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盛唐風流武狀元

點擊:
秦霄,一名優秀的特種兵,被張教官一腳踹到了唐代大周朝時期,變成了秦瓊的后人,狄仁杰的學生,宇文成都的隔世師弟。武則天開創武舉先河,秦霄一舉奪魁,成了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武狀元。

第一卷 橫空出世

第1章 超級空降

烈日酷暑,下午三點時分。

被太陽曬得冒著白煙的跑道上,墨綠色的四翼運輸機高速奔馳了一段,機首昂起,呼嘯著沖向空中。

窗外,藍天白云。朝下看去,地面的樹木建筑有如積木模型。

第一次的升空實習,畢竟是刺激和新奇的。可是稍稍一陣的新鮮感過后,機艙內的七八個士兵,都不約而同的有些隱隱緊張起來。

作為預備特種兵,他們都是各軍區挑選出來的軍事尖子。今天的訓練,就是特種兵技能之一的——空降跳傘。

在上飛機之前,他們都已經在地面經歷了嚴格的離機、操縱、著落、疊傘等訓練。可是真正面對第一次的實戰演習,想象著即將面對兩千多米的高空,士兵們還是忍不住有些本能的恐慌起來。

飛行的高度在慢慢的增加,士兵們的情緒也顯得越加的緊張,氣氛也變得有些沉悶起來。負責空降訓練的張教官,一直絮絮叨叨的叮囑著一些注意事項,檢查著士兵們的傘包安置情況。可這些士兵似乎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有些人的神情還略有些呆滯。

張教官對于這種狀況已經是司空見慣了,沉了一股氣,一聲大吼道:“大家準備好了沒有!”

士兵們紛紛身子一震,如同醍醐貫頂一般,本能的齊聲應道:“準備好了!”

張教官心里泛起一絲笑意。這一批的特種兵學員,是他帶過的最好的一撥了,不管是個人素質還是戰術素養都算得上是一流。盡管如此,他臉上卻一如既往的嚴肅和剛毅,緩了緩語調,說道:“第一次跳傘,緊張是難免的。但是我們是精英,就應該比別人做得更好。別跟我說你們中間還會出現‘機降司令(害怕跳傘留在飛機上的)’,到時候我會一腳把他踹下去。現在,放松五分鐘。五分鐘后,開始今天的訓練。”

士兵們被教官這一吼一夸,明顯的放松了許多。大家紛紛晃了晃脖子,舒展著手臂,做著一些簡單的準備工作,一時氣氛舒緩了許多。

正在這時,不知是誰哼哼的唱起了歌——“我不是黃蓉,我不會功夫……”

明明是粗獷洪亮的聲音,卻故意尖著嗓子唱這種女生流行歌,那聲音就如同鴨公一般,讓人聽得心里直發毛。

張教官有些哭笑不得的咧了咧牙,指著坐在左邊末尾的士兵罵道:“秦霄,你小子惡不惡心。這他媽的驢叫還比你哼哼得好聽一點。”

大家跟著一起哄笑。

秦霄叭的一聲站得筆直:“報告教官,我是在進行最有效的放松。”

張教官看著高大挺拔一臉帥氣陽光的秦霄,心里是又愛又恨。這小子,各項技能評比,都是首屈一指的尖子,大有前途。偏偏個性有些油滑,喜歡出些風頭,不時弄些類似于今天的這種惡作劇,嘩眾取寵。但他又是個熱心腸的家伙,待人接物一團和氣,樂于助人,跟誰都合得來,在部隊里是個極受歡迎的人物,也算是小有名氣。

張教官不動聲色,沖他招了招手:“你過來。”

秦霄愣了一愣,踏出兩步,走到教官跟前,站得跟標槍一般的筆直。

張教官心里一陣偷笑:喜歡出風頭的小子,今天就讓你風光個夠。咦,這家伙嘴里……

“秦霄,嘴里嚼的什么?”

秦霄心里一寒:“報告教官,是……口香糖。我聽說,嚼口香糖可以平衡坐飛機時的氣壓,不會耳鳴,所以……”

“混賬!你是軍人還是小混混?給我吐出來!”

張教官沒好氣的吼道,“今天你排第一個跳下去。給我放嚴肅點,要是有什么閃失,丟了小命可沒人給你哭喪!”

說罷,張教官嘩啦一聲拉開了艙門,呼啦啦的狂風吹得一陣瘋響。

秦霄咽了口唾沫,硬著脖子走到艙邊,強烈的高空氣流就在他面前沖過,臉上的皮肉都要被吹皺了,如同水面激蕩的波紋。秦霄深吸了一口,定了定神,心里倒也還平靜,畢竟平常訓練得挺多的了,而且作為一名特種兵,心理素質過硬也是基本的要求,在這一點上,秦霄倒是做得不錯。

愣了幾秒,秦霄遲遲沒有聽到教官習慣性的吼叫“預備——跳!”

“咋回事呢?”

秦霄心里正納悶,正準備回頭看一眼,卻冷不防的屁股上挨了一腳,身體猛然沖出了機艙,直直的朝下掉去。

身體一下就失重了,大腦本能的有些眩暈起來。

秦霄心里氣岔:“媽媽的張教官,居然用這種陰招害我!等老子升官當了你的上司,天天踢你的屁股!”

可是轉瞬片刻之后,秦霄心里卻緊張起來,原因是,降落傘居然沒有自動張開!

秦霄飛快的抓到胸前的手動開傘繩閥,準備開啟備用傘包,用力一扯——壞了,居然毫無反應!

