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猛虎王朝

點擊:
一位父母雙亡,來自遙遠的遠東帝國的異鄉小孩--丹西,成為一名卑賤的角斗士。不甘命運擺布的他,白起家,在紛亂蕪雜、諸侯爭霸的中央走廊地區異軍突起,歷經無數戰爭、政治和經濟斗爭后,終于統一了富庶的中央走廊,建立起一個疆域遼闊、軍力強盛的大帝國。

不過,人的野心是沒有止境的,往昔的成功只能激起人的更大貪欲,身陷局中的丹西也不例外。當不分時間、地域和場合,欲將過去的成功經驗照搬套用的時候,丹西卻面臨超乎想象的阻力與困難。
終日在戰爭與陰謀中度過的丹西,終于失去了一些彌足珍貴的東西,而這些卻是失去后再也找不回來的……
丹西,從卑賤的角斗士到惹人爭議的帝國皇帝,伴隨他一生的是無盡的戰爭與陰謀。

作品相關人物介紹

丹西:遠東帝國普通商人之。幼年遭遇海盜襲擊而父母雙亡,流落中央走廊地區,并成為一名角斗士。在風起云涌的變革時代中,憑著武功才智,白起家,在殘酷的政治、軍事斗爭中脫穎而出,創建出一個疆域遼闊的多民族大帝國——猛虎帝國。綜觀一生都是在戰爭與陰謀中度過,政治、經濟、軍事舉措,常引發后世史學家的巨大爭議。在掌聲與罵聲的協奏曲中,依舊堅定而迅速地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

威達:丹西童年密友,角斗士少年班同學。輕靈智、擅控弓弩。

第一集楔

大海恢復了寧靜,平緩的海面如同一匹碧藍的綢緞舒展開來,叫人絲毫想像不到剛才還是急風駭浪。一艘懸掛著遠東帝國旗幟的商船出現在地平線上,由于連續四天遭受暴風雨的襲擊,商船偏離了航道,船體也有些破損,身心疲憊的水們正極目遠眺,努力搜尋著補給地。

經歷了痛苦的折磨后,船上的商人們也三三兩兩地來到甲板上透透氣,一對年輕的商人夫婦抱著剛滿一歲的嬰兒也來到了船頭。

由于整個大陸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亂之中,東部的遠東帝國承受著農民起義的巨大沖擊而搖搖欲墜;西部的東西教會已經正式宣戰,宗教狂熱燃燒在每個國王與貴族的胸膛;中央走廊及周邊地區依舊是諸侯割據、列強紛爭。

盡管有橫貫東西的大陸公路,多如牛毛的收稅關卡、日益猖獗的盜賊團和高昂的傭兵保護費,促使越來越多的商人選擇海路進行經營,雖然海路也是有風暴與海盜的威脅。

為了逃避家鄉的戰火,這對年輕的夫婦變賣全部家產換取瓷器和絲綢,帶著才一歲大的孩,坐上這艘名為“昌隆號”的商船,希冀撈取一筆財富,在遙遠的國度安定地生活下來。

“你瞧,寶寶多可愛,在風浪顛簸中一聲也不哭,到現在精神還這么好。”女人的臉上蕩漾著幸福的微笑。

“呵呵,今天是寶寶一周歲生日,看來老天爺也格外開恩哪!”男人附和著。

“看哪!那邊有個村莊!”桅桿上的水發出了尖叫。

整船的人都興奮起來,畢竟他們已經有近兩個月沒有靠岸了。商船調整方向,向岸邊一處冒著炊煙的黑點急駛而去。

村莊坐落在一條小河的入海口旁,河口長滿繁密的蘆葦。拋錨靠岸后,幾名健壯的水前往村莊交涉兼打探情況,然而還沒有踏入村口,他們就嗅到了危險的氣息:橫七豎八的尸體,散落的兵器和血跡,更要命的是,還在冒煙的幾間房屋顯示血腥屠殺就發生在不久以前。

多年的航海經驗告訴他們已經發生了什么事,水們立刻回頭跑向商船,邊跑邊叫:“快走,有海盜!”

