樣的世道,有誰會有錢有閑,來消費他的美食?
空有神器,他卻幾乎是要餓死。
絕望關頭,他發現了這個美食系統的一個秘密:這系統帶有一個儲藏室……

契子

嘀嘀嘀……

系統安裝完畢,開始運行!

時間置換:公元195年,漢獻帝興平二年

空間置換:黃河之濱

人物置換:律香川,漢獻帝宮廷樂師

當前任務:絕地逃生(注:任務完成有獎勵哦)

……

……

嘀嘀嘀……

系統安裝完畢,開始運行!

時間置換:公元195年,漢獻帝興平二年

空間置換:黃河之濱

人物置換:律香川,漢獻帝宮廷樂師

當前任務:絕地逃生(注:任務完成有獎勵哦)

……

……

嘀嘀嘀……

系統安裝完畢,開始運行。

時間置換:公元195年,漢獻帝興平二年

空間置換:黃河之濱

人物置換:律香川,漢獻帝宮廷樂師

當前任務:絕地逃生(注:任務完成有獎勵哦)

……

……

尖銳的嘀嘀聲不停的響著,頭腦有些迷糊的律香川聽到這叫聲,注意力隨之就集中了起來。

而這注意力一集中,律香川就看到,在他的腦海中,有一塊屏幕在不停的閃爍,屏幕上還有不少的文字。

這是怎么回事?睡覺就睡覺吧,怎么睡覺睡出腦中多出來這么一塊屏幕來了呢?屏幕上又都是什么字?

搖搖頭,仔細凝神一看,就見這屏幕之上寫著:

系統安裝完畢,開始運行!

時間置換:公元195年,漢獻帝興平二年

空間置換:黃河之濱

人物置換:律香川,漢獻帝宮廷樂師

游戲任務:絕地逃生(注:任務完成有獎勵哦)

之前這些字不停滾動播出時,腦海中他能聽見不停的滴滴滴的尖叫聲。這下等他集中精神去看,那尖利的滴滴聲就沒有了,屏幕上只有這么幾行字。

看來那些滴滴聲是為了要提醒他,讓他能夠注意到這些文字。但是這些字又代表什么意思呢?律香川可是沒有弄明白。

時間置換,空間置換,人物置換。這是搞什么鬼呀?為什么要置換?

律香川心里是有點懵逼。自己這是在做夢嗎?

而且,腦海中忽然多出來這么一塊屏幕又是怎么回事?什么是系統安裝完畢?這系統又是什么東西?

一切,都有太多的疑問。

而就在他這樣心里感覺迷惑時,腦海中那塊仿佛懸照在他眼前的屏幕上面,這幾行字跡卻是又忽然消失,一行大字是出現在了屏幕之上。

歡迎來到游戲世界!

這又是什么意思?他是要來始玩游戲了嗎?這倒底算是怎么回事?

面對這一塊屏幕,律香川完全是莫名其妙。

而就在這時,不管他心里有多少疑問,也不管他是多么的迷惑,屏幕上面卻又是出現了一個大大的阿拉伯數字:3。

這個數字,孤孤零零,顏色雪白,非常的清晰,不可能讓律香川看不見。而在這個3閃過之后,屏幕上面又出現了一個2。

這兩個數字輪番替換之后,律香川知道這代表什么意思了,這是在倒計時。

果然,很快,阿拉伯數字1又是出現在了屏幕之上。然后,腦中的屏幕突然光芒大放,一副寬廣雄大的畫面,是在他的眼前展現了出來。

但是,等等,他不想玩游戲,誰說他一定要玩游戲的,這系統也太霸道了吧!他還沒有首肯,這系統就開始倒計時,這也太不尊重他的人權了。

“停,停,停……”律香川是嘶聲大叫。可是,一點用都沒有,該來的還是都來了。

不過,在這幅畫卷完全占據他的眼簾之前,在他的腦海中,又有這樣的一行字是快速的擠占了進來:

記住,完成你的第一個任務。只有完成這第一個任務,你才可能活下來。祝你好運!

唰……

一切全變了。

……

……

第一章 回到漢末

律香川睜開眼睛,適應了一下由強光給他的眼睛造成的忽然間的不適,然后,他就發現自己倒在了地上。

當下趕緊手腳并用,狼狽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眼前他就看到了一條河。

眼前為什么會是一條河,難道這就是黃河?看到這條河的時候,律香川忽然記起腦海中那塊屏幕上的字。

但是這怎么可能?他不是正在家里睡覺嗎?怎么一睡就睡到了這里,就到了黃河邊?這難道是夢境?

轉頭四望,眼前只看到一片兵荒馬亂,到處都是驚慌失措的弱者和氣勢洶洶的騎兵,喊殺聲震天。

兵器的撞擊聲,戰馬的嘶鳴聲,傷者的哀嚎聲,婦孺的慘叫聲,還有北風的呼嘯聲,一股腦地都是灌進了律香川的耳朵里。媽蛋的,這是什么鬼地方?

