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抗日之殺神白起

點擊:
白起,重生抗日戰爭時期,作為戰國殺神的他,看到泱泱華夏山河破碎,被秦時彈丸小國欺辱,踐踏之時,奮起反抗,再次走上殺神之路!
屠鬼子、殺漢奸,揚我華夏國威!

第一章 白起

白起拿起劍自刎時,仰天長嘆:“我對上天有什么罪過,竟落得如此下場?”

過了好一會兒,他又說:“我本來就該死!今生我殺人無數,屠得百萬有余,號稱人屠,亦為殺神”

“但,我無愧于大秦,無愧于秦人!”

白起的語氣無比堅定,甚至的他的眼神之中,爆發出了炙熱的目光。

白起說完,看了一眼左手指上面的青銅孔洞指環,揮劍自殺。

時為秦昭襄王五十年(前257年)十一月。

………………

黃家莊,靠山一側的土墻小院之內,此時傳來了激烈的爭吵之聲。

白起自殺之后,只感覺自己的靈魂好像是飄蕩了起來,隨后,他在一陣青光的包裹之下,伴隨著擠壓,拉扯,腦袋的無比疼痛,來到了這里。

白起強忍著腦袋之中的疼痛,睜眼看去,他看到,眼前一片陌生。

這是一間破舊的房屋,用泥巴堆砌而成,其中房屋之內,一老一少兩女正在大聲爭吵著。

老的,一臉蒼老之色,如老樹皮般的皺紋布滿了臉頰。

少的,紅光滿面,肥頭大耳,一臉兇狠之相,身材十分壯碩,五大三粗,絲毫不像是一個女人家,她的身材,比男人都還要強壯。

兩女的旁邊,一個老翁蹲在地上,一臉愁容與無奈,唉聲嘆氣,甚至,老翁的眼神之中,都溢出了淚水。

門框旁邊,依著一個中年男人,這個男人身材瘦小,雙手抱著臂膀,看著屋內大吵的兩人,臉上竟然還帶著一絲笑意。

看到這,白起糊涂了,他這是到哪里來了,看衣服穿著打扮,絲毫不是大秦的裝扮,并且,他征戰六國,也并沒有發現哪一個國家之中有這樣的打扮。

突然,白起眼神一凝,他警覺了過來,他的出現,并沒有引起房屋之內任何一個人的注意,他好像就是一個透明人一般。

“我這是在飄著!”

白起看到這,本來被拉扯的有些僵硬,疼痛的腦袋,瞬間清醒了起來,他感覺到他現在的視角是居高臨下,俯視著房間之內的另外幾人。

想到這,白起低頭向下看去,眼神再次一凝,他的下方,是一張破舊的木板床,木板床上,正躺著一個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的少年。

看到少年的第一眼,白起就知道,這個少年已經死去了,并且是剛剛死去,因為他見過的生死太多,他對這種情況十分敏感。

“嗯!”

突然,白起再次一驚,他注意到了已經死去少年左手上面的青銅指環,這少年手上的青銅指環竟然與他的一模一樣,上面滿是孔洞,好像是被什么腐蝕的一般。

“呃!”

在看到這青銅孔洞指環的瞬間,白起頓時就感覺到了一股無可匹敵的力量,將他向著下面死去少年的身上拽去。

“嗯哼!”

片刻之后,白起感覺到渾身一股無比的乏力之感,還有虛弱之感傳來,這種感覺,是他從來都沒有體會過的。

這時,一陣無比刺耳的聲音傳來,白起聽到后,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啊!你說說,憑什么,死老太婆。留著錢財,給你兒子還有我,多好,你非得給你這個半死不活的病秧子找媳婦,啊!”

聽到這刺耳的叫罵之聲,白起艱難的睜開眼睛,頓時就看到了那一個五大三粗的婦人,此時正一臉兇相的單手掐腰,另一個手指著旁邊的老婦人,滿嘴噴著唾沫星子叫罵著。

看到旁邊蒼老的老婦人,白起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親切之感,這種感覺十分親切,是血濃于水,血脈親情的感覺。

他不是一個傻子,這么長時間,他也明白了過來,他這是借尸還魂了,在大秦的時候,他聽說過很多次這樣的事情,甚至就連秦昭王都召集了一批奇人異士,不斷的研究長生續命之法。

聽到年輕婦人的大罵之聲,白起的心底突然升起一股無比憤怒之意,這股憤怒,帶著巨大的殺機。

眼前的這位老婦人,是他借尸還魂后的母親,竟然在被眼前的這個潑婦侮辱,想到這,白起就要掙扎起身,將眼前這個潑婦殺于掌下。

但是,任由白起怎么起身,他都無法動彈,因為這具身體實在是太過于虛弱了,現在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力氣。

“憑什么?憑小起是我親生的,他和老大都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我不給他找媳婦,等我和你爹死了,誰來照顧小起,誰來?

翠花,你說說,憑良心說,有你這么當嫂子的嗎?只顧著你那張嘴,你為你小叔子想想,啊!”

老婦人一邊說著,一邊開始了哭泣,如果不是為了床上躺著的小兒子,老婦人早就打算和老伴死去了,不再受大媳婦的欺負,但是,為了從小就體弱多病的小兒子,她老兩口不能那么自私啊。

“我!我怎么了?為了我這張嘴,誰他.娘的活著不吃飯,啊!我看你這個老不死的是找死!”

