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獅吼龍騰

點擊:
李玉龍是一個不一般的孩子,
他6歲才開始講話。他的出現,
改變了中國發展中國家的歷史,改變了中國人的命運,
也改變了這個世界。

第一章 寧見閻王 不見魔王

江湖上都說:“寧見閻王,不見魔王。”這話說的是流傳在江湖中的一個人。誰都知道,落到了閻王爺的手里,無非是一個死,而且是誰倒霉死誰,但要是跟落到了魔王的手里比,大家都寧愿落到閻王的手里。因為落到了魔王的手里,不但會讓你生不能,就連求死都不是這么容易的事。而且魔教行事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趕盡殺絕。這個規矩是由來已久的。自從魔教出現江湖時,他們就是這么干的。

一條黑影鬼魅一樣的出現在玉皇嶺上。

“魔王殿下,六大門派的人最近聯系異常頻繁,恐怕是要對付我們了。”跪著的黑影乃是魔教十八騎。

“他們敢,難道當年給他們的教訓還不夠么?”玉皇頂上,一個身著黑色披風,腰跨長劍的年輕人震怒了。月光下,要不是他的臉色顯得異常蒼白,誰也不會想到,這個腰跨長劍、貌似潘安的年輕人會是魔王。

“屬下已經將十八騎撒下去了,相信六大門派的行動很快就會在我們的掌握之中。”

“行了,起來吧,趕了一個晚上的路,想必你也辛苦了。”年輕人很體恤的說。

黑影誠惶誠恐的說:“能為魔王效力,屬下萬死不辭!”

年輕人揮了揮手:“下去吧,我要一個人靜一靜。”

黑影畢恭畢敬的行了一個禮,就像他來的時候一樣,轉眼間,玉皇嶺上已經沒了他的蹤影。

“老天不公啊!”半晌以后,玉皇嶺上響起了年輕人的聲音,聲音不是很大,但是延綿不絕的,就連守在山下的魔王六衛都聽見了。他們知道,一定是魔王又用上了浩聲震天了。雖然六衛分守著玉皇嶺的六個方向,但是,聽到了這句話,幾個人就像一陣清煙,轉眼來到了魔王的身邊。

“魔王,您怎么又用上浩聲震天了?”話是這么說,但是,沒有一個人有埋怨的意思。話音未落,六衛分坐六角,將年輕人圍在了中間,六個人分別將自己的右手抵在了鄰近自己兄弟肋下的太乙穴上,同時伸出左手,分別抵住了已經盤坐在地上的魔王的膻中、命門等幾個大穴上。

…………

沒過多久,魔王的頭頂似乎有一陣彷佛霧氣一樣的紫煙升了起來,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多少有些詭異。就這么一會的功夫,六衛的臉上已經顯出了細微的汗水,從他們微微發顫的手上可以看出,似乎他們是在干一件非常吃力的事。

良久,六衛收回了手,看著他們滿臉的汗水,誰都知道,這個時候,六衛是得調息一會了。

調息了一會,魔王緩緩站起身來:“六衛,又辛苦你們了。”

六衛的老大功力明顯要強一些,這個時候,他已經可以開口說話了:“殿下,我們到沒什么,可是您也該小心些,過兩天就是中秋之夜了,您還是要慎用魔力神功的好。”

“是的,其實這個我也知道,但是一想到六大門派的那些人,平時里一個個道貌昂然,可是背地里卻男盜女娼。當年他們就是利用師傅在中秋佳節功力最弱的時候,以多勝少,害死了我師傅,現如今,我還沒去找他們的麻煩,他們就又找上門來了。一想到這,我就恨不得把他們都給殺光了。”

“可是殿下,越是接近中秋,您的魔力神功就越不好控制,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要我們魔家六衛如何跟先王交待?”

“這個你們可以放心,且不要說六派高手在當年與恩師決斗的時候,已經死傷殆盡。就算他們還在,我就不信,憑我掌中三尺輕鴻和八層的魔力神功,他們也配和我交手!”一陣微風吹過,魔王的斗篷隨風而動,月光的照射下,他剛毅俊朗的形象為魔家六衛憑添了幾分信心,

“就是,就憑六派的那幫雜碎,我魔家六衛都不放在心里,更不要說是魔王了。”六衛中的老六是一個直腸子,想到什么就是什么。

“六衛,你們剛才幫我壓制魔力神功,也都辛苦了,趕快歇著去吧。”

…………

…………

玉皇嶺下四十里開外,一個叫黃家堡的小鎮。據說這家小鎮原來取玉皇嶺的名,叫皇家堡,不知道從哪年開始,為了避諱,改名叫了黃家堡了。

鎮子不大,上得了臺面的,就只有趣香樓了。

平時的這個時候,趣香樓上正是應該高朋滿座的時候。可是今天,別說趣香樓了,就連小鎮上的馬路上,都看不到有什么行人。在這個兵荒馬亂的年月,察言觀色才是活命之道。這兩天,六大門派的人在這里來來往往的,誰都知道要出事。在這個時候,半夜三更還出來的人,要不是有病,就一定是江湖中人了。

趣香樓里,少林主持癡果、華山掌門瞿匯、峨嵋派梅含香、太湖幫幫主史民理和黃山忘憂谷谷主林狄幾個人正圍坐在一張桌邊。桌上的酒菜不可為不豐盛,可是,誰也沒動一筷子。這會,誰也沒有心思吃這一桌子的酒宴,因為他們都沒看到這一桌的酒宴。現在,這在坐的人眼里只有血,漫天遍地他們師們親友的血。這些血,都是這幾年來,從被魔教殺害的自己親人噴有身上留下來的。為了報仇,他們已經等了幾年了。

