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特種都市 第2節

點擊:


而且,從林與的角度看去,還可以看到,被子中那全無任何掩蓋的嬌軀。那肌膚是那樣的柔嫩,那是身材是那么的……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我林與怎么能對一個小女孩動這種心思啊……不對,昨天晚上做都做過了,現在動一動心思也沒有什么吧……林與無奈地苦笑了一下,想要從她的懷抱中掙脫出來。

可他一動,少女就抱得更加緊了。還不時哼哼兩聲,顯然對懷中的這個巨大的“枕頭”總是亂動相當不滿。林與想了想,自己昨天……算了,就讓你當枕頭抱一下吧。

林與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居然就抱著少女又睡了過去。這一點,后來林與自己也想不通,按照自己的習慣來說,如果不是累到了極點的話,怎么可能在醒來之后再次睡著?要知道,軍營的生活是非常規律的。

由此可以看出,林與昨天一晚上的罪孽有多么地深重,居然把自己一個特種兵都給累成這模樣了……

再次醒來已經是早上八點了。少女已經放開了林與,但是仍然用頭抵著林與的肩膀,整個人縮成了一團,就像一只小鳥一樣依偎在林與的身旁。林與看到她可愛的樣子,輕輕地笑了,從床上爬了起來。

他自顧自地穿上衣服,走到廚房。少女家的廚房和漢南大部分人家一樣,水切面條肯定是必備的。林與看著面前熟悉地材料,臉上的笑容更加柔和了。他先燒了一大壺水,將面條在水里燙熟,然后撈起來,放在案板上用麻油撣了撣。趁著面條冷卻的時間,林與又燒了一鍋水,然后悠閑地點了一支煙。

實話,這是他這個月抽的最舒服的一支煙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晚的原因,今天一起床,林與就感覺到格外的神清氣爽,看來軍營里面陰陽失調的生活確實對人的心情有很大的影響啊。林與似乎有點理解那個被自己打廢的人渣了。

林與把面條再次燙過,然后將鹽、胡椒等佐料合著芝麻醬一起拌到了面里,一碗香噴噴的熱干面就出爐了。

看來,自己的手藝還沒有擱下啊,聞了聞自己的作品,林與滿意地笑了笑。

就在這時,臥室里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

“啊!!!!!!!!”不用說,林與自己也知道,少女醒了。

林與苦笑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端起一碗面,走進了臥室。

在進臥室之前,林與曾經設想了一千種的情景,哪怕少女是哭成血人,像一灘泥一樣倒在地上,林與估計都不會有任何的意外。

不過,這一次,面前的場景卻讓林與大大地吃了一驚。

因為他剛一進門,迎面而來的居然是一個黑洞洞的槍口。少女用被子包裹著自己的身體,右手拿著一把和她的體型根本不襯的黑星手槍,正一臉憤恨地看著自己。

而那張潔白的被單上,赫然一朵美麗的紅色血花……

林與連笑都笑不出來了。

這個少女有槍,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個處女……

林與覺得自己的頭有點大了。

“你是誰?”少女冷冷地看著林與,那眼神中都可以射出霜來。林與心虛地低下了頭。

“我……我……”

“你怎么會在我家?”少女的眼神中殺意更盛。

“我也想知道……”林與苦笑了一下。“我昨天喝醉了,誰記得是怎么跑這來了……”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訛你了?”少女的臉更冷了幾分,林與似乎確切地感覺到整個房間的溫度都在飛速地下降著。“還是說是我自己送上門的?”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林與搖搖頭,把手中的面條放在旁邊的圓柜上。“我想我們應該好好談談,大家都是成年人……”

“放你的屁!!”少女聽到這里,更是暴怒了起來。“我還沒成年!!”

“啊?”林與這次可真是虎軀一震。居然還是個未成年少女?

“那小朋友,你都沒成年怎么可以拿著這么大一把槍啊?”林與仔細看了看,確定少女手上的槍是真貨,而且子彈都已經上膛了。“你難道不知道未成年人是不可以玩這么危險的武器的么?”

“我……我殺了你!!!”

少女一咬牙,手指已經壓下了扳機。可是,她驟然發現,林與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后他的一只大手準確地抓住了自己手上的槍,一只拇指牢牢地頂住了槍栓,阻止了撞針的下一步行動。

行家!!!絕對是行家!!少女心中一驚,她本以為面前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混混罷了,沒想到卻遇到了一個高手。從林與剛剛這一手空手套槍上就可以看出,這絕對是一個和槍打了很多年交道的人。剛剛那手勢,那速度,根本就是信手拈來。

少女自認是做不到的。

但是,她沒有放棄。就算面前這個人是李小龍附體,她現在也必須得殺了他。因為,他剛剛奪走了自己最最重要的東西!!!

