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三國第一軍神

點擊:
時間:亂世
地點:普天之下
事件:角逐天下
人物:各路諸侯.
鳳雛龐統?臥龍諸葛?早就想領教一番了。
軍神藍火,攻城伐寨,收名將泡美女,一路所向披靡,占據天下咽喉之地——荊州以圖天下霸業!

第一章 回到三國,官渡之戰

荒野上遍布的尸體縱橫交錯,折斷的槍矛刀戟毫無秩序地丟在地上,有的被狠狠扎刺在尸體的要害處,一股腐爛的味道隨同荒野上的烽煙彌漫數十里,景象異常悲慘。

一名舉著大旗的士兵氣喘吁吁地在尸體間狂奔著,大旗上醒目的“袁”字隨風舞動,但已經沒有了原本的輝煌榮耀,成為了一張最普通不過的沾滿血跡的布。

士兵身后不遠就有名騎馬的敵軍在追趕,很快便追上了士兵,緊跟著一刀斬下了士兵的頭顱,身體不受控制地倒在地上,而那張大旗也落了下來。

一大隊人馬從不遠處飛奔而來,為首的將領肩膀寬大,身穿盔甲,腰插寶劍,煞是威武。在隊伍中不難看到幾張標有“曹”的旗幟。

“袁紹大勢已去,傳我軍令,斬獲袁紹人頭者,官升三級賞金千兩令贈美女二十!”將領居高臨下地瞥了眼袁字大旗后喊道。此人正是曹操麾下大將曹仁,官渡之戰中袁紹軍潰敗,曹仁正率領部隊追殺袁紹的殘余人馬。

“殺!”士兵們一聽有如此豐厚的獎賞都鼓足力氣往一個方向殺去。

一條溪河前,不足百人的隊伍正不整齊地站著,在他們的身前有位身穿頂級鎧甲披金色長袍的中年人在對著河流嘆息。百人中無一不是渾身傷痕,甲胄不全,甚至有的連走路都困難。

中年人仰頭長嘆一聲:“上天滅我袁氏霸業啊!想我河北袁紹,號令七十萬大軍雄踞一方,誰知此戰中卻被區區不到十萬兵馬的曹賊給殺得狼逃鼠竄!真乃天意!真乃天意使然啊!”

“主公,我們還是趕緊撤軍吧,不然一會曹軍就殺來了。”一個手下對袁紹催促道。

袁紹一聽大怒:“走開!要跑你們跑!我可是袁紹啊,哪能被這一個朝廷逆賊殺得這般狼狽!”

實在沒有辦法,幾個手下跪下以死相逼,才讓袁紹上馬卷土而去。

官渡一戰袁紹方損失慘重,尸橫遍野,在這數萬尸體中的某個地方,忽然一具原已死去的士兵身體劇烈顫動了顫動。

幾下后,士兵微微睜開了雙眼,然而眼中包含的卻不是死里逃生的慶幸,卻是一種莫名懵懂的復雜神色。

“這里是……”士兵緩緩坐起身來,看著周圍那沖擊神經的畫面。

這個士兵并非是從地獄重新回到了人間,他也并沒有復活,只是一個不屬于這個時代的兩千年后靈魂附在了其軀體之中。

摸了摸自己的身體,又觀察了觀察身上殘缺不全的鎧甲后,藍火頓時恍然道:“我穿越了!從鎧甲的制材上可以判斷是漢末年間。”說著站起身體,拖著有些疲倦的身體走到一面大旗前。

“袁?”看到旗幟上的大字后藍火環視四周,遠處的地面景象以及地形都盡收眼底,思考了現代中的十幾秒鐘后,他終于開口興奮道:“這里是官渡!官渡之戰!袁紹大敗!”

