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特種都市

點擊:
林與,男,24歲,18歲入伍,后由于表現優異進入中國最高特種部隊"A"大隊服役.20XX年4月,因為毆打一名校級軍官致殘,被迫轉業.
未曾想,當他第一天回到家鄉,就因醉酒與一名未成年少女發生了一夜情.更為詭異的是,當他從睡夢中醒來,懷中的少女卻正用一把黑星手槍指著自己的腦袋.一段都市的傳奇就此開始.
林與說: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正義,只有絕對的利益。
林與還說:絕對的利益是我追逐的目標,但在我眼中,它比不上友情和愛情的萬分之一。
林與最后說:站在我身邊的人,他們都得到了我的真誠。站在我對面的人,他們已經付出了代價。

引子 不再是軍人

“我打他怎么了?他是司令的兒子了不起?”林與嘴巴一撇,不屑的表情更是旺盛了。“他大白天的調戲咱醫院的護士,老子打他怎么了?殺了他都可以!”

“我不需要你保,他要怎么著沖我來就可以了,我還怕他不成。”林與敬了一禮,轉身就要出去。

“你給我站住!!!”

“干什么?周隊?”

“你……唉。現在兩條路給你選,一條,我給你找個邊遠連隊炊事班先安置著,避避風頭,等這一陣過了你再回來。怎么樣?考慮一下?”

“你要我躲?”林與悠然地點了一根香煙。“有沒搞錯,錯的人又不是我,我為什么要躲?”

“我就知道你會這個樣子。那就只有第2個辦法了。”周平轉回了自己的辦公桌前,拿出一個牛皮信封來。“這個你拿著,就算事情了結了。”

林與瞟了一眼信封上的字,苦笑了一下,伸手接了過來。他也知道,周隊這是在保護自己啊。自己要是繼續呆在部隊里面,肯定得上軍事法庭。那個時候,就是被別人整死,也不希奇的。

那是一份復員轉業意見書。

他知道,今天必定會成為他在部隊的最后一天了。

林與,男,24歲,18歲高中畢業入伍,先后在XX軍區機械步兵連,炮兵連服役。后,由于表現優異,進入XX士官學校進修,21歲時,進入了代號為“A”的中國第一特種部隊服役。

20XX年4月,由于毆打一名校級軍官致殘,被迫轉業。復員之前軍銜為少校。

走出了漢南的火車站,林與長長地吸了一口氣。6年了,自己終于還是回到了家鄉。不知道這六年來,漢南這座城市,會有些什么樣的變化呢?

火車站是新修的,看起來非常氣派,也沒有了林與印象中的臟亂,拉客的托則是早已經消失不見,一輛輛的出租車,整齊地排在乘車點前。看到這個樣子,林與不禁心中感慨。想當年他從這火車站出發去部隊的時候,那叫一個亂啊。站前的廣場上到處都是坑,一個不小心就要摔個狗啃泥。稍微疏忽一點,你的口袋里面馬上就會多出一兩只手。而宰客的黑的,撞猴子的小團伙那更是遍地開花。

再看看面前這個雄偉的火車南站,林與撓撓頭,笑了。

家鄉的變化可真是太大了。不過,有些東西,6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但是,也有些東西,6年的時間根本就不足以改變些什么。

比如友誼。

林與拿出了,從容地撥出了一個號碼。

“老三,老子回來了!!!”,.,,,

第1章 林與歸來

第1章林與歸來

“林與?是你?”

“沒問題,你回來也不說一聲,等等啊,20分鐘到。”說著,電話那一頭就掛掉了。林與一笑,老三果然還是那樣的脾氣,連一分鐘都不肯多待的。林與心中還是沒來由地一陣溫暖,這些朋友,到底還是沒忘記自己啊。

“嘟~~~”老三依然和6年前一樣準時,一輛奧迪A6停在了林與的面前。車窗搖下,車里卻有三個人。車里不光有老三,還有一個胖子和一個美女。

“林與,你這混蛋,回來只通知老三一個人哪?”一個美女不顧形象地一腿踹開了車門,橫著就從車里蹦了出來。那匪夷所思的場面讓人擔心她那纖細的腰肢會承受不住地心的拉扯。

美女,確實是美女。她一從車里鉆出來,林與就清晰地感覺到無數道目光刷刷地集中了過來。

美女一笑,并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感覺。反而遙遙地拋了一通媚眼……看得旁邊眾人眼睛都直了。然后……

“我操你媽B,林與你個小XX的這幾年跟老娘玩失蹤?”她砰的一腳把林與直接踹到了車底下。“我操,我還不信我治不了你……”

林與從車的另外一邊鉆了出來,無奈地看了美女一眼。

“我說小美,你怎么還是這么老套的招數。不過……”林與四處看了看。“討厭的蒼蠅還真的少了不少啊。”

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林與,聽說你升了校官?這次回來探親?”胖子遞過一包香煙,林與拿了一根,順手遞給小美。點燃了手中的煙,深深地吸了一口。

“什么校官,只當了3個月。”林與苦笑著搖了搖頭,眼睛盯著車窗外。“我現在可是轉業復員了,以后就賴這了。”

“你在部隊犯事了?怎么就給趕出來了?你可是校級軍官哪。”胖子皺了皺眉頭。“我看讓我家老頭子……”

