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三國之妖才

點擊:
中午,太陽曬著呂睿的屁股,掌門令牌被呂睿的腳趾勾著!
徐庶在門外說:“大人,丞相又找你了。”
房內,曹節搖晃著呂睿說:“夫君,快起來,父親又派人找你來了!”
“爹爹,曹丕舅舅找你上朝呢!”“咳咳,苦命啊,又要上朝,哎,沒辦法,為了家人,誰叫一個是我岳父,一個是我大舅子。”
曹操:吾婿多謀,孤百年后,可為托孤之人!
諸葛亮:大魏鬼才郭嘉,毒士賈詡,智計荀攸,王佐荀彧,狼顧   司馬,吾皆不懼,唯妖才呂睿乃我大患!
孫權:江東基業,毀于一江湖游俠!
陳壽:文信侯,呂睿,字不凡,性懶惰,智計百出,天下俊杰!
80后呂睿穿越三國,當個妖才謀士,弄個掌門玩玩,搞個候爺當當,沒事弄下發明,欺負千古風流人物........

第一章:古老而狗血的橋段

轟隆隆,霹靂啪啦,噼里啪啦,天上的黑云滾滾,雷聲陣陣,呂睿,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大學生,在一顆大樹下躲雨,靠著樹,呂睿說:“哈哈,終于大學畢業了,幸福生活就要來了。”霹靂一聲,呂睿只覺得一道紫光飛了過來,自己就不省人事了。

“咦?這個是什么地方,怎么我什么都看不見?怎么好像還有水在我附近,手腳?都動不了,這是怎么回事?老天,你能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嗎?天啊,我到底是在哪里?”

“哎喲,怎么回事?我的頭怎么被擠壓了,誒呀,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又壓了,到底是誰再壓我頭?光線?居然有光線,這是什么?哎呀,好痛啊,咕嚕一聲,呂睿終于又看見了模糊的光線,怎么?自己眼睛出問題了?什么都看不清?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過了多久,這里居然有個小圓點,是什么東西?好像很好聞,恩,肚子餓了,咬一下?這里還可以出nǎi?蠻好吃的,肚子餓了,快吃,快吃,咕嚕咕嚕,吃飽了。

呂睿試圖扭動自己的身體,但是好像自己身體不受控制一樣,這個時候,一個老婦人映入了呂睿的眼簾,老婦人笑著看著呂睿,然后抱起呂睿,來到了一個穿著富貴的男子面前,男子看著呂睿笑了笑,然后將呂睿從老婦人的手中抱了過來,左看看,右看看,不停地說:“不錯,不錯,吾兒真不錯,哈哈哈哈!”

呂睿此時才意識到,自己可能是穿越了,穿越到了古代,自己還變成了嬰兒,不過看這個樣子,好像自己投胎還不錯,投到了一個富貴的人家。雖然呂睿只是剛出生的嬰兒,不過可能是穿越的緣故吧,呂睿的聽力與視力都超出一般的嬰兒,就像是正常人一樣,在男子的懷中,呂睿漸漸地閉上了眼睛。

對于呂睿來說,穿越可能是件好事,因為呂睿是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自己的親生父母是沒有見過的,對于他們也沒有什么印象,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呂睿,童年不像其他小孩一樣,有父母的關懷,只能在孤兒院里靜靜地看書,特別是歷史的書籍,也因為愛看書,呂睿成了孤兒院唯一的大學生,可惜,剛畢業,為了躲雨,居然成了這樣,唉,一個古老的穿越橋段!

很快,時間就過去了百rì,呂睿的百rì酒也到了,這天,府中賓客臨門,熱鬧非凡,呂睿也被nǎi娘抱著,來到了大廳,只見自己的父親與母親在正廳中招待來府的賓客,突然,一個身材不高,膚sè黝黑,而且其貌不揚地人走了進來,呂睿看見此人,頓時一驚,此人雖然其貌不揚,但是目光如炬,攝人心寒,難道是個人物?

