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明末超級土豪

點擊:
這是一個腹黑、有點下三濫的土鱉逆襲當有錢、有糧、有美女、有軍隊的超級土豪,通過金元大棒,力挽狂瀾,整得明朝大人物們哭爹喊娘的故事!

第一章 是不是有人在玩我

王達綸突然醒來,他呻吟了兩聲,手開始習慣姓的往枕邊摸,按他一直的習慣,他喝醉后,都會放瓶水在床頭的,省得關著身子到處找水喝。

他摸啊摸,結果找半天,沒找到一瓶水,他罵道:”霉!今天真他媽霉,傻不拉幾的喝吧,竟然連水都忘記放了!”說完,他準備下床,去水龍頭那里喝水。

“少爺!你醒了?你要喝水?奴婢馬上給您倒水!”邊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媽的!我今晚不多吧,我記得沒說去逛夜店吧?”王達綸被這個聲音搞糊涂了,他記得自己還沒亂到去找小姐的地步。

“不過這個店里的小姐素質挺高的,服務到位啊!還自稱奴婢,真是男人天堂啊!以后可以推薦好這口的朋友來這里!”王達綸在心中稱道,不知道哪個搔年找的好地方。

王達綸正想著,嘴邊碰到一個杯子,他本能的把里面的水喝了個精光。

“舒服啊!還有么?”王達綸問道。

“有,奴婢馬上給您倒!”邊上有個聲音道。

“大杯!換大杯!最好一個茶壺!”王達綸在邊上說道。

他話剛出來,馬上一個大杯子湊到嘴邊,他馬上一口氣喝了,說道:”爽!再來!”

他一口氣喝了三杯后,感覺舒服了點,他呻吟的問道:”這是哪里?”

“少爺,這是在家啊!”邊上馬上有人答道。

“哈哈哈,你們老板真是會做生意!哈哈,既然來了,過來我抱抱你!”王達綸本著不吃虧的思想,他以為是哪個筒子買的單,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啊。

他話剛說完,只覺兩個光滑的身體靠近了他,他一下子碉堡了。今天那么點好,是誰啊!那么舍得出血本,一下叫了兩個小姐。

王達綸想著,他手上的動作可不慢,雖然他平時不好這口,但老話怎么說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有這么好的機會,他能放過?他就一小職員,怕毛的仙人跳!

平時很沒有機會享受齊人之福的王達綸,馬上抓住機會,開始在兩個光滑的身子上大動其手,媽的,機會錯過就沒了,這不是矯情的時候。

因為醉酒,王達綸才不考慮其他,他拼命的摸啊摸,連兩個女人的下面他都摸到,估計是他動作大了,兩個女人呻吟著說道:”少爺,你壞!要了咱們吧!”

王達綸聽了,馬上激動萬分,這種場合還用說其他?上吧!于是王達綸馬上直搗敵巢,但他覺得很難進入,他碰到了障礙。

“難道我今天運氣到爆,竟然碰到傳說中的處女?是哪個筒子或是老板那么慷慨,我今天記住這個人情了!”王達綸很爽的想道。

想歸想,做歸做,心頭激動萬分的王達綸使出了平生解數,他努力奮戰著,把身下的女人搞得嬌喘連連。

終于,在很久后,王達綸終于爆發了,女人也發出尖叫,王達綸喘著粗氣,緊緊的抱住兩個女人,一邊喘氣一邊說道:”兩個賤貨,你哥哥怎么樣?你們滿意了么?”

“少爺!你壞死了,怎么能這樣說人家!”兩個女人不依的說道。

“哈哈,你們還害羞了,你們不是早晚都有這么一天么,做你們這個生意,不是讓人玩么?”王達綸打趣道。

“少爺!你再這樣說我們生氣了,我們姐妹難道是那么不知羞恥的人?我們是你的人,從來不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有女人不滿的說道。

“裝!裝得還挺像的,你們老板真不愧是個天才啊,牢牢的把握住男人的心!”王達綸感嘆的說道。

“少爺,你再說胡話我們不理你了!原想你終于醒過來,奴婢們高興萬分,沒曾想你既然變了個人!嗚嗚,我們姐妹不活了!”有女人哭泣的說道。

真他媽是天才,這老板真的太牛了!這樣一哭二鬧,想不上鉤的男人都沒了!王達綸暗暗評價道。

想歸想,王達綸還是勸道:”乖,別哭!少爺我最疼你們了!別哭,別哭,哭了就不漂亮了,我就不喜歡你們了!”場面話誰不會,王達綸張嘴就來。

“少爺,你不知道,你昏迷的時候奴婢們多擔心,就怕你醒不過來,你醒來后不僅使壞要了奴的身體,還盡說些瘋話。”有女人抱怨道。

“少爺,奴白替你擔心了!你還這樣說人家,奴不活了!”另外一個女人開始抽泣起來。

這老板太他媽有才了,太厲害了!不過這么高檔的服務怕是要不少錢吧?會不會是和我一起喝酒的人玩我,故意帶我來這種地方,想看我出丑?

開始擔心有人惡作劇的王達綸開始后怕了,他怕有人故意整他出丑!于是他開始摸衣服了,想看看錢包里有多少錢,能不能付清帳。

于是他摸啊摸,終于摸到一件衣服,但他左摸右摸,就是沒找到口袋在哪里。

“少爺,您想更衣么?你不用起身,奴婢拿便盆給您!”有個女人看到王達綸的動作,出口問道。

王達綸不敢說自己是在找錢包,他怕這兩個女人叫保安,到時候沒錢付賬,那該多丟人。于是他順水推舟的說道:”嗯,我想尿尿!”