少女一咬牙,刷的一下就把手槍甩了過去。趁著林與一愣神的瞬間,她的雙手已經呈爪型刺向了林與的喉嚨。這一下,她算的很準。林與肯定想不到,自己一個小姑娘,會突然把這個看起來唯一可以防身的槍給扔出去。既然想不到,思維就會有停滯。就在這思維短路的瞬間,自己的雙手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可惜,她的手快,林與卻比她更快。

她的槍剛一出手,林與也出手了。和林與的動作比起來,少女的雙手簡直是在玩慢鏡頭重放。

只見林與左手不緊不慢地卸掉了槍中的彈夾,右手扣上了保險,然后才雙手一探,緊緊地抓住了少女的雙手。

少女被眼前的一幕驚得目瞪口呆,這簡直就是神乎其技啊。這可是往常在電影里面才能看到的鏡頭,居然就在自己面前活生生地出現了。林與的雙手簡直就是顛覆了少女的世界觀。

不過,少女的震驚也只持續了不到半秒。下一刻,她的身體一扭,雙腿已經騰空,也顧不上自己春光大瀉,雙腿連環對著林與踢來。

林與趕緊放脫了她的雙手,退了一步,雙手橫在胸前,準備擋在這情急拼命的一招。

可是……

少女的雙腿剛剛踢到一半,卻突然“啊”地一聲痛呼,從半空中掉了下來,面朝天花板地摔在了床上。

林與可真是沒想到。從剛剛的交手情況看來,少女的身手頗為不俗,這一下情急拼命的連環腿也必定是威力驚人。林與早就力灌雙臂,只等著她腿一及身,立刻就將她碰回去。

誰知道,少女一腿沒有踢出來,居然自己就倒下了。這可是大大地出乎了林與的意料之外。他心中暗叫一聲苦也,人就像前倒了下去。原來,他雙手也在發力,只等著和少女一碰,現在,他的手卻沒有了一個著力的地方,一身的力氣都往前發了出去,當然也帶著他倒了下去。

然后,他就仆的一下,倒在了少女的身上。

“嚶……”少女一聲低呼,聲音中帶了三分薄怒,卻有七分嬌羞,哪里還有半點的強悍模樣。林與在軍營中禁欲多年,現在卻將少女一個如此誘人的赤裸嬌軀壓在身下,又被這一聲輕呼逗得渾身大震,哪里還把持的住?

于是,當清晨的薄霧都沒散去的時候,房間中,卻傳來了一些本不應該在此時發出的聲音。

(以下,少兒不宜,就省略了。)

林與:“小靜,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么?你身手真不錯,不過那個回旋踢怎么突然掉下來了?”

姚靜:“喂,你有沒搞錯啊,人家第一次也,你又那么粗暴……肯定……肯定會很疼的啊……就掉……掉下來啦……”

林與:“?#¥%?#¥%?#¥%¥#%……”,.,,,

第3章 日本人?

第3章日本人?

少女的胸口依然在劇烈地起伏著。她緊閉著雙眼,臉頰上一片潮紅,仿佛還在細細地品位著剛剛經歷的云雨之樂。

少女猛然睜開了雙眼,狠狠地瞪著林與。林與尷尬地看著少女怒氣騰騰的目光,心中一虛,不知道要再說些什么才好,手上卻抱得更加緊了。

“你,,,你說呢?”沒想到,少女看了他半天,嘆息了一聲,卻說了這么一句,然后就把腦袋深深地埋入了林與的懷中。

“你不恨我么?”林與驚訝于她的舉動,不由自主地問了一句。

“恨,當然恨……”少女垂著頭,沒有再看林與一眼。“但是,也無所謂了,反正你看起來也不像一個壞人,給別人……還不如給你……”

“你這話是怎么說的?”林與眉頭一跳,這小姑娘身上的故事絕對不簡單哪。“有人氣欺負你么?”

“不,不是,沒人欺負我的……”林與突然覺得頸中一涼,一滴冰冷的液體已經順著自己的胸膛流了下來。

“你哭了?怎么回事?”林與皺了皺眉頭。這個少女身手不賴,還有槍護身,要知道,在中國大陸想要弄一把槍可是很困難的事情。如果不是真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她怎么會愁成這樣?

如果林與不知道也就罷了,可是,這個女孩可是和自己……以林與的性格,這樣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不管?

在A大隊的時候,他就是看不慣那個太子欺負人護士,忍不住就出手教訓了。現在,是自己的女人受欺負了……有句話怎么說來著?那個叔叔能忍,嬸嬸也不能忍哪。

林與想了想,知道這樣逼問下去,少女也不會說出來,還是自己暗中查一查比較好。

“好了,別哭了。”林與輕輕地拍了拍少女的肩膀,換了個姿勢,好讓她躺得更舒服一些。“現在先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吧?”林與溫柔地問道。“這個應該可以告訴我了吧。”

“可以的……”少女擦了擦晶瑩的淚花,抬起頭來,深深地看了林與一眼。“我,我叫姚靜……”

“姚靜?這名字好耳熟……”林與思考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靠,我知道了,妖精啊……”

“你,,,你才妖精呢……”姚靜嗔道。不過她那個樣子哪有半點生氣的樣子,反而是羞得臉通紅,直往林與懷里鉆。

“好了,跟你開玩笑的。”林與呵呵一笑,這個小姑娘真是太可愛了。他不由自主地抱起她,狠狠地親了一親,看著她美麗的小臉蛋,嘆息道。“你還真是個小妖精啊,我都被你迷住了。”

小姑娘什么時候聽過這么直白的言語啊?更是羞得不行,狠狠地打了林與兩下,不過,很快她的動作就從打變成了摟,因為林與已經溫柔地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她的嘴。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