“別,千萬別……”林與趕緊阻止道。他自己犯的事自己知道,這事自己搭進去也就算了,可不能再連累朋友了。胖子家老頭子在軍隊里面確實是有一定的勢力。可他林與得罪的是誰?那可是軍分區司令啊!!!他可不想害了人家。“別問了,本來我可以在部隊待下去的。自己不想干了。看開了……沒意思啊……”

林與說完,自己都覺得有點假,隨意地笑了笑,明亮的眼睛里卻有一種無法掩飾的落寞。是啊,自己當兵都已經六年了,從一個新兵連的愣頭青混到最高特種部隊的小隊長,說沒一點眷戀那是不可能的。一直到現在,他每天都是早晨五點準時醒來,一點誤差都沒有。每天夜里都睡不踏實,就擔心著集合號。這么多年的習慣,又怎么可能改的了?還有那一場場的戰斗。他林與的足跡踏遍了祖國的邊疆。和各個國家的特種部隊都掰過腕子。打擊打擊毒品犯罪,和走私分子交火那更是很尋常的事情。那可不是演習啊。

林與的左肩現在還留著一個拇指粗的彈孔。那是一個毒販留給林與的紀念品。還好AK47的子彈穿透力太強,直接射穿了肩胛,子彈沒有停留在林與的體內。不然,后來越野10公里回營地的路上,林與早就已經死透了……

想著想著,林與就有些飄了……那一場場槍林彈雨的戰斗,就仿佛是發生在昨天一樣。可是現在,那都只能作為回憶了……

“別管他。”突然,一只柔嫩地小手緊緊地握住了林與的手。“別以為就只部隊里面出男人。林與會讓他們看看,不在部隊里面,你照樣是好樣的!”

看著小美安慰的目光。林與心中又是一暖,終于呵呵地笑了一聲。

笑著笑著,他的眼淚就流了出來。在這個時刻,他再不是那個神經像鐵一樣的軍人,卻反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樣,趴在小美的懷里嗚嗚地哭著。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哪!!!我為國家出生入死,那個混蛋就在后方調戲婦女。我教訓了一個人渣而已,憑什么就被逼著轉了業?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哪!!!

“我一定會讓他們都知道,就算不在部隊里面,我也可以活得很好!!!活得很好!!!”

林與手中的煙,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變成了S形。小美看著林與扭曲的臉,心中一疼。

一時間,整個車廂里變得沉默了。

“好了,不用這個樣子。”最先開口的卻是林與,他笑了笑,軍人堅強的神經回到了他的身上。“我說,我可是有幾年沒吃到家鄉菜了。等下咱們去哪里吃飯哪?”

“你……就知道吃!!看你那熊樣!!!”小美沒好氣地瞪了林與一眼,終于還是微笑了一下。

林與攥了攥拳頭,暗暗下定了決心,自己在漢南一定要活出個人樣來。

晚上,老三他們帶著林與在漢南最大的36酒店吃了一頓好的。小美還不盡興,又拉著眾人跑到了錢柜K歌。一直鬧到了晚上3點。

林與自己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他只知道從一進包廂開始,嘴里的酒就好像都沒有斷過。那啤酒更是一箱一箱地不知道上了多少次。反正林與看到那一遛的啤酒瓶已經把四個人都給圍了起來。

林與已經有幾年沒有這樣瘋狂地喝過酒啦。在部隊里面,什么都管的嚴。特別是他所在的最高特種部隊,一年也可能喝不了幾次酒。倒不是部隊里面沒有酒,餐廳里的啤酒多著呢。只是他們沒有人愿意多喝。酒是麻醉神經的東西,會讓人行動遲鈍。在執行那些九死一生的任務時,誰還敢喝酒啊?那不是拿自己的命開玩笑么?

只有最孬的士兵才會在開仗前喝上一口。那不是輕松,而是為了用酒精麻醉自己因恐懼而緊張的神經而已。

不過,現在自己已經不是軍人了。林與再次將一杯酒灌進了自己的嘴里。醉吧,醉吧,就讓自己醉這一次吧,就當這是對過去生活的告別吧。醒來之后,我就是一個新的林與了!!!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與突然眼前一黑,居然就這樣睡倒在了包廂的沙發上,.,,,

第2章 處女

第2章處女

這里是哪里?林與想了一下,卻發現自己的記憶一片模糊。好像是自己醉倒之后,被某個人攙扶著到了這里住下的。反正不是胖子家就是老三家吧,反正不可能是小美家。

他掙扎著想要坐起來給自己倒一杯水。可他剛剛動了一下,一個不滿的聲音就從自己的身旁傳了過來。

“哼……”那聲音明顯是一個女人的。可是,是一個陌生的,林與從來沒有聽過的女人的聲音。林與剛呆了一呆,一雙赤裸的手臂就纏上了自己的胸膛,同時,一副光滑的嬌軀也已經滑到了林與的懷里。

林與低下頭看了看,自己和懷中的少女都沒有穿衣服。現在,就是頭牛睡在這里都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些什么了。林與沒有亂動,而是仔細地看了這個少女一眼。

少女緊閉著眼睛,把林與抱得很緊很緊。她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的模樣,臉上全一派天真的模樣。她很漂亮,特別是那微微翹起的睫毛,在她熟睡的時候,那睫毛修飾著她的眼睛。讓她顯得那么地迷人。
英超和西甲转播