他話剛說完,只覺自己的小弟碰到個東西,然后一只柔軟的小手伸了過來,拉住小弟,湊近了那東西里邊。

“少爺,你可以尿了!”手的主人溫柔的說道。

王達綸酒意上頭,正是尿急的時候,加上被這柔軟的手一刺激,馬上就尿了出來。

“啊,舒服!”沒有便意的王達綸尿了后,覺得舒服很多。

只聽他說完后,那只小手又拉著王達綸的小弟,抖了抖,然后說道:”少爺,你沒有了么?”

王達綸被這小手一刺激,馬上就可恥的硬了,他說道:”來,我們再來一次!”這一分鐘,他都懶得理他有沒錢付賬。

“少爺,你壞!盡逼人家做那些難為情的事,人家下面還疼呢!我們換個方式好么?”話剛說完,王達綸只覺自己的小弟被一個溫軟的東西含住。

“嘶!繼續!就這樣,用力!我要死了!”王達綸舒服的呻吟起來。

“真他媽爽,竟然遇到傳說中的吹簫,而且是不戴套,爽!值了,值了!我付出一個月工資都愿意!”王達綸舒服的想到。

爽到極點的王達綸在堅持了十分鐘后,又一次爆發了。他躺床上,舒服得不想動彈。

“少爺,你壞死了,射人家口里,我難受死了!下次你不會提前說一聲么?”有人嘔了兩聲,開口抗議道。

“抱歉,抱歉!下次不會了!”王達綸馬上道歉道,他心中說下次不知道是哪次了,我還能有這個機會么?按我的工資我消費不起啊。

“少爺,你怎么清醒后像是變了個人式的,比以前更壞了!”邊上另一個女聲說道。

“呵呵,我是酒仙,醒酒醒得快!哈哈哈,和你們玩,放不開的話,怎么玩?”王達綸非常自得的說道。

“少爺你盡說胡話!你昏迷了二天了,哪里是什么喝醉酒,分明是被人打的!”有個女人不滿的駁斥道。

“什么?我被人打暈?開什么玩笑,我是被人灌暈的。我那群朋友在哪里?你去告訴他們別玩了,我可不會結賬,誰安排的誰負責!”王達綸理所當然的說道。

“朋友?結賬?少爺,你沒事吧?你不會被人打傻了吧?”有個女人關心的來摸王達綸的頭。

“還裝!再裝就不好玩了,把燈打開,讓我朋友出來!”王達綸吩咐道。

“開燈?哦,點燈是吧,少爺,我馬上點!”一個女人驚訝的說道,隨后只聽幾聲碰擊聲,接著一個微弱的火苗開始慢慢亮了起來。

王達綸就著微弱的燈光,四周一看,馬上嚇了一跳,他問道:”我是在哪里?”

“你是在家啊,少爺!”只見一個光著身子,年紀約十六七歲,梳著雙頭簪的少女在邊上柔聲說道。

“你是誰?到底是誰?你們想怎么樣?”王達綸害怕了,他發現眼前的一幕超出了他的想象,油燈,古時打扮的兩個光屁股女人,還有周圍看起來很老舊的裝飾。

“少爺,我是喜翠啊,你記不得我啦?以前你最愛抱著我睡覺的。”有個叫喜翠的少女開口說道。

“死了,死了,媽的!瓢宿未成年少女,我這次掉黃河都洗不清了,媽的,是誰整我!我沒得罪誰啊!”王達綸哀嘆道。

“少爺,我是春巧啊,你有印象沒?”邊上另一個少女開口說道。

“你們到底是誰派來的,讓他出來!我不怕他,我就一小職員,他到底有什么目的!”王達綸激動的大叫道。

“少爺,您別嚇我們!”兩個少女馬上下床,跪地上說道:”我們不是誰派來的,我們是你的貼身侍女啊!我們忠心耿耿,不敢背叛你啊!”

另一個馬上補充道:“少爺,你昏迷這些天,奴婢們都是在屋里照顧里,沒和外人接觸過!少爺,我們是你的人,不敢背叛你的!”;
                
                
第二章 老天,你在玩我么?

“你說我昏迷幾天了?”王達綸覺得不可思議,這太扯了吧,不就是喝醉了么,怎么眼前的情況超出了他的認知。

“是啊,你被人打了,昏迷好幾天了!”喜翠在邊上確認道。

“真的?”王達綸緊緊盯著喜翠問道。

“少爺如果還不相信,你摸摸頭上,還有個包呢!”喜翠提醒道。

王達綸半信半疑,他把手往腦袋上摸。”啊!”他大叫了一聲,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和古時的人一樣,不僅留著長發,還有一個發髻。

“幻覺,決定是幻覺,我酒沒醒!”王達綸安慰自己道,他再一次往頭上摸,準備進行確認。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哪里?”王達綸覺得自己應該是被人整蠱了。這人也太有才了,竟然把自己放這么個環境,難道想讓自己以為自己穿越了?

王達綸到處找攝像機,他想找出躲藏的人。

“不對!”王達綸暗叫,因為他發現他扯頭發的時候,會感覺到疼。王達綸狠了狠心,扯下了一根頭發,結果他疼得齜牙咧嘴:”真疼!這是真的?”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