忽然眼前“撲通”一聲,掉下來一顆人頭,圓睜大眼,呲牙咧嘴,嚇了律香川一跳。趕緊將頭一抱,骨碌碌往旁邊一滾,躲過了踏下來的一條馬腿。

這里是戰場啊!律香川漸漸的是明白了過來。不假思索的,他起身就往那條河邊跑。

不管這里是戰場也好,是夢境也好,他還是先跑了再說吧!萬一這不是夢境,而是真的,那他不跑不就虧了嗎?肯定會被人砍死的呀!

還是先逃過河去再說吧,等自己的處境安全了,再來仔細捋捋這倒底是怎么回事。探尋真相也是要能夠先保住自己的性命,這才能有后面的行動呀!

于是他撒開了腳丫子。

然而就在他這么跑向河邊的時候,河邊已經是站滿了人,男女老幼都有,這些人都是要擺脫身后的追兵,想渡河的,但偏偏河里這時就只有一條小破船。

大家都是要過河,人數有好幾百,船卻只有一條,這該如何是好?

混亂是肯定難免的,追兵近在眼前,跑慢了一步,很可能腦袋就要掉了,誰敢不拼命向前?

但偏偏大家伙都要上船,前面卻是被人攔住,一伙人正七手八腳的把一個人用絹束包好,往船中放。

一些看起來很象大官的人,年紀老邁,雖然自身也狼狽不堪,但是對絹束中的那個人,卻是非常的看重。

就見他們非常小心的將那人放下船去,又對后面想要往前沖的人大聲的喝斥,還命令身邊的一些兵卒用武器驅趕開想要沖下河的人群。

終于,那人是被放下船去了,看他站立的樣子,個頭并不高,身材也不偉岸,還有點瘦弱,分明是一個少年。

而那船頭,之前已經站立著一位將軍,此時看到少年下了船,他慌忙的走上前去,解開絹束,扶著小孩在艙中坐好,轉身,又把另外一個那些老頭垂吊下去的女孩扶住。

這一男一女兩個小孩被扶到船中,岸上的那些老頭好像才是松了一口氣,然后大家互相慶賀了一翻,又互相謙讓著,讓幾個老頭下到了船中。

可能這幾個老頭是官職比較大的,但是,媽蛋的,能不能少來點這些虛禮?后面可是有追兵啊!你們這么謙讓,那不是瞎耽誤工夫嗎?

律香川在心里暗罵,同時讓自己努力向前,來到了河邊。

而在他這么沖到河邊的時候,原本站在河邊的很多人,已經跳下了水。

并不是所有人都會謙讓的。那些老頭是有身份講體面的人。其他人可就只顧著自己逃命了。

那些跳下水的人一落到河中,就手腳撲騰著想往小船上爬,但是那船卻又是非常的小,不可能容納下太多的人。

這些人這么拼命往船上爬,弄不好就會把那艘小船壓翻。船上的那員武將看到這種情景,拔下身上的配劍,往那些人的手上就砍。

可憐那些想爬上船去的人兒,手剛攀上船幫,那武將鋒利的長劍就砍了下來,一時間砍下了好幾雙的人手。

那些被砍了手的人們哀嚎一聲,身體就落入水中去了。這時候水本嚴寒,手上又受了傷,這一沉下水去,他們可能就浮不上來了。

一時間水里是哭聲震天,水花四濺,一片愁云慘霧。律香川是不由得看得呆了。

他娘老子的,這時候要奔命,真是要拿命去拼啊!船是只有一條,要上船得先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格。

官職不夠,你想搶先上船,別人就會用劍來招待你。媽蛋的,看來今天老子這條命,是要交待在這里了。

律香川是在心里哀叫。身后就是追兵,眼前卻是這樣,他要怎樣才能讓自己盡快離開這里,確保自身的安全?

本來要擺脫危險,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快點能過河,因為到了對岸,一切就安全了。

但是要過河,就必須得有船,而船雖然有,他卻上不去,這可真是太操蛋了,他要怎么辦?

而且,這又是怎么回事?

現在的律香川,已經是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了。一開始看到這些情景的時候,他是確實有做夢的感覺。

但是時間過去了這么久,他要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那就是腦子有問題了。

幸好他的腦子并沒有問題。

但是他是怎么忽然會來到這里的呢?這一切可是太怪異了。也許,他是進入到了一個真實的游戲世界里面來了。

他記起了之前不久腦海中那塊電腦屏幕上對他的提示。提示里面可是寫得清清楚楚的。

但是,他是怎么進入到這游戲世界里來的呢?這一點律香川永遠都搞不清楚。他這樣就回到了古代了嗎?

公元195年,這時候真的會是公元195年嗎?公元195年又是哪一年,發生了什么事情?

眼前的這一切,又是什么事件呢?

律香川心里是扭成了一團。這場景,他是有些熟悉的。雖然他從沒有經歷過,也沒有看過。但是他卻覺得熟悉,好像他曾經看過。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