再扯,扯,扯扯扯!

還是沒反應!

秦霄腦子里轟的一響,頓時一片空白,絕望的想到:完了!完了完了!想不到我居然這么倒霉,第一次跳傘,就成了空葬!

下落的速度越來越快,刮過耳邊的狂風已經如同怒吼的怪獸,讓秦霄打成心底里,泛起一陣陣絕望。原本打算的要好好欣賞一下白云飛鳥的閑情逸致,現在已經不知道拋到哪里去了。

幾秒鐘的時間里,秦霄已經將張教官家的所有女性問候了個遍,現在,他連背著炸藥去炸張教官家房子的心都有了。

“想不到,我秦霄英明神武了半輩子,居然在這樣風華正茂的花樣年華,窩囊無比的掛掉——媽咪呀,我還沒娶媳婦呢!”

秦霄絕望的閉上眼睛,腦子里盡閃現出一些亂七八糟的念頭。

突然間,秦霄感覺身體飛快的旋轉起來,而且斜斜的橫著飛了開去。

“怎么回事!”

秦霄驚恐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止住了下落,正在飛快的水平移動,而且整個身體旋轉得比鉈鏍還快,自己已經根本無法控制動作。

腦海里一陣血氣翻騰,眩暈得不行。盡管是體質過人訓練有素的特種兵,秦霄也在這時瞬間失去了意識,暈了過去。

眼前一片混沌,渾身酸軟無力。

“我怎么了?”

“我這是在哪里?”

“發生了什么事情?”

秦霄喃喃的自言自語,可周遭一片漆黑,腳底下也是一陣虛無,自己竟像是飄浮在半空之中。

正在這時,耳邊響起一個蒼老而低沉的聲音——“該練功了,你還在躲懶么?”

秦霄大驚——“是誰?”

隨即跳起身來,擺了個左實戰式的散手搏擊照門。

“嗯?”

聲音漸近,一個灰衫長須極其高大的老人出現在他面前,面容清瘦,卻如同古松一般透出一股沉穩之氣,“你這孩子,今日是怎么了?我們師徒倆前幾日剛剛才說好,你一入夢我便來教你武藝,你難道就忘了么?”

秦霄愕然:師父?……入夢?……武藝?

老人驚疑的看著秦霄:“你這是怎么了,一副茫然的樣子?昨日你還信誓旦旦的跟我說,要學得好功夫,創下一番偉業,今日便糊涂起來了么?”

秦霄摸不到頭腦,看那個老人的裝束舉指,又忍不住一陣好笑:“老人家,你這不是在拍戲吧?那導演也太小氣了,給你配這么一套寒酸的行頭。”

心里卻暗道:估計是個跑龍套的。

老人皺了皺眉頭:“拍戲?導演?行頭?你這小子,今日為何這般瘋言瘋語,莫不是被門夾了腦袋?咦——”

老人一聲低呼,“你為何不像我教你一般的扎馬打坐練氣,卻擺如此拙劣的照門?”

秦霄一聽可就不服氣了:“老人家,拍戲就拍戲,臺詞可不能亂說——我的散手搏擊,可是全隊數一數二的厲害,出了名得過獎的。”

秦霄緩緩收起了架式,頗有些對牛彈琴的不耐煩:“算了,你老人家也不會懂。”

老人臉上閃過一陣寒氣,微怒喝道:“好個狂妄的小子!”

語音剛畢,老人的身體如同鬼魅一般直朝秦霄襲來,右手一掌直直拍到了秦霄胸前。

秦霄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本能的發出一聲慘叫——“啊!”

眼前豁然一亮,秦霄醒了過來。頭很疼,身上也像虛脫了一般毫無力氣,心里本能的就想到:今天沒有半夜吹緊急集合哨吧?這一覺睡得真死,要是誤了集合就完蛋了!

秦霄痛苦的睜開眼睛,試著晃了晃脖子,卻入眼看到一個年約三十余歲的婦人,正一臉擔心和嗔怪的盯著他:“你這孩子,嚇死娘親了!大半夜的不睡覺,鬼叫什么?”

秦霄大驚,猛的一下彈坐起來:“你是誰?又是拍戲的?”

他看到,這個自稱是她娘親的人,身著一襲圓領布衫,身上披著一件睡袍——赫然是古時人物的裝束!

少婦一臉驚異的看著秦霄,伸手摸到了他的額頭上:“宵兒,你沒事吧?你莫不是生病了說胡話,竟連娘親也不認識了?”

“霄……霄兒?”

秦霄愕然的打量著少婦,隨即又看了看自己——居然是個八九歲孩童的樣子,隨即大驚叫道——“怎、怎么會變成這樣?我、我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時,他腦海里卻翻騰起這般奇怪的景象——自己騎在牛背上,吹笛放牛,和一些孩子們抓魚捉蝦,眼前的這個“娘親”來到小河邊,責怪而又溺愛的叫他回去吃飯;陳舊的桃木餐桌邊,眼前的這個“娘”將菜碗里僅剩的一尾小魚夾到他碗里,還將自己碗里的米飯倒了一半給他……

一片混亂!

秦霄心中大驚,一臉的呆滯、惘然和驚恐——我怎么,會有這種記憶?眼前的這個女人,我居然對她很熟悉,感覺很親密,難道——她真的是我媽?

見到孩子這副樣子,婦人明顯嚇壞了,慌亂的替他蓋好被子,叮囑他不要亂動,然后張惶的朝外跑去!

“娘!”

秦霄自己也奇怪,為何就這般順口的叫了出來,“你去哪里?”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