警告來的太遲了,數十艘小艇從蘆葦叢中竄了出來,彪悍的海盜臉上難掩興奮之情,真是海神老爺顯靈,一天內竟然能做兩筆無本買賣。疲倦的水與商人根本無法抵擋職業海盜的攻擊,商船的抵抗實際上變成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哈哈,有女人哪,好久沒有開葷了!”海盜頭色迷迷的撲向一個穿著粉紅色衣服的年輕少婦。

“不!”丈夫拚命地擋在妻身前,只是情急之下,他沒有察覺自己臂彎中還抱著一個孩。

砰!一把彎刀深深地扎進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年輕男的腹部,尸體被一腳踹飛,仰倒在岸邊的沙灘上。

海盜頭顯然很滿意自己剛才干凈俐落的法,繼續撲向令人垂涎的獵物。出乎意料的是獵物并沒有進行怎樣的抵抗,只是眼中充斥著悲憤與怨毒,任由他撕開衣襟,吮咬著那茁壯的山峰。

沉醉在感官刺激中的海盜頭,并沒有注意到少婦的從發際拔出一根銀釵狠狠地扎向自己的太陽穴,但多年刀頭舔血生涯訓練出的危險直覺仍使得他聽到風聲,本能地將頭側轉。不過,他還是慢了一步。

“波!”、“嗷!”被銀釵深深扎進右眼的海盜頭目發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嚎叫,拔出彎刀將剛烈少婦劈成幾塊,氣急敗壞的他仍然無法抹去心頭的怨恨與腦部的疼痛,也顧不得包扎傷處,沖著部下狂叫:“不留活口,給我殺光,一個也別剩!”整艘船頓時變成了一座人間地獄……

不過,海盜們沒有想到的是,商船仍然有一個幸存者,那個年輕男臂彎中的嬰兒。躺在父親染血的胸膛上,落地時他并沒有受傷,更令人驚異的是,嬰兒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幾乎目睹了這幕慘劇的全部過程,卻沒有發出一聲啼哭,當然這也保住了他的性命。

夜幕逐漸低垂,海盜已經帶著戰利品遠去,幾乎一天沒有進食的嬰兒感到了饑餓,發出了響亮的啼哭聲,不,不是啼哭,而是干嚎,因為他的眼中并沒有淚水!幸運再次降臨到嬰兒的身上,一位附近山丘上的老獵人背著幾只打到的野兔到村里準備來換點鹽和金幣,看到凄慘的景象,正準備悻悻而歸的時候,忽然聽到了叫聲。

獵人快步來到海邊,抱起這個長著稀疏黑發和黑亮眼睛,正大聲嚎叫的嬰兒,孤寂的老獵人心中一陣感慨:“可憐的遠東小孩啊,想不到我胡里奧晚年還有你來陪伴。”

史載:“大陸歷九七三年九月十四日,猛虎帝國開國皇帝丹西陛下誕生于遠東帝國;大陸歷九七四年九月十四日,陛下于莫西河口偶遇養父胡里奧。”

第一集第一章

村莊的毀滅,使胡里奧失去了交換場所,被迫遷移到中央走廊以南兩盟半島的丘陵地帶和森林地帶游獵。

三歲起,歡蹦亂跳的丹西就跟著胡里奧上山打獵,下河摸魚。大陸歷九八零年,丹西已經七歲了。這時的小丹西身材不高,但長得十分健壯、敦實,他能像猴一樣靈活地爬上樹梢去掏鳥蛋,也能一口氣潛水幾十米去抓魚,至于布網捉鳥、入洞抓蛇、設陷捕熊等更是樣樣精通,連老獵人胡里奧都不得不承認他是個狩獵天才,尤其是那股似乎與生俱來的冷靜與精確算計能力,讓好幾次危險的獵捕猛獸行動化險為夷。

不過令他有些不安的是,幼年的回憶似乎還深深的刻在小丹西的腦海中,有時他會一個人呆呆地坐著,眼中滿是冷酷與凄迷;入眠后的小丹西,幾乎每天都會說夢話,而且全是“殺”、“砍”、“干掉他”一類的詞語。

這年初冬,一老一小進入哈撒爾密林打獵已經整整三個月了,秋季戰役碩果累累,兩人滿載而歸,五張熊皮、幾十只兔、兩枝鹿茸等,而現在他們要到城里去換些金幣和糧食,買些器具和過冬物資,當然還有老獵人最喜歡的燒酒。

“老爺,我們這是去哪呢?”