聽到婆婆的話,周翠花頓時就橫眉瞪眼了起來,一臉兇相的臉上充滿了怒意。

一邊說著,周翠花一步跨到婆婆身邊,伸手就抓住了婆婆的兩個肩膀,狠狠的搖晃了幾下子,隨后將婆婆一推在地。

“哎呦!”

婆婆被推到在地之后,頓時就痛呼出聲,滿臉痛苦的捂著疼痛的腰,想要掙扎著起來,但是腰間和胯骨上面傳來的疼痛,卻讓她起不得身。

“啊!”

白起此時在心中怒吼,他此時的眼睛都已經發了紅,他恨,他恨為什么他就起不來,為什么這具身體之上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力氣,如果能讓他起來,他一定要將這個惡毒的婦人給亂棍打死。

白起不知道的是,他剛剛借尸還魂,并沒有和這具身體相契合,所以他無法起身。

“你個老不死的,你就是不想活了,不想活,好啊,我打死你!”

周翠花惡毒的叫罵著,再次來到了婆婆的身邊,抬起巴掌,就要抽向婆婆。

“周翠花,你敢什么,她是你娘,我看著你敢動手,你動手我就打死你!”

這時,蹲在一旁的老漢,看不得老伴受辱,抄起門旁的扁擔,就向著周翠花掄來,他要打死這個不是人養的玩意。

這娶進家門的哪里是兒媳婦,這完全是一個無法無天的老祖宗啊!

“哎!哎!哎!”

看到父親要動手打自己老婆的白海翔,在門旁依靠著的他,頓時就大急了起來,兩步來到老父親的身旁,一把就將老父親抱在了懷中。

“我說爹啊,你真是不知道輕重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翠花她哥哥是皇協軍,是給鬼子辦事的,我們惹不起啊,爹,忍忍吧,忍忍吧!”

白海翔將老父親抱著,一直拖到了門外,不斷的和老父親講著皇協軍和鬼子惹不起的大道理。

他也實在是沒有辦法,誰讓自己老婆的哥哥是皇協軍呢,這要是得罪了人家,那全家人都完了啊。

“我打死你個不孝的玩意,我……”

年邁的白山看到大兒子這樣,對自己的老婆管不住,就連自己的親生老母也不管了,頓時就臉色鐵青,舉起扁擔就要掄打大兒子。

但是,剛舉起扁擔的他,話還沒有說完,動作就停在了原地,蒼老的臉上如充血了一般,通紅。

“爹,爹,你怎么了?”

看到老爹的樣子,白海翔嚇怕了,頓時就趕緊喊道。

“噗!”

誰知道,白山大口噴出鮮血,舉著扁擔的身子,向著后面倒去。

“爹啊爹!”

看到這一幕的白海翔,趕忙來到父親白山的身邊,將白山攔在懷中,但是他一探老父親的鼻息,發現老父親已經死了。

“哈!”

沒想到,看到被氣死的老父親,白海翔不但沒有一絲傷心之色,竟然還笑了出來。

“死吧,死了,家里的老物件,錢財,就都歸我了,老二,還是讓他病死的好,找什么媳婦,找媳婦就他這個熊樣還能享受不成,那還不得綠帽子蓋成山,我白家可丟不起這個人。”

白海翔將老父親丟在地上,向著屋內走去。

屋內!

“啪啪!”

周翠花對著婆婆的頭上,臉上狠狠的打了幾巴掌,單手掐腰,另一個手指著嘴上流出鮮血,哭泣的婆婆,一臉兇狠的威脅了起來。

“老不死的,你快點死去吧,哼,我哥哥是皇協軍隊長,他的后臺是皇軍,皇軍你知不知道,就是小鬼子,你要是惹惱了老娘,老娘讓皇軍到來,全部將你們突突了,哼,快點帶著你那病不死的小孽種,滾吧,呸!”

周翠花大罵完之后,呸了一聲,轉身離去。

“啊!”

此時床上的白起恨欲狂,殺意沖霄,但是他就是一動不能動,只能這么眼睜睜的看著。

同時,白起的心中在想著,皇協軍還有皇軍,到底是什么東西,能讓該死的周翠花這么強勢,難道說,皇軍,是帝王的軍隊?

“嗯!”

突然,白起感覺到,他的腳底傳來了一絲痛麻之感,這股感覺慢慢向上延伸,而痛麻過后的地方,白起感覺到,已經開始恢復了知覺。

看到在地上無助哭泣的老母,白起心中的滔天殺機再次升騰了起來。

我白起,不是誰都能惹的,傷我親人者,我屠你滿門,誅你九族!

這一刻,殺神、人屠白起,歸來!

第二章 葬父

五大三粗惡婦走后,屋內就剩下了白起和在地上哭泣的老母兩人。

看著地上無助哭泣的老母親,白起的心中就如同刀割一般,他能體會得到,老母所做的一切,所受的委屈,都是為了他。

“唉!我這是做了什么孽啊,怎么了攤上了這么一個兒媳婦啊,作孽啊,老天!”

老母一邊捶地,一邊大哭,神態無比的可憐。

她也是為了床上躺著的小兒子,為的就是現在給小兒子白起找一個媳婦,這個媳婦不求有多好,她想的就是等她老兩口過世之后,有個人能照顧自己的小兒子。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