自己的父親看到了來人,大喜,然后連忙上前說:“孟德兄,你來了,太好了,我還以為你不來呢。”曹cāo看見了好友,大笑說:“今rì是呂兄大喜,我豈能不來?”說完,大笑著,拉著自己父親的手,好像是故友相見一樣,十分親切。呂睿一聽,孟德?應該是這個人的字號,呂兄?自己投胎的這家人應該也是姓呂,嘿嘿,這個不錯啊,姓氏倒是沒有變,自己也算是沒有數典忘祖了。

宴席在一片歡聲笑語中進行,呂睿也成了這次宴席的主角,在一張大桌子前,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東西,有論語,木劍,大印,毛筆,等等東西,很明顯,這是抓鬮,百rì的兒童抓鬮,古代的習俗,用來測試孩童將來的發展,是文韜還是武略,好培養自己的孩子。

呂睿當然是知道大桌子擺放著這些東西的意義,所以呂睿被nǎi娘一放到桌子上,就爬了過去,先是抓了一個大印,然后再拿了一把長劍,隨后就倒在了大桌子上,哭了起來,賓客看到,無不哈哈大笑,這個小孩太有意思了,眾位賓客也紛紛贊賞此子,手持大印與木劍,將來一定是個安邦定國的大將軍,呂睿的父親聽到,哈哈大笑,十分地高興。

晚宴很快就結束了,不少的賓客都離開了,那名叫孟德的人留了下來,在呂府住了下來。隨后的幾rì,孟德都在呂府,不時地還逗著呂睿玩,呂睿也笑呵呵地回應著,讓孟德十分的高興。到了第七rì,孟德終于離開了呂府,呂睿的父親帶著隨從前來送別孟德。

在城郊的小溪邊,孟德說:“呂兄,今rì一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了,有空請呂兄前往譙縣,去我府上做客,也可以去東郡找我,我一定款待呂兄。”呂睿的父親拱了拱手說:“好的,孟德兄,我一定會去找孟德,好好暢飲幾杯。”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書童跑來,氣喘吁吁,懷中還抱著呂睿,對著曹cāo說:“大人,快跑,快跑,有人要殺你,剛才,剛才在呂府大開殺戒了。”呂睿一聽,愣住了,然后抓住來人的衣領說:“你說什么?呂府大開殺戒,那我的家人呢?”

書童看了看呂睿的父親,說:“呂老爺,你府中的人基本都被殺了,只有,只有夫人將小少爺交給了我,你看。”說完就將呂睿遞給了呂老爺,呂老爺看了看自己的兒子,這是自己呂家唯一的血脈,如果有什么閃失,自己呂家就是絕后了。

想到這里,呂老爺轉身對孟德說:“孟德,你快帶我的孩子走,請你一定要好好照顧這個孩子,快走,我擋住來人。”孟德一聽,愣住了,然后說:“呂兄,這是何話?因我之事,累及呂兄,孟德已經萬分懊悔,如今呂兄為何如此?孟德來擋住來人,你速速帶著孩子走吧。”

呂老爺笑了笑說:“孟德,我呂家在此處也是大族,敢到我呂家來殺你的人,一定不簡單,找不到你,就屠殺了我全家,難道僅僅是因為找不到你?恐怕是要殺人滅口吧,既然是這樣,你換上我的衣服,我兩分別騎上快馬,你往東而去,我向西而行,幫你引開敵人,我的兒子,呂家唯一的血脈就靠你了,孟德!”

說完這句話,呂老爺拔出胸前佩劍,將書童一劍斬殺,孟德看后,愣了一下說:"呂兄?你這是?""這是唯一知道我們秘密的人,孟德,速換衣裳。"孟德點了點頭,將外衣與呂老爺換了,然后各自騎上一匹快馬,東西而去。

“快,抓住那個穿紅袍的人,快,抓住他,他就是曹孟德!”一群蒙著面,帶著大刀的人追著穿著紅袍的呂老爺而去。“大哥,那里還有一個抱著小孩的人,要不要追上去?”“不用,那是從呂家跑出去的人,不用理他,我們對付曹孟德要緊。”

很快,懸崖邊,呂老爺握住長劍,護在胸前說:“你們是什么人?居然敢來殺我曹孟德?”黑衣人笑了笑說:“嘿嘿,曹孟德,在洛陽的都尉當得好厲害啊,居然弄出個五sè棒,來棒打我們的少主人,不錯,不錯啊,厲害,好厲害啊,這就是你的死因!”

呂老爺仰天長笑說:“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曹孟德絕不會死于你們這群小人之人。”說完,從身一跳,跳下了懸崖。黑衣人大吃一驚,喝斥道:“快,快派人下去找,老爺要見到他的首級。”

其余的黑衣人抱拳道:“諾。”一群人就下懸崖尋找呂老爺的尸體了。“大人,尸體在這里。”“很好,我們吧首級割回去,讓張大人看看。”說完,就割下來了呂老爺的首級,回去復命了。

曹cāo帶著呂睿,一路策馬狂奔,跑到了東群,進入了縣衙,此時曹家的護衛隊已經在縣衙了,曹cāo看見了曹純,才放心下來。曹純看見曹cāo的樣子,大吃一驚,問:“大兄,你這是?怎么回事?”曹cāo看了看曹純說:“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你速書信回家中,讓族內派多些人來頓丘,要jīng干士卒。”

曹純看了看曹cāo抱拳道:“遵命,大兄。”然后就退了下去。

曹cāo此時才看了看懷中的呂睿,呂睿已經熟睡,雖然呂睿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也沒有辦法,一個三個月大的嬰兒能干什么?自己子這個時代的親生父母已死,他只能依靠這個被自己父親托付的孟德了。曹cāo嘆了一口氣,然后眼睛濕潤地說:“呂兄,你放心,此子我一定視如己出,好好培養。”

三年后,曹cāo府上就出現了一個櫻桃粉嘴的可愛小男孩,這個小男孩就是呂睿,三年前曹cāo好友呂伯奢的兒子,呂睿。此時的呂睿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原來自己投胎到了曹cāo好友呂伯奢的家中,因為呂睿的到來,改變了原來呂伯奢一家被曹cāo所殺的歷史,同時也改變了呂睿的一生,此時有著現代靈魂的呂睿,是曹cāo的養子,曹府中的呂公子!狗血的橋段,一個揮舞著蝴蝶翅膀的呂睿來到了東漢末年!

第二章:曹府呂睿

曹cāo在抵達東郡后,馬上稱病上表朝廷,退回家中譙縣曹府,韜光養晦了。呂睿也在曹府過了三年,呂睿在曹府上也算是個大哥哥了,曹昂比呂睿大幾歲就老大,曹丕比呂睿小一歲,曹彰則是剛剛出生。呂睿雖然年紀小,但是卻很滑頭,府內的不少人都被呂睿捉弄過,可是礙于曹cāo與眾位夫人的寵愛,所有人都不敢拿呂睿怎么樣,曹cāo寵愛養子在歷史上算是很出名的了,就連何晏那樣的廢物,作為曹cāo的從子,都敢服飾超過太子,為曹丕所憎恨,可見曹cāo對養子的寵愛。呂睿身為曹cāo這輩子的第一個養子,自然是恩寵不已。

呂睿這天穿著長袍,拿著小竹鞭,在府中無聊地耍著,曹cāo出去談事情了,曹丕整天像個跟屁蟲一樣跟著自己,要自己陪他玩沙子,要不然就是帶著家丁去河邊摸魚,欺負一些周圍的富商子弟,呂睿玩多了也覺得無聊,就甩開了曹丕,一個人到后院玩耍,原來古代的世家子弟是這么無聊。

就在呂睿在院子里玩耍的時候,曹純突然來了,呂睿一看,高興極了,然后屁顛屁顛地跑了過去說:“子和叔父,你怎么來了?你來干什么,仲父去哪里了?”

雖然曹cāo收了呂睿為養子,但是呂睿并不叫曹cāo為父親,而是稱曹cāo為仲父,曹cāo曾經問:“睿兒為何不愿稱吾為父親?”呂睿只回答:“吾乃呂家之嫡親血子。”曹cāo一聽,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說:“睿兒孝義,實屬不易,既然如此,睿兒以后稱我為仲父即可。”古人家族排行:伯,仲,季,叔,曹cāo比呂伯奢虛小幾歲,所以讓呂睿稱其為仲父。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