但旋即藍火臉上的高興又轉變成了苦惱,是的,自己現在正是袁紹的士兵,這個身份在官渡之戰上意味著什么傻子也能想得到。

低頭看了看身上的一道刺眼的刀痕,顯然藍火附身的士兵是被這刀殺死的,現在藍火還能感覺到刀痕上微微的痛癢感,但由于此時的士兵已經不是附身前的那位了,所以傷疤變淺了許多,只留下了一道痕跡。

如果被曹軍發現,那自己立刻玩完。藍火就地撿起把刀握在手上朝著冀州的方向走去,他走的是山脈小路,軍隊不可能從那種地形去追袁紹,而還剩下殘余小隊的袁紹也不會從那種地形逃跑。不過深知歷史的藍火不用猜測也知道袁紹是怎樣逃跑的。

感受著新的身體,藍火搞懂了目前自己的肌肉力量比前生強壯不少。一是因為自己附身的士兵體質,二是穿越時空所導致的些許靈魂變異間接性改變了體質。(這里沒玄幻色彩,只是讓主角有個大將資質的體格)

但藍火也深深知道,自己也寡不敵眾,遇見軍隊照樣得逃命。

藍火在一座枯山上邊走邊用手中的刀劈砍著路上的雜草,腦子里還在仔細思考著東西。

前生的時候,藍火飽讀歷史類書籍,對古今中外的各大戰役以及各個王朝都了如指掌。藍火恨不得自己帶著一批軍馬馳騁在戰亂年代,可那是多么遙不可及,妄想的夢。但是,他卻真真正正地回到了三國,盡管是意外。

更想不到的是,上天給藍火出了個大難題,剛到三國就成了敗軍之兵,走投無路。

分析著袁紹目前的實力,顯然不久后就將被曹操踏平,歷史上袁紹也是在官渡大戰后因憂郁而死。

“幸好我只是個小兵卒,如果我附身了一個將軍,那可就真的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了。”藍火臉上露出釋然的笑容,他打算換身曹軍士兵的鎧甲,成為曹操的人。畢竟一個小小的卒子誰也認不出是誰,又遇到大戰時期,這種換件衣服的事情是再容易不過了。

藍火認為,跟了曹操后馬上就要去收劉表的荊州了,然而劉表和劉備都會失去荊州這個要地。只要找到恰當的時機搞到荊州就邁出了一統天下的第一步。沒錯,藍火就是要成為帝王,既然好不容易來到了三國也不能委屈做名無所權勢的小人物。跟曹操只是藍火迫不得已的計劃而已,沒有依靠的人是注定要滅亡的,任何名將都要投靠一方明主方可成就宏圖偉業。藍火不敢說自己是什么名將,但他對自己也有十足的信心,即使不能統一三國也要稱霸一方。

帶著心中的理想,藍火大步朝前方走去。

第二章 曹操

微風吹過藍火的臉頰,同時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傳到了藍火的鼻子中。

“有尸體?”藍火不禁自語道,于是又繼續小心翼翼地朝前方走去。這種枯山中難免會有些野獸,遇到人類無疑是瘋狂的咬殺。

藍火握緊了幾分手中的刀,貼著一面石壁緩緩前行。

漸漸的,幾個人對話的聲音從前方不足十米的地方傳來。藍火豎起耳朵傾聽,此時他的身體被擋在一塊巨石后面,前方的人是不可能發現的。

“好無聊啊,將軍派咱們幾個來這死禿山中搜尋有沒有袁軍的蹤跡,我們也就正巧找到了一個快死的士兵。我看這山里肯定沒人。”一名曹兵埋怨道。

藍火偷偷觀察了下對方的人數,一共有四個人,都只是普通的士兵,正將武器放在距離人三米左右外的地面上歇息。

在武器的旁邊躺著名袁兵的尸體,身體上被砍了至少五道傷痕,顯然是四名曹兵所為。

“老天助我啊,現成的衣服送上門來了。”藍火嘴角翹起個弧度。

四人還在聊什么,忽然一塊石頭從砸在了一人的后腦勺,使其昏迷過去。

“誰!”剩下的三人警惕地站起身,朝石頭飛來的方向看去。

藍火從巨石中沖出來,不等三人拿到武器,就將手中的刀投擲出去,命中了一人的脖頸,頓時鮮血濺出,一命嗚呼。藍火發現此生自己的體質還真不亞于大將軍,揮刀自如并充滿力度。