“洛瓦城,那里的角斗學校很多,我們的熊皮能賣個好價錢呢!”

洛瓦城是一座中型城市,人口約八十萬,位于商業都市聯盟的東北端,與中央走廊大平原僅一山之隔,是商業都市聯盟和海港同盟的商人們進入大陸公路的兩條必經之地之一,經濟繁榮,貿易發達。

由于洛瓦是商業都市聯盟抵御北部中央走廊大平原列強入侵的東北部門戶,因此城市全都由堅硬的石塊建成,素以強悍著稱的擒龍傭兵團保護著城市的安全。

商業都市聯盟位于兩盟半島北部,是由數百個大大小小的商業城市組成的松散聯盟,這里的商人們利用毗鄰大陸公路的優越條件,充分發揮了自己的經商天賦。

各地特產,如遠東的絲綢與瓷器,南方的象牙與香料,北方的毛皮與馬匹,西部的葡萄酒、礦產與武器,經由他們的,運送到大陸各處。

商業都市聯盟全盛時期,在商人的眼里,南部沿海地區只是一些逃亡奴隸、冒險家、漁夫和異鄉流浪客占據的蠻荒之地,是他們廉價購買海產品和高價推銷貨物的場所,直到現在還有相當多的聯盟人將海港同盟稱為“奴隸同盟”。

不過所謂風水輪流轉,由于整個大陸陷入了戰亂之中,海上貿易興起,使得聯盟商人的日很不好過,卻讓南部的各海港城市迅速崛起。財源的萎縮與居民的流失,給商業都市聯盟帶來了巨大的壓力,面對商業競爭對咄咄逼人的勢頭,各都市終于決定以戰爭的方式來奪回自己的優勢,于大陸歷九四九年開始了第一次對海港城市的入侵。

這場戰爭以商業都市聯盟的失敗告終,它的意義卻是深遠的,直接促成了兩件大事:海港同盟的成立與傭兵集團的興起。

大陸歷九五零年,面對商業對的軍事入侵,各港口城市在最大的海港薩格爾簽約,正式成立海港同盟,組建防衛部隊和聘雇武裝人員統一作戰。富有的海上商人甚至買通了中央走廊平原的塞爾國和詹魯國軍隊從北部入侵商業都市聯盟,前后夾擊,最終取得了勝利。

戰后,無論是戰敗的商業都市聯盟還是戰勝的海港同盟都意識到了組建武裝力量的重要性,不過缺乏統一行政組織體系的商業城市是無法維持一支常備軍的,因此,職業性出售戰爭技藝的傭兵團得以依附各商業城市迅速發展起來。

平時他們維持城市治安,受雇護衛商隊運輸,戰時接受市議會指揮,保衛城市或者入侵掠奪。

自第一次“兩盟之戰”后,雙方又爆發過三次大戰,戰爭的結果是各有勝負,誰也沒撈到什么好處,不過傭兵集團的格局卻建立起來了。從規模上說,傭兵集團可劃分大、中、小三類。

大型傭兵團指人數超過四萬的傭兵團,其中商業都市聯盟五個:驚雷、血劍、雄鷹、擒龍、連捷,海港同盟四個:颶風、巨斧、黑沙、擎天。以大型城市為主要基地,護衛數個至數十個城市,分支繁多,組織嚴密,以商業城市支付的城防費為主要收入來源,是“二盟”防衛力量的支柱。

中型傭兵團人數在千人以上兩萬人以下,數目近百,一般護衛一個中型城市,也有較大的團護衛一個大型城市或幾個中型城市的,收入除城防費外,護衛商隊或受雇參戰也是很重要的收入補充。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