“林谷主,您確定八月十五這天,真的會出現百年難遇的七星連珠的天象么?”太湖幫主史民理武功是在座的人當中,武功最差的,家祖傳的分水刀法傳到他這一代的時候,原本三十六式的刀法已經只剩十八式了。不過他總是對外宣稱,這是他將家傳的刀法給提純壓縮了的原因。其實他知道,在這玉皇嶺上,有一套他們家的分水刀法。要不是為了這個,打死他他都不會來的。

“史幫主,難道你不相信本谷的天衣神算么?”忘憂谷主林狄不高興了。這個結果可是他反復算了多次才得出來的。不管怎么看,有一點可以肯定,八月十五這天晚上,一定會出現七星連珠的天象。可是他有一點想不明白,卦像上顯示,魔王這次一定是在劫難逃,會在這次的圍剿中離開這個世界,可是奇怪的是,卦上好像不是說他死了。林狄想不通了,這個世界,除了人間就是鬼蜮,既然魔王離開了這個世界,應該就是到了鬼蜮了,為什么卦上又說他沒死?難道是自己的天衣神算算的不對?林狄真的想多算幾次,可是時間不等人。現在已經沒有那么多時間給他算了。

…………

…………

往年的八月十五,都是風和日麗,可是今年卻是不同。天剛擦黑,烏云就籠罩上了玉皇嶺,正所謂月黑風高夜,殺人害命時。

玉皇嶺上,十八騎帶領魔將七十二煞及一干魔眾全部撤了回來,魔家六衛也嚴陣以待。他們都知道,今天晚上正是魔王殿下的魔力神功最弱的時候,如果六大門派的雜碎攻打圣教,那么今天晚上就是最好的機會了。

第一章:玉龍初現

第一節:太空飛船

“報告一號,再有太陽歷一天的時間,我們就要墜落在這個水球上了。”指揮倉里,4555號下級侍衛報告道。

“好的,去檢查一下主人的智囊倉,看一看有沒有問題。”正在看 著圖譜的一號頭也沒回的命令道。

“是!”4555號下級侍衛邁著它的四條腿出去了。

這是一個在地球近地軌道上飛行的龐大的太空船,或者應該說它曾經是,圓形的船體現在只剩一小半了,就是這一小半也是千瘡百孔的,它的透明上體已經沒剩下多少了,現在只是在圍著地球做軌道運行。

這只飛船是從大熊星座AX星系來的,它們的星球天藍由于受到一顆比它們星球還要大的彗星的撞擊已經在宇宙中消失了。本來他們船上有一百萬人,可是在飛過銀河系小行星帶時又碰上了彗星。結果飛船的生活區服務區都被打成了碎片,經過漫長的宇航,船上的人都死了。最后一位是賴卡船長,他臨死前交代一號管理飛船上的10000多個機器人,還有就是將自己的知識全部存入智囊倉,他希望能夠有一天可以利用自己的智慧為其他的智能生物提供幫助。

一號按照賴卡船長的交代,利用飛船剩余的能量(飛船的能量發生器已經被打掉了,剩余的資源不足以造新的)在宇宙中飛行了600多光年。一年前發現了地球,可是當它想要完成賴卡船長的愿望的時候才發現,做為授體地球智慧生物沒有辦法接受賴卡船長的知識。

第一,就算是地球上最高等的生物-——人,經過鍛煉進化,大腦使用量也不過是腦容量的3%,且沒有發展的空間,根本不可能接受賴卡船長的知識。第二,人類的遺傳基因缺陷太多,做為授體這個強加的智慧庫無疑是致命的。第三,人類的慣性思維很強,給他一個不同的概念他根本不能接受,不然,他的行為就大異常人(也就是瘋子)。

第四,他們的生存方式和天藍星又根本的不同。他們要靠肺呼吸,要用胃消化食物獲得能量,可是天藍星人完全不同的方式。這可是最根本的。可是,一號又找不到其他的更好的授體了。而且飛船的情況已經不可能飛出太陽系了。于是它只能年復一年的在地球軌道上飛行,希望能夠有一天發現一個合適的授體。因為飛船破損的太厲害,它的隱形飛行的能力大大降低(所以,經常有人發現UFO)。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飛船的能量已經嚴重不足。這不,現在再有24個小時,這艘船就要墜落在地球上了。一號就算是機器人(智能型)也有點感到失望了。

“報告一號,我們發現一個基本符合條件的授體!”4223號進來報告說。

“馬上把有關數據傳進來!”

大型計算機顯示,可能授體:人類;大腦沒有開始進化,可能開發的空間為100%,遺傳基因缺陷較少,沒有思維慣性,沒有靠肺呼吸、沒有靠胃消化。綜合以上,可成為授體選項。成功率為20%。

看到這條信息,一號馬上反應過來,這可是這么多年以來見過比例最高的了。時間已經不可能給他更多的機會了。

“那么,集中全船的能量對授體進行基因改造以后,成功律可以達到多少?”

經過一番計算,“40%。”計算機回答。

“成功律太低了,怎么樣才能夠提高概率哪?”

“可以通過緩釋的方法,讓賴卡船長的知識釋放,這樣,就要一個漸進的過程,可以將成功律提高15%”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