兩人愣神之際,藍火已至跟前,雙拳分別擊中兩人的胸口,兩人被大力打得倒退了數步。

藍火一個縱身,雙腳死死勒住了一人的脖子,緊接著猛一用力,便將其骨頭扭斷,沒有了生息。

最后剩下的那名士兵知道遠不是藍火的對手,驚恐地朝后逃去。

藍火從之前被自己用刀砍死的那名士兵身上拔出刀來,對著沒跑出幾步遠的對方就是一刀飛擲刺過去,刀尖貫穿了其后胸口,鮮血順著刀身留在地上。

拍了拍手,感覺自我身手著實不錯的藍火也不想浪費時間。將一名曹兵的衣服盔甲脫掉,換在了自己身上,又提著那把刀朝山下走去。

穿過這座枯山正是一條山道,兩面地勢險要,喊上一聲必有回音數道傳來。

藍火現在已經化身成了曹軍的一員,便唯有朝曹軍大營方向行去。徒步行走不知道要多少天,藍火忽然心生一計,想到袁紹正被曹軍追殺中,自己目前所走的山路必定是追殺袁紹的途徑之一,也就是肯定會有曹軍從這里經過。于是借著山勢的空曠,藍火仰天大吼了一聲,在空山中如此吶喊,附近有人的會絕對能夠聽到。

果不其然,沒多久藍火就聽到了不遠方正朝這邊趕來一支部隊,因為清脆的馬蹄聲早已傳來。

追殺袁紹的時候,曹軍的士卒可謂是遍山遍野,無處搜尋不得,這也是曹操為了更好的捕捉袁紹所設下的多重追擊,但此時卻被藍火給利用了這一優勢。

當一支百人部隊呈現在藍火眼簾時,藍火不禁笑了,因為總算盼來了曹操的人馬。

“你是哪個隊的士兵!”部隊的小將領質問道。

藍火跪下回答了前者的問題,這些可能會被問到的東西藍火早就做了萬全的準備,所以一點都不緊張。更何況對于一名小小的士兵,誰也不會過多在意,那小將領便帶上了藍火繼續追殺袁紹。

幾日后,曹軍不再對已無再戰之力的袁紹進行追擊,所有人馬回到了大營里。對于這樣,藍火早有預料,一直是跟在軍隊后面打發時間,他知道袁紹絕對不是死在曹軍的刃下而是病死,做這些也無聊。就算藍火改變歷史也不是現在,因為現在還是個小卒,還沒有那些能力。

大營里,曹操犒賞三軍,藍火也吃到了三國的酒肉,也算是了了自己一個微不足道的愿望。

“諸位!此次我曹操能夠大敗袁紹,全因諸位的拼力殺敵,特此我敬上大家一杯!”曹操手里端著一碗酒對所有的將士們大聲道。

藍火終于親眼見到了曹操的相貌,面容老練,雙眼聚神,胡須旺盛,最主要的是無意間透漏著一種君王之氣,絲毫不見前生聽到的關于曹操奸詐的特點。

還有那些許褚,曹仁等大將,荀彧,程昱等謀士,都看在了藍火的眼里。這一個個歷史中的名人們可以親自一見,就是死也知足了。

盛宴舉辦到黑夜的時候,藍火獨自一人走到營寨外面抬頭觀望著那輪皎潔的明月。

過了會后一只手拍在了藍火的肩膀上,藍火轉頭看去,不由吃了一驚。因為站在他后面的竟然是曹操,自己區區士卒而已,怎么會被曹丞相這種頭號